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言言
言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27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8-07-18 11:35)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路情
 

静静看着大雪带来的喧闹和着日子渐渐远去了. 我才悄悄去过往里拽那初雪的踪迹.

初雪的日子,与这纯真的世界,本想一人行行走走的。未料友人太闹,此起彼伏的雪团砸飞了我的寂静,也砸掉了我手里的相机.如偷拍般,草就了几张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音乐事情

我不是基督徒,但炎炎夏日听这样的圣歌,确有如饮甘泉,心头静凉的感觉。

翻听了几个版本:李思琳版本的纯真,也许是13岁的她不碍世事,能自然而然的唱出生命中最纯真的本色。

卡洛尔的版本很是柔美,宛如涓涓细流淌过心上。

还是最喜欢本田的版本,大概是先入为主了?听她,好似生命划了一个圆,走过荒芜和繁华,看过快乐和悲伤,最后又归于起点。

 

听听看看想想静静,把心洗洗,无论怎样,带着感恩的心态看待一切,人总会多点快乐!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散今被寻回
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
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会
真是何等宝贵

当我感到痛苦悲伤时
你却不走留在我的身边
当我正要掉进深渊
你却把我救出
你带我给新的生命
无论如何只要我肯相信
奇迹一定会在我的眼前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胡写乱涂
 

一枝桃花斜斜的插到了窗前,淡淡的粉色在白色的窗纸上慢慢氲染开来,那粉色仿佛也就穿透了窗纸飘进了明媚的心间。

明媚心怀里象钻了一只小兔,扑通的自己都坐立不安。

今天也许注定要发生些什么?

她干脆扔了绣针,忙脱了穿花小袄,换一件月白色的裳子,系条青色绸带。满头黑发盘绕的云髻里只插了一只小小的银色发钗。看镜中的自己端的是: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得意的一步步下的楼来,看前院里树荫下的老爹爹还在呼噜呼噜。忙蹑手蹑脚的摸到院门。轻轻拉开门,明媚才长舒一口气,老爹爹不喜欢她抛头露面,把她当只鸟样养在深闺。今日里可是能鸟入丛林了。

明媚撒开腿就往后面的河沿跑,她哪里顾及自己是否淑女,在楼上看见河沿边纸鸢翩飞,她心早就春风骀荡了。

拐个弯,刚转过墙角,明媚赫然看见路边卧着一个人。她却已是刹不住脚了,跌跌憧憧的被绊的摔到在地。地上人突睁目哈哈大笑起来。

明媚恼怒的侧头回看,那人面貌细致温文,眉目英挺,依稀是前街掌管东西南所有酒家买卖的少东---春光(这名字好俗啊!)。

明媚没好气的道:“大白天的你不去做事,躺这儿作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写乱涂
 第一大罪:太能睡懒觉。TMD,真想抽自己!
 第二宗罪:不画画。MMD,真想砍了自己!!
 第三宗罪:不看书、不写字,天天盯着动漫看。呜呼,怎么还有瘾?NND,真想剁了自己!!!
天啊,谁来救救我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写乱涂
 

铺天盖地的北京女子姜岩跳楼的报道,在这萧杀的季节里,看这悲凉情事,人陡然添了三分寒意。不忍!

喧闹的媒体声音开始渐渐淡去,我也犹豫着打开了她的博客,生前倔强如她,也不曾想落在了人的舌尖,成那谈话点心。

清冷的夜,我泪流满面。

 

多少的批评里,我默然。仿佛有种心脉相通的敬重和理解。

爱情丢了

我们哭哭啊

其他事不更重要?

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看天多蓝蓝

死?

这年头,还把爱情等同于生命是不是很傻?

缤纷的花朵上,翩飞的蝴蝶们来往的片叶不沾身,那抱着枝头不化蝶的蛹,很可笑了吧!

对他们,爱情似乎是交易,卖笑。

 

为他!真不值!

如我是飞蛾,也要找团温暖的火,满心欢喜的投进去。

她呢,落下的一霎该是满怀的不甘心,不甘心。。。。。。

当初眼里心里住进的人,竟是如此角色。打自己几巴掌岂能解恨,恨字第一划写的是自己啊,不如哈哈的跳下去吧!

没来由的想到杜十娘,人非,情依旧。

 

有人问我:她死给谁看的?

这话有点亵渎。

心死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胡写乱涂
 

(一)

小女人总是喜欢小女人的书。

我在看殳俏的《煮妇日记》,她真是颇多女人本领,也能为炖一个肘子,站在锅前不停的翻动一两个小时。羡慕!殳俏把个菜看的跟朵花样,还能变化无穷。可在我眼里,怎么青菜就是那个青菜,萝卜还是那个萝卜?

真是人的兴趣伸出来有十个长短。换我,两分钟可以,两个小时,我自己恨不得跳锅里去。记得有次我在家里,突然就被一爆炸样的声音吓的直哆嗦,心里还直埋怨谁家如此不小心弄出巨响扰民。后来看家里狼烟四起、恶糊传来。我恍然惊起才冲到厨房里关煤气。原来是煮的鸡蛋水干了气爆了,把锅盖直冲撞到天花板再掉到地下-----那声音,啧啧!四面墙壁上全是鸡蛋的碎末,惨的慌!

这种灾难次数多了,我自己都要怕了煤气。后来我发现个好方法,不带看的,只带听的,带个收音机进厨房,我往外跑的概率能降50%。

只有一点不好,收音机里经常会播广告。如果这时恰逢有人走进来,就听播音员兴奋的声音-----不孕不育及某某病去某某某医院……

就这一点以前在画室里老被人调笑,冤哉!

 

(二)

我眼睛大行动小,看殳俏如此这般,我没创造菜的天份,也想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音乐事情
斯文篇:
女人嘛,最好装装淑女样哦,哪怕狗屁不懂,看皮囊也要琴棋书画剑酒花都有那么点狗摸狗样。我晚上冒充文雅了,费了好大劲把我喜欢的校园民谣串烧起来。当然我说的校园民谣就是指在学校听的歌,这是我的定义,管他!
翻以前,还翻出许多的青春期酸水来。
想以前,在南艺那小土包上,小焖罐的小房子里。当时我善心一发,听了29中一个女孩的怂恿,两傻丫头跑去那画画了。
我每次进画室都把郑钧绊的断气,谁让郑钧睡在地上的录音机里呢。什么也都不懂的我硬是听着郑均的灰姑娘把自己听灰了。
授课的两个老师一个斯文一个斯文扫地。
开始还假模假式,时间一长尾巴就夹不住了。那斯文扫地的J某某他除了不教我们画画之外,其他都教。带我们一帮大大小小的孩子爬公园、打80、斗地主、诈鸡和推牌九,差点没把那天天爬政府大院木阁楼的傻姑娘给迷死。
我怎么就一直把他当坏蛋了?
想必是那满口的脏话,当时我尊崇妈妈的教导:对男人的审美就是讲不讲脏话。后来这观念被P他们给瓦解了,此是后话了(J老师因该不知道我博客吧,我写的直白白)
我的印象里,J某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4 22:40)
 

高温里的躁热心情亦被微微的凉气浸得静了几分,夜深时,我偏好抱堆吃的蜷在床上看书听歌,是否我可以说自己很幸福呢?

我不过是情绪型动物,所思所做都喜欢跟着天气走.

看小侄女站在凳子上对我们大声喊:“我真快乐啊!”。一个棒棒糖、一个游戏、一个故事……她有如此多真实的快乐。看她从骨子里洋溢出的满足,其他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嗤之以鼻,如此简单,如何会有快乐的感觉?

我笑,大概真正的快乐都被我们丢在久远的儿时了!

 

去翻一翻以前,晒一晒,那里可曾有快乐的痕迹?

看看老电影,听听老歌。我相信世间有的女子就似不染尘埃的精灵,可能是样貌,也许是举止。

Lene Marlin--琳恩玛莲,那个雪国的女子用声音拂平了我心底的微澜,清浅的吟唱象雪地里的风卷起细细碎碎的雪沫撒在了身上,进了心里,飘渺虚幻。

到今日;纯净的东西对我依旧有着非凡的杀伤力。

也许这缘与多年前的爱好------卡兰 迪伦,也许缘与你的了解:Cara Dillon清丽淡定里的点点忧伤与心底里的那个小小的我一拍即合。

我多么希望能永远在心底劈一个纯净的角落,多年以后,轻拂灰尘,不染尘埃。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6 20:2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胡写乱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音乐事情

 

日日带了几个小P孩晃呀晃的,一个假期就此瘪掉了!时间怎么这么不禁熬呢.它要是女人,我估莫着没人敢娶,老的太快了!

 
七月,在外面流窜,自得其乐的不思爹娘.
八月,就被这小丫头给“包'了.她爹娘不要,夜夜搂我,可怜见的,一人在床上滚惯了,这温香软玉满怀我好生不习惯.
 
温柔乡里日子太好打发,怎么又开学了?
人人都争第一,要是有那天下第一的懒人,我倒想去争一席!!也只假期才有懒散的条件和理由了,跨出家门就是那陀螺围着日子转啊转不息。
勤劳的妈妈看不得我与电脑厮混,干脆我休了网络,抓起小说,躺在威严的大山下面,看谈情说爱,赏悲欢离合.
 不知是被4岁小侄女传染,还是我已具返老还童的本领.
被老爹爹斥为荒唐,被某些人说成幼稚的小说,那一段段校园情事,竟看得我回肠荡气感动连连.
莫非我的智力和天气成反比???
想想极有可能,我一个八月,都在和小侄女如此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