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河居士
山河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6-22 20:55)
对中国的种种称呼中,最难听的恐怕就是“支那”,而最好听的,我一直觉得是“桃花石”。
第一次知道桃花石的概念还是在《草原帝国》里。原文是这样的:
 
阿尔斯兰伊利克纳赛尔征服河中地区后,在卡迪尔汗玉素甫为汗国大汗时,哈桑的幼子、玉素甫的兄弟阿里特勤成为河中地区的统治者,自称桃花石·喀喇汗[桃花石,即Taugast,是拓拔,Tabgatch,的不正确拼写,中世纪指中国,特指拓拔鲜卑王朝统治过的中国北部地区]。他死后,儿子玉素甫继位。1038年,曾征服河中地区的纳赛尔的儿子伊卜拉欣从玉素甫的囚禁中逃脱,募集军队,同玉素甫争夺河中地区。经过两年多的战争,伊卜拉欣攻下布哈拉,控制了整个河中地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5 14:11)
晁衡/阿倍仲麻吕/仲满/仲麿同志,我对不起你。
我不该随随便便把考证你的姓名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在新浪blog的发布框里面乱写,然后某种神奇的自然力量让我写好最后一个字准备发表的时候,IE莫名其妙关掉了。
我错了,我错了。
 
(以上写于今天下午2点。)
 
随后我终于在此刻决定还是把原来打算写的补上去。
阿倍仲麻吕,其实是叫阿倍仲麿,古代的字竖写,也就成了麻吕。不过这里面奇巧颇多。首先,麿字通常认为是日本汉字,日本人名中用该字颇多,如抗战时期的日本首相近卫文麿(汪精卫汪帅哥的所谓“艳电”就是给他的)。这个字念麻吕(懒得打假名了,都知道哪两个字吧),写出来也是麻吕,那么到底是先有麻吕还是先有麿?又或者这个字是中国字还是日本自造汉字?这是不是一个鸡生蛋的问题了。
其次是我大一的时候给我上“中外交往史”的钱文忠先生曾在课堂上提到的,他说阿倍仲满(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中国以后才想出来的)的满字,当时汉语也念麻吕,好像还曾提到这是唯一的一个双音节汉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5 10:31)
 克娄巴特拉的鼻子当时若短一些的话,整个世界的面貌将会改观。
——帕斯卡尔
 
如果不是读书时候步行街上的那个三折书店,如果不是那天正好在里面买到了保罗·约翰逊的《现代:1919年以后的世界》,如果不是那本书正好是江苏人民出版社那套著名的丛书里的一本,如果不是旁边就是同一系列的,尼尔·弗格森的《未曾发生的历史》……(此处删去至少三万个如果)
那么我看见姬宵的blog上的《如果要改变历史》,恐怕并不会这么激动。
 
对于历史学家而言,“反事实”(Counterfactual)之概念并不陌生,但对于其合理性多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传统的历史学家天经地义地认为他们所描述的历史应是必然发生过的事件,而不是那些未曾发生的事件。尽管他们无法在理论上否定历史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但依旧固执地拒绝将“事实假设”运用于研究,并坚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把C++当成一门新的语言学习(和C没啥关系!真的);

  2.看《Thinking In C++》,不要看《C++变成死相》(C++编程思想,翻译的非常差);

  3.看《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这本东西有影印板的)和《Inside The C++ Object Model》 (http://www.csdn.net/exper......side-cpp-object-model.htm这本东西候sir翻译了),不要因为他们很难而 我们自己是初学者所以就不看;

  4.不要被VC、BCB、BC、MC、TC等词汇所迷惑——他们都是集成开发环境,而我们要学的是一门语言;

  5.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小编程问题——他们往往并不那么简单,或者可以引伸出很多知识点;

  6.会用Visual C++,并不说明你会C++;

  7.学class并不难,template、STL、generic programming也不过如此——难的是长期坚持实践和不遗余力的博览群书;

  8.如果不是天才的话,想学编程就不要想玩游戏——你以为你做到了,其实你的C++水平并没有和你通关的能力一起变高——其实可以时刻记住:学C++是为了编游戏的;

  9.看Visual C++的书,是学不了C++语言的;

  10.浮躁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7 21:54)
我中國近代文明進化,事事皆落人之後,惟飲食一道之進步,至今尚為各國所不及。
 ——孫文 《建國方略》
 
本來是看見了這句話,打算查一套滿漢全席的食單的。之所以看見這句話,是因爲近來看Edgar Snow之《西行漫記》,進而大挖大革命時期諸君之老底,而看見的。
言歸正傳。網路上所有滿漢全席的資料皆直指一本書,曰《揚州書舫錄》,作者清人李斗。網路上眾口一辤,說最早關於滿漢全席的記載即見於此書。我心生疑惑,因只曾經聽聞《揚州畫舫錄》,而此《揚州書舫錄》,竟是何方神聖?這是兩本書,還是因爲“書”“畫”二字混淆,而本是一本書?於是再度查詢,得作者資料如下:
 
李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1 23:18)

如果我记错了,而你不是金牛座,那么,就当是最后那几句,华丽的掠过。

 

Toro Alato


Vai via colore dolce capelli d’oro chiaro
Avvolti in un velo morbido,lucente
Povero angelo,mani e piedi incatenati
Vai dalla dea non tornare
 

Quando il cielo si trasforma in un grande cuore
Le nuvole in un sogno l’anima in poesia
Quando il cielo diventa amore
Le nuvole più blu quando l’anima piange


Vai via sogno di un momento bello non tornare più
Rimani qui le lodi che un di ti ho regalato
Ritorna adesso dalla dea con le tue ali aperte
Non ti voltare indietro non si può più riparare


Un toro alato che volando poi riposa stanco
Su una donna questo è un uomo
Amor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6 23:38)
 
尔雅翼
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罗愿撰,元洪焱祖音释。愿字端良,号存斋,歙县人。以荫补承务郎。乾道二年登进士第,通判赣州。淳熙中知南剑州事,迁知鄂州,卒於官。事迹附载《宋史·罗汝楫传》。焱祖字潜夫,亦歙县人。天历中官遂昌县主簿,以休宁县尹致仕。是书卷端有愿《自序》,又有王应麟《后序》、方回《跋》及焱祖《自跋》。应麟《后序》称以咸淳庚午刻此书郡斋,而《玉海》所列《尔雅》诸本乃不著於录。据方回《跋》,称《序》见《鄂州小集》,世未见其书,回始得副本於其从孙裳。盖其出在《玉海》后也。越五十年为元延佑庚申,郡守朱霁重刻,乃属焱祖为之音释。而愿《序》及应麟《后序》隶事稍僻者亦并注焉。焱祖《跋》称《释草》八卷,凡一百二十名;《释木》四卷,凡六十名;《释鸟》五卷,凡五十八名;《释兽》六卷,凡七十四名;《释虫》四卷,凡四十名;《释鱼》五卷,凡五十五名。今勘验此本,名数皆合。惟《释兽》七十四名,此本内有八十五名,与原《跋》互异。岂字画传写有误欤?其书考据精博,而体例谨严,在陆佃《埤雅》之上。应麟《后序》称其即物精思,体用相涵,本末靡遗、殆非溢美。后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5 10:00)
在看见效果之后,我才不得不说,新浪再不解决非英语字符的输入问题,我只好偃旗息鼓再不作文了。
忽然深切体会到钱钟书先生为何执意不允许《管锥编》和《谈艺录》出简体字版了。
 
 Herbsttag
 

(Rainer Maria Rilke)

 

Herr: es ist Zeit. Der Sommer war sehr gro?
Leg deinen Schatten auf die Sonnenuhren,
und auf den Fluren la?die Winde los.

 

Befiehl den letzten Früchten voll zu sein;
gieb ihnen noch zwei südlichere Tage,
dr鋘ge sie zur Vollendung hin und jage
die letzte Sü遝 in den schweren Wein.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4 23:27)
牛人1300点血,声若巨雷。
(陶磊《牛人的自觉》)
 
我会用真话去骗需要假话的人。
(牛人博客语录)
 
如果老天让你许一个愿,你说“我要心想事成”会显得很贪心,但是如果你说“我要一个机器猫”感觉就会好得多。我是这样想的。
可是,藤子不二雄突然跳出来说:“你错了,我的画的机器猫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即使是在野比大雄的世界。”

原来,机器猫也是个悲剧。
(牛人一个朋友的博客选段)

 

含着这样一枚赵婷,让人人都说我爱你。
                                                 (牛人经典情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2 21:57)
 近而常常不喜,偶尔有些许的嫌恶自己,这两三年的过来,竟浪费大半时光,于吃喝玩乐之事。而书,依然不须到用时,而光是检索众多书目时,便方恨这些年读得少,读的懒散了。
对于网络,愈发之依赖。往此以来,网络之用途,开发尚少。而最最真真之用处,在于检索之方便,与信息之芜杂。
芜杂,我多么喜欢的词。一个芜字,最是要紧。
 
譬如近来读的钱老先生之《管锥编》,纷繁浩杂,旁征博引之巨,几无出其右。有人统计钱先生之阅读量,再除以年龄得之每日阅读字数之平均值,也是惊人的。在当年,必须有令人恐惧之精神,方可达成。况且如今,书之难寻,书价之贵,书籍之校对印刷错漏讹误之多,都几到了骇人听闻之程度。
好在有互联网。打开word,阅读凡是到了疑惑之处,或未读之书,百度即可,复制粘贴于word文档,稍加整理,此读书笔记,详细整齐必胜于过去之百倍。
然而八十年代我曾见到门口都坐满人的市立图书馆,现在不得见了。过去亦多见做厚厚读书笔记简报心得的认真人,现在亦不得见了。甚至身边带笔的,也几不得见了。
读书方便之年代,读书人便愈少。而文革之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