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竹_178
商竹_17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077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本人作品均为原创,介绍小镇人物生活,描写人间亲情友爱,记叙自己人生感悟,刊登平常游戏文字,欢迎作客交流联系.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7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0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6.02,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游上苍峡(散文)》。
  • 2008.06.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7 08:07)

 

对于商郧路,我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1992年,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的我,来到商郧路调研工作。快到端午节了,路边的麦子,黄黄绿绿,眼看就要收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9 15:02)

   

   在笔架山下的312国道边下了车,北望对面少习山下那块较为平坦的高地,我相像不到,它便是名扬天下的武关。

    青少年时,武关在我的心里,是旌旗猎猎下的雄关,是与许多历史相关联的古战场,甚至于提起它的名字,也曾让我热血飞扬。后来,随着书的读多,阅历的丰富,我逐渐地知道,早期的武关,不一定就在今天的位置,从当年楚氏族东迁的路线,以及后来秦楚不断的交锋、争逐判断,它在丹江沿岸某处的可能性更大,可能在今天的湘河一带,姚楼子一带,也极有可能就在我的故乡竹林关小镇。

    但是,秦汉以后,地图上,牢牢地将武关的位置,锁在了我们今天知道的地方。从平坦的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5 14:17)

 

    州河来到小镇,吸纳了它最大的一条支流银花河,水量猛增,遂折而东流,但是,高高的桃花山,伸出了它有力的胳膊,那是迎面的一堵赭红色的石崖,名叫红岩子。它挽留的结果,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回水湾,名叫干沟湾。红岩子的深处,留下了世代淘金的痕迹,而它线型流畅的帽顶,却是一大片良田和果园。这一片区域,都叫东岗,也叫东岭梁。小镇八景中有“红岩落日舟三五,高歌东岗夜雪中”,说的便是它。
    小镇是不缺庙的。桃花山上就有,镇北的州河岸边也有城隍庙。一个太高,路太陡。一个太近,人间的烟火味太重。于是,本地的善男信女,折衷之后,考诸当地长老,发动多方捐助,终于在东岗上修成金盆寺。紧接着,边家老三在此庙之南,原来的防雹台旁,办起了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3 15:17)

   

   

    在小镇东边,远远地,高高地,横立着桃花山。
    1986年春节,我高考在即,大哥也赶回来了,母亲带着全家第一次上了桃花山。在灵霄殿里,母亲让妹妹跪在神灵前下许愿,保佑全家平安,保佑我考上大学,保佑她自己将来考上中专。
    还愿已是1990年,再上桃花山,喝了那种碱味很重的水,也许是煮的时间特别长吧,为此,我挑着担子,下到半山腰,为那些长年在山上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5 08:59)

 

    太阳落山时,小镇街上的行人稀了,一街两行的商铺开始打烊。像每一次回家时一样,我陪着母亲,沿着老街闲逛。沿途走过的每一户人家,都有故事,勾起的,是我关于过去的回忆。
    过了小学,便是项家,老一辈从湖北迁来。门面昔日是三间正房,铺板门,滴水瓦,马头墙,后面各有两道长长的黑暗的廊房,一道后门,使这里自成一个封闭世界,极具徵派建筑风格。到了孙子一辈分家了,兄弟俩,一个工作,一个农民。到了重孙子这一辈,在拆旧盖新时,为了几寸房檐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打了几回架,结下仇根子。后来,你盖你的,我盖我的,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民居,就这样消失了。
    斜对面,是王家院子那一姓人的房间。我还是幼童时,那个时常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3 08:22)

    腊月二十六这天,是父亲的生日。
    赶回家,向板柜上望了一眼,父亲的遗像,依然端正地摆在那儿,满头的白发,清瘦的笑容。当年,父母一起去商南,听从表妹的建议,在那里的照相馆,从容地,安祥地照了几张相。这张,也许是他最后的遗容。
    一转眼,父亲离开我们已快六年。这些年,有时,我会思考自己对父亲的感情。小时候,父亲的耳光,曾让我憎恨过他;父亲对酒的迷恋,曾让我讨厌过他;当我了解过他的一些往事时,我曾看不起过他,甚至,有时以这样的父亲为耻。
    但是,小学毕业那年,父母亲吵了一场最厉害的架,好几个月,母亲引着弟妹,住到了新房里,只有我,与父亲住在那一间老屋里。参加工作后,挣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递回去,赶紧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来是,好事多磨,到头来,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一切皆是缘。

这一向,好友冯伉身体不太舒服。王禹偁眼看着春色已深,便请二三好友上到妙高禅院,欣赏那早晚就要开放的牡丹。看到酒桌上的青杏,冯伉愁眉稍展,胃口小开,浅浅地啜了几杯酒。王禹偁劝他:人生七十古来稀,功名是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淳化四年正月,在太宗皇帝举行南郊圆丘大礼后,王禹偁的心中就多了期待,按照惯例,自己离开商州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9 08:46)

   

   我的面前,站着一个小老头,胡子拉渣,头发零乱,穿着极普通的衣服,对我笑着。他叫出了我的名字。他的眉眼,似曾相识,突然间,脑海里电光一闪,这不是我的高中同学书虎么?如果,不是他半小时前与我联系过,我恐怕还是不敢与他相认呢。
    这一次他找我,为的是亲戚的事。老表的孩子,开车给人拉石头,出了事,车翻人亡。现在,他引着表侄找我写一份东西,准备向有关部门申诉,讨要个说法。让谁来写呢,他想到了我。并通过丹凤的同学,知道了我的电话。就这样,高中分手后,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第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