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5-04 15:4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诗路上

 

 

“文中不要总用‘我’字。”多年前,一修行的朋友看我博时告之。

 

经他提醒,才意识到,习禅修佛的书,很少用“我”字。修行的人,也是放下“我”,专注向内走的一些人。

 

受此影响,日后,对频繁用“我”的人,有些不屑一顾——整日我来我去的,能走到那里去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1 15:21)
分类: 读诗路上

 



 

 

看上去,这是一些不合适宜无所事事的人

在物质至上、娱乐至死的当今社会

在多数人忙着洽谈生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6 15:53)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诗歌

 

 

总是不经意间,瞥见老大不小的自己

不忍细读。思绪随机飘到远处反观自己

十年二十年后的自己再看此时呢

 

又是不忍细读。就像二十几岁时不忍细读此时的自己一样

时间是流水,心是惊涛骇浪

一生的掌舵,不外乎是让肉身逐步的虚空出来

 

好让最终更大的虚空,把你融入

意识,可以跳跃式的看到

心,却是一步一回首,且歌且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1 12:07)
标签:

时光

分类: 玉玲随笔

 

 

 

 

《百年孤独》。马尔克斯把天空撑到超过你在世的长度,又缓缓下降到你在的地方,然后俯在你的耳边轻声对你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9 11:02)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看了一遍诗人雷平那首《父贴》,就会泪流且不能忘记的细节是,他父亲无路可走时,两次拿起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8 15:02)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事实上,站在市场的前沿阵地,不可避免地就要受到市场的洗礼。

 

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有些风,一刮而过;有些风,就会停留一段时间,形成旋窝。

 

譬如那天,一老主户来店里购衣,准备与儿子去印度采购货。她得意地小声对我说:“我儿子做佛牌可挣钱了,几天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第一次看到诗人雷平阳那张脸,我就疑惑: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大灾大难。

 

说他像个右派被下访到穷山僻壤改造了二十年,一点都不委屈他;说他被人陷害在潮湿的大牢里苦熬十几年,也不为过。

 

生在云南好地方的他,那风那云那水那阳光,怎么到了他那就绕道而行呢?

 

从百度上看到这张他堆书如山的书房兼睡觉的窝,也就明白了那张脸。也就知道了那些热血奔涌又陡峭的句子是怎么修练出的了。也就知道了为何那风那云那水那阳光总是绕道而行,他把自己长久地埋进书堆里过活。

 

其实,他的文字我还没看多少。看了他一首诗《杀狗的过程》,嗅到了鲁迅先生的味道。在网上想订本他的诗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5 14:11)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一些诗篇,最适宜午夜时分读来。此时,夜深了,万物皆静,只有一个灵魂靠着一个灵魂取暖,只有寂寂的以息相触。

 

经历了冬日的寒冷、肃条和空旷后,面对突然而来的一场花事有些不知所措。这富丽的转身只觉一朵花,就会抚平过往中一切的伤痛;只觉世间的一切,都是可以笃实又长久的依赖。忐忑的靠近一朵花,如同忐忑的靠近一场初恋,忐忑地以息相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2 22:48)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诗,是彼岸的召唤。能够感知到召唤时,已经是回响了。

 

诗,就像没有边际的无垠的天空,用有限的生命相遇着无限的召唤,是一种幸运。

 

并不认为写诗有年龄的局限。年轻有年轻的茁壮,年长有年长的智慧。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立足点。

 

人生随花香而去,逐落花而来,本身已是诗。纵使不写诗,你的心头也布满诗意。

 

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诗,是飘浮在村舍上空缕缕温暖的炊烟,是可以抚平人事的坎坷和波折的。

 

去北京批货回来,在网上订的台静农的《酒旗风暖》正好收到。内容还没看,酒旗风暖四个字已经看进了心里。酒旗风暖,应景着富有禅意的台静农三个字。

 

人生能够行至酒旗风暖,文字能够写到圆融俱足,定是四方流浪,大海酿酒的结果。

 

批货的途中,并不顺利。下午6点启动的车,刚行了两个多小时就坏在高速路上。司机在车下八方调度,我们在车上思量:去还是回。已经行在途中了,还是听天由命吧。司机最终从滨州调来旅游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0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玉玲随笔

 

 

小区居委会通知我去拿群众路线的学习资料,我才想起,自己还是一名党员。

 

做了多年的政工宣传工作,离开单位后,对于扎堆,聚众,以及大而无用的言论,能远离则远离,能不参与则不参与。我怎么也得留出些时间给自己,在幽静的小路上走走,散散心,看看花,回归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玉玲
玉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380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