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ee136891214
see13689121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他们在人讲话时,用怪声学人讲话,而且总是比受害人讲的快一步,快零点几秒。然后讲“不知道我厉害”唬人。但受害人在讲话之前什么也不想时,没有以后想讲什么的意图时问他们受害人下面要讲什么,他们一句话也讲不出,可见他们不过是用这种仪器快速探测人的思想,知道人自已还未察觉的潜意识,并不是多么“厉害”,只是会咋人而已。

他们讲骂人声很小,受害人听不清,他们就慢慢让人注意力集中听到他们声音到幻听地步的方法:一步一步深入,(每次在人不听他们骂人声也听不清时都用此步骤,)在受害人想某一问题时,他们先用激烈较清晰语气学受害人想的东西,受害人先听到激烈声音,吃惊之余听到的是受害人希望想的东西,以此引起受害人注意,下一次再干扰就变了,变成深入受害者心灵的较清晰的坏话,如受害者想一个事情用什么方法解决时,想到某一方法,但这种方法太卑鄙(写到“卑鄙”时最坏二十女声还和着人的节奏同时骂“卑鄙!”),受害人刚想改,最坏二十女声马上骂人“卑鄙”,好象受害人真正同意这样想似的,以此又引人深入上当了一步,再下一次就又会变成更普通的骂人的话,最后一步一步变成一般的骂人的话,引人“幻听”。(受害人想他们的害人过程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似乎用让人作他们规定的要发生的事作梦的方式来测度人的真心。

他们害人的尺度好象是:在不影响人怀疑注意的情况下尽量给人造成最大伤害。

他们才是一群真正的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干他们干的那些事情,而比疯子更可怕的是,他们干这些疯子才肯干的事时是冷静的,这更加可怕,对世界威胁也更大。

他们还会千方百计阻止人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受害人一被害生气想抓住他们一定好好整他们,想怎么整他们时,刚开始想,最坏二十女声就连声大叫“心好毒哦”,不给人想。受害人一想“我一定要把这帮畜生抓住”等类似话时,他们马上印“我一定要杀死我爸爸,爸爸我一定要杀死你”,来不让人恨他们,想怎么抓他们,每次都是,明显是他们在搞鬼,明显表明这帮人存在的可能性较大,并有智力。

他们每次在受害人想改错时百般阻挠:1、受害人想早睡早起,他们在人早睡时就比平常加大干扰,几个月都如2、人想让心脏放松,他们用不知道什么方法让人心跳加快,并多讲让人心脏难受的词,如让人生气的词,明显比平时多3、受害人想在刷牙时头低一点,他们就在人头低时骂人,引人抬头,抬头就干扰少一些,明显能感到他们在这时的异样作法,明显和平时不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记录者写的这些,判断的都是真的话。看了他们的害人过程,你才知道世界上的确有天诛地灭,该被千刀万剐的人,才知道世上确有全人类的共同敌人,邪恶的魔鬼。这种评价一点也不夸张。

恶贼施毒计,损我大脑机。若有光明日,不忘祭我遗。

他们害人印的词都是无中生有,以前受害者从未有这些想法,且也连这样的征兆也没有,与受害者性格大都相反或差得很远。然后在某一天突然出现,且一出现就每次在想到固定词时必被印,且还有相当的智力以此来进攻,耍各种花招。如受害被他们在印“老爸你死得好惨”之类坏词时,受害者想改“老爸你不认识的这帮害人恶魔死得好”,他们就在印到“老爸”时极快地把下句子印完,且不断重复印“老爸”,让这两字在人脑中占据三分之二的位置,然后不停重复印“你死得好惨”,有智力,且狠毒。受害者想改到“老爸,你不认识的人”时,他们会抢先印成“老爸你的子女”,受害者改成“老爸,你的子女不认识的人”时,他们又会抢先改成“你的子女的朋友”,受害者如果成功抵抗住他们干扰时,他们一见苗头不对,会飞快地不停叫骂,学人想的用怪声抢着讲,并几个声音插以“卑鄙”“太下流了”等来干扰人不让人成功抵抗。一般幻听有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受害人的这些记录,如果是真有这种仪器的话,那可能是一切有这种仪器的集团的使用这种仪器的重要路子之一,这些记录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无价之宝,但如果是受害人有病的话,那可能一钱不值。谁知道呢(写时,四十男声不失时机的说:“真聪明”)。不过事实总会大白的。


他们在受害人受迫害时,往往还讲
“不要撩他,别搞了,”,但后来马上又讲“丑死你,搞死你”,讲“不要撩他“是为了更大的撩人伤人,真卑鄙。写时,五十女声:“哎对了太高了”

他们最近又国庆节前一个月左右时间不干扰,不知是否与国庆有关。

他们的破绽之一:受害人一想法正确时他们必讲坏话,干扰的话,明显有目的性地不让人想法正确。一般幻听有这种智力和各种受害人自已都没有的手段吗?

在人进步最大的一刹那,他们必以最大叫骂来干扰(怪声学加疯狂和着人作事节奏骂“你妈妄想症出来了”等骂人话),一般幻听有这种分辨人的能力吗?比受害者意识自已状态好不好的速度都快。

他们害人的规律之一:每次受害人洗漱时他们一定会骂人,还会讲引人强烈思考和对抗的话。


他们每一次都还在与受害人争论遭受害人痛斥后,反而用最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害人的方法之一:绞人思想,然后把其干扰夸大。例:先印示词,然后讲人“丑死了,臭死你,真聪明”,然后用高声叫骂加怪声边学边突然变化来干扰。然后专捡人关键时骂。还印坏词让人无暇专心想,还几个声音一起干扰。写时,他们“不知道厉害”。人要改正错误想法时,他们就干扰人不让人想,干扰到受害人忘了自已最初要想的。人如果犯点小错,他们马上“真聪明”“哎对了”,然后叫骂不让人改,还印坏词,还鬼扯“你哪知道我厉害来,不给你点厉害瞧瞧。”
他们每次都在人看电视看得高兴,剧情最好时干扰,还讲人“太兴奋了”,写时,最坏二十女声“卑鄙”。
他们学人想的来害人,很有水平,如先学再改:“我很棒”他们会改成“我很丑,丑死了”,受害人呼吸声“吸呼”,会改成“欺负人不得好死死老头子”,还用古怪的声音学,然后不等人想,马上讲“丑死了”。受害人改正错误时还讲人“卑鄙,吹牛“。他们还用此方法,把外界声加工成骂人的话来干扰人,还同时干扰人不让人改正由此产生的错误判断。
他们的干扰一个接一个,一个未结束,一个已开始。受害人不睬他们想休息,他们还千方百计想和人搭上话。“你哪知道我厉害来,哎对了,什家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人如果真实存在的话,他们绝对是人类的最大敌人,十恶不赦的大恶魔。看他们的害人方法就可知。
写这些时,受害者刚被害了一晚上,大脑有些昏,所以写的文字可能有些不畅。
一般幻听真有这些智力吗?这些举动好象只有对有这种仪器的人才会最方便。
受害人很多受伤害的地方看上去是生病或吃药的结果,其实是这些人用极其天诛地灭灭绝人性的方式迫害导致的。这些人这样害人的方法很隐蔽,让人不易辩解。非常卑鄙。如睡不着觉,自言自语,脱发,身体由于长期发怒或激动而受伤,心率失常,白发,早衰等。写时,最坏二十女声“卑鄙”(这个二十女声最近非常喜欢讲受害者“卑鄙”,受害者想怎么抓住他们或不被他们害时,或动脑筋时,最坏二十女声就讲受害者“卑鄙”。好象受害者不给他们害就是“卑鄙”的举动。正好讲反了。这也是他们的常讲的坏话之一:讲反过来的话。这二十女声才是真正卑鄙。写时想时,这些人还在人脑中印坏词来干扰人不让人想(印自杀,杀之类的词)。受害者每次被迫害后,头发都要掉一些,皱纹都要多一些,心跳都要失常,有时可能还有轻微的脑出血。身体各方面都要因为长时被高频率的高强度的天诛地灭的耍各种伎俩讲坏和印的天诛地灭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在人睡觉时,讲最伤人的话,如:受害者刚想到“他们要害得我家破人亡”时,四十男声不等人想完就讲“丑死你丑死你,丑死的了”(他们往往在人刚想完马上就讲坏话,反应很快,比受害者自已要强多了),受害者费很大劲才反应过来,想“人受的伤害是很大,但不丑,一定要抓住他们,指责他们也绝对丑不死他们,只会伤害一点点而已,不存在丑不丑死这种事,任何人身上也不会发生,在这帮害人者身上也不发生,况且也不能丑死他们,小人才会丑死别人,应该用法律途径让他们得到应有逞罚,应把他们抓起来关起来,审判他们,指责他们只是他们应有惩罚的很小一部分”。在想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地干扰不让人想,在人每想完一句就大叫“哎对,哎——”来干扰,二十女又讲“太聪明”,并不停印“自杀杀你”之类坏词,在想过程中,二十女声还不断骂爱害者“你卑鄙,老奸巨滑”来干扰人。写时,二十女“丑死你”(腔调还阴阳怪气)。

他们还在人想东西时,讲乱七八糟话,毫无边际地鬼扯乱骂,然后让受害者硬和眼前想的东西联系上,还讲人“一点想象力也没有”,让人不增加好的想象力,在这里让人增加疯子的想象力,真卑鄙小人。写时,二十女声“哎——对”,同时印坏词,最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人仅仅因为害一个和他们无冤无仇的普通百姓,就用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方法,干了这么多天诛地灭的事。真是百分之百一群世界上最坏的人。他们已没有人性了,他们才是一群真正的精神病人。无论什么原因,他们的作法都是极端灭绝人性的,他们是他们所在集体的最大耻辱,如果被大众知道他们干的那些坏事,他们包括他们所在的集体,必成历史上最大的丑闻,而这一切,都是这几个害人的真疯子造成的。

他们还会偷换概念,受害人想一件好事,做一件对事时,他们反而讲(他们一贯把好坏反着讲)“坏淌的了”,人想“这一点都不坏,这件事一点也不坏”,他们马上讲人以前犯的一个错,一下子扯到以前的事上,偷换到以前去了,然后讲人“你就是坏淌的了”,真是小人。而且总拿人以前的一件事说,动不动就在人作好事时讲人坏,作的事也坏,受害人一问哪里坏了,他们马上就讲受害人以前犯的一件错事,然后根据这个讲人坏而且作的这些好事也坏,其实受害人以前犯的错早就改过很久了。写时,最坏二十女声还讲“丑死你,不知道我厉害”。

他们还讲人不听他们摆布,不装疯子是“不敢搞”,真是会颠倒黑白,一般幻听有这种智力吗?

这些人很毒,在人用手揉头发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害人还叫人不要抵抗,老老实实给他们害,威胁人“得罪我没有好下场”。讲受害人不给他们害就没好下场。很卑鄙,很会讲害人话。

他们讲受害人受他们害“丑死了”,受害人如果讲他们才“丑死了”,潜意识里会认为他们已经受“丑死了”的极大惩罚,就不会太想惩罚他们,其实他们一点事也没有。他们的确会讲坏话,一句话有很多用途。有智力。写时,他们说“真聪明,太有水了”。

他们非常毒,受害人想“不会气得生**病吧”,他们马上用最恶毒的咒骂来气人(他们每次都是这样:在人想过一件事后就马上用最伤害思考这件事的话来害人,受害人每次想完“我一定不要干某事”,还没喘口气,他们马上就印“我一定要干某事”)。还吓人“不知道厉害”,还干扰学人想的方式不让人想。受害人要是被害出错,他们马上会停止害人,还给人舒服的感觉(让人昏昏欲睡),人一想改他们马上干扰。

他们每次讲完“真聪明”,然后不是继续讲“聪明”,就是极端相反的毒骂“死到临头”等。

他们用打断别人话,硬歪曲别人的意思,无赖流氓手法。如“我要吃碗里的面条”,每次在讲到“碗”时,他们马上打断,最坏的二十女声反复大叫“真聪明,真聪明,神精病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们讲话的规律:
1、他们在讲得没理时常用语:“聪明,太高了,规规矩矩反应过来了,不知道我厉害,凭良心作人呕,你哪知道我厉害来”,然后干扰人不让人想。
2、他们发觉自已错误严重,害不了人反会自取其辱时就会干扰人不让人想(印坏词或边学人想的讲边骂)。
3、讲人“太高了、真聪明、哎对了”肯定是受害人在某事成功表现不错高兴时,要么就是犯傻时,而且讲这话的人中,“太高了”一定是五十女声音,“真聪明”一定是二十女声,少量四十男声,“哎对了”一定是三十女声。
4、在人感到不高兴,或生气或沮丧等,必是三十女和二十女的声音“丑死了,臭死的了,臭死你”。
5、受害人只要玩游戏时间长,他们必干扰,也不管受害人是真兴奋或用脑过度。只要玩游戏时间长于一个半小时,不管玩什么游戏,哪怕只是开着让其自动运行,他们也必干扰。
6、只要人一状态好或一放松,或不怕他们干扰时,他们就改变作法,一直到能伤害到人为止。
7、受害人好的时候,他们必过度夸奖(“太高了”等,且语气极度夸张)或恶毒咒骂。受害人状态不好或犯错时,他们必让人有好的感觉或过度咒骂(“臭死喽”或“死到临头喽”等,语气极恶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