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751
  • 关注人气:17,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植言直语
28º熊猫拯救
绿色从源头开始
绿动中国
联系山水

北京办公室: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保护生物学楼

邮编:100871 
电话:010-62761034 
传真(8610)62761035

四川办公室

成都市锦江区净居寺路64号上海东韵7栋1001室

电话:028-87017337

总机转802


西宁办公室:

青海西宁市城东区花园南街1号花园大厦小区2单元11楼1102室

电话/传真:0971-6313625


昆明办公室:

云南昆明市一二一大街云南民族大学图书馆一楼,650000

山山水水们

李黎

留学德国的知性女孩

郑岚

Fountain

小马—明

明教的人

文大川

爱上中国河流的美国小伙

杨方义

德国留学归来的大男孩

周戎

偶尔文艺的80后

才旺

藏族帅小伙

女侠

当虎妈妈遇到猪小妹

小熊

超级男孩

安布罗希亚

时尚女孩

阿栋视界

自然摄影师

真实的大熊猫
红外相机监测项目
山水的项目地
主要合作伙伴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本帖主角:白旗兜兰  供图/邵士成

兜兰属Paphiopedilum Pfitzer,兰科植物,多数为陆生也有少数附生种类。全世界大概有80至85种,分布于亚洲热带至太平洋的一些岛屿,有些分布于亚热带地区;中国有27种,其中3种为特有种。

兜兰属最显著的特征是唇瓣大,特化成兜状且花期较长,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在园艺界负有盛名,深受世界各地花卉爱好者喜爱,尤其在欧洲地区是家庭盆栽花卉最重要的种类之一,被称为拖鞋兰。

左图:日本国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张恩迪、马进向第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提交了“关于尽快更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植物名录》的提案”。这是基于《中国自然观察》的政策建议。提案全文如下:

关于尽快更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植物名录》的提案

摘要

我国现有的保护物种名录在过去近20年中没有更新,未及时准确地保护我国的濒危物种其中既有在过去20年中由于过度利用和栖息地丧失而变为濒危的物种,也有因当年信息不足保护级别定位欠准的物种。目前的保护名录未包括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中涉及中国的405个受威胁物种,同时包含了197个无危种。过时的名录严重影响了对我国濒危物种的有效保护,需要尽快更新。

正文

提案者

张恩迪、马进

案由

我国现有的保护物种名录严重滞后,未及时准确地保护我国的濒危物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于1989年颁布、《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于1999年颁布,至今分别只进行过一次微调。这两份名录中没有包括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以下简称IUCN)红色名录中涉及中国的405个受威胁物种,同时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记得幼时在昆明的大街上还可以经常听到中年闺蜜互相调侃:“埋(感叹词,故作惊讶中略带嫌弃),老孔雀!”

云南话用老孔雀形容自作多情的人,男女适用。这么形象的借喻也许会随着珍稀物种绿孔雀的消失而不再使用,真是应验了那句: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不过孔雀的自作多情不是没道理的,他们美艳的羽毛无疑是炫耀的资本。

刚过去的鸡年,云南的“大鸡”绿孔雀倍受关注,绿孔雀保护行动也如火如荼,从环境公益诉讼到保护小区的建立,民间保护机构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摄影师Waldo Neil 镜头下的孔雀羽毛


有孔雀之乡称号的云南,为何如今落得如此窘境,就让我们先从一个美丽的传说开始说起吧。

《召树屯》是西双版纳傣族民间叙事长诗,剧情可以概括为:七仙女沐浴遭遇偷羽衣小流氓后历经磨难并爱到一发不可收拾型的故事。该故事在东南亚的泰国、老挝、柬埔寨,甚至菲律宾都流传着各种版本,后来被改编为傣族舞剧《孔雀公主》(傅光宇,1996),到1982年拍成了电影,值得一提的是,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7年秋天,我们又一次来到香格里拉,白马雪山和梅里雪山深处,澜沧江畔,拜访新朋友和老朋友。

此行之前,我曾几次来到这片土地,并为之深深着迷。我看了大量纪录片,并阅读探险家约瑟夫·洛克的传记《苦行孤诣》,植物猎人金墩·沃德的探险笔记《神秘的滇藏河流》,以及人类学者郭净老师的《雪山之书》,自以为对这片土地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片旅游者和探险家热衷的土地,正在时代的变化中发出新的声音。传统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外部力量注入后,又有了新的诠释。

这一次,这片山河里生活的人们,又能带给我们什么新的发现、思考和见解呢?

白马雪山和梅里雪山(卡瓦格博)之间,澜沧江大峡谷的干热河谷景观。摄影/李小龙


熊爷爷:从猎人到守护者

“这些都是巡护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7年的夏天,如果你经常在北大篮球场晃悠,那你有可能看到过这样一群人。

山水篮球队努力凑起来的合照


飞翔

山水伙伴熊猫森林蜜的品质控制与保护区社区联络项目官员,掌握着四川、陕西、甘肃三大野生熊猫栖息地森林蜜的品质管理。本人极度自恋到令人发指,详情请见以下聊天记录。

我把你被蜜蜂蛰成猪头的照片po出来信不信???

飞翔最帅的时候大概是每次打球之前都会说“你们去我办公室泡点蜂蜜水吧!”(我是熊猫森林蜜死忠粉我会乱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频频被各种佛系小姑娘抱怨“青蛙儿子”不回家的朋友圈刷屏,那么咱们就来看看,你的“青蛙儿子”到底是不是青蛙。

先说说青蛙是啥,普通大众最熟悉的就是青蛙和癞蛤蟆,两者都是两栖纲无尾目,狭义的青蛙就是指无尾目蛙科的动物,癞蛤蟆自然就是蟾蜍科的动物。

青蛙模样喜人,每天蹦蹦哒哒,大部分有光滑的表皮,一般无毒,比如饭桌上常见的干锅牛蛙、小时候田间地头常见的黑斑蛙(点此会出现山水项目地的青蛙→整个夏天,TA们在「山水集团」的池塘里做什么?!),经常被盗捕的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傍晚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总会在格萨尔王广场上遛弯。广场是玉树州府结古镇的中心,硕大而敞亮,夏天会举办许多的活动。

发源于雪山草原之上的禅古河和扎曲河在这里汇聚,沿着河道整齐生长的杨树,绿得像极了草原的颜色。

△玉树的全景,一条河流从图中左侧蜿蜒而过。

玉树,海拔3700米,是一座由水环绕的城市。

扎曲河和禅古河汇聚后,一路波涛荡漾流入到20公里外的通天河,随后穿山越岭,跌宕起伏后于东部入海。河流与水是如此神奇,把数千公里范围内本无关系的地方和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同饮一江之水。

不同于我们对于三江源高寒荒漠、雪域崇山的印象,位于峡谷之中的结古其实是建在河流湿地之上,气候温润,两条河流成为了这座城市的风景线与基石,橙黄橘绿,色彩的变化都倒影在水里。

△玉树的雪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前些日子,一篇大熊猫保护区的牛马放牧对熊猫造成影响的研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然而不为人所知的是,一些野生有蹄类动物的数量失衡,同样在对大熊猫及其赖以生存的森林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而背后的原因是: 曾经和大熊猫栖息在同一片森林中的大型食肉动物——虎、豹、豺、狼,已经基本上消失了。

最后的老虎

一九六四年农历六月二十五日,佛坪县龙草坪,随着数声枪响,一头长达1.99米,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华南虎被乱枪打死。猎杀这头华南虎的过程被写成好几个版本的故事,流传甚广。如今,这张遍布弹孔的虎皮和编号“6400129♂”的头骨依旧静静地躺在陕西省动物所的标本室里。

令人唏嘘的是,据《华商报》的调查,这是官方记录的秦岭中最后一只野生华南虎。

虽然日后的十数年间仍旧有难以明辨的各种目击传言,但是自那时起,最起码在生态功能上,华南虎是彻彻底底地「灭绝」了。

△草丛中的华南虎 图片来源见水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今年3月21日,环保组织“野性中国” 在云南省恐龙河保护区附近的野外调查中发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绿孔雀,而其栖息地恰好位于正在建设的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淹没区,该水电站的建设将毁掉绿孔雀最后一片最完整的栖息地。

为此,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紧急梳理文献、咨询专家,了解到近年来相关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与“野性中国”的调查结果相吻合。因此,三家环保组织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呼吁:建议马上叫停上述水电站的建设;重新评估该水电项目对当地生态、特别是对绿孔雀等重要保护物种及其栖息地的影响。

绿孔雀(Pavo muticus)自2009年起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评为濒危(EN)物种。进入21世纪后,绿孔雀在全球数量下降了超过50 %,并已经在其大部分历史分布区灭绝,如老挝大部、泰国大部、马来西亚全境、印度东北部及孟加拉等地。而残存的个体也因为栖息地破碎化和盗猎被隔离成不超过100个小种群,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小种群包含100只以上的个体。未来,绿孔雀分布将继续缩小,而数量也将持续下降(IUCN)。

绿孔雀在中国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白熊坪保护站

​料峭春寒,东风乍起。久居城市的你,是否在紧迫的工作和漫天雾霾的折磨中感到疲惫?曾经心怀好奇的你,是否已经很久没有尝试些新鲜的事情?

这个春天,给自己一周的时间,去一个干净纯粹的地方,做一些不只为了个人福祉的事情,留下一段烙印在你独一无二的2017年春的美好回忆。

上世纪80年代,乔治·夏勒博士曾在这里从事大熊猫保护的研究


14年9月,唐家河保护区和山水共建共管白熊坪保护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