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并州武磊
并州武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72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武磊简介

 

 武磊 字固之,号梅香子、印堂后人;号南山门徒、板山农夫、自署瘦竹斋主、芙蓉堂主。1962年生于山西武乡。汉族,研究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正书委员会主任,山西省文联委员,山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傅山书画院副院长、山西省名人书画院副院长。

   书法作品入展首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入展全国第五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入展全国第五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入展第二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入展全国首届楹联书法大展;入展全国首届正书大展;入选全国第六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入展全国第六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入展全国第二届楹联书法大展;入展全国首届隶书大展;入展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入展全国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获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入展全国第三届楹联书法大展;入选全国第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入展全国第四届楹联书法大展;入展林散之书法三年展;入展全国羲之杯书法展;获全国首届公务员书法大展三等奖;入展全国第四届正书展;获全国冼夫人杯书法展优秀奖;获西冷印社首届“仙居杯”书画印三大展书法精品奖;入展全国第二届“汾酒杯”电视书法大赛;入选《书法》杂志百强榜;入展全国书法册页大展;入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展。入展中国书协500家书法展;入展邓石如全国书法大展;

   传略收录《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东方之子》、《中国书法名家名录》等多部辞书中。《山西日报》、山西电视台、《生活晨报》、《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报》等有专题介绍,被评为山西省首届跨世纪文艺新星、全国青年书法百家,全国最具实力派中青年书法家。

 

武磊书法作品润格

书法作品:

  每平方尺3000。手卷、册页、小品价格另议。牌匾每字1000 点文加倍,卑俗文字不应。          

联系方式:        

讯址山西太原市学府街96号

邮编030006

邮箱wulei621215@163.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anxiwulei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博文
标签:

书法

匪气

结字

土八路

分类: 批阅瘦竹

                    文章刊于《山西法制报》2014年10月27日

伏案写人生   提笔走江湖

 

——访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武磊

 

个头不高,中等身材,圆脸,鼻梁上架着一副椭圆形银边眼镜,无论任何时候总是笑容可掬,这就是武磊。别人永远无法想象,这个平易近人、儒雅谦和的书法家曾为一句“武老师身上有股匪气”而快意称绝。武磊乐意听别人说他有“匪气”。“匪气”即江湖气,这对武磊而言是最美妙悦耳的褒奖。豪爽为人,磊落做事,感于不平时快意恩仇,隐于尘世间悠然自得,“江湖”似乎才是武磊希望且乐意演绎的人生,。

武磊从大山中走出来,身上带着大自然赋予的灵性和率真。写文章、练太极、研究传统文化,偶尔困顿于城市的喧嚣中,还怀着一丝淡淡的乡愁。天性使然,武磊在他的“江湖”里活得率性而坦然,也把最真实的自己都付在笔端,融进墨里,写进字中了。

 



                                  信“命”的唯物主义者

 

“这么说可能有点唯心,但我真的相信命运。当然我仍然坚定地信仰马克思主义”,武磊强调了一句,而后呵呵一乐,又挂上了他那标志性的笑容。在党校工作近三十年有余的武磊毋庸置疑的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然而他信“命”,信这么多年来自己遇到的每一件好事都是机缘,信顺其自然,信不争不显不露,独善其身,自有收获。或许是因为对传统文化的钟爱,武磊的信“命”哲学中总带着点老庄的处世之道。

武磊有他自己的“命”,用武磊自己的话说,命好命坏无碍,但感谢命运让书法艺术走进他的人生。

养育武磊的小山村在晋东南武乡的山隘中,整个村子只住着七户人家,每天,武磊都要翻过两道坡赶去学校。武磊乐意去学校,喜欢每天安排的写仿课,对幼年武磊而言,写仿纸上的每一个字的红圈都给了自己无尚荣光,也是他在小伙伴中昂首挺胸的资本。

“童子功其实是兴趣使然,并不是自己天赋异禀,也没有写得多好,那时候就是天真的打心眼里喜欢”,武磊回顾幼时的经历,不无自嘲地说。小孩子总能因为老师的一句褒奖爱上一门课,也能因为在某一方面比其他人突出而努力使自己更优秀。武磊读书的那个年代资源匮乏,课文需要抄在黑板上给学生读,理所当然的,他成了那个光荣的给大家抄书的人。每次站在讲台上、黑板前,年幼的武磊心里总有一种无法言明的荣耀感。直至升入中学,武磊站在操场边高台上的宣传栏前画板报,回头看看敲着饭盆挤着去打饭的同学们,武磊仍会被那种小小的荣耀感包围,就像早前埋下的一颗种子,如今根蔓绵延、枝繁叶茂。那时,武磊觉得,眼下就是他的主场,就是他的“江湖”。

1984年,武磊考入晋东南师专,此时,命运又恰到好处地给了他一份恩赐。

“那天我正好走到一家打印店门口,看到他们印着的字竟是手写体的毛笔字,写得特别好。那个年代字帖很少,我就想一定要找到那些字临摹。”武磊定了定神,收起自己的惊讶和羞涩走进打印店,“字是杨金梁老师写得,我跟他说我要拜师”。杨金梁看看这个闷着头走进来的年轻人,慢慢的谈到了写字,随后,给了他一沓写满字的报纸便打发他走了。谁知过了些日子,武磊再次登门,说之前的字练满意了,拿过来让老师看看。杨金梁看出了武磊的认真,又给了他新的字。

武磊和杨金梁的故事像极了武侠小说里世外高人传授武林绝学的桥段,没有拜师,但武磊定期去找杨金梁拿新的字临摹,两人的默契都在那一沓沓的旧报纸里。。。。

武磊一直将扬金梁老师当作他学习书法的启蒙恩师,多年以后,他仍然念念不忘杨老师的传道之恩。

三年之后,武磊的作品在长治市书画展览上展出。

武磊信命,也相信只有自己努力才能把握好命运给得机会。他坚持练太极十几年,练习书法四十年,命运给了他机会,他把机会演绎成了一生的精彩。

有时候,所谓“命”,又岂不是自己给的。

 



                                                           书法家中的“土八路”

 

“我学书法有些像咱们的土八路,没有专业老师教过,比我强的都是老师,也没有上过专业的书法学校,我最多也就是个山寨版的书法爱好者。”聊到这里,武磊神采风扬,他对给自己的这个定位十分满意。

武磊把自己比作“土八路”,除了不是“正规军”出身,其实更多的是他学书法的那股劲头确实与八路军的抗战精神很像。机敏灵活,韧而不张,持之以恒,以命相许。

前些年,武磊的朋友问他与书法是什么关系,他思虑了许久说:“有些人爱书法,是纯粹的玩,无关乎名利;有些人把书法当作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一件生活必需品,离开了就活得别扭;还有些人把书法当成生命的一部分,离开了就活不了。这么多年了,书法已经成了武磊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四十年如一日,武磊把字写得像呵护生命一样认真。

“我没比别人强多少。非要找的话,那就是勤奋和力求完美,我认为自己身上还是有这么点精神的”,武磊谦和一笑,补充说:“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我不看自己写得比别人有多么的好,只求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写到极致。”武磊给自己划定的标准,是从内容、章法、结字都不允许有败笔。这么多年来,山西书坛后起之秀频现,但能稳稳地走在这条路上的着实没有几人,武磊就是其中之一。

武磊对书法的思考,源于多年积攒的经验,一步一个脚印试出来,像老人们口中流传的古训,实在且诚恳。

“要始终让书法有变化,不能固步自封。处处思变才能找到进步的方向。走错了不要紧,改过来就是经验。”经验让人长记性,也能悟出更多东西。“所有艺术都有两个阶段,一个是技,熟能生巧,当技达到一定程度,技升华进入艺术层面,所谓技进乎到之理。”

在武磊眼中,书法是“到位”和“味道”的完美融合。临帖磨练技巧,变化透出神韵,技艺炉火纯青,神韵呼之欲出,作品才能算得上合格。武磊在传统和谋变中找到了最契合的点,也使得他的书法独树一帜。山西省书画家协会主席徐树文先生曾评价武磊的书法作品说,“洋溢着浓厚的传统气息,表达着完美的技法功底和对传统的深刻理解。同时他那种时刻关注当代书法审美趋向的认知方式,时刻调整自己作品审美取向的能力,使人欣赏和佩服。基于既在传统上下功夫,又在时代审美上表现自己的二重性,武磊成为了全国很有影响的书法家。”

 

 



 

书法是激情和生命力的表达

 

徐悲鸿先生讲,“书之美在德在情”。书法的美在于体现书法家的情操、人格,需有丰富的精神内涵,在武磊的书法作品中,仿佛能看到隐隐的情绪在字里行间流淌,那其中,有其为人处世的“匪气”,有其感怀天地的“文气”,也有其挥毫抒意的“豪气”。

“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武磊的行草书转锋动作与前后运笔街接,过渡自然,动作分明,转折交代清楚。连续运笔提按即具节奏变化,又具形态变化,用笔重而不滞,轻而不滑,轻重关系协调得极为微妙。结字上,没有一字四平八稳,一切都在动态之中,但这种动态并非是单纯的摆置或单一的连带,而是服从于整体空间的安排。每一个字都有一种造型,而每一个造型又环环相扣。章法上,线条的粗细、字里行间错落与疏密开合,形成一个无法变更的整体。其前后上下空间极富形式意味,尤其动、静或草、楷的对比浑然一体,衔接、呼应得自然天成。

很多时候,武磊的创作都是率意而为、不事雕饰的,但其作品却往往能处处引人入胜。情之所至,提笔挥毫,逸墨其兴,汪洋恣肆。正如欧阳修所云:“盖其初非用意,而逸墨余兴,淋漓挥洒,或妍或丑,百态横生,披卷发函,灿然在目,使人骤见惊绝,徐而视之,愈无穷尽。”

近年来,武磊在求变的过程中逐渐将行、草的风格明朗化,“让草书更清丽一点”,趋向大草。草体运动感极强,书写时减损笔画,多纠连,字与字间、行与行间打破简单的整齐一律,草体的笔画也将提顿、缓急、轻重、干湿、浓淡等发挥到极致,更易将情绪彻底释放,使其在创作时充满真正的激情和生命力的表达。

在近期武磊的书法作品集中,他趋向大草的作品仍延续着他在线条和空间意识上的独特风格。他作品中的线条蕴含着无限的生机和激情,他不以点画来构成简单的形式,而是用线条来表现自己丰富的情感和感触。字与字之间,时而连绵相属,时而笔断气连,字字顾盼生情,各得其所,迅疾的笔势气贯整行,一泻直下,形成一个动荡而又和谐相安的组合;武磊作品的空间意识极强,他对每行字的走势、长短、每行字数的多少、行与行之间的空间留白极具匠心。笔意墨象使其书法线条随时间展开而构成空间形式,又使人于空间形式中体悟到时间的流动。这种时空的转换使点画线条、结字排列和章法布局产生无穷变化,呈现种种审美意趣,使书法超越单纯字形而成为具备筋骨、血肉、刚柔、神情的生命意象。

武磊将书法作为无言的,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倾诉着内心的浩气激荡。

 



      “三十岁之前临书法,融会贯通;四十岁之前学书法,博采众长;五十岁要养书法,写心写性。我现在看见别人的字好就汲取,琢磨着怎么能融进自己的书法里,为我所用。”武磊与书法结伴同行大半生,如今还在为这位“挚友”操心。

武磊说,这么多年,他在梦里总能回到那个小山沟里,山坡上郁郁葱葱,阳光从林间穿过,撒下大片斑驳的树影,他跑过一道坡,又一道坡,回到学校。

或许四十年前,在太行山西麓的那个小山村里,武磊就注定要与书法此生同行。这就是他信的“命”,他想写得人生,他要走得“江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武磊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武磊简介


 

武磊,别署瘦竹斋主,一九六二年生于山西武乡。研究生毕业。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文联委员,山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常务副秘书长,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书法作品入展、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全国展、书坛新人展、中青年展、正书展、楹联展等三十余次,获文化部第八届群星奖银奖,获全国首届公务员书法大展三等奖,获全国冼夫人杯书法展优秀奖,获西冷印社首届“仙居杯”国际书画印三大展书法精品奖等五十余次奖项。其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等多家博物馆、纪念馆收藏,或勒石于碑林、碑廊。入选《书法》杂志百强榜。传略收录《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东方之子》《世界书画名家名录》等多部辞书中。


 

专家评武磊


 

关键词:传统气息率意灵动


 

武磊的书法作品中洋溢着浓厚的传统气息,表达着完美的技法功底和对传统的深刻理解。同时他那种时刻关注当代书法审美趋向的认知方式,时刻调整自己作品审美取向的能力,使人欣赏和佩服。——徐树文


 

武磊的作品率意灵动,跌宕狂放,神满气足。用笔连绵而酣畅,字距紧凑而错落,行间疏朗不拘,一派正大气象。他能做到飘逸而又不失凝重,险绝而又不失怪丑,求变又不越理法,亦拙亦巧、刚柔相济,自然天成,足见其功力。其书既具有整体气势又颇耐悉心品读,诚难得也。——宋富盛


 

策 划: 周同馨 李晓明 乔亚丁


 

题图篆刻: 邓明阁


 

“闻藏”篆刻:沈晓英


 

文字统筹: 朱 慧


 

摄 影: 李晓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6-24 17:46)

山西政府官方网文化山西之图文存档

 http://www.shanxigov.cn/n16/n8319541/n8319732/n17531488/n17531545/18068818.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山西经济资讯频道的一期书画专访。

http://www.sxrtv.com/video/v.swf?josn=/playinfo/ab345253-110d-cbc3-9057-e8978048ebd3.json&adurl=http://tv.sxrtv.com/ad/m/player_ad.x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30 10:51)

                               担      水


                                                                                 文\印堂后人

 

       乡下的老爹老娘吃上了自来水,回家担水便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小时候,家住在山沟沟里,是一个只有七户人家的小山村。村里人吃水很困难,担一担水要到两里外的山沟里的水井里,虽然两里的路程在乡下人的眼里不算太远,但却是要上一道坡再下一道坡才能到了水井边。

 

                                            这一眼水井养育了祖祖辈辈,是生命,也是希望。

       水井里的水清澈甜美,是一股地地道道的清泉水。水井的跟前有一道小石坡,听老父亲讲,石坡上的山洼洼里,以前有一座“奶奶庙”,香火很旺,七里八村的人每年三月初一都要到这里烧香,以求得风调雨顺,家境安宁。后来 “奶奶庙”只剩下几个破洞洞,一片萧条。前些年,在乡亲们的善举下自愿捐款又将“奶奶庙”重新修复一新,恢复了从前的香火,这眼水井又可以与“奶奶庙”相依相伴,只是担水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担上水是要上一道很长的坡,坡长约一里路程,坡道陡峭、狭窄,最窄的地方只有一米宽,两面都是深沟,除了大人敢走,小孩和女眷走在上面都会有点胆颤心惊。

       恰恰就是这么一条乡间小道,我的祖祖辈辈都是从这里走过来的,而且是天天走,甚至一天走上好几回,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坡上洒满他们的汗水和艰辛,他们却把艰辛和汗水咽到肚里,踩在脚下,把他们的希望和幸福担在肩上。

       儿时,总是还在清晨的梦中,常常被父亲担水扁担上的铁链摇摆声和往水缸里倒水声惊醒,便知道父亲已经担两回水了。母亲会用乡下人的顺口溜喃喃的说着:“懒婆娘起床了,汉的(男人)担水回来了”警示着自己的子女新的一天又到了。。。

       常常会看到,村里的劳力(可以参加上地劳动的男人)前脚后脚的相跟着担水,聊着他们话题,七八个人前后一排,现在想起来,倒是一道风景线。

 

                                                                           这沉甸甸的一担水,其实是沉甸甸的一段乡情,

       担水,成了小山村里的头等大事,无论何时,无论何事,不管刮风下雨,不管炎夏寒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雨无阻,家家如是。夏天连续阴雨,路滑,水是担不成,但可以接雨水吃,家家会把所有能盛水的器具放在屋檐下接雨水,叮叮咚咚的声音常常为雨天增加另外一番风景,为小山村增添一线线生气。冬天下雪了,早晨一声:“扫雪了”全村的劳力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先后拿着扫雪工具为担水开一条小道,早晨起来远远望见,那开出的一条雪道弯弯曲曲,一直绵延很长很长。。。那便是他们的希望么?!约一个时辰,父辈们边抗着工具边说笑着回家再换上扁担水桶,延续着他们的职责,应为这是全村的生命路,生命水。。。

       担水,成了这个小山村父辈们的第一要务,因为,养家糊口是他们的责任,为了不影响生产,他们只有起早贪黑,这也便成了他们每天的定式。

       记得当时担水是几家人合伙用一担木桶,木桶是用一些木板板围起来的,很重,盛满水也有百十斤重,看上去就很吃力。几家人合用一担木桶,如果有一家用来担水便要照顾到其他人家,担一回水回来要让给另一家用,于是,担水就成了很默契的事。后来兴了“雪花铁皮”的水桶,于是拥有一担“雪花铁皮”的水桶成了大人们心中的梦想。

 

                                             早前的木桶是用一些木板板对搭起来的,很重,但很严实。

      

      老父亲嘴里经常喃喃的一句话,“有了钱咱也置办一担铁桶”。从木桶到雪花铁皮的铁桶也便成了父亲的一桩心愿。

      父亲终于有了一担“雪花铁皮”的水桶,每次担水后都要把水桶倒起来放,生怕把自己心爱的水桶生锈了。小孩子一般是不让动的,万一动的给漏水怎办,可是舍不得,心肝宝贝似的。想必雪花铁皮的水桶担在老父亲的肩上,分量似乎也轻了一些,肩上担着的不仅仅是一担水,或许是老父亲心中的希望。。。

       我是十一二岁时开始担水,因为上学要走担水的这条道,天天路过那眼在父辈们看来视为生命的水井。于是趁父亲上地的时候,征得母亲的默许,偷偷地背着父亲在上学时捎上水桶,把空桶放在庄稼地里,放学回来捎上一担水,说是一担,其实,那个年龄还是有点担不动,毕竟要爬一道很窄很陡的大坡,晃晃悠悠的担回家,本来就半桶水,洒的也就只有一点点了,好在总算能为父亲做点营生,心里这样暗暗地想。慢慢地,自己也能从半桶水担到了满满一担,行走起来也自如起来。后来,父亲知道了我偷偷的担水,也就默认了,只是偶尔一句,“不要太满,压着了不好,”再加一句“淹水时不要把水桶掉井里了”,来表达他的默认和心疼。想必在父亲的心里也很欣慰:儿子大了,都能替他担水了。父亲虽然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我猜,他的心里肯定这么想。

       能担满满一担水,约六七十斤,那年我十六岁。

 

                                          前面就是家,后面的路就不会想的有多么的艰辛。。。

      

       水井很深,水也很清澈,每次站在井边,自己的身影也便清晰的映在水里,看着自己长大了,心里默默一句:我也是大人了,聊表欣慰。将两只水桶放在井边,用扁担钩一只桶放到井下的一角,用力向自己身体一方一拉,水就满满,简洁而快速,若不得要领,不仅淹不满水桶,也容易将水桶滑落到井里,那时,便要挠动大人来帮忙牢桶,动静可就大了。于是,熟练的掌握淹水,也少给大人减少许多麻烦。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就三年四年的时间。

       后来,外出上学工作,回家的次数就少多了,每每回家,总要抽出时间替父亲担几回水,心也稍安。这便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

 



       过几年,村里人都因吃水困难,陆陆续续都迁走了,只剩下老父劳母,他们的年龄大了,担水成了儿女们最担心的事。老父亲担水也越来越吃力了,子女们说服老父亲,也搬到了村脚下的大路边。虽然吃水仍然很远,但比在山沟沟里,就轻松了许多,路宽了,坡也不那么陡了,何况洗菜浇花都可以到房前的小河里担水,久而久之,老父亲也感觉平地的好处,少却了对住了半辈子的小山沟的眷恋和牵挂,偶尔再爬坡上去看看那住了半辈子的小山村,也只是随便走走看看,回顾一下他自己心中的念想。

       前些年,政府给每个村子都接通了自来水,水管接到院子里,甚至家里,老人们的笑容老是挂在脸上,嘴里常常叨念着政府的好。偶尔见老父亲去旧井上担水,问及老父亲,他一句,“闲着也是闲着,担一半担,只一回”。我知道,担水是老父亲几十年的习惯,也是他一辈子的大事。缺水,担水,省水,在他心目中是天大的事,在他肩上,担的不仅仅是一担水,是他的眷顾,是念想,也是希望。。。

       我也如此,每每回家看望老父老母,仍然会抽空走上二里路再为他们担一回水。其实,自来水就在院子里。担水时,老父亲也阻拦,说不用担了,咱有自来水,我也只一句,压压肩膀,松松颈椎。其实,我这多年来的习惯,也是跟老父亲学的,说心里话,这何尝不是一种儿女情结?! 

       一次,远在他乡的爱人电话问我在干啥?我答:给老父亲担水。没想到,这担水也成了她心中念叨的情结。

       这种情结,在我的心里记了五十年,也会记上一辈子。。。。。。

 

                         掩映在树林里的小河,一年四季溪水长流,担几担水为老父老母浇花、洗菜

                            前面就是家,后面的路就不会想的有多么的漫长。。。


                             你不问,我也不答,担的是情亲,担的是念想。

                               脚下的路,其实就是生活,就是希望。

                            虽也年过之命之年,但担一担水还是轻松自在,

                            心里存着希望,脚步大了,肩上的担子也就轻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青导航http://www.192255.com/---- 武磊书法网站http://artist.wulei.zhuokearts.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6 11:32)

友人增送一副书法镇尺,上刻“垒石成峰,静水流深”心爱之,发来归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9 16:01)
标签:

书法小品

杂谈

分类: 墨迹笔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2 17:57)


 

                      “根 根 老 汉”

 

                              文\板山农夫

 

 我的大爷爷有个外号:“根根老汉”。

 大爷爷是我爷爷的兄长,弟兄两个。乡下人有个习俗,我们这些晚辈把爷爷的兄长叫大爷爷。

 儿时,生活在乡下的小山村,虽然很穷很苦也很闭塞,但却很喜欢写写画画。过年时候常常喜欢看大爷爷写对联,尤其是喜欢听大爷爷讲一些有趣的故事。

 大爷爷念过几天乡熟,在乡下算是一位有文化的人,尤其喜欢看《三国》、《水浒》之类的书,常常把记在脑子里有关“三国”与“水浒”的故事说给别人听,尤其在上地时的时候。于是听大爷爷说书,成了左邻右舍人们的一大乐趣,也成了劳累一天乡下人茶余饭后的开心享受。大爷爷喜欢抽烟,因为乡下男人多抽有烟袋的水烟,很少能抽上一根纸烟(乡下人把香烟叫纸烟),那时能抽上香烟的人寥寥,穷山沟沟里的人若能抽一根“香烟”,那便是最好的待遇和享受。每当大爷爷讲到妙处,这时,你递上一根香烟,大爷爷便讲的更起劲、更动听。久而久之,如果有人想听大爷爷说说三国或水浒,哪有一根香烟就能得到满足。于是,“根根老汉”的外号就成了大爷爷的代名词。

 大爷爷与我家仅一墙之隔,每天都能见到,放学后,大人们都从地里散工回家吃饭,这便是听爷爷讲有趣故事的好机会。乡下人吃饭除了冬天以外,春夏秋三季都喜欢扎堆在一起,一面聊天,一面吃饭,吃完一碗,回家再舀一碗饭再回到一起,继续他们的话题,东拉西扯,每天有聊不完的事。

 大爷爷知道我爱读书学习,对我格外的疼爱,于是常常在吃饭时与我在一起,一面吃饭,一面给我讲一些有趣的事,常常讲一些我不知道的带有知识方面的事。

 大爷爷膝下有两女一男,男孩(我的大伯)十八岁参军牺牲于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我的两个姑姑出嫁后,大爷爷一人常常很孤独。我七八岁的那一年我过继给了烈士大伯,于是我就有了一位烈士父亲,我也就成了烈士子弟。因而我也成了大爷爷寄托希望的孙儿。

 大爷爷给我讲过很多很多的知识和有趣的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燃起渴望求知,也渴望走出小山村的希望。。。

 而今,我也到了知命年岁,大爷爷给我讲过很多很多的知识和有趣的事,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记得大爷爷交给我一首怪辟的诗,而今翻阅了许多典籍,既没有找到它的出处,也没有查准它的读音,但它的大意我已影约在心,方才醒悟大爷爷的良苦用心。

 权且按我儿时的记忆记之,谨以怀念我的大爷爷,怀念我的烈士父亲。。。。

 


         这便是小时候大爷爷教会我的一首怪癖诗,因汉字库里找不到字,只好将我记忆不太准确的读音用音译作为释文:

                            piao pie 东西走,

                            he la        水长流。

                            heng  ha    言不语,

                            a zha        见人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里的石头总有一碰”

 

                                          文\南山门徒

 

上高中的时候,我十六岁,很青涩。与当下的同龄孩子相比,实在是天上地下,不论是学识、视野还是理念,有太多的差距。那时候的十六岁,懵懂的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上了高中。

那时候的高中,县里也只有三所,县城的一中就是当时的重点中学,相比较在教学和师资力量等许多方面就是最好的,能到一中上学就算很幸运的了,若是能考进重点班,就有“吃小灶”的待遇,如果在重点班里学习再刻苦一些,在当时刚刚恢复高考的年代,升学率只有百分之几的概率,也有升大学的一线希望。于是考大学就成了自己上高中的唯一目的。

一中离乡下的老家有二十多公里,现在听起来好像很近很近似的,一脚油门就到了,可在当时,乡下人喜欢用华里而不习惯用公里记里程,二十公里在乡下人的眼里就是四十里路,听起来是哪么的遥远。

 那时的交通很不方便,每天能发一辆公共汽车就已经是很好的境况,可自己住在山沟沟里,汽车是到不了的,放假时买不上票,还经常步行回家。小时候,只要能回家,就是步行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如果能骑一辆自行车那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有一次回家,很不容易问同学借来一辆自行车。于是,搭驾(土话:相跟)本村的一个同学想回家看看。一人一辆自行车,行走在还正在大修的公路上,心里美滋滋的。

哪时的自行车已是富有人家的三大件,尤其是自行车。有一辆自行车,左邻右舍会投来羡慕的的眼光,能骑着自行车回一次家,感觉已是很大的满足。借来的是一辆半旧的飞鸽牌自行车,按乡下人讲也就六成新,但干净且轻便,保养很好,大小梁上都用绿塑料带缠着,既可保护车子也显得特别美观,可以看的出这辆半成新的车子也是主人的心爱之物。

离家越来越近了,和相跟的同学说着话,一路轻松,高兴之心溢于言表。一个人不论有多大,不论在何方,只要一说回家,心便涌起无限的幸福感。



回家的路因为大修不太好走,车子骑到离家七八里的路程。车子一下子就骑不动了,两个人找不见原因,就只好推着自行车步行七八里路回家了。家在很偏僻的小山村,也找不见个修车师傅,没有办法,只好求救于大姐夫。大姐夫在十里外的一家化肥厂上班,比自己大七八岁。他懂得多一些,只好求他了,推着自行车步行十里路,找到了大姐夫,心里踏实了许多。大姐夫检查了一下,说是自行车的大梁彻彻底底给断成两截,问我怎骑得车子能坏成这个样子?我如实的告示大姐夫,骑得好好地就骑不动了。大姐夫仔细查看,终于找到了原因:车子的大梁原已断了三分之二,只是因为用塑料皮抱着,车子的主人也没有发现,加上公路大修,来回的颠簸,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给闪断了。找见了不是自己人为的原因,心里放心了许多。毕竟不是自己有意的缘故,心想向同学解释解释也就能得到理解和谅解。大姐夫将车子的大梁里面穿了一根钢管,再焊接好,然后将塑料皮再按原样缠好,车子就像原来的样子一样,自己就开开心心地返回到学校。

将车子还给同学,并将真实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同学,并希望同学将实际情况原原本本说给他的父母,以得到大人的理解和谅解。同学的年龄也和自己一样,没有过多的问其他,加上我已给他说了真实情况,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一句:“没事”就过去了。自己一颗悬着的心也落肚子里了,于是便继续安心的上课了。

大约过了一周,这位同学给我说,自行车的事让他父亲知道了且很生气,最担心的是,自己怕听的一句话送进了自己的耳朵里,“大人(家长)让你赔车子”,听了这就话,就感觉自己的脑子嗡的一下,顿时手掌心开始冒汗。看上去,同学不像和我开玩笑,心想,看来我的这位同学也没有办法了。我这好怏怏地回的教室。脑子里全都是“让你赔车子”这就话了,老师讲的啥课已全然不知了。心想,赔一辆自行车要一百多元呢,一百多元在那个年代可是要我一家七口人一年的生活费用呀。。。。

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自己一个人走了四十里路回家找自己父亲看怎么办。老父亲也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虽然也怕担上这些事,可他毕竟是五个孩子的父亲了,想必他总是比我经的事多。和父亲说了情况,因为车子坏了的事父亲之前就知道,在我返校时,他还说了一句:“如果人家要赔,你就回来。”现在看见我真的回来了,父亲没有多说什么,嘴里嘟囔了一句:“粜点粮吧”,就默默地拿着口袋去装玉米了。那个年头,小麦很少,只有玉米和谷子可以稍稍卖点换点钱以解糊口之急。父亲默默地装了两个袋子,一个袋子约有一百来斤,另一个袋子约有二三十斤,父亲扛着一百多斤重的口袋,自己扛着轻一点的,步行四里路到邻村的一个公家粮站换了二十二元钱,那是的玉米毎斤不到两角钱,父亲是早已算好了的。后来自己问起老父亲,二十几元钱怎够赔一辆自行车呢,老父亲这样回我:“赔一辆新的咱也赔不起,去了和人家商量一下,就算咱补偿人家点损失吧,若实在不行,咱再做打算”。

 



    与父亲来到县城的同学家,我的那位同学与他的父亲已在等我们。刚刚落坐,父亲就先开了口,表示了歉意,然后战战兢兢从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了用红线线捆好的那二十二元钱,放到桌子上,把早已想好的那句话慢腾腾地说了,然后小心地看了看主家。同学父亲的年龄看起来比我的父亲小几岁,倒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毕竟住在县城,想来总比乡下人要见多识广,只见他轻轻地将钱推到父亲的面前,开口说话了。这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坏了,看来人家嫌钱少,想来父亲也是这么个心情,父亲刚要开口,同学的父亲就说了:“老哥哥,钱我不要,我只是感觉这家人把车子弄坏了也不吭个气?心里有点不得劲了,其实我本就没有想让你们赔,已经是旧车子了,再者说我们总比你们要强一点”。停了停,接着说了一句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话:“山不转水转,河里的石头总有一碰,有一天我讨吃(乞丐)了,到孩子的门上,他总会给我碗饭吃吧”。一番话说得父亲与我两眼噙满泪花,感激之情全写在了脸上。。。

从此以后,这一句“山不转水转,河里石头总有一碰”我记了四十年。

当然也会记一辈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