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小兰草
小小兰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08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3-14 20:30)
标签:

杂谈

小女子  大散文

 

到目前为止,王英琦是唯一一位让我衷心敬仰和崇拜的女作家,也是我涉猎过的女作家中唯一一位不像女人的女散文家。她广博精深的知识底蕴,睿智独到的思想识见,超尘拔俗的精神境界,透彻优美的描述表达,成就了她大气魄、大手笔、大格调、大气象的大散文。

就身材讲,王英琦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小女子,她只有一米五那么高(但宽阔的前额和眉宇就说明她有非凡的器识和才智);出身平凡(严格地说,至今谁也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何许人,她的出身是一个永恒的迷。因为她是一位弃婴,是她当时开车的养父在40多岁时从雪地里捡回来的已经冻僵了的弃婴);生活坎坷(王英琦为安徽人,当了几年“河南媳妇”后因为“过砸了”又挈子挎包回到了故里,后遇到了“老厚”因“道”不同而再次分手)。不幸的遭遇,多舛的命运,再加上她和养父母之间两代人的代沟,就使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4:14)
标签:

杂谈

                      考考你的徐州话

 

    我进了课堂都是用普通话讲课,这是职业要求。但张晚儿地也插进几句徐州方言,学生听了都喜得给啥样,可提神儿了。

    有一回,该学的内容学完了,学生掌握得也不孬,还剩点闲空,我就用徐州方言给他们啦呱。他们听得才得(dei)。就说:“老师,你徐州话说得那么好,干脆用徐州方言给俺上课散了。”我说:“那得有个条件,我考考恁的徐州话,过关了,我就用徐州方言给恁上课,不然的话,咱还得老老实实说普通话。”学生给恋木嘎子样咋呼开了:“管!”

    我说:“恁将才说我的徐州话说得好,‘好’在徐州方言里怎么说?”同学们你秋秋我,我秋秋你,不知怎么说。我说:“不懂头了吧?‘好’就是‘塞(sai)’或是‘塞毛’,有个歇后语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4:12)
标签:

杂谈

                  准奶奶拉呱

 

     守娥、月荣和我都生了儿子,要不几年儿就得升级当奶奶了,都面临着哄孙子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义务。

有一回,俺三个人到一陀儿拉闲呱,扯到了这个话题。

    我说:“俺邻居的老婆婆临来城里哄孙子时,她的邻居对她说,你可熬好了,到城里跟儿子享福去了。俺邻居的老婆婆说,享啥福?是接受再教育去的!”

    守娥叹口气说:“唉!现在的老婆婆不大好当,你得把乎好儿媳妇,不然的话,到灭了搭了力气还不落人。”

    月荣望着守娥说:“等恁小亚结婚有孩子时,你还不能退休,到时候怎么弄?”

    守娥说:“就看他找什么样的了,要是找个老丈母娘能带孩子的,当(念第四声)木人家还不叫咱哄来。再不行就花钱觅保姆。”

    我接过话茬说:“保姆再好,也不抵奶奶疼得割心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4:10)
标签:

杂谈

                      难为了翻译

 

    我有一个同学,前几年搁本市一家大型企业工作,既是一重要部门的头头,又是翻译。她领着一把子人,经常和老外打交道。

    有一回,打交道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老外,他长得五大三粗的,皮肤撒白,大眼卢睛的,长得才帅。可就是不偎群儿,谈完工作就单溜,不给人多说话,好像碌碌磙再也轧不出个屁出来,显得木不拉吉的。

一次,工作谈妥了,合同也签好了,那个老外又把自个儿变成了闷葫芦,鹅个脸呆坐着。我同学跟恁的一个同事笑不嚓地戳娄我同学说:“头儿,你过去问问他:你成天斯惹惹的,都想的啥。”这可难为了我同学,“惹惹的”怎么翻译?憨不愣腾的?傻娄呱唧的?呆头呆脑的?都不管。人家可是精得给猴样。她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惹惹的”用哪个词来翻译。

    后来,她慢慢地埽出了这个老外“惹惹的”原因: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4:08)
标签:

杂谈

挑瓜

 

    今个儿清起来给牛牛妈一块儿到早市去买菜,碰到一个卖西瓜的,像自卖头,看瓜的颜色和格得(念der)都怪鲜,俺就想买两个提家走。

    我拿起一个胚(拍)了胚,就对那个卖瓜的说:瓜样倒是不孬,就是不知道甜不甜?卖瓜的说:没心烦了!保熟保甜!俺都是烀豆子兰的,恁只管放心吃就是喽。俺不管他是不是老头卖瓜自卖自夸,先买两个尝尝再说。

    牛牛妈对卖瓜的说:那你就给俺挑两个。”“叫他挑干啥?咱自个挑!牛牛妈妈说她不会挑,我会。于是我就教了她最简单的挑瓜方法:用左手拜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4:04)
标签:

杂谈

                     卖包子的老板

                                                                                  

    俺学校西边个有一家包子铺。因为这一片儿就他一家卖包子的,猪肉煎包、牛肉锅贴饺啥的,外边煎得黄棱儿的,里边软乎的,一咬还“卜叽”一下往外淌汤汁,可香了;发面角子有韭菜馅儿的、南瓜馅儿的、辣萝卜馅儿的、豆角馅儿的,味道调得都硌拔的。再加上搁18路和56路公交车终点站跟儿跟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5 13:13)
标签:

杂谈

                 高寿才女苏雪林

 

最近读书,安徽太平(今黄山)永丰岭下村的高寿才女苏雪林让我激动和着迷。

说苏雪林(1897——1999年)高寿,是因为在我所涉猎过的现、当代作家中,她活得时间最长——103岁,应为中国文坛头号“人瑞”。说她是才女,而且是大才女,文坛奇人、大家,是因为苏雪林集教授、作家、诗人、学者、画家于一身。她毕生在杏坛、文坛辛勤耕耘,不仅桃李满天下(导演袁牧之和作家董桥、龙应台都是她的弟子或再传弟子),还在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绘画、翻译、文艺批评、学术研究等多项领域均有造诣和建树,作品六十多部,字达一千六百余万言,其累累硕果与辉煌成就,几乎无人能与之相比。形式多样,内容广博,天文、地理、科学、文学、历史、哲学、美学、宗教、古今中外、山川日月、风土人情等等,简直无所不包。她在《当我老了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5 13:12)
标签:

杂谈

                   午饭以后

 

剋完午饭以后,谁都不想到外边的水池子跟恁去刷碗,不是懒得四个棒撑着,而是还没到实腊心儿天,西北风就揉揉的,给小刀哪,刺娄得脸生疼,手伸出来一会儿就冻摽乎了,水冰砸凉,一点儿也出不开身儿。所以,俺几个只把碗搁水池子里头胡乱地和娄和娄,和娄完,净上的荤油还怎得贴结实。

回到办公室,有的喝水,有的闲拉。我拿出一包奶,用吸管儿一攮,煞白的奶按窝就让出来了,我赶紧喝。“哎呦,砸牙!”我说。钱老师说:“你应该拜奶搁碗里头章热水烫烫,温乎的再喝。”我就按她说的把那包奶用热水烫热乎。结果一喝,不像原先香喷的、酸溜的那么好喝了,变得有点儿恶水赖歪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5 13:11)
标签:

杂谈

文笔的极限

                           

    冰心的《观舞记》中写道:“我应当怎样来形容印度卡拉玛姐妹的舞蹈?假如我是个诗人,我就要写出一首长诗,来描绘他们的变幻多姿的旋舞。假如我是个画家,我就要用各种彩色,点染出她们的清扬的眉宇和绚丽的服装。假如我是个作曲家,我就要用音符来传达出她们轻捷的舞步和细响的铃声。假如我是个雕刻家,我就要在玉石上模拟出她们的充满活力的苗条、灵动的身姿。然而我什么都不是!我只能用我自己贫乏的文字,来描写这惊人的舞蹈艺术。”冰心是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她写人状物都有这样的困难和遗憾,可见,再高明的作家,他(她)的文笔都会有其再现功能的极限。大千世界纷繁复杂、瞬息万变,即使竭尽所能、妙笔生花再现了某一情境,也只是捕捉瞬间的镜头,描摹此一时的状况,无法描绘其形、神、内、外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5 13:11)
标签:

杂谈

才女赵赵

 

也许是同性相斥吧,我对女作家的作品一般兴趣不大。觉得她们的文章视觉不够广阔,思想不够深刻,描写不够大气,行文不够潇洒,所写无非是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但是,看了张爱玲、杨绛、尤今、梁凤仪、林海音、张晓风、龙应台、金秉英、巴荒、王英琦、黄爱东西、赵赵等人的书后,我这种同性相轻的心态为之改变。尤其是王英琦和赵赵。王英琦的渊博、深刻、孤高让我仰视,赵赵的才华、率真、幽默让我折服和喜欢。下面只说赵赵。

赵赵是北京姑娘,后来到过广州工作,曾做过秘书、文案、企宣、电视编导、杂志编辑,现为自由撰稿人,是《香港风情》、《南方周末》、《城市画报》、《希望》、《京华时报》等多家报刊的专栏作家。赵赵懂音乐,会写歌唱歌弹吉他,能当MTV的编导,还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会模仿别人的言谈举止像说相声和演小品,还会把各种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