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汤连生

诗歌爱好者,为了和广大诗友学习诗歌交流写作经验,于2011年建立了诗歌前线群。在一些诗歌论坛担任斑竹和刊务编辑。
作品散见于各种网络诗刊和纸质诗刊。

个人资料
汤连生
汤连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673
  • 关注人气:1,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说说
其实,每一个诗人的每一次进步,不是超越别人,而是突破自我,而自我突破的根本则在于不断的自我否定。




1509251789904622 8856100711513564
博文
(2019-10-29 10:04)

这个十月

我们站在母亲生命中最后一个十字路口

母亲向左,我们向右

于是,我们越走越远

越走越远

这个十月

落叶因脱去了尘世的冷露风霜而变得轻盈

它们相拥着一起

欢天喜地的奔向重生的天堂

这个十月

人世间本有太多不可承受之重

母亲放下了自己的躯壳

放下尘世的种种苦痛

而变得无比轻盈

轻盈的象一片落叶

我知道,这个十月

母亲学会了飞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7 07:45)

凌晨五点多,骑着电动车赶在上班的路上,天蒙蒙的,象是亮了又象没亮,街道冷清,这个城市还仿佛在梦中,不由的一阵心酸,我的母亲,曾经不是一样,每天天没亮就起床,去赶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复的工作,象一台装好了程序的机器,永无止境,直到螺丝坏了,零件坏了,才停止了轰鸣,或许一切都是命吧,有的人,注定过人的生活,拥有人的命,有的人,终究不过是一台人形机器,运转一生,无休无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3 12:24)

母亲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

睡的无比安详沉静

喇叭声,唢呐声,鼓乐声

尘世所有的喧嚣都吵不醒她了

有太多的白天黑夜

母亲片刻不能安睡

如果时光再往前推两年

那时,母亲总是赶在太阳没起床

星星刚落地时起床

如今的母亲啊

你终于沉沉的睡去

这世间的匆忙,不幸,苦痛

再与您无关

唯愿您一路走好

唯愿您再次醒来时

天堂明亮

百花盛开

你必定摘下一颗无忧果

从此永世安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3 00:56)

当我站在中间的时候

母亲看着我

眼神里有她仿佛从娘胎里就带来的

悲苦和忧郁

突然感到一种刺痛

我向左挪了几步

可是母亲仍旧看着我

我又挪到了右边

母亲仍坚持看着我

看着我

让我无从逃避的是这一生的

愧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9 14:49)
标签:

杂谈

_

2019年

7月27

病痛折磨着我多苦多难的母亲

前几天母亲还整日整日的无法入眠

今天她终于睡沉了

医生说深度昏迷

任我们怎么喊她都不应

但我知道她听到了

因为我喊声

她的右脚就轻轻的动一下

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喊

我深怕每喊一声

会增加她一寸的痛苦

我又怕不喊

母亲又有深深的期望

…………

7月29

三天三夜

母亲这一次睡了好久了

每天比太阳起的早的母亲

这一次也偷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5 11:20)
标签:

杂谈

 

一切都将落幕
象一棵时光树
在流逝的斑驳中
忘记你开过的花及曾经的荣光
忘记你凋零的失落
忘记你怀中鸟去巢空的故事
如果你不知道说什么
做什么
那么你就静静的站着
看陌生的人来人往
不要对熟面孔有所期待
那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7 18:1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23:15)
标签:

杂谈

 

母亲的三轮车

曾经,母亲的三轮车很累
它必须承担母亲一百四十多斤的重压
必须天刚蒙蒙亮就载着铁架子
和架上六七层白豆腐出征
必须天天赶到市区装几大筐鸭蛋回来
沿着320国道的每一家酒店贩卖
还必须翻过一个很长很陡的坡
通常情况下母亲的三轮车是不争气的
这时候母亲总能拦住个把熟人帮忙推上去
母亲的三轮车还常常不听话
比如装重了下坡就刹不住车
母亲只能下车卡住刹车
并双手使劲拉住
依靠她的体重和布鞋与地面的强摩擦力
硬是扯慢下坡的速度
母亲的三轮车太累了
记得那年盖两层房子钱太紧
母亲骑着她的破三轮到附近的砖场
捡回一车又一车的废砖块
再后来母亲老了三轮车也老了
她的三轮车也不知所终
母亲也走在夕阳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22:19)
标签:

杂谈

 

我睡在母亲的隔壁

我曾睡在母亲的隔壁
许多许多的夜晚
被母亲的哀鸣声吵醒
哎哟哎哟的一声短一声长
初时我以为母亲哪里痛
便爬起来敲门喊醒
母亲却说没事
接下来整晚安静
但我却睡不着了
一会想自己离婚时让母亲操碎了心
又想到弟弟做生意欠下的债
让她操碎的心
想着想着自己也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如今我们拆迁后搬家了
再后来没过半年母亲被查出身患肝癌
我依旧睡在母亲的隔壁
却再也没听到过母亲一声哀鸣
今夜的雨滴清晰可闻,如
祈愿的佛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01:35)
标签:

杂谈

 

树叶会象时光一样落下
扫落叶的人啊
却不懂的心疼
她应该是一个相对
幸福的人
或者她也是一个
不幸的人
而落叶似乎显得有些无所谓
既使落下的时候
有一些勉强
根本用不着叹息呀
扫落叶的人
最终也要被别人扫起
此刻我正被悬挂在枝头
听风声在耳边萧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1

      关注已用完,不能回加,望诗友谅解!


诗歌群
诗歌前线182309171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