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看中国
看中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07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人文/历史

 

真假梁山泊
——梁山泊的地理背景

 

文/吴越

 

在宋代,由于黄河决口,山东梁山周围的确有过一个方圆好几百里的“水泊泽国”,而且经常有盗匪出没。直到明末,水泊方才逐渐干涸。但是宋代宣和年间在海州投降的“淮南盗宋江”,很可能是一帮流寇,根本就没有什么“根据地”。

 

  今天的人,即便没有读过《水浒传》,也大都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在什么地方。但是倒退几百年、一千年,不但宋代人大都不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就是明清时代,就是读过《水浒传》以后,也还是有许多人不知道梁山和梁山泊在什么地方,或者怀疑《水浒传》所说的梁山和梁山泊在山东。

   例如清代文人邱煒萲,就在其《客云庐小说话》卷一《菽园赘谈·梁山泊辨》中说:“梁山泊不知在何处。谈者津津,坚称世间确有其地。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移民心史:民歌里的走西口

 

三百年走西口,河曲保德地区的民间百姓,以他们的方式记录了这种背井离乡的苦难生活,这些鲜活的民歌山曲,就跟当事人的口述一样生动鲜活,有血有肉,富有真情实感。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河曲人有如此的文艺天赋和爱好?这大概与他们当时特殊的谋生情景有关吧!

 

以我们匆匆之行,仔细深入民间是不太可能的,沿河曲保德一线公路,连绵的秋雨竟将公路给冲断了,在偏关梳理了路线之后,经当地民人指点,原本打算前往河曲,却由于上述原因而绕道。

偏关城郊的当地人聊起这些移民的往事,并没有表现出我们想象中的热情,大概这段移民的历史,在他们的印象里绝不和我们一样,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的悲苦生活,是不愿意被长久记忆的。小吃摊上的生意人告诉我,就跟今天的打工一样,那里能挣钱就去哪里,有去的人不断地带动其他人,往往整村结伙。到了包头等集结地,然后分散觅工。偏关、河曲、保德都在黄河沿岸,一道黄河将这些全是黄土丘陵的山谷的地方串起来,因此,基本有一个规律,那就是,出口外下苦力的人,基本都走水路,也就是黄河在晋、陕、蒙交界处的十六个水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包克图,商贸集散地的风流镇

 

今天的包头,当然已经很难找到当初的痕迹了。

据河曲人说,当地最早跑到口外的,是刘宝、刘柱兄弟,日子过不下去了,他们只好渡河到陕西府谷,经孤山堡、五里墩、古城关,一直走到一个叫包克图的地方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当初在异乡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只知道这对穷兄弟一人占了一块地盘,便是日后人们所说的刘宝窑子和刘柱窑子,后来的包头村,正是由刘家两个窑子发展演变而来的。

包头还有一句谚语:“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复盛公是包头最古老的商号之一,乾隆二年山西祁县和徐沟的乔、秦二人到萨拉齐老官村谋生,后来迁到包头村,辛苦经营草料、豆芽等,积累了一份产业。乾隆二十年,他们正式开设了广盛公货铺,经营粮食、杂货等。嘉庆二十三年把铺名改为复盛公。复盛公原本经营粮食为主,后来开设了钱庄、当行。鸦片战争后,列国洋行收购皮毛,包头刚好在黄河水路要冲,是西北皮毛出口的唯一通道,包头皮毛行的迅速发展给复盛公钱庄带来时运,因为皮毛商必须依靠贷款收购皮毛才能取利。这样,复盛公资本愈滚愈大。咸丰年间,乔家在包头增设复盛西,购买南龙王店一带300亩菜地设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嘉靖往事:白莲教徒越境叛逃口外

 

说起口外移民,还得从明朝开始。明初以来长期实行封紧政策,蒙古物资供应匮乏,这成为他们侵扰边内的最大理由。嘉靖三十三年,雁北地区白莲教主赵全等人率教民非法越境,叛逃河套丰州地区,依附俺答部的势力而坐大,终成为明政府的心腹大患。这些白莲教叛民应该是历史上第一批移民口外的汉人。

 

白莲教经常以反叛的形象出新在历史中。元朝末年的农民起义,就是借助了白莲教的巨大力量,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之后,便意识到这种具有强大反叛力量的民间社会组织会成为新政权的潜在隐患,因此,明朝开国,大明律就将白莲教在内的若干民间宗教组织定性为邪教,明令取缔。白莲教在明政府的镇压下受到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越界第一季:绝地求生的雁行客

 

他们十分脆弱,一旦遭遇天灾人祸,只能破产,背井离乡逃荒求生;他们只会种地,或靠小手艺谋生,但是明清府出于某种王权统治的安全稳定之考虑,屡屡限制他们的自发活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必须春往秋返,携带着并不丰厚的收获穿越大漠荒山和滩涂,经历难以预知的重重风险返回家园,一年至少两季的漫漫长途,他们对天咏叹或者沉默行走。爱却不能,恨却无门。

 

 

从雁北、晋西北和陕北的天灾人祸说起

 

    河曲保德州,十旱九不收。雁北、晋西北和陕北人走西口通常有两个原因:其一,当地穷山恶水导致的生存艰难,以及封建社会末期豪强土地兼并的日益严重导致农村大破产;其二,则是政府为缓解矛盾和压力而适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越界:三百年的晋陕移民

 

  这是延续了三百年的,由死地向生境跨越的努力,这是一次由本能出发的人类求生的缩影。

  在这段移民历史中,充满了比“美国西部片”中的拓荒冒险故事更为刺激的传奇:底层苦力的长途转辗,垦荒、挖矿、赶车拉船,行走卖艺求生;强盗匪寇杀人越货,弱肉强食;官府、流氓、兵痞、逃犯,大小商贾、娼妓为利益纷争,荒原大漠中孤零零的小镇灯红酒绿,刀光剑影,械斗火并,呈现出现代雏形的荒野城市中不乏冒险家和野心家的惊险传奇。

   这是一次被迫的社会意识转型的标本,一次商业功利向农本思想挑战并取得成功的越界,它冲击和改变了中国腹地农耕文明发生并获得最大成熟的黄河流域几千年来靠天吃饭的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大汶河戴村坝

 

 

文/流马  图/王瑰

 

    随着《水浒传》作者罗贯中正式落户山东东平,一座沉寂多时的千年古城骤然间又热闹起来。人们慢慢发现,东平府不仅仅只和《水浒传》有扯不清道不尽的关系,它还是京杭大运河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是元杂剧繁荣的艺术之城,是《金瓶梅》里的清河县,是《马可波罗游记》里的超级都市……历史似乎总是健忘的,一个城市繁华昌盛之时人们趋之若鹜,凋敝衰落之时无人知其所在,就像那条时兴时废的运河。寻访一代名城东平府,似乎也只能沿着那条运河古道,按图索骥下去,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严复的第三处故居

曾纪鑫

 

从《四书》《五经》出发,归返孔孟“温柔之乡”,传统儒学既是他思想的摇篮,又是他文化生命的最终归宿。

 

严复死后归葬阳岐,但他人生的最后时光,却在位于福州城区的郎官巷故居度过,那儿便是他的第三处故居。

郎官巷故居显得十分高大、宽敞,市区毕竟是城内,与郊区阳岐村的两处故居相比,就明显地带有几分豪华的味道。郎官巷故居建于1867年,已有130多年历史,也算得上一座古屋了。这座古屋,是当年的福建省督军兼省长李厚基送给严复的。李厚基之所以出手如此大方,个中自有一些转弯抹角的缘由。李厚基是在海军总长刘冠雄的保荐下才获得督军兼省长这一显赫地位的,而刘冠雄既是严复同乡,又是他的学生。因了这层关系,当1918年严复风尘仆仆地从北方归返故乡时,李厚基在给严复接风洗尘之际,连带也将这栋房子送出。

也不知严复当时态度如何,恐怕有过表面的客气与推辞,但最终还是“笑纳”了。严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大约两年,这两年时光住得很不舒服,不为别的,主要是哮喘病的折磨。那吭吭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了情

 

陈鑫

 

距离黄河不到一公里的鲁西南小镇,我看到迅疾而过的乡村公路上,有一个名为“不了情大酒店”的破旧广告牌,在感叹世界有着惊人的同一性之余,我注意到在这个全球化影响下的偏远小镇中却隐含着属于自己的幽默,广告牌的右下角赫然写着“联系电话:1111”。当贫穷依然顽固地对抗着经济大潮的冲击时,简单的幽默显得十分可爱。路边墙体上用天蓝色的劣质乳胶漆粉刷着口号——“今天的女孩  明天的建设者!”。人们并不在乎口号的功用,他们依然固守着“重男轻女”、“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

坐在表弟家刚运营不久的乡村客运车上,我兴奋地看到了鲁西南的荷花淀,那掺杂着泥土、牛粪和荷香味道的故土,正是我幼年时代不可替代的味觉记忆。若用“田田”来形容这里的荷叶,似乎显得过于娇气。这里的荷叶荷花更具有鲁西南特有的男性气质,我清楚记得表弟极熟练地一把抓住在荷塘里快速游动的半尺长的蚂蟥,扔到田地里,蚂蟥瞬间缩成了鸡蛋大小。小说里曾这样描写这里的豪杰:“粉青毡笠,似到翻荷叶高擎;绛色红缨,如烂漫莲花乱插。”我想象着小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犹太人与安息日

 

韦芈

 

这里是耶路撒冷,抑或是巴比伦,我们无从知道

 

——威廉.布莱克《伐娜,或者四天神》

 

 

 

对冯先生的家族而言,上海既是耶路撒冷,也是巴比伦。

 

 

 

犹历5692年秋,祖父拖着全家到达上海,他们从哈尔滨出发,在那个北方城市全家度过了狼狈不堪的两年。六个月大的父亲,被绑在祖母背后,两根绳索联着彼此身体,父亲认为那应该是两根脐带。这个城市不停摇晃,父亲抻开双眼,一缕昏黄照到他脸侧,灯光让肌肤如开晕白玉,六岁的金发小男孩总是扭过头看他,时而咽着口水,那是父亲的哥哥,弟弟的皮肤,令他想起了浓汤,在俄罗斯,有热乎乎的浓汤。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家,他喋喋不休的询问,父母皲皱起双眉。

 

 

 

初来上海他们一贫如洗,被当地人谑称是罗宋瘪三,上海到处是现实主义者,他们中最精明者被冠以“犹太人”的外号,“犹太人”在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