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滴醉梦
水滴醉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801
  • 关注人气:15,8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自题

击三千里

露润青禾

时恍惚语

外逍遥歌

 

原创空间

转载须经本人同意

 qq:248968591

群:73421666

 

谢绝无聊!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如果没记错的话开年以来仿佛既没在户外走走也没有真正的逛过商场。

于是找了一个空隙时间,在门口的商场随意转了转,被一顶休闲帽子吸引,但折后价依然不是远远高出我的心理价位,走开。

多出一天空闲,出去看看春天吧!

吹皱了的水面,飘荡的新柳细枝,白的红的粉的紫的花朵,雪片般飞落的花瓣……

红的过了就很妖娆,我喜欢深的浅的粉色以及浅黄和白色的花。

总是喜欢去找六瓣以上的花,但发现五瓣的花型最好看,单层六瓣七瓣以上的花像多出手指头的手。

在花畔留影的人多过赏花的人,古装的女子长久地在花下拍照,有的干脆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5 07:19)
标签:

杂谈

【时光】

一碧晴空,黄道上三颗亮星,旁边弱星二三。

转眼间,弱星暗去。

东方薄而亮了起来,橙也出来了。

节就这样快速撤离,日子像雪后的风,你察觉的片刻,它已经走远。

冬天浩浩荡荡地走过去了,春天也会悄无声息地路过。

很多人从你身边路过,你也路过很多人。

有时也没有人可以路过,像沙漠里的骆驼,然而,你必须往前走。

因为,你不走,你便窒息。

你一走,那新鲜空气,在你的面颊在你的耳边呼呼地掠过。

早晨是你最喜欢的时光,那是你的生命之光,一切都可以开始,充满喜悦和希望。

还有那即将现出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4 07:10)
标签:

杂谈

【春天里的第一场雪】

醒来。

被一亮点吸引,掀开窗帘,见天色阴晦,看不见一粒星星。

便又想起一本医书里的一些句子。

昨晚听直播时百度了洪门筋骨贴里的每种药的功效,第一次对方剂生起兴趣。

昨晚临睡前有种感觉,怀疑天在下雪,细看,哪里有雪的影子?

一白天也是天空晴朗。

然后,在一处路灯下,我竟然看见了雪,就在夜深人静的此刻。

我走近几扇窗户,发现只有这一处才能望见雪的鲜活。别的角度,只有夜色。

像无声的烟花,星星点点,明明暗暗的快速降下;像金属被电击时翻卷迸溅的一团火花;像跳跃着的千千万万金色的水珠……

祂。

悄然无声。

惊心动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2 12:12)
标签:

杂谈


 


如果把除夕当作一年的终点,那元旦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点。

人生的某一年、某几年甚至躯体整个存在区间也只不过是生命整体的一瞬间。

“昨天”就像是刚刚流逝的季节,但季节还会无休止地轮回。

“昨天”就放佛一串脚印,你走过,它就消失。

时间只不过是人类的便捷工具。

在中国,元旦远没有二十四节气那样深远地影响到天气地理和人的身体健康。

但人们总喜欢有一个重大的开启仪式,我们是非常重视“开始”的国家。

中国古人不仅重视开启也同样重视结束或完成的圆满,也就不会不重视整个生命过程了。

而现在,如果一个人临近退休年龄或老人或病人很容易被别人或自己边缘化。如果这种意识不被清除,那每个人都没有幸福感可言说,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要不可避免地老去。

疾病,不管是轻微的还是看起来严重的,也只是生命的一种存在状况,是身体自身体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8 22:03)
标签:

杂谈

辟谷日记8

记忆是有缺失的,因此从今天起,辟谷日记随手记。

今天进入辟谷第二阶段——避谷期。

四点多醒来,一边做腹式呼吸一边温习了三天的功课。觉出热感和一些排毒的痒和胀。腹式呼吸差不多持续了两小时多。

打坐一小时。

前几天只是觉得那些痒胀痛是些散乱的点或曲线,今天明确地觉出那是经络在运行,先是手阴经然后是足阳经,手臂背部头部面部明显,来来回回上上下下。

出现了很多画面:远山、宽阔而伸向远方的路、湖面、蓝天、鹤、飞天的古装的人、鹤送来的淡雅而美丽的刺绣袍装、楼群、金色的转经筒……

不自觉地翘起了唇角。

几个哈欠,随着哈欠,眼睛便湿润起来,前几天一直是左眼湿润,今天打坐左右眼感觉相同。

准备好今天的水,继续温习功课。

上午去了趟单位,路上觉得有点饿,做腹式呼吸到下了高速,饥饿感消失。

天气不错,校园的空气清新,但还是回了家。

阳光真好,我躺下来对着窗户晒后背,一边听着辟谷本阶段后几天的功课。手机响着,我竟睡了两个多小时,浑身发热,汗都出来了,一个完美的日光浴。

站起来走动,左小腿外侧有些疼,过一会儿,左臂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5:35)
标签:

水滴醉梦

情感

健康

分类: 散的文字

                                                     被书写疗愈的小筋结

                                                              水滴醉梦

 

 睡还是起床?纠结了一下后还是坚定地起来了。

昨天莫名的惆怅感退去了,力量又回到我的体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6:58)
分类: 流水乱弹

好久没登录电脑,博客密码也忘记了,绕道进来,又看见些熟悉的人,又看见些惯常的文章标题。

今天有些怅然若失,不管它来自哪里,就允许它留在我这里吧。

文字与我,依然有挥不去的吸引力,尽管它无论落在何处都不能够如实表达真正的意思,但至少是一种印记。

究其实,也只是一时的幻想幻象,但终归也是美丽的东西。

一台打印机几乎没怎么工作就闲病了,我不知道是该救活它还是让它彻底沉睡。

新的打印机在我犹犹豫豫中坚定地到来了。

打印机就在面前,不写点文字怎么能对得起它呢?

胡扯几句吧,顺便放一张旧照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不想聊天,我不能读书……

恍惚中,哀伤里……

我的老师鹤去了,仅仅69岁的年龄,一直以为还有机会相见呢。

没有过私人交往,毕业后只在文学评论杂志上见过他的照片,得悉他已在沪上,由原来的纯学术迈进了行政……


不知道我的恍惚和哀伤是否来自慨叹老师69岁的年龄,抑或是悼念记忆中最美好的一段青春?


曾经请教过他关于弗洛伊德三个“我”的究竟,老师老老实实说他没读过不懂,我拿这个问题询问研究古代文学的他这本身就无知的很。


最后一次见他莫非就是我和红同学去找他递交我那幼稚的毕业论文?红同学可记得当年老师怎么指导的我们的论文?你的张辛欣、我的红楼梦。


甚至记不清老师教了我们一学期还是两学期?元曲和明清小说是我最喜欢的,我敢说我一节课都没分神地认真地听着。


兴许有人留有笔记,我希望此时面前能有一本听课笔记,可我没有,一页也没有。


已经记不起老师讲课说了些什么话语,但他激情四溢的神情、滔滔不绝的语音,还是那么栩栩如生。

在讲台,那个他,分明还在那里。你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腊八里走出的哥哥(二)

与我的不同,三哥的生日从来不需要去记忆。

姐姐说,明天又是我三哥的生日;我答:我知道。

那天瞥见一眉俏月,我就知道又是农历初三以后,腊八就在眼前了。

曾经写过一篇《腊八里走出的哥哥》,也随风飘散了,像秋天的树叶,一落就没有了踪迹。

我忘不了我第一天上学他背我的样子,可是后来再没被他背过。

这几天辟谷,想起三哥的饮食,从小到大,他从不把过量的饮食储进他的体内。

那时,我是个不太会变通又不设防的小女孩,常常会中了三哥的算计:我的糖块会轻而易举地被他骗去……

一次我们用肉汤煮鸡蛋,他的那份他已经享受过了,我总是要把我喜欢的东西留到最后,他建议先吸一口剩下的全是我的,我听得有理,谁知他那么用力,将一个鸡蛋全部吸进嘴里……

更多的时候,妈在做家务,我在学习。

而两个哥哥却早已不知疯到了哪里。

夏天,他们会去水库游泳。冬天,他们玩什么呢?我只知道有雪的早晨他们会去套麻雀。

我们女孩子那时候跳皮筋、打沙包、跳长绳、踢毽子、玩打仗游戏。

最受不了两个哥哥在家讨论那些掉进井的绳子的长短和鸡和兔子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8 06:21)
标签:

杂谈

《那天起,我看见了光!》

那天以前,那些光是否早已经存在,我不得而知。

那个日子电脑正进行一次网络直播,罗伊和乔伊这两位马丁纳讲青少年抑郁与癌症肿瘤的omega 治疗方式。而我那几天正在听omega中国区代表禹杉的脉轮音频课程。

那天好像是2016年的某月30日中午。

两点左右,刚刚进行直播中的网络出现了停顿。

我在客厅走动,突然发现没有开机的电视屏幕里映着两道交叉的渐进色彩虹!

一横一纵弧向南弧向地。

但是,地在哪里?

我俯身向下望去,只见指向地的彩虹深处入迷如雾,像无底的深渊。

面对这彩虹,我生出畏惧。

不敢再往下看。

发现屏幕里的彩虹并不是只有那两道。

上面还有一道向上弧去,屏幕右侧是更为炫彩的更多彩虹的集合地,至少可以划为四个区域,米字状排列。

每一道彩虹的红绿蓝都非常艳丽。

我变换着视角欣赏着祂们。

并一一拍照留念。

走远一些,发现屋里有更多的彩光。

茶几上的物品,我的身体周围,窗帘一角,墙壁的一隅,在电视屏幕里,全被彩色的光环绕或映照。

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彩色的光掠去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博文
标签:

杂谈



 


 

如果没记错的话开年以来仿佛既没在户外走走也没有真正的逛过商场。

于是找了一个空隙时间,在门口的商场随意转了转,被一顶休闲帽子吸引,但折后价依然不是远远高出我的心理价位,走开。

多出一天空闲,出去看看春天吧!

吹皱了的水面,飘荡的新柳细枝,白的红的粉的紫的花朵,雪片般飞落的花瓣……

红的过了就很妖娆,我喜欢深的浅的粉色以及浅黄和白色的花。

总是喜欢去找六瓣以上的花,但发现五瓣的花型最好看,单层六瓣七瓣以上的花像多出手指头的手。

在花畔留影的人多过赏花的人,古装的女子长久地在花下拍照,有的干脆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5 07:19)
标签:

杂谈

【时光】

一碧晴空,黄道上三颗亮星,旁边弱星二三。

转眼间,弱星暗去。

东方薄而亮了起来,橙也出来了。

节就这样快速撤离,日子像雪后的风,你察觉的片刻,它已经走远。

冬天浩浩荡荡地走过去了,春天也会悄无声息地路过。

很多人从你身边路过,你也路过很多人。

有时也没有人可以路过,像沙漠里的骆驼,然而,你必须往前走。

因为,你不走,你便窒息。

你一走,那新鲜空气,在你的面颊在你的耳边呼呼地掠过。

早晨是你最喜欢的时光,那是你的生命之光,一切都可以开始,充满喜悦和希望。

还有那即将现出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4 07:10)
标签:

杂谈

【春天里的第一场雪】

醒来。

被一亮点吸引,掀开窗帘,见天色阴晦,看不见一粒星星。

便又想起一本医书里的一些句子。

昨晚听直播时百度了洪门筋骨贴里的每种药的功效,第一次对方剂生起兴趣。

昨晚临睡前有种感觉,怀疑天在下雪,细看,哪里有雪的影子?

一白天也是天空晴朗。

然后,在一处路灯下,我竟然看见了雪,就在夜深人静的此刻。

我走近几扇窗户,发现只有这一处才能望见雪的鲜活。别的角度,只有夜色。

像无声的烟花,星星点点,明明暗暗的快速降下;像金属被电击时翻卷迸溅的一团火花;像跳跃着的千千万万金色的水珠……

祂。

悄然无声。

惊心动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2 12:12)
标签:

杂谈


 


如果把除夕当作一年的终点,那元旦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点。

人生的某一年、某几年甚至躯体整个存在区间也只不过是生命整体的一瞬间。

“昨天”就像是刚刚流逝的季节,但季节还会无休止地轮回。

“昨天”就放佛一串脚印,你走过,它就消失。

时间只不过是人类的便捷工具。

在中国,元旦远没有二十四节气那样深远地影响到天气地理和人的身体健康。

但人们总喜欢有一个重大的开启仪式,我们是非常重视“开始”的国家。

中国古人不仅重视开启也同样重视结束或完成的圆满,也就不会不重视整个生命过程了。

而现在,如果一个人临近退休年龄或老人或病人很容易被别人或自己边缘化。如果这种意识不被清除,那每个人都没有幸福感可言说,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要不可避免地老去。

疾病,不管是轻微的还是看起来严重的,也只是生命的一种存在状况,是身体自身体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8 22:03)
标签:

杂谈

辟谷日记8

记忆是有缺失的,因此从今天起,辟谷日记随手记。

今天进入辟谷第二阶段——避谷期。

四点多醒来,一边做腹式呼吸一边温习了三天的功课。觉出热感和一些排毒的痒和胀。腹式呼吸差不多持续了两小时多。

打坐一小时。

前几天只是觉得那些痒胀痛是些散乱的点或曲线,今天明确地觉出那是经络在运行,先是手阴经然后是足阳经,手臂背部头部面部明显,来来回回上上下下。

出现了很多画面:远山、宽阔而伸向远方的路、湖面、蓝天、鹤、飞天的古装的人、鹤送来的淡雅而美丽的刺绣袍装、楼群、金色的转经筒……

不自觉地翘起了唇角。

几个哈欠,随着哈欠,眼睛便湿润起来,前几天一直是左眼湿润,今天打坐左右眼感觉相同。

准备好今天的水,继续温习功课。

上午去了趟单位,路上觉得有点饿,做腹式呼吸到下了高速,饥饿感消失。

天气不错,校园的空气清新,但还是回了家。

阳光真好,我躺下来对着窗户晒后背,一边听着辟谷本阶段后几天的功课。手机响着,我竟睡了两个多小时,浑身发热,汗都出来了,一个完美的日光浴。

站起来走动,左小腿外侧有些疼,过一会儿,左臂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5:35)
标签:

水滴醉梦

情感

健康

分类: 散的文字

                                                     被书写疗愈的小筋结

                                                              水滴醉梦

 

 睡还是起床?纠结了一下后还是坚定地起来了。

昨天莫名的惆怅感退去了,力量又回到我的体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6:58)
分类: 流水乱弹

好久没登录电脑,博客密码也忘记了,绕道进来,又看见些熟悉的人,又看见些惯常的文章标题。

今天有些怅然若失,不管它来自哪里,就允许它留在我这里吧。

文字与我,依然有挥不去的吸引力,尽管它无论落在何处都不能够如实表达真正的意思,但至少是一种印记。

究其实,也只是一时的幻想幻象,但终归也是美丽的东西。

一台打印机几乎没怎么工作就闲病了,我不知道是该救活它还是让它彻底沉睡。

新的打印机在我犹犹豫豫中坚定地到来了。

打印机就在面前,不写点文字怎么能对得起它呢?

胡扯几句吧,顺便放一张旧照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不想聊天,我不能读书……

恍惚中,哀伤里……

我的老师鹤去了,仅仅69岁的年龄,一直以为还有机会相见呢。

没有过私人交往,毕业后只在文学评论杂志上见过他的照片,得悉他已在沪上,由原来的纯学术迈进了行政……


不知道我的恍惚和哀伤是否来自慨叹老师69岁的年龄,抑或是悼念记忆中最美好的一段青春?


曾经请教过他关于弗洛伊德三个“我”的究竟,老师老老实实说他没读过不懂,我拿这个问题询问研究古代文学的他这本身就无知的很。


最后一次见他莫非就是我和红同学去找他递交我那幼稚的毕业论文?红同学可记得当年老师怎么指导的我们的论文?你的张辛欣、我的红楼梦。


甚至记不清老师教了我们一学期还是两学期?元曲和明清小说是我最喜欢的,我敢说我一节课都没分神地认真地听着。


兴许有人留有笔记,我希望此时面前能有一本听课笔记,可我没有,一页也没有。


已经记不起老师讲课说了些什么话语,但他激情四溢的神情、滔滔不绝的语音,还是那么栩栩如生。

在讲台,那个他,分明还在那里。你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腊八里走出的哥哥(二)

与我的不同,三哥的生日从来不需要去记忆。

姐姐说,明天又是我三哥的生日;我答:我知道。

那天瞥见一眉俏月,我就知道又是农历初三以后,腊八就在眼前了。

曾经写过一篇《腊八里走出的哥哥》,也随风飘散了,像秋天的树叶,一落就没有了踪迹。

我忘不了我第一天上学他背我的样子,可是后来再没被他背过。

这几天辟谷,想起三哥的饮食,从小到大,他从不把过量的饮食储进他的体内。

那时,我是个不太会变通又不设防的小女孩,常常会中了三哥的算计:我的糖块会轻而易举地被他骗去……

一次我们用肉汤煮鸡蛋,他的那份他已经享受过了,我总是要把我喜欢的东西留到最后,他建议先吸一口剩下的全是我的,我听得有理,谁知他那么用力,将一个鸡蛋全部吸进嘴里……

更多的时候,妈在做家务,我在学习。

而两个哥哥却早已不知疯到了哪里。

夏天,他们会去水库游泳。冬天,他们玩什么呢?我只知道有雪的早晨他们会去套麻雀。

我们女孩子那时候跳皮筋、打沙包、跳长绳、踢毽子、玩打仗游戏。

最受不了两个哥哥在家讨论那些掉进井的绳子的长短和鸡和兔子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8 06:21)
标签:

杂谈

《那天起,我看见了光!》

那天以前,那些光是否早已经存在,我不得而知。

那个日子电脑正进行一次网络直播,罗伊和乔伊这两位马丁纳讲青少年抑郁与癌症肿瘤的omega 治疗方式。而我那几天正在听omega中国区代表禹杉的脉轮音频课程。

那天好像是2016年的某月30日中午。

两点左右,刚刚进行直播中的网络出现了停顿。

我在客厅走动,突然发现没有开机的电视屏幕里映着两道交叉的渐进色彩虹!

一横一纵弧向南弧向地。

但是,地在哪里?

我俯身向下望去,只见指向地的彩虹深处入迷如雾,像无底的深渊。

面对这彩虹,我生出畏惧。

不敢再往下看。

发现屏幕里的彩虹并不是只有那两道。

上面还有一道向上弧去,屏幕右侧是更为炫彩的更多彩虹的集合地,至少可以划为四个区域,米字状排列。

每一道彩虹的红绿蓝都非常艳丽。

我变换着视角欣赏着祂们。

并一一拍照留念。

走远一些,发现屋里有更多的彩光。

茶几上的物品,我的身体周围,窗帘一角,墙壁的一隅,在电视屏幕里,全被彩色的光环绕或映照。

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彩色的光掠去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