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01 08:47)
       这几天补看水滴的《卡耐基》很治愈:闲则生非。很多焦虑的人通过让自己忙碌起来,认真做事,转移注意力而消除了焦虑。看来,要把自己整忙碌才好。
      今天规划:补看5课卡耐基;如果华老师卷子已好,下午抓紧审卷;阅读上周下载材料;关注课题。晚上去麦德龙,安排电影《老师.好》。


      现在是2019年4月3日,回看1号的当天计划,一个都没完成:卡耐基我一个字没看;华老师的卷子也没给我;课题未关注;电影没看。
      当天反正是特别的忙碌,印象中完成了填报一模复习会议报销单,还有出了一份名师工作室的通知,下午本来政治学习,我被东亭中学叫过去参加青年教师课外阅读同课异构,听了三节课。
      昨天上午已经忘记干了什么,只记得民盟活动了,听朱秘书长汇报工作总结,毛主委阐述他的四个第一。
      然后晚上就接儿子回家,他还是坚持要去给外公上坟。考虑到明天要去厚桥,就安排小蓉把他带过去了。儿子感冒比我还严重,瘦了很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从前天追《挺好的》最后两集(事实上当明玉去跟蒙总辞职的时候,我还期待着下一集呢),跟着哭得很惨,尽管我一点都不想被煽情,但屡屡被戳中泪点,情难自已。以致于前天晚上久久不能入睡,今天早上2点多又早早醒来。
      到底是什么打动了我?抑或我又在担心着什么?
      亲情、亲情,由冷变热,有误解变和解和理解,这个过程真实而温暖。打动我的,首先是挥之不去的明玉被母亲轻视的经历,或多或少让我这个60后的女子有认同感。虽然没有很严重地被母亲轻视过,但是从小没有新衣穿,要求整天干大强度农活以及对我的学业听之任之认为女孩“顶替我做个小学老师就行了”等等的做法,确实是比较雷同的。想到全中国那个时候的女孩比我比明玉严重的多了去了。哪怕明玉,在最后的时刻,竟然能看到小时候被二哥欺负的自己,让母亲慈爱的双手高高举了起来。母爱,只要仔细想,总还是有的。况且,如我,没有母亲的“铁石心肠”,也没有以后的独立性和战斗力。随着岁月的推移,体弱多病的母亲,是多么地依赖我和热爱我!好多次,爸还在的时候,她都热泪盈眶对着爸爸说:“老头子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2 10:04)
      昨天在怀仁阅卷,有个优势,因为离家只有10来分钟的车程,所以完事了可以回趟家看看孤零零的老妈。
      车子刚停好,老妈就给我指派任务:快点,趁你在家,去给我买药,买菜,然后去看你小姨去。
     此行目的非常明确,其实就是我妈要“告诉她,以后不要来了。” 于是各种收拾小姨留在我家的东西:衣服、鞋子、充电器、雨伞....老妈以为所有小姨的东西打三大包均已收拾干净,没有痕迹了(其实今天早晨她对着即将离开上班的我大叫一声:哎呀呀,我家钥匙还在你小姨手里!)。虽然我很累,虽然我感到很烦,想到去小姨家的路我也10年未走过,心里有一丝隐忧。于是去之前给小姨电话,小姨啰嗦半天最后总结为一句话:车到桥头,拐进来,一路右拐就到了。
      但事实没有那么顺利,我不仅开过了头,而且一路问讯,竟然没有几个人熟悉我小姨。 也难怪,小姨在我表弟表妹年幼的时候,就失去了第一任丈夫,后来经人介绍,带着表弟表妹嫁了这里的姨父。可是报我姨父的名字,也不行,毕竟去世有10来个年头了。结果一路右拐,把车子开进了死胡同,碰到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7:00)
      不知道自己的注意力去了哪里,怎样回来?我已经走得太远,根本不知道当初的目的地。好吧,那就一点一点找回来吧。
      今天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做完一模试卷、写好信息初稿、补读“水滴”和写日记。
      到下班时刻验收一下:一份试卷做得头昏脑涨,但是还好,没有完全失去功力。一份试卷的耐心基本回来了了;信息半年前就有了准备,形成文字也不难;水滴阅读欠账太多了,有空就补。
      不学习,毋宁死。带着空空的脑袋混日子的感觉不好。
      目标不要太大, 每天找回一丢丢,就行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9 16:49)

      早上九点半,老吕的手机过来,我掐掉了。既然是提醒我去医院送菜的,就不必接了,省点话费。但是奇怪的是,电话又过来了,我不耐烦地接了:”交警大队叫你去一趟,带好你的驾驶证。“我脑袋嗡地一下,心跳加快:”是上次刮擦的事情?“他说是的。我想糟了:该还的早晚要还。

      于是狂跳的心加上各种不祥之兆在我脑海中盘旋:对方破口大骂、揍我、敲诈、警察抓我起来.....“各种不测应有尽有。然后开始给表弟打电话,给同事打电话,给哥哥打电话。不同的人给我的回应是不一样的,表弟认为我是”肇事逃逸“,所以我认为我会被抓起来还是有依据的;同事认为我应该找更高一级领导帮忙,那说明事态还是比较严重的;我哥安慰我:”不要紧,正常处理,估计罚点钱就行了。随时联系我。“这才让我狂跳的心有所安慰。这次幸好老吕没有再对我雪上加霜,大概看到我确实被吓着了不忍心,否则他会叨叨没完。

      在哥哥的安慰下,我才有心思回顾一下当时”肇事“的情形:24号下午3点,边阿姨从医院打来电话,说又要缴费,不缴费拿不到药了。于是我开车过去,但是找不到车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5 19:04)

      这两天,又被医院的各种事情弄得心力交瘁:昨天给老爸第一次化疗前,医生忘了给他放PICC,据说如果不放,药水会使血管烂掉。做这个管子前,已近医生下班时分,我又被技术科的医生吓坏了,各种“意外”,听到如果不坚持锻炼,会有发生“血栓”,我就开始后悔:我妈反复关照过,不要化疗,不要让老爸吃苦头,我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如果害他受苦,我们会有多心疼?所以当老爸步入手术室时,耳边响起各种声音,以为是老爸受不了发出的,想要冲进去对医生说:我们不做了,我们也不要化疗了。可当老爸十分钟后笑嘻嘻出来时,我打消了疑虑。但是离开病房时,那袋子“红药水”一直晃动在我眼前,陈医生的话语又在耳边:副作用很大,可能心衰,可能发烧,可能出血....于是,一晚上的似睡非睡,直到今天见到笑嘻嘻一切正常的老爸。可是今天除了昨天的动荡,竟然又经历了:出尔反尔的出院通知-面见医生理论取消出院-门诊买诺雷德-再次欠费的缴费和等蓉蓉的转院单-超市买东西等等系列看似平淡却让我的心脏又经历种种考验的过程。我对陈医生说: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他不解:你有什么好恐惧的?我想,其实我已降临到这个尘世就开始恐惧,恐惧半个世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3 18:25)

      老爸今天住院,本来确定昨天,但陈医生说事情有变,让我们理解。我们家风就是善于理解他人,所以没有任何异议。今天住院,连着电话确认了三遍。好在,我只要在家发号施令即可。

      事先分配好了两个男人的任务:一位送医院,一位去办理住院手续。要知道,以前的无数次住院,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还好,送医院的顺利,请了半天假正好去上班了;一位在午饭前也回来,似乎蛮有成就感的:幸亏你给我一万块钱,你看,就剩三百。哎,都说上了20楼,就是去烧钱,而且进去的多,出来的少。怎么说,两个人都圆满完成了我交代的任务。

      回过头去想想,以前只顾了自己一个人忙碌,确实没有真正创造时间给他们练练。一听到我哥说要请假,我就觉得不合理,好歹人家是个干部,要是手下找他不在,总是不太好了。但是我知道他的态度是认真的。另一个是态度极不认真,正如英子说的,可能从小吃苦的他,觉得这些事情不算事,再加我是熟练工,就不想插手了。而我觉得另一个原因是,我太夸大了事情的复杂程度,尤其花了两个月时间想让他全面接手,好让我去北京培训。住院流程写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2 08:31)

      打开电视,发现这期的朗读者有俞敏洪。俞敏洪要朗读的是他自己写的有关父亲造房子的片段。父亲是个木匠,每次给人造完房子,都会收集一些散乱的砖头,久而久之,碎砖头越来越多。然后有一个,他就开始一个人造房子,成了。这件事给他印象深刻:如果心中没有房子,乱砖永远是乱砖,散落一堆,没有更大的用处。

      这是父亲给他的影响。高考两次落榜,然而第三次他还想复读,谈何容易?母亲为此在一个雨天,步行到几十里外的城里找学校找老师办成了。那个雨夜,母亲在路上跌了三四跤,回家的时候成了个泥人。回忆这段经历俞敏洪仍忍不住落泪。这就是为什么他抓住第三次复读机会之后,拼命学习的原因。

      而另一位朗读者谭元元,父亲一度的阻拦,没有挡住她跳芭蕾舞的决心,通过掷硬币的方式和她母亲的支持,她幸运地选择了自己的爱好和专长,选择了舞蹈生涯,从此,她用全身的血液和热爱去跳舞,最终成了旧金山芭蕾舞团的首席,成了全世界著名的舞蹈演员。开明的父母,会小心呵护孩子的兴趣,尊重他们的选择。

      前阵子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读书随感

      对历史书籍一向敬而远之,学术性的就更甚了。但是闺蜜的一句:“怎么我到现在才知道王阳明?这么杰出的一个人以前没听说过?为什么不大力弘扬学习他?”最后一句“太厉害了”触动了我也想去了解一下。而随意打开微信读书搜索,让我有幸遇到了度阴山版本的《知行合一王阳明》,让我大呼过瘾,手不释卷地从早读到晚。深刻的道理,在浅显易懂、幽默风趣的阐释中,向我娓娓道来,我才感觉到高尔基说的:读一本好书,就是和一个高尚的人说话。遇到这么一个好的学者作家把一个圣人的思想娓娓道来,何尝不是读者之大幸?

      读完它,我也在想书中的这个小标题:为什么悟道的是王阳明?

      一、天资聪颖,才气过人。每个圣人的诞生,总是有一些神奇的暗示和非凡之处,散发着神秘色彩:王阳明母亲怀孕它14个月才生,生之前祖母梦见一个仙人驾着祥云送子过来,故建“瑞云亭”,取名王云。后来家人认为“天机泄露”,才导致他4岁时还不会讲话,故改名王阳明。但这些神秘色彩下的王阳明,从小饱读经书,注意是没有任何人强迫下的我们当今提倡的自主阅读行为,而且出口成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0:55)

       经常有人在我疲惫至极的时候鼓励我:上帝在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门。

      18号那天在医院病房,当我想拎起热水瓶给父亲倒水的时候,瓶胆掉地,一声巨响,我听到自己一声尖叫,更清晰地听到躺在床上的父亲冲口而出的一声大吼:“那你的脚怎么办哪!!!”说实话,当时我的脚并没有什么感觉,在被巨响招来的人群和七嘴八舌中,我的喉咙梗咽,完全不是因为我被烫伤,而是父亲的那声吼,包涵了太多内容,当然最最要紧的就是那一给字:爱。那声音里卷着担忧,夹杂着无限的关切和疼爱,一定还有爱莫能助的自责,让我为之动容。这也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为之奋斗不止,不厌其烦去为老爸战斗的无限动力。

       我被开水烫了,但我再一次确认了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最无私的父爱,成为我今后无怨无悔继续前行的动力。就如当初在某医院,某个医生冷漠地告诉我:“你父亲会因为各种并发症而死,不会活多久的。”我冲着他大吼:“我不要你告诉我结果!在你眼里,他是个太普通的垂死的病人,但在我眼里,他是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父亲,没有之一!我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