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单恺韬曾经的blog
单恺韬曾经的blo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8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想为未来做些事情,从现在开始依然不晚。不过突然发现跟微博的账号不同,很是麻烦,于是申请了新的blog,地址:http://blog.sina.com.cn/shankaitao

我也不知道未来是否把这里转移过去,还是就这样留下之前的回忆,挺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2 17:28)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灵雾语
要不是公司的同事问我这个“单恺韬”是不是我;要不是正巧昨夜做了个梦,我还真想不起来记录这一切。2年多了,我已经忘记了我要记录下些什么。

昨夜做了场梦,梦到太多,仿佛真实的场景一页页流过,剧情艰辛的比看《岁月》过瘾,过程精彩的比看《唐山大地震》惊心动魄,内容比《救风尘》搞笑,结局比《汉宫秋》惨烈。

开场很简单,大领导意图发扬企业内部足球,但又觉得在足球方面不专业,因此聘请了足球教练,制定计划,备战未来的比赛。

两年过去了。

搞了两年的足球,我一直以为我是这个球队的教练,因此花费了所有的精力去安排战术、人员,我们一步步的按计划训练。后来才知道,原来人员的安排不是教练说了算,上面冒出了个总教练,而且总教练却又不是足球专业出身。最终的结果就是篮球队员也能加入甚至成为这里的主力。好吧,就算总教练命令用篮球的方法去训练,也应该有方式至少不会是太错的方式让队员们从另一方面得到专业的训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再后来才知道,总教练的一些决定也不是完全自主的,因为背后还有足协主席。足协主席能看到的绝不是我们根据经验能判断出的,这就是最高层跟执行层的逻辑反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父亲

单恺韬

疾病

新生活

文化

分类: 心灵雾语

    早晨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

 

    多长时间了,已经记不清楚了。隐约记得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回到了原点。老天给人的考验不少,也许想让我成佛,修养自身习性,大彻大悟;或是成为菩萨,普渡终生。身边的国学家迅速变多,但也许正像我同胡子薇说的那样,我永远成不了佛,因为我依然眷恋红尘,眷恋一切七情六欲,因为至少我会觉得我活着,幸福的存在着,享受着自认为并不痛苦但很快乐的人间生活。

 

    不痛,快乐着。

 

    消失了几个月,依稀的记忆依旧停留在父亲躺在病床上,把姐姐送走的情景。又要一个人面对一切了,但好像没那么难了。父亲的检查结果并没有预料中的满意,医生的结论是必须尽快做手术,越快越好。老婆的姨帮我找了宣武医院的一个朋友,之后跑前跑后很多趟。有家人的感觉真好,感情已不那么脆弱了。终于,我见到了焦大夫,跟他聊的不多,直接切入主题。他在分析病情后,说了手术要注意的事项,然后冷冷的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2 10:43)
分类: 心灵雾语

    2008年的冬天,很冷。冰没有接在房梁上,也没有堆积在路面上,但依然很冷,很冷。

 

    父亲的病重住院,母亲情绪一阵阵的失控,姐姐回美国了,姑姑等待做手术的时期两个哥哥却不在身边;离开了工作三年的飞行网,也失去了每天习惯见到的笑容;读客网神秘的会议调整结果我却一无所知,只有等待;两家猎头的突然出现让我无法面对背弃承诺的叛逃,应允或是再次推却;文化部的叔叔阿姨们使我近年来唯一空闲在家的日子变得依旧忙碌;音乐树停工,半数员工已离开飞行网,各自为战,统一的工作到底完全失控。够了,往日再困难的时期,看到她们的笑容都会止痛,然而现在,也看不到了。

 

    十一月十三日,到今天的十二月十二日,整整一个月,一个最冷的冬天。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至少,我依旧保持着过去的冷静,却失去了对生活的计划。不会再想第二天要做什么,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新的事情,不好的事情,很不好的事情。一件件解决,直到晚上能睡个安稳觉,然后做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3 10:17)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心灵雾语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六点,电话,半生


    一个电话,母亲打来的。平时母亲是不会这么早打电话的,她知道我一天开始的时间永远比别人晚,至少她到现在还这么认为。急促电话的背后是一个哽咽的声音,“你在哪,你爸不行了,赶紧回来。”父亲身体几十年来是全家甚至是我身边所有人中最好的,除了今年因为断指的问题住了几天医院,其余的所有时间都保持着活跃。因此,母亲从来也永远不会想到父亲的突发状况,以致慌乱中忘记了叫救护车。

 

    刚刚把家搬到六里桥,离父母很近,二十分钟后,我已经出现在家里。父亲躺在床上,睁着眼,全身蜷缩,抖动。他想说什么,可说不出来,他想翻身,翻不动,只有抖动。前几天吕文刚说过他父亲中风的病状,大概一样。过了一会儿,救护车到了,我们前往了最近电力医院。

 

    医院进行了紧急处理后,我办理了住院手续,并找了护工。幸运的是,病房有,所有住院算是顺利;护工是个男的,41岁,很有经验,也很负责,是这里的模范,也算是顺利;父亲神智还算清醒,至少我们知道在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6 08:30)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心灵雾语

    搬家了,空间大了,环境变了,离公司远了,到公司要早了,每天早晨一个人面对空空的公司,心情变了。

 

    有时候,换一个环境,会改变一个人,无论被迫的还是主动的,总之是新鲜的。有些改变却是曾经经历,而又被记忆遗失的,重新拾起来,感觉,还是很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科技

电子杂志

xplus

分类: 我的电子杂志市场论

    Xplus公司,在北京、上海两地就拥有超过200名员工的高科技企业,被行业外一直公认为是电子杂志行业的代表。而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今年9月中下旬的这次裁员,被众多媒体认为是电子杂志行业的危机体现。那天下午,我也在Xplus办公室,体会着互联网公司迅速发展及衰退变迁带来的员工对过去及未来的失望。但这一切的背后,暗藏的又是什么呢。

 

    可以试图把一切看的很窄,Xplus的诞生本身就因商业行为,在飞行网逐渐出让全部股份后,Xplus的商业性质并未改变,大股东由台湾变为香港,之后又变为新加坡。从公司产品结构上,收购杂志中国,从平台发行技术逐渐转为媒体数字化服务提供商,即从单纯的提供发行平台,到如今帮助一些报业集团同步产生数字报纸,之后在Xplus平台上发行;收入也从单纯的卖软件给不多的杂志生产者,转移到提供数字报纸生成技术服务。

 

    其实简单看,Xplus一直处于高速发展,夏鸿的到处演讲和于干的政府公关都比较到位,加上会员数量的稳速提高,貌似一帆风顺,良好的公共关系发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6 04:43)
分类: 心灵雾语
尊敬的诗兰阿姨,
 
    很荣幸前天能跟您当面谈话,说实话,我有些紧张,您的年龄与阅历使我想起了我的母亲,让我无法以工作思维状态来面对您这样一位长辈。文字并不是我的强项,仅能用来记录与表达一些无法用语言完成的行为,因此,用这样一封信,来弥补那天未完的交谈。

 


精神极限与压力

 

    您提到了我的精神状态,已经到达极限。说实话,06年以后,我的压力确实增加到超乎我的想象。我不像您的女儿,我只是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没有背后庞大的资源支撑,一切必须由我自己创造。我并不是说您的女儿需要依靠您,但正是有您这样的榜样与教育,她能在付出与别人一样的努力时,得到比别人更多成绩。而我,则跟所有其他人一样,必须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换来一点点成绩。我并不贪心,也很满足且乐于这么做。对于生活,我曾经并没有任何要求,只想在工作中找到我想找到成就感,这种感觉,无所谓多么惊天动地,也许狭隘到仅仅为了当初没有好好学习,让一些曾经关心或无视我的人,感到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知识/探索

分类: 我的电子杂志市场论
    一个企业需要成功,老板利益最大化是所有企业共同的目的,然而实现这个目的过程中,一些企业在市场形势很好的情况下倒下了,而一些看似不足以成为竞争对手的企业却在一点点崛起,在市场条件、产品条件、资源渠道条件几乎相同的行业领域里,为何这些企业会萎靡甚至消失。
 

    其实对于企业运营,产品与市场运作看似是企业的支持点,然而支撑产品与市场运作的,却是员工。不同员工负责不同的职责,发挥不同的效应,所有效应发挥到最大,才能促使产品与市场运作效率发挥到最大。这就是国际市场最看重的“人才”理论。“人”与“人才”的不同,是很多不成熟企业根本无法分辨的。永远在部分领导人的言语中存在一句闲话,叫“你不做,还有很多人可以做”,然而仔细分析,从一个员工入职,熟悉自己企业产品特点及部门操作流程,熟悉自己本职工作、并开始思维优化,到熟悉行业、熟悉竞争对手,这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时间,同时也需要大量的成本投入,远远不止这位员工入职到目前工资、福利、占用工作位所带来的成本及付出的资源渠道建立成本相加这么简单。之外,还包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心灵雾语

    本来要去打台球的,心情不是很好,可能天气的原因,所以还是决定陪同事们去踢球,穿着汗衫仔裤的我,开着车踏上了这次非常不愉快之旅,也注定让我对这里再次无比的唾弃。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小祁受伤了,从以前多次自己负伤的经验来看,应该是肘关节或者肩关节出了问题,而且问题不小。他的痛苦我能理解,球场上我已倒下多次,还好,有兄弟们一直做我的坚强后盾。我提议去医院,可惜对牛弹琴,他们依然在换装备,兴致盎然的继续战斗。妈的,我还是要骂人了。我想说,这是同事,虽然新来跟我们还不熟,但好歹大家一起来的。最后只有我跟金震两个人扶着他走出了球场。我多次回头望着这几个家伙,真希望他们能跑过来帮一把,一起来,一起走。算了。

 

    医院急诊科的惨状实在不堪入目,外伤科我们这里伤算是最轻的,虽然看起来肿得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旧伤。从楼上摔下来的,被公交车撞的,打架被开了后脑,并且动脉破了的。医生、护士、警察、刑侦、肇事的保安们,掺杂着警笛与救护车的吵闹。老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