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右
左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0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无境

 理想主义者,自由诗人,“国酒茅台杯”全国十佳校园作家,曾参加全国第七届散文诗笔会。

 

职业:待业

邮箱donghaishenlin@163.com

位置:缅甸第二特区佤邦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过境几米

几米说,寂寞上场了
火车开了,月亮忘记了
几米骑着小木马马
领着驴头妹、粉红的小象……
与我们擦身而过
他们要去失乐园
那里有布瓜的世界和蓝色石头
他们要去森林唱游
寻找森林里的秘密
要去不存在的天堂问候小天使娜娜
向左走向右走,你们我们他们
我们站在前方
秘密的花开了
我问哪一朵是你的
你回答么
听几米唱歌吧,又寂寞又美好
寂寞的是几米,美好的是几米
我只能为你画一张小卡片
1.2.3木头人、毛毛兔、
恋之风景
无需祝福,没有愿望
我不是谁的幸运儿
小蝴蝶小披风
请告诉我
在黑白异境、地下铁
我遗失了一只猫一颗心
她在哪啊,在哪
我们站在前方
秘密的花开了
我问哪一朵是属于我的
你回答么
我永远是一条微笑的鱼
是的,微笑
我的心中每天都会为你开出一朵花
你回答么
我的奇迹迷路了
找不到回家的路
是啊,童年都下雪了
哈里波特的魔法都失灵了

我能怪几米吗 怪吗

博文
(2015-06-10 21:05)
分类: 诗天堂

《无》

时间横卧在半黄的枝头

鹰,还是鹰

始终不会说话

 

天鹅伸长了脖子

拉开双腿在陆地上

做飞的姿势

 

老人家漏风的牙

夹杂鸡毛蒜皮半斤八两

 

青蛙坐不坐井

与王子没有关系

只是你不知道马出发的路

 

         2015/6/9夜于邦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1 14:50)

鼻子冤枉受害

侵蚀着身体

眼泪开始流下来

淌过剥落掉皮的大地

 

小脑断断续续短路

西一脚东一脚

就像失衡的天平

拿不准重量

 

出错的程序

加上病毒的攻伐

犹如一个社会

没有防御和整治

总是流鼻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9 22:30)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天堂



     


   
我一直往高处走
你却相反


你低着头
像个恼气的孩子


风吹过你的影子
背后的庄园隐隐约约


这个时候谁说出话
舌头的结散了又结
     2013年9月9日夜于佤邦邦康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3 22:30)

 

蹦跳出来
提刀宰鸡满地血光
猴不在
人马端倪

 

书生看字解说
百姓砍柴烧香
佛怒五指遮天
观音闭关绝世

 

你穿透胸怀
满地焦味
只露出半截木炭
黑着脸蛋
    2012/11/22夜于佤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0 23:16)

  

河再次泛滥
冲毁我耕种的庄稼
那清香的小麦和稻花
陷入汪洋

 

老母亲抱来下蛋的老母鸡
开始问天祈神
雨水就像哄不乖的孩子
一直哭闹不停

 

乌云密布的盖下来
压住了老房屋
喘不过气来的横梁
按住了隐隐作痛的老骨头

      2012/11/1夜于佤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8 22:42)
标签:

咕噜

杂谈

分类: 诗天堂

   歪脖子的神经

 

也许我是上帝

放弃的犯错的孩子

如此地接受了万恶的惩罚

我只能在笑的后面

把哭泣搅拌成砂浆

在黑夜敷抹到灰色的墙壁

 

神经就像常年不治的鼻炎

犯病后又准备犯病

梦里到处寻找

也许运送药膏的驴

前脚刚刚走进村

 

我在歪脖子树下喊爹喊娘

老大爷小姑娘冲我讥笑

笑声就像铁锅砸在后脑勺

我抓紧手扭紧时间

一咕噜起床飞奔不见

难于坚持

2012/10/18夜于佤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4 20:24)
标签:

房子

祈求

遗失

杂谈

分类: 诗天堂

   我在消失的边缘

 

我好像遗失了一些地方

比如说   房子

好像曾经居住过的神仙

漂亮的马

都随着房子消失不见

 

我在梦里回去

喊破喉咙却无人应

只觉得后半生的盐水

正点滴前半生的病

 

我用力啊用力

使劲捏一捏肺

大气不在  小气尚有一口

尼姑和尚们啊我也要

早晚念一念经求一求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0 22:01)
标签:

粉末

薪水

杂谈

分类: 诗天堂

   

钱总是来逼我

房子、车子想要压扁我

我勒住梦的脖子

要它给我口气喘喘

 

朋友的好多朋友又发了

早晚都是轿车伴美女

还赌场里一甩

就是我几个月的薪水

 

L很委屈的抱怨

叫你去学他们做生意啦

这边又没人会来抓你的

等发了就金盆洗手得了

我心里明白

虽然这粉末外表是白色的

但里面是黑的

2012/1/30于缅甸佤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1 20:39)

   你们这群人
你们是老象,说假话
没有长鼻子大耳朵
却夹着小尾巴

 

可怜巴巴的小狗装可爱
没人理会

 

冬天里的大熊憨厚的做梦
麂子马鹿就此毙命

 

开剥出来的花朵颜色鲜艳
我也想试一试
手指头有点嫩眼睛有点花

 

嘲讽化作刀来刮善良的老骨头
你们欺负人和世界
              2012/1/1于缅甸佤邦邦康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0 22:27)

   堆砌

石头垒石头,石头累

手指码手指,手指麻

口水淹口水,口水厌

人眼看不到,鱼在偷偷笑

              

乌鸦说话,话多无颜色

大路朝天,路叠加着路

只有驴子运来大药箱,看病看病

              2011.6.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