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单之蔷
单之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16,566
  • 关注人气:38,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留言
加载中…
署名文章…
​​

​长白山的美图,让我对风光片看法反转

撰文/单之蔷

和龙市八家子镇仙峰国家森林公园雪岭。摄影/李春

吉林摄影师每人都会有长白山的照片

        关于旅游,有一种比较新鲜的说法:凝视。旅游就是一种凝视。旅游地是生产和销售“凝视”的,游客是去“凝视”的,由此“游客凝视”成了一个专有名词。凝视是要有目标的,一个旅游地是否能吸引人就是看它能不能提供“游客凝视”。“游客凝视”的内容很多,可以是一座山峰,一个湖泊,一段河流,一条峡谷;也可以是人文方面的:一个古代遗址,一条街巷,一个村庄,一场表演等。

        说起吉林来,我们头脑中会涌起什么样的“凝视”呢?大多数人都会想起长白山(本文的长白山特指长白山的主峰区域,也就是长白山天池及其周边地区,尽管天池周围有一座座凸起的山峰,但人们一般不会去说各峰的名字,而统以长白山称呼)。可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进入了欣赏山系的时代

撰文/单之蔷

从喜马拉雅山脉南坡欣赏巨型山系之美。摄影/陈业伟

我们进入了欣赏山系的时代

        如果有人问我:对于山,你最喜欢哪一座?

        我说:我已经不是某一座山峰的崇拜者,我是一个磅礴山系的粉丝,这个山系就是喜马拉雅山系。

        我的回答不是一座山峰,也不是一道山岭,更不是那种虽然有许多山峰,但是概之以一个名字称呼的小范围的山群,如黄山、庐山、雁荡山,而是一个由多条山脉组成的山系。

        说起山来,还挺复杂。山这个词有时指一座山峰,有时指一道山岭,有时指一群山,有时指一片山区,有时指一条山脉,有时指一个山系。这要根据上下文和当时的语境来确定。

        欣赏一个磅礴的山系只有在今天才有可能。过去人们无法看清它的全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神奇:中国岩画的“向日葵现象”

撰文/单之蔷

曼德拉山岩画密度世所罕见,因为大自然馈赠了最适合作画的“画板”。摄影/王彤

一个神奇的现象:北方的岩画都凿刻在荒漠漆上

        有朋友从西藏那曲草原回来,给我看他拍的图片,其中一些拍的是岩画。这位朋友一年前曾经送给我一本画册,内容是他拍的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的岩画。这次他拍岩画的地点不在日土,也不在阿里,而在西藏北部那曲地区的申扎县。我一张一张地仔细看着。其实我对这些岩画表现的内容并不特别在意,我留心的是岩画凿刻在什么样的岩石上。这样说还是没有说到要害,应该说我关心的是岩画是否凿刻在覆盖在石头表面的一层薄薄的膜上。这层膜薄到什么程度呢?也就几微米的样子。膜的颜色一般呈浅褐至黑褐色,年代越是久远,颜色越黑越亮。这层膜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荒漠漆”。

        我现在就是在图片上看岩画是不是刻画在荒漠漆上,其实我心中早就有了明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卢广,我国著名的纪实摄影家。2014年的12月份,卢广把镜头对准了河北大地上的钢铁厂,带回了大量震撼人心的照片,这些照片似乎回答了近几年大家热议的问题——京津冀的雾霾天气到底谁之过?

        我刊曾在2009年第1期有一篇报道《宁夏、内蒙古交界处——中国西部的“百里污染带”》,文章中的照片大多出自卢广。当时看到那些照片的第一感觉是震撼,同时也为卢广能深入险境拍回这样一组照片而敬佩,而且能把污染拍得这么“美”。从此,我们开始特别关注卢广的摄影活动。

        近年来,卢广的足迹遍布中国,通过镜头向人们展示了中国的工业污染情况,也讲述了那些深受污染之害的人们的故事。当被问及:“你揭露了中国的这么多问题,您还爱国吗?”卢广这样回答:“就是因为热爱祖国才去做这些事情,如果不爱国,他怎么烂我都可以不管,我自己好就行了。”

唐山迁安市的一家钢铁厂浓烟滚滚,污染严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13:33)

徒步的魅力

撰文/单之蔷

 

徒步者就是要抵抗“去远”与“拉近”

        近些年来,徒步开始流行起来,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徒步中来,一些城市的周边开始悄然出现步道系统。现代社会的一大特征本来就是距离的消失,地球村的出现。千里万里,瞬间即可沟通,空间被压缩了。有人说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就是“去远”和“拉近”。但徒步作为一种时尚的出现,好像是对现代社会空间压缩的一种反抗。徒步不是有意将压缩的空间“拉长”吗?现代科技要“去远”,徒步者显然是“求远”。有一次我去黄山,本来有缆车可乘,我偏选择徒步,一上一下,一天的时间过去了。记得下山时,一步一顿,眼前的路好像永无尽头。去张家界、泰山等地都是如此,去张家界那次记忆深刻,由于拒乘缆车,回程天色已晚,走在漆黑的森林小路中,美丽的萤火虫漫天飞舞,如豆的萤火一闪一闪,好像要为我照亮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景色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中国国家地理》

中国国家地理网

最新《中国国家地理》、《博物》、《中华遗产》内容介绍及预告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