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与色
墨与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20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韩旭,男,山东郓城人。曾任某报社文化记者,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探索中国新诗研究所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华东书画网“品墨堂”评论栏目主持,大型诗刊《诗群落》编辑部主任。已先后在《青年文学》、《山东文学》、《新世纪文学选刊》、《诗歌月刊》、《诗潮》、《当代小说》、《中国学术研究》、《中国国土资源报》、《美术报》、《都市时报》等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及书画评论。作品入选《青年文学2011-2012双年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3》等多种选本。现居山东菏泽。
   
 QQ:284121797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此文发表于7月17日《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

心灵的吟唱

——读沈秋伟的诗

文/韩旭

    这是一个诗歌荒芜、诗意稀薄的年代。在崇高的“诗歌缪斯”被无限戏谑的当下,许多人被裹挟在某种混沌之中,真伪难辨,优劣不分。而这个曾经辉煌的诗歌圈,也日益堕落成“花花绿绿的垃圾场”。毫不避讳地说,在我的以往阅读视野中,没有看到沈秋伟的在场。用曾经时髦的话说,他应该叫“非著名诗人”。但是,缺席并不能折损其诗歌的高水准。不久前,经诗人麦歌的介绍,我较为系统地阅读了沈秋伟的部分诗作。掩卷而思,我认为沈秋伟应该是一个在纯净、诗意词语里安静徜徉的旅者——他的内心蕴藏着沉凝和优雅。

    自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随着现代艺术的兴起,诗歌逐渐步入多元而又复杂的新格局。此间,各种艺术潮流和先锋运动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乃至于陷入集体失语的尴尬。在此语境中,艺术批评界时常在追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5 11:43)

山东韩旭兄弟

 

沈秋伟

 

你从植物的余烬里

读到生命的繁茂

从狼狈的残局里

辨识一场曾经的厮杀

从缄默无语的鹦鹉螺化石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探寻艺术之源

——刘石书法解读

文/韩旭

      几年前,在一次书画展览上,我第一次看到刘石的书法作品。那是一帧竖条行草,极具磅礴之度,大域之象,在煌煌展厅中格外引人注目。后来我曾开设一段时间有关书画的博客,恰巧刘石也有一个名为“寄云轩·书法生活”的博客,通过这一途径,我一直在关注刘石的书法创作。尽管我们至今未从谋面,却能沿着书法的路子精神巧遇,缘分也!

       毫不夸张地说,在当今70后一代书家中刘石是颇具潜质的一位。他五体皆精,尤擅行草。古人曾有“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之说,刘石以行草为源,将书法的意境、意象、意趣扩充至极致,继而使之与其他诸体互为滋养,相互融合,如此功力绝非泛泛之辈所能为之。他也因此在名家辈出的当代书坛渐露头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仰望诗意的星空

——评麦歌的诗集《去瓦城的路上》

/韩旭

诗人麦歌总是能为一座城市带来诗意的。在这座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8 13:24)

《兄弟》

那年,我们集体从河堤上滚下

相互拍打身上的泥土,以童幻般的面孔

仰望天空。或许就在那时

岁月悄悄溜了。多像那只逮不着的野兔

一转身,就带走了一串念想

 

远去的还有激情、友谊和理想

这么多年,岁月在我们身上刻下一道道痕迹

再回首时,残阳如血

再回首时,我们已两鬓斑白

 

《大雪之后》

太阳再次被

树梢撑起。北口村的清晨

被满月的油条香味填满

驼四爷深呼吸

进入肺腔的却是冰凉

 

李二麦背着行李走进北口村

满月停下车子,喊住他

李二麦说,大连下大雪,没活干了

他说,后天还走

去唐山。满月说,眼瞅着过年了

李二麦说发财呢顾不得过

 

驼四爷看到李二麦拐进胡同

努力把弯下去的脊背

向上挺了挺。他说,满月刚过去

你称斤油条

锅里还留着一碗面汤

李二麦不吱声,从包里掏出

一盒方便面。他说,

明天就走,票买好了

 

《命令》 

20年前,身材魁梧的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80后诗歌的分野与延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3年第7期《山东文学》下半月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几日前,青年文学编辑部主任怀强来菏,带来诗意……新世纪文学选刊(原创版)刊发诗歌三首。

 

韩旭的诗

 

·出发便是到达

 

傍晚,我迎接了

最后一片雪花

转身走向宁静

 

那片雪花把月亮压弯

这时,一个衰老的村庄

丧失了沉重

 

寂静中,我在等待

一个轻柔的身影

潜入我的院子

 

 

·心中之痛

 

一只苍蝇紧贴着玻璃飞

吱吱发响,很有力量

它努力地向外飞

却遭到一块玻璃的

隔阻。多么可笑的真理

过滤阳光

又将光明扼杀

 

挣扎在玻璃上的苍蝇

像极了我,或我的兄弟

那一天,我拍死一只苍蝇

将在我心中留下痛

 

 

·一棵树死去

 

中华路上的一棵老树包含

多少欲望

变态的沉思、痛苦的幻想

基于城市的沉重

一点点老去

直到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实内涵
  点评人:
  李春筱 (80后诗人)
  冰木草的诗歌内涵丰盈、隐喻性强。但由于作者想表达的过多,甚至在每一个意象上着力,使得整体上稍显混乱。希望作者在以后的创作中能暂时放弃一些对大诗及表达上的野心,《明亮的时刻》在这一点上就做得相对成功。
  韩旭的诗歌姿态低,却落到实处。他乐于通过日常生活的戏剧性来表达对社会甚至世界的深层思考。他的诗歌友好且平实,这或许得益于作者平时的小说训练。

  

    韩旭的诗 

 

    出发便是到达

 

   傍晚,我迎接了

  最后一片雪花

  转身走向宁静

  

  那片雪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