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树_WXSr
子树_WXS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850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blog中的诗文,除了标明出处作者的以外,皆为原创。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本blog地址以及作者。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工作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5-02 17:26)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校六十年庆,神舟诗社的雅茹社长在群里召集历届骨干,邀我们写点东西。

毕业8年来,我一直从事与文字有关的工作,前几年写新闻,后几年写材料,可谓编瞎话的老手了。然而说到给母校写点东西,我却一时不知如何下笔。脑子里蒙太奇般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定格在一潭波光粼粼的湖水。

那就写写这潭湖水吧。

湖水,连同围湖而建的小公园,本不是师大的地盘。无论《平阳府志》记载的宋代莲花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林间日记0

杂谈

分类: 林间日记


 


初冬,少有的金色日光。

小橙子半岁了,整日里翻身蹬腿大呼小叫,一言不合就拉粑粑给你看,可谓从心所欲,无法无天。我天天加班不在家,全凭橙妈和橙姥姥力挽狂澜,才勉强治得住这个小魔王。

今天是魔王大人整半岁的大日子,云儿下了决心,跟橙姥姥说,咱给小橙子洗洗脚吧。天天到处乱蹬,脚脚都臭了。

姥姥也下了决心,说好吧。

于是摆好凳子,晾好毛巾,兑好温水,备好浴液,拖把和玩具严阵以待,万事俱备,只欠橙宝。

橙宝呢?趁着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正专心致志啃她的曼哈顿球。

好不容易将曼哈顿球从魔爪中拯救出来,小橙子出奇地没有哭,而是乖乖让云儿抱着,坐在了小凳子上。姥姥赶紧在对面坐下,试了试水温,又怕阳光灼伤小橙子娇嫩的脸蛋,找了块毛巾盖在她头上。

水声窸窣,盆中的阳光在屋顶投作变幻莫测的光斑。整个洗脚过程,小橙子都保持着乖巧的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林间日记0

杂谈

分类: 林间日记


 


初冬,少有的金色日光。

小橙子半岁了,整日里翻身蹬腿大呼小叫,一言不合就拉粑粑给你看,可谓从心所欲,无法无天。我天天加班不在家,全凭橙妈和橙姥姥力挽狂澜,才勉强治得住这个小魔王。

今天是魔王大人整半岁的大日子,云儿下了决心,跟橙姥姥说,咱给小橙子洗洗脚吧。天天到处乱蹬,脚脚都臭了。

姥姥也下了决心,说好吧。

于是摆好凳子,晾好毛巾,兑好温水,备好浴液,拖把和玩具严阵以待,万事俱备,只欠橙宝。

橙宝呢?趁着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正专心致志啃她的曼哈顿球。

好不容易将曼哈顿球从魔爪中拯救出来,小橙子出奇地没有哭,而是乖乖让云儿抱着,坐在了小凳子上。姥姥赶紧在对面坐下,试了试水温,又怕阳光灼伤小橙子娇嫩的脸蛋,找了块毛巾盖在她头上。

水声窸窣,盆中的阳光在屋顶投作变幻莫测的光斑。整个洗脚过程,小橙子都保持着乖巧的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林间日记

起名

杂谈

分类: 林间日记


 

晴间雷阵雨。

小橙子面世一月有余。一个多月前,我还在云儿住院待产的医院和凌乱的家之间来回奔波,抽空琢磨该给宝宝起什么样的大名;今日我却已经一边坐在办公桌前加班,一边看云儿微信发来的橙宝挤眉弄眼手舞足蹈的小视频聊以自慰。时间倏忽而逝,堪比小橙子尿床的电光石火。

其实小橙子起名工程从我们备孕时就已经启动了,却始终推进缓慢。最早我计划从诗经楚辞中摘选隽永的成词,来回翻了几个月都未见属意,晚上赖沙发上翻书,恍惚间还被《九歌》和《天问》砸过脸。后来不得已降低标准从历代乐府里找,终于凑了几个看上去读出来都还不错的名字,然而不是跟这个叔叔重字,就是跟那个阿姨重音,要么就是跟某老舅女儿的姑爷形成同字辈的亲密关系。所以直到云儿住进了妇产医院,小橙子的大名依然虚无缥缈。

后来我在医院夜观天象,看到北斗七星,忽然开了心窍,回头跟小橙子她爷爷说,如果生了男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值班近午,到了吃饭的时间。公司一楼餐厅的小姑娘们过劳动者的伟大节日去了,于是我顶着烈日,去不远处的后王村。我记得那里有我当年最爱吃的“特色焖面”。

我七年前来到太原,所住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后王村。这是一个钉在现代城市之上的、长满棘刺的破旧补丁。当城市的其他地方像竹笋拔节般长出大厦的时候,这儿却林立着私建的六层小楼,楼里密布着蜂巢似的隔间;歪斜的窄巷蜿蜒在楼群之间,像蜂箱里脆弱的甬道。整个街区的建设没有任何规划,也丝毫不考虑消防措施,但这里聚集了大量刚毕业的学生和农民工,像工蜂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2月2日,再有一日就是立春。然而我病榻上的婶婶却终究没有等到春来的消息。她永远留在了那个料峭的残冬。

婶婶是小县城的名人。从我记事起,她的形象就是齐耳短发,短衣长裤,袖子挽到手肘,走路虎虎生风。她嗓门大,声调高,说话斩钉截铁,像一串钢珠溅落在水泥地上。她爱唱歌,会拉琴,我家住她隔壁,常在周末上午的和煦阳光里,听对面爆起一声嘹亮的吆喝,盖过了洗衣机的隆隆运转,惊飞了檐上晒太阳的麻雀。

婶婶爱读书,偏好历史和人物传记。她也爱旅游、爱徒步、爱运动,冲锋衣和溯溪鞋是衣橱里的常备款,预备着冷不丁的“说走就走”。她喜欢我少年时写的诗歌,还在我不好意思拿出手时在家人聚会上替我大声朗读。在她眼里,或许世上没有过不了的难处,没有下不了的决心,有的只是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晴有霾。

连日阴晴不定,而冬霾却始终阴魂不散。2016年最后两个月,可以畅顺呼吸的好日子屈指可数,就像迫近年关的穷苦人家,扣扣索索刮着见底的米缸。

祸不单行,偏偏在年关时节,我的眼睛受伤了。

两周前的一个傍晚,我从代收点取了“双十一”缴获的战利品。那是一款3M的旋转拖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晴间多云,冷。

临近中午,接紧急任务赴京,飞机去高铁回,又是一次匆忙的北京半日游。

返程的高铁候车室,旅人比高峰时少很多。手机快没电了,我坐在并不拥挤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冷风远远地从进站通道涌来,在光滑的地面上打着旋儿。

忽然云儿来电,说,确诊了哦,怀上了。

霎时间,这冷风变得温暖如春。

云儿和我备孕已有一年余,但最近半年才认真起来。究其原因,一是年龄已近三十大关,二是生活也算日趋稳定,不过最直接的动力,自然是双方父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提醒和催促。

——哎呀,在老家好无聊啊,总得找点事情做啊……

——昨天还抱了你表妹家你那小外甥女呢,小姑娘吃得越来越胖了……

——怎么样,最近有动静没?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去医院了么?再不去我们可就过去督战了哈!

今年十一回老家,老妈硬是拉着云儿去专科医院检查了一番。接诊的碰巧是医院的院长,德高望重,不怒自威,说诊断玄而又玄,讲哲学多过体征。可是云儿最后还是挨了一针,气哼哼地回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阴转多云。

连日暴雨,太原成了泽国。小区里的池塘眼见水涨,满满盈盈像是餐厅厚道阿姨盛给的一碗浓汤。

我喜欢小区里这个池塘。在我看来,我家小区无论造房质量、装修品质还是物业服务水准,都远去对面万科千里,唯独绿化和水景,领先对面数年。草坪起伏,灌木连片,乔木错落,楼房掩映其间。尤其是中央一个随形的池塘,从西北角五重跌水,汇入东南一片平湖,映射了长江黄河的地势和流向。湖岸没有整齐造作的水泥池壁,都是从铺满绿植的土地直接入水。临岸丛生芦苇,池心浮沉睡莲,各色鱼儿穿行其间,甚至还有一小群麻鸭白鹅,白天在水面上游荡,近晚便躲入苇丛休息。观景平台常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图作者:Zachary Snellenberger;图片来源:www.cpanet.cn)

晴有大风。

近半年没动过林间日记。今天是农历猴年正月初七,春节收假后的第一天,办公室安静,工作清闲,于是我想写点东西。

这半年,我和云儿都在密不透风的忙碌中度过。顶着残月与朝阳上班,披着晚风与夜幕归家;周末偷闲睡个懒觉,还要指望没有领导指派的加班任务或同事邀请的婚丧宴席。这是一代人关于“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