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天河水
晋侯

本名侯勇

  山西·临汾·翼城

  写作者 

 邮箱:13934220040@163.com

文集

 

诗集《1个2个3个》(2005版)

 

诗集《1个2个3个》(2009版

 

杂文集《物是物非》(2011)

 

田野调查《马咀》(2011)


小说集《柑蔗》(2012)

 

诗集《1个2个3个》(2012卷)


诗观

1、哲学的骨头有一根在诗里,摸到时已是一把老骨头了,多数人摸不到只好摸别的去了,所以中国诗人的诗歌寿命多不长,那根骨头早烂到肉里了。
2、浅薄的诗歌上承载着厚度的生命,诗人的纯粹是他清晰地看到了在这个间隙里那个备受煎熬的陶罐,诗歌之火能够焙烧出什么到最后,是药或者病。
3、诗人与鸟,各自吟唱,一枪之后,浑然天歌。

4、我的诗歌内容不外乎三者:生命(知)、爱情(知不知)、天空(不知)。
5、走着瞧吧,将一生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诗歌如此,我亦如此。 

   --《都市》文学2010第2期

博文

晋侯2016的诗:《火焰柔软如水》(75首)

 

1、《试题》

 

他们准备充分

《自由与偶然》,出题者离场

 

他们在两棵树旁

看着叶子落光然后死去

 

他们从秋天出行

至今未回

 

2016.1.11

 

2、《若问》

 

这里的光线疏密

变幻着从脚尖移开

 

从东走到西,回头来

再从西走到东

 

若问,走着就老了

老了还走吗,若问

 

随城而老会多无力

随人而老会多用心

 

2016.1.23

 

3、《沉思者》

 

周边的人谈笑风声

停留各自的段落

 

风景退了,沉思者

也在退,便回到灯光

 

微亮又微暗,如理想

陌生很久的词

 

按钮转动一下

又一下,放大光亮和音响

 

刻骨之手匀称地拍打

造型完美无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立夏晚八点骑过县城剧院

 

云锦掀起,一枚星光的

纽扣,西天多遥远

 

小时候的距离都没变

你不在,是个意外

 

才八点,谁来讲

自行车穿城而过的秘密

 

城里不会有人喊

让我惊诧的名字

 

2015.5.12

 

 

《唐人居在别处》(6首)

 

2、去河滩

 

乡村路,渠水清凉

两行树是两行人

 

我们,你们,和他

落在最后的诗人

 

枯了两株,我说

死亡很久了,相依也很久

 

又遇一株,你说

它郁闷而亡,前面的人

 

停下来,我们开始谈论

无关紧要的天气

 

 

3、忽略,床在别处

 

一行民国小字忽略而过

先量宽,虎口折返

 

得出百二十公分

不对吧?小塑尺拉出,各六十公分

 

空间限定身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 日 谈

一一与吴小虫书

 

晋 侯

 

    头一件事。老家来人看望他乡的你,要穿越黄河秦岭,约在巴渝会面,虽然佳酿在添,昼夜兼谈,如同逝水常东,暮钟与虫鸣,都不屑于时间流逝,缓慢的诗歌,在仓促的生命里也冷漠对抗着。但你们的告别,时间所剩无几。

    这是我特意制造的时间压缩机,一年归于一日,一日如同一瞬,这样便看得清楚,一生能做几件事。所以你的门推开又闭合,接二连三,仓促来往。我便要回想一下,相识的五日里,被河流冲没的残渣,还有哪些。

那年,也就在昨天,你在重庆与太原间飞个来回。重庆是客乡,太原是他乡,你没有归属感,我觉得好,诗人太安逸便写不出好东西,好像你也这么说。还说了什么,比原浆更纯粹的话也都蒸发了,这与过往的生活一致。你上了飞机,便是局外人,你也这么看地上的诗人。这一日里,你从早到晚在干什么,我们不知道,有时看到暮钟二字,就想起你在重庆写了那么多禅诗,其实就是诗,是你的思考,禅不禅的,都是外形,似乎只能用诗来看望你了,对于诗人而言,你做得不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以时间为序,删减保留与诗歌相关部分)

 

与古唐国有关的三个现代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借我一把椅子

 

从身边走过的

是陌生人

 

都没有发现或多或少的变化

说笑的,沉默的

 

从椅子上下来的

泪流满面,怎么了你

 

借我一把椅子

我要上去看

 

 

2、聊斋

 

林子,城墙

隐约说话的两个人

 

是你和我

听树叶的声音多响

 

很久了,我们都没有

置身于自己之外

 

这不难,鬼在身外

白天才藏心里

 

我们说我们的

鬼在心里说鬼的

 

 

3、孤独

 

一群人在跑

他藏在中间

 

最后,他们四分五裂

这就是所谓的从前

 

他站在马路中间

终于看到了自己

 

警察来了,他也不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  称 (13首)

 

黑 夜

 

黑夜是单独的

黑夜的歌声很遥远

 

黑夜,在地上走的人都跑了

黑夜里我傻等

 

黑夜完结,你会出现

 

 

黑 白

 

一场大雪

大地黑压压

 

不是我故意抹黑

雪地上,我看到了白

 

在电梯上看到了黑白相间

到顶层,人间便黑了

 

白,似入夜的雾

 

 

单 纯

 

上面,是被子

再上面,灯泡,再上

 

屋脊,茅草,风

没亮度的街灯,形而上

 

都是黑的,天,宇,洞

下面是床,结实的肉体

 

再下是鬼魂,与土地接气

他们不想醒来

 

上面肮脏,没规矩,太闹心

 

 

岁 末

 

数着吧,日子快没了

鸟们从那里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诗境里的陌生人

----东荡子的诗歌 

晋侯

    (东荡子兄来太原时,我回故乡,不曾谋面,记住了博客上两撇胡子,翘翘的,很个性。次年去增城拜访他,叙论饮狂,状如登山,神境忘我。他的诗集《阿斯加》很薄,却散发着神性的光芒,我不由得对每首诗做了简批,因其诗气度不凡、简洁从容。此时,噩耗传来,心痛整日,一面竟成永别,翻出旧文,已是故人。2013年10月记。)

 

    东荡子是我诗境里的陌生人,一则是初识,一则是他是诗人中的少数人。因为距离,我便借感受他的诗歌并对诗歌说点自己的认识。

 

    1、层面。

    诗人对诗歌的追求,如同精神修炼,与处世境界相关。我把诗人的创作分为四个层面。

    其一,进入诗歌,我的世界,关于现象。诗人在这个层面上,主要在于探寻诗歌,熟悉诗歌,试图把诗歌建设好。这时候,自身的光芒被事物的光芒遮蔽。他处于表现世界,以求客观、希望精确到位,包括情感上的精确。这个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七只蚕(长诗)

 

1·冬至

 

周而复始的一天没有停顿

江户阳光鬼魅,腥气闪烁

放下经卷,死亡的鱼悬挂在天

从玄想的夜晚到仇恨的白昼

僧侣背着干粮还没有离开城

磨难在书经里转口而出

与典籍不相干,孩子接回圣殿

还有12天,冬至降临

岁月不声不响,故事由我来说

 

【蚕-1】

 

神父对长江的惆怅

是对世界的惆怅,海员眼里

白,蓝,红,这个圆的世界这张皮囊

勾画线条,将它缝制成脑袋

他要提着脑袋见国王

 

2·白银

 

“这些蹩脚的句子既是我精神之作

心灵的结晶,也理应献给你。”

银匠锤打比月光洁净的脸

挂满丝绸,油画,贪婪与情欲

也无法征服,苍白是一种记忆

“她的头发既不是夜色那样黑

也不像阳光那样金黄,而是刚好

介于二者之间”。工仔交给银匠

“你正是这具身体的灵魂,是这幅

肖像的身体”。太阳城上银色马车

被仰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晋侯

散文

岚县

八音

文化

分类: 溢墨集

在八音里迎来送往(3600字)【发《都市》2013年第6期】

晋 侯 

红白

    是我们一再被改变,以至于连传统音乐都感到陌生。河流、古城、老街,通过不同媒介传递的信息看今天的岚县,甚至在影像动画里,都有孱弱的八音在其间飘渺不定。如果放下书卷,推窗眺望,那个揣着技艺的人还从容地行走在乡村。

    请村里的尊者或善用符占者来掐算,三六九红,一四七白,世间万物,一一对位,排定来去。逢事的主人在月前就与班主约定了日子,岚县的八音班子要数郭三奴和李久元最为有名,能请来出场,仪式才算最高规格。秋日,云团被撕扯得长长短短散开。不用问姓,是郭是李,听那个调调就知道了。郭三奴吹红,李久元吹白,音是那个音,调却不是那个调。此日,他俩扎进同一个村,各走各道,各不相干,饶有意味。

    八音,八种乐器,八种声音。也许就是工尺吹打中的八个人在高八度与低八度之间上下跳跃的镜像。想象传统音乐很有意味,而映照现实的就剩下悲与喜。许多事情到了乡间就简单化了,或喜乐,或哀怒。如此简单,其实,他们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王浩的现代水墨画【发表于湖南《创作与评论》2012年第期,北京《艺周刊》第67-68期】

晋 侯

【王浩,本名王俊豪,字智宽,号归原居士。1969年生,河南平顶山人,现居于京,画家。1997年起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北京日博爱努画廊、上上美术馆等处举办个展览和参加联展。并由大成艺术基金提名,在清华美院海鸿轩画院参加联展。作品被日、法、香港等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http://blog.sina.com.cn/u/1225907545

 

一、闲话 

    可能是在文字上费工太多,面对世间万物,都想读。再复杂的东西只要能放到纸面上,都可以解读。我习惯这样,读,一是基于尊重,一是便于解析。对于画家及其画作,也如此。

    宋庄旁边的丁各庄,一个舌头打牙的村名,这里居住着王浩。进他居室,第一眼就看见墙上一幅画,古人称二尺二为一幅,此画是大幅。当时想到了丁各庄的丁字,画中的线条像一格格栅栏,疏疏密密扎满了山体。我好像对王浩说了句,你的线条像个钉。后面还有句没有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