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凤阳
刘凤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31
  • 关注人气:3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刘凤阳

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湖北,现居广东顺德。

邮箱:251751444@qq.com

QQ251751444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评论

【新作快评】

            小小四合院里的“家”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人民日报·海外版

杨晓升

分类: 评论

小小四合院里的“家”与“国”


——读杨晓升小说《海棠花开》


刘凤阳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1月14日   第 07 版)

  杨晓升的小说笔力遒劲从容,一向以现实感和现场感取胜,将从容温和的纪实风格融于虚构中,且擅长描摹大历史下的家庭生活和个体命运,有“儿女情”,亦有“风云气”。中篇小说《海棠花开》(《小说月报》2020年第11期)聚焦北京一座四合院,抒写一个普通人家三代人百年里的悲欢离合,着力表现的是恒常的人情,亦折射出社会的变迁。

  赵老太爷是知名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民国初年靠着自己的勤奋、用多年积蓄置下了这座小四合院,可谓“春风得意、安居乐业”。唯一让教授夫妇烦心的是,双胞胎儿子大赵和小赵自小不睦,且双双“生性顽劣,无心向学”。既然两兄弟上大学无望,又值“上山下乡”,教授夫妇便决定用抓阄的方式决定兄弟俩的去留。结果,大赵下乡、小赵留城,下乡的人沮丧、留城的人窃喜,谁也不服谁。这加剧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文艺报

杨静南

分类: 评论

http://wyb.chinawriter.com.cn/content/202008/12/content55886.html


坍塌与重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文艺报

新作快评

曾剑

http://wyb.chinawriter.com.cn/content/202008/03/content55755.html

曾剑中篇小说《整个世界都在下雪》,《当代》2020年第3期

幸福的热望

刘凤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文艺报

江南

张惠雯

新作快评

分类: 评论

张惠雯短篇小说《飞鸟和池鱼》,《江南》2020年第2期

亲情的“极限运动”

刘凤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4 15:41)
标签:

刘凤阳访谈

佛山文艺

朱郁文

分类: 访谈

编前语  

 

刘凤阳从小就热爱文学和写作,自35年前发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福建文学

分类: 评论

小说纵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文艺报

邓一光

花城

香蜜湖

邓一光短篇小说《香蜜湖漏了》(《花城》2018年第4期
别样的乡愁
□刘凤阳

       邓一光的短篇小说《香蜜湖漏了》以儿女情写风云气,小到拥有和失去,大到传统与现代化、飞速发展与环境保护,乃至启蒙与救亡,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都在作者忧郁痛切而又略带调侃的文字中激扬、隐现。
       多年以前,“我”、 秋千儿等13个来自不同省份的年轻人在香蜜湖一带合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开始了各自“揾工”、闯荡深圳的生活。其中,“我”和秋千儿都是19岁,年龄最小。从看见秋千儿的第一眼起,“我”便不可救药而又无望地爱上了她。并且,“我”知道,自己只是众多暗恋秋千儿的人中无足轻重的一个。后来,秋千儿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每当她“突然从我们当中消失掉”,甚至让“我们”觉得连这座城市都没有什么意思了,时间和金钱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本期导读

**************************************************************************

穿越共和盆地(报告文学)陈启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刘凤阳原创

王安忆新作

花城杂志

分类: 评论
低回慢转  上海别传
 作者:刘凤阳 
 http://ep.ycwb.com/epaper/ycwb/html/2018-10/26/content_165874.htm#article

继《长恨歌》之后,《考工记》是王安忆书写的又一部低回慢转的上海别传。她带着历史的长焦,描述一位上海世家子弟,逐渐变成一个普通人的过程。
2015年底,王安忆写完《匿名》后曾说:“我现在写小说变得很挑剔,我经常要衡量我的材料,更加精心地挑。其实我挑来挑去,都是想表达我对这个世界的发问。”——读者也因此对她有了全新的期待:这不无苛刻的“挑剔”之后,王安忆摒弃了什么?她摒弃了人为的故事性和戏剧化,摒弃了为标新立异而刻意彰显的独特性,摒弃了“写得舒服、写得顺利”,正如青年作家张怡微所言,“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以来,人已经不是王安忆小说着力雕刻的重心。人与人的冲突也不是王安忆文学的重心”,她要以小说的形式“呈现大时代中人与物的恒常经验,甚至可反刍至天道自然的原理,由此逼近当代历史与现实人生更为本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