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边青艾
水边青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37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村庄—丁家渡

1.丁家渡的清晨

 

这早晨的炊烟,已经有多少时日没有如期升起。

这人丁兴旺的村庄,禽流感肆虐后的鸡窝,晨鸣的公鸡已经升天。

这静寂的时光,不是悠然的午后。

只有如茵的麦田,绿色依旧。

 

浓雾弥漫中,隔空的咳嗽奏响了清晨的序曲。

一根拐杖轻点,农历年的炮仗还早,一万响还是两万响?

让返乡的儿子决定。

 

2.丁家渡的灯盏

 

一盏灯,已经熄灭。

就在路的右边。

一盏灯还亮着,就在电话的那头。

 

喂,喂,喂——一声声

灯火点亮了思念的渡口,却渡不过3000公里的旅途。

这十二月的风声跑在一月的风声前面,黑夜与白天隔得太近。

丁家渡的灯盏高悬,是我最大的心愿,除此,我没有相通的语言让女儿产生共鸣。

 

3.丁家渡的风声

 

丁家渡是村庄的名称。面对一跪三拜的香火,曾经是风声鹤唳。

而今,风呼呼,如入无人之境。

我那打工的乡亲,在年节里燃烧着汗水。

喃喃的经文,阿弥陀佛,荒草依旧。只有春风,才能救赎我的灵魂。

 

2009-12-26

 

4.丁家渡的瓷罐

 

缺口,被夏日的风撞碎。

秋天的糯米粉,还没有来得及粘住,日子,就到了年关。

 

这祖传的瓷器,粗陋的手工,龙鱼的纹饰,矛盾地搁置在香龛上。

灰尘,堆积。

曾经的神秘与期许,在我伸手可极的地方。我视若无物。

 

那声瓷碎,常常惊醒我的梦。

 

5.丁家渡的苦楝树

 

淡紫的花开着,落在了靠近河沿的地方。

那花落的地方,曾经有过一棵苦楝树,年轮超过十年。

我的书箱,是它的骨头做成的。

 

十年树木。我在他乡,流浪。

那只苦楝木箱,存放着老母亲的杂物,我读过的书,在乡下的火塘里,

燃沸了一锅稀饭。

 

6.丁家渡的儿媳

 

我是丁家渡的儿子,在他乡娶妻生子。

丁家渡的方言,成了婆媳交流的难题。

用手比比划划,婆婆与媳妇的内心,始终走不通。

 

她说她的,她说她的。我只当笑话,来默默地听。

 

2009-12-27

 

7.丁家渡的木桥

 

河流已接近干涸。木桥只在记忆中摇摆。

这通向他乡的喉咙,晨霜苍茫。

 

人行早,早不过祖先。早行的人,迟迟才返乡。

返乡的人,见不到桥晃,钢筋水泥浇筑了乡村的一张弓。

总还有箭,再被射向远方。

 

远方,也有一座桥。白天是左岸,黑夜是右岸。

桥下流水,潺潺。

 

8.丁家渡的冬天

 

哪里的冬天都是冬天。

丁家渡的冬天举起的芦花,让月光暗淡。

那头卧槽的老牛,在窝棚里反刍着稻草。

秋天的味道,在牛眼中闪光。

 

这闲来的冬天,会不会长出更多的膘来?麻将桌上,

杠上开花。一座村庄,有了生机。

 

2009-12-29

我的村庄—丁家渡

我的村庄——丁家渡

文/水边青艾

 

1.

春天的村庄,祖母的村庄。

一粒珍珠,孕育在丁家渡的河水之中。有许多可以晾晒的玉米与珍珠一样璀璨。

 

水面上,雾气漫过。鲫鱼咬籽,惊动了村庄的蓝花布。

早起的碎步,点燃了炊烟。

 

2.

比泥土年轻的村庄,穿上了新衣。它拥有一个古老的姓氏,流淌着三皇五帝的俚语。

清晨的鸟鸣,把方言翻译给春风。

 

春风,邀请来燕子,在村庄的大梁上,安身立命。

一纸对联,写下三生的契约。

 

3.

村头的井,甜甜的水。

妹妹的桃木梳子,搁在井沿上。

 

井里头,月亮的发卡,一闪一闪。

 

4.

菊如艾草,星空如灯。

年节里的村庄,升起的烟花咬痛了女儿的手指头。

一地繁花,灼伤了我的眼睛。

 

眼帘深处,一场春雨绵绵。

 

5.

我的村庄,母亲的咳嗽为我值更。

三更过了,月光的漏,还有半格。

 

辈份极低的父亲,在村后的山丘上,青草如发,审视我挥锄的姿势。

一辈子埋头劳作,一生随水流向低处。

 

6.

厢房里,犁已生锈。

村庄安上了电流,通电的拐杖,轻了,却有些麻手。

 

黑色的泥土,种上了机器。

我的村庄,定要留下半亩,种上葵花。

 

7.

村庄必有露水,与旱田联姻。

青青的芦芽,瘦了春水。布谷声声里,轮船鸣响的笛音,一壶水酒,浊了又清。

 

水边的芦蒿,长了一寸。远方的思念,长了一丈。

 

8.

休闲的村庄,风车旋转。

流水漫过水车,时光漫过田垄。

油菜花漫过妹妹的长发。

 

依依哑哑,隔壁的疯嫂哼着旧唱片。

祖母的皱纹里,三寸金莲,在槐树下驻足。

一树槐花,白发飘香。

 

9.

流水潺潺。芦叶青青。

香龛上,尖尖的棕子,弥漫着热气

 

一杯雄黄酒,醺倒五月的蜜蜂。

一生的辛劳,挂在墙上。

 

10.

棉桃,结满了我的村庄。

 

温暖,是一道填空题的答案。

从秋天开始,写满空旷的村落,床铺与睡眠。

 

11.

冬天的地气,接近了祖父的喘息。

收藏黑暗的地窖里,红薯与马铃薯互为兄弟。

腐烂的霉味,也是我的兄弟。

 

掀开盖板,春光遁入。葱绿的芽胞,系紧一个家族的胃囊。

 

12.

我的村庄,我的亲人。

我的稻草,我的稻草人。

我的衣履,我的飞翔的叫天子。

我的鞋,在远方的泥泞。

童年的桃树,桃花依旧。

江南的名字

江南的名字

 

桃花不是江南的名字,绿柳也不是

否则,这荻花的江南

和雪的江南,是多么的不般配

 

烟雨的江南,名字丢失在隔岸的箫声里

我要给江南另起一个名字

如同今晚心中掠过一盏点亮的灯笼

 

我要给江南,取一个和你一样美的名字

三点水的偏旁,挂在青瓷的边上

一条横写的阡陌

流淌着月光的小河和银饰的湖泊

 

江南,我前世的情人,来世的爱人

一篇水洗的刺绣似锦绣的文章

青山是逗号,顿号

省略号。你的名字是我血脉里的

血液,红色的江南,风华正茂

穿芦芽的鞋,红枫的袄

戴着莲子的耳坠

 

穿行在江南的民居里

我看到,在白墙黛瓦上

那些陈年的青苔

那些新生的藤蔓

一笔一画,写下你的名字

 

那么,江南的名字呢

风里雨里,我记起来了

你的名字,就是江南的名字

 

2011-1-23

今夜,你会不会来

今夜,你会不会来

 

星光来了,你会不会来?

露水来了,你会不会来?

堂屋当中,风中的芦荻第一个抵达

带着霜的苍茫,带着柿子的红艳

 

沟渠亮了,你会不会来?

西窗开了,你会不会来?

席地而坐的火苗,翩翩起舞的鸿雁

相继来到门前

 

藏匿的鱼儿,溯回我的双眼

我放养的瓶子,盛满了秋天的岩石

挖取山坡上的百合

用红枫包裹,这是准备的第一道菜肴

你来了吗?晚宴尚未开始

小野菊正闭目诵经

 

2011-9-23

今夜,我一定会来

今夜,我一定会来

 

1.

 

沿着月光的车辙,我步行而来

沿着唐宋的韵仄,我歌吟而来

 

一路上太多的芬芳

在烽火中渐渐枯萎

妹妹,我怎么再舍得让你

不小心被风吹散

 

2.

 

我手心里紧攥一面铜镜

紧攥十滴虚汗

在春日将尽时,对你照一照

把尘埃和笑容

收在镜子的深处

 

观音菩萨说了,把这些搅和在一起

捏一个你,捏一个我

永世不会分离

 

3.

想念,是否像闪电那样来得太快

我眩晕,是不是幸福

像毛毛雨,打湿了心中的草甸

 

十世的轮回呀,我身上的胎记依旧

你最初的吻痕

是风景,也是伤痛

更是灿烂

 

4.

在这个春天降临的

除了你我,还有星光

在这个春天恋爱的

除了你我,还有昆虫

 

轻轻的我来了,就像你窗前的萤火

我什么时候走,必定带着你一起飞翔

 

我看到蝴蝶在飞

春蚕正吐出第一根丝线

春去了

茧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一同安眠

 

2011-4-28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1-07 11:28)

地理志

文/水边青艾

 

翠城(组诗28首)

 

1、翠城,田野包围的城池

 

青砖铺就的街衢

在马蹄下,已存在了三百五十年

翠城,在未叫翠城之前,田野里

那一个过路人,随手插入的一截柳

迎风摇曳,街边成荫

 

从此,被苞米,南瓜,水萝卜,一只鸡,一尾鱼

喂养

在田野的中间

泪光盈盈

 

那披挂月光的城墙

收容成千上万的夜露

翠城,不是忧伤之地

 

那里,有过世的亲人

有健在的说书人

有离开又回来的学子

有正离开城门,踏上去程的士兵

 

这座纯朴多情的城池

是田野的私生子,很多故事,如同芝麻

散落民间。此刻起,我弯腰

谦卑地弯下腰,捡拾起有些风化的檐角铃声

 

2010-8-29

 

 

2、翠城,月光之王

 

铃声,随风传得很远

这只是追封,那个插柳的人,在他生前从未称王

 

从未说过,月光只属于他

他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6:45)

旧事之一(三首)

文/水边青艾

 

口琴只是旧物,用耳朵听到的旧事

 

是琴声。苔藓只是旧物,向着潮湿的暗表白的脚步

才是旧事

 

有多少东风是旧事,有多少风中凋落的花瓣是旧事

那些空洞的时光呀,旧人呀

 

熏黑的灶台,羊角辫,蝴蝶结,在四月里

湿漉漉的,皆不可重提

 

 

旧事之二

文/水边青艾

 

镜子是旧的。里面的白发不可触摸

那些白发生长的途径充满了诡异

 

如果要用一朵花来诠释,当用梨花

多少曲调从旧事里拨云见日

 

而真相,永远没有。无论是淡若春天

还是生如夏花,旧事如沙,你能握住几许

 

 

旧事之三

文/水边青艾

 

河床上,布满了石头

每一块石头里

都布满了风雨雷电

 

那些苇子,是石缝间长出来的故事

它们在风中摇摆

像个摇头晃脑的说书人

 

2017-8-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6:42)

旧信

文/水边青艾

 

白露,是一封旧信

你打不打开,那些露水一样的文字

依旧微凉

 

信中叙说过的落叶枯草

季节又把它们复述一遍

播撒入地的麦种

还是最后的省略号

那些顺带描上的村庄

已经淡了颜色,只有农具,蒙上了灰尘

像纸上涂改过的墨迹

 

曾经,写下第一封信的那个人

了无踪影

白露为霜,依旧是,好美的一只信封

 

2017-9-7

 

我的深情

文/水边青艾

 

九月。深情在树上

一片叶子,属于我的,正在流逝

不属于我的,正在抵达

我在海的额头上

长大,长成九月里

最温情的美男子

我在一枚空贝壳里

安睡,做梦,一行白鹭

像初恋的信笺,飞上了云端

 

2017-9-8

 

祈祷

文/水边青艾

 

九月,天公作美

星辰明亮

心怀纠结的人,在蓝蓝的天幕下

有了皈依之念

 

摇曳的芦苇是士兵

它们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回乡之前我还在异乡

文/水边青艾

 

无论生活怎样,回乡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

就像梅花落满狼山

无论我写多少诗行,总有一行是写给故乡

 

我选择这么老旧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秋天,回到熟悉的田畴,去看熟悉的野花

尽管熟稔的人,已不在人世

 

少年离家,我抱着寻根的梦入眠,就像我的乳名

从小叫贯了,一生都不会改变,就像南通

每一次填写履历,籍贯都是相同的笔画相同的字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这一生,我注定是一个游子,在异乡,把月亮

当着娘亲,照耀着通州,也照耀着浔阳

 

2017-9-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6:33)

白月光

文/水边青艾

 

露,是催化剂。在化学方程式的右边

人间的未来,盛大如泡泡

而左边,依次是翠竹,史书,白色的月光

 

 

西墙

 

西墙挂着老照片

它的背面,有更多的夜露

以及老相好,那些轻缓的月光

总在最后时分,才来探望

而西墙没有窗户,它保守着一个秘密

——越过西墙的人

不是去西方取经,就是不打算再返回

 

 

最后的热

 

接近炉火的时候

琴和骨头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喊出

最后一声哎哟

 

就像艾,灸住我全身的穴位

有人,仅仅默默地看着,一朵十月的桂花

落在所灸之处

 

2017-9-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4 09:24)

诗八首

文/水边青艾

 

▌牙痛记

 

第三个棺椁内,仅找到一颗牙齿

考古学家认定,这颗牙属汉代

患过牙病,黑暗里疼了两千年

 

春风吹呀吹,樱树上长满了牙

海棠树上长满了牙,人间长满了牙

 

 

▌雀斑

 

我坦承,这是我钟爱的

——野蔷薇落草的明证

它在春天,无所顾忌

从开阔地蔓延至无名高地

酡红,酡红。快来迟缓它们的进攻

 

▌栅栏

 

我与牛羊,隔着栅栏

我与偷窥,隔着薄纸

 

我最爱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云雾

那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喜欢云雾的栅栏上爬满了牵牛花

 

▌酒色

 

所以,我有小小失误

——草色就是酒色,露水就是琼浆

浔阳就是故乡

采桑葚的童子打翻了月色

所以,周郎乘兴而来,烟水里和我相酌

 

▌山行

 

野水芹。欢呼吧

折耳根。跳舞吧

 

阶痕是叠词,杜鹃是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中国诗歌的编辑。没有任何关系地发表我的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此诗歌杂论版权属水边青艾。如需收藏,请告之本人。如需要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若刊用,请付稿酬。纯属原创,谢绝抄袭。哈哈哈!)

 

诗歌片羽

——诗歌入门初级教程

 

文/水边青艾

 

1、诗歌写得有一定水准的,绝大部分人不会混各种群(QQ群、微信群)。

2、初学诗者,很多摸不着诗歌的门,皆因为网上缺乏真诚的直言批评之声。

3、诗歌理论不是至关重要的。要写好诗关键在于悟,在于多看优秀的诗作。

4、许多写诗者,自我陶醉,发出来的诗作惨不忍读。微信群里,90%以上是是这类作品。

5、诗歌需要棒喝,而不是捧杀。一个人,若是真正喜欢文字,爱好诗歌,希望写出更好的作品,一定能听得进逆耳之言。

6、我个人提高诗艺的切身体会就是多看优秀的作品,多用心体悟(重复第3点)。从字词、意像、内容等不同角度,去揣摩。说实在话,诗歌是无法手把手教好的。五六年前,向我请教诗歌写作的人,我一般会列出一个我喜欢的优秀诗人名单给他们(只是我喜欢的。所以未免狭隘和偏悖了)。

7、好诗歌没有标准。写诗歌的目的也不同。有人是诗言志,也有人是诗言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而告之

本人诗集《桐花引》近日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大16K,340多页码,近400首诗作。差不多是我6年的时光孕育的结果。这婴儿,若你喜欢,请小纸条联系我。50元(外地朋友,含快递费)购阅。此广告,长期有效。
 
水边青艾敬上
 
2017-7-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水里我见证了善良与罪恶(外四首)
文/水边青艾

今日下雨,下暴雨。而雨并不是暴徒
它泼洒在芭蕉叶上
在漆黑的夜晚,是一首仁慈的颂歌
将树木亲吻,将田野拥抱
我是喜雨的,哪怕是这六月的暴雨
我爱上它们,拥有一颗雨露均沾的情怀
河流因雨而丰腴,躁动的心
因雨而凉,回复平静
雨水里,我看清了善良,也看清了罪恶
所有的成为河流的街道
所有的垮塌堤岸的河流
都是人间掩盖的原罪,被雨水揭去了遮羞布

2017-6-13
 
▌我的谬误能否让你多驻留片刻
 文/水边青艾
 
在雨里,我忽然有这样一个疑问
天空中的某处云层也同时薄且透亮

我发觉能让你在我的诗行里多停留片刻的秘诀
就是有意无意地写错一个字

仿佛今天下午,我采了一束合欢花插在了你的窗沿
人间,并不完美。桐花绊倒了喝醉酒的脚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自然投稿。不知刊的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个人简介

水边青艾江北通州人士,出生寒门。未及弱冠从戎,逾越不惑归隐。今居江南柴桑。听雨者,拾花者,爱诗者。

 

诗观以灵性表达真情。

 

:本博均为原创,转载刊用敬请告之。

爱在右手,心在左

爱在右手,心在左手

 

1.

 

在江南,秦淮河的流水里有你

遗弃的胭脂

明清的芦苇,如今长得更青了

我在芦苇的空心里居住

那是你构建的寺庙

即便现在就老去

我也是修为有度的长老

 

2.

 

右手托着菩提

我周游在江南之南

我爱这银河划定的疆域

爱这三千里的江山

乐不思蜀

 

风吹过了南墙

还有什么扶不起来呢

沉默不语的灯

灯芯里

端坐着观音

 

3.

 

左手打着节拍

打着五月的旋律

阳历的五月,透红的石榴掠夺了

母亲脸上的血色

换成农历来记事

我记得风花雪月

记得诗经小雅

还有谁记得,那个在水底安眠的人

心还在跳动

 

4.

 

我习惯于找一把桃木的梯子

这在我的诗歌里很常见

我习惯于站在梯子的顶端

眺望一只翠鸟的飞翔

 

我习惯于在幽静的洞穴里

察看入库的刀枪

南山上的马

背上常栖着一只翠鸟

 

我在高处,常常可以看得很远

 

5.

 

常常可以看到,田野里劳作的人越来越少

越来越老

可以看到,炊烟升起时

苍老的声音

似乎在喊谁回家吃饭

 

我也要回家了

如果,你在那个地方等我

不在江南,张开双臂

右手天涯,左手海角

我答应过你的,我有一垄地

种下两颗心

收获一生爱

 

2011-5-5

 

6.

 

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像右手上的纹路

我希望左手上

只是红枣特有的外表

 

妹妹,梆子腔已接近尾声

我挥起细长的竹杆子

在枣树下

虚晃一枪

希望今年的花生地里

花生仁大过你的笑声

 

7.

 

如果,还要让蚂蚁走路的话

请走通我左手的经脉

 

冬天已经远了

春天的背影在叶子的背后

请不要说雨水迟来

泪儿只是一个传说

我希望在夏天的门楣上

你是菖蒲,我是青艾

 

8.

 

门楣上,挂着一尾鸟的羽毛

贝壳只是海螺的前世

 

我拥有一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

扑椤椤的海鸟

围绕着白帆

鸟影,只在夜里飞回我的眼睛

 

那条寂寞的鱼

那条在海里独自潜游的鱼

即便不是我放生的,也一定是你放生的我

 

9.

 

木鱼上树了

我的手不够长,无论左手右手

我必须念七七四十九遍素女心经

才能敲响黄昏

才能有一些落叶

恰好掉在没有白发的头上

 

那些蒙上黄牛皮的鼓

牛角在青砖砌的墙上呻吟

我有些风湿

或许是中了桃花的蛊

痛在关节里

骨与骨之间

看上去很辽阔

 

10.

 

今夜,胸围上的海水很辽阔

所有的蓝

都来作客吧

 

让天空坐在前排

让指甲花坐在天空的膝盖上

邀请野栀子花

来跳一曲《今夜多么绚烂》

 

摊开右手就是草原

我听到马蹄声声

潮水涌来

收拢左手就是巢穴

一窝的蓝,孵化了小燕子的啁啾

 

2011-5-6

翠城故事(一)

翠城故事

 

1、翠城,田野包围的城池

 

青砖铺就的街衢

在马蹄下,已存在了三百五十年

翠城,在未叫翠城之前,田野里

那一个过路人,随手插入的一截柳

迎风摇曳,街边成荫

 

从此,被苞米,南瓜,水萝卜,一只鸡,一尾鱼

喂养

在田野的中间

泪光盈盈

 

那披挂月光的城墙

收容成千上万的夜露

翠城,不是忧伤之地

 

那里,有过世的亲人

有健在的说书人

有离开又回来的学子

有正离开城门,踏上去程的士兵

这座纯朴多情的城池

是田野的私生子,很多故事,如同芝麻

散落民间。此刻起,我弯腰

谦卑地弯下腰,捡拾起有些风化的檐角铃声

 

2010-8-29

 

2、翠城,月光之王

 

铃声,随风传得很远

这只是追封,那个插柳的人,在他生前从未称王

 

从未说过,月光只属于他

他只是将月光牵来,布满这个花朵遍地的原野

他只留一尺月光

照他睡着的灵魂

其余的,给耕作的农夫

给采桑的少女

给过路的乞者

甚至,那个落草为寇的麻子

也拥有一片月光

 

从此,翠城,在田野的中间

以一座城池的名字在风中传递

南门为爱,北门为善

东门西门自由出入

 

风传递着翠城的辉煌,也隐匿了他的声名

说书者,尚有些许只醉不酸的只语片言

 

2010-8-29

 

3、翠城,一柄短剑

 

当我周游到翠城的时候

青砖街道上人潮依旧如织

我的马匹,马蹄轻落,如同城外花尖上的蝴蝶

暗藏的短剑

和我的目光一样

轻轻内敛

 

我要找到那个叫春天的姑娘

向她讨一杯凉水喝

我周身的尘土不需要掸去

我携带的那柄利剑

不为防身,更不为见血

因我不是剑客,也不是打家劫舍的草莽

我只为那面容不详,心如花蕊的春天

捎带一份内容未知的短信

 

“仿若中毒”。她说过这样的偈语

在翠城,家喻户晓

现在,我唯一的使命,就是尽快见到春天姑娘

将藏于短剑中的那封素锦

交付于她

 

我记得,我是从南门而入,那上边,写着一个大大的爱字

 

2010-8-30

 

4、翠城,秋蝉

 

什么是月光下的枪林弹雨

在那棵最老的柳树上

秋蝉的鸣叫

正对着

一扇还未来得及关上的窗户

 

秋雨尚未来临

她的双眸

明如秋天的晴空,从窗内望向柳树上,一只蜕了的蝉壳

如同她的心思

 

其实,她听到的不是秋蝉单调的鸣叫

她听到的是她的心跳,在不断重复

在翠城,这个季节

将有一场盛大的聚会

稻草节

燃烧的稻草,飘向了天空

火光,照亮了翠城

青砖黛瓦,和每个面孔

 

2010-8-30

 

5、翠城,一条叫安平的大街

 

除此之外,都是叫巷或者弄堂

那株随手插下的柳,就在这条街的左边

从此,婚丧嫁娶都必定从这条街道上通过

这是规矩,也是权利

翠城的习俗,都离不开这条叫安平的大街

 

从这里,可以通向城外,通向田野

通向埋葬他的山丘和野花

通向葵花园、芙蓉塘

通向城外,唯一的寺院

 

我就是从寺院的方向

进入翠城,踏上安平大街

我的身上,仿佛沾有寺院的暮鼓晨钟和梵音

当我步入翠城的南城门时

所有的目光,都慈善地望向我

而我知道,我不是佛的使者

我只是长着一付观音童子的相

只是安平大街上风一样轻轻走过的小瓷人

 

2010-8-31

五月。姐姐

五月。姐姐

 

必定有一些隐密的芬芳,让我脱口而出

姐姐,隔了若干年,梦呓如同水的纹路

向四周荡漾。那一树的枇杷,坚挺,酸甜

我坐在一枚核里,等那钻心的虫子

 

我等,一千年,姐姐属于温暖的花朵

属于村庄,农具,以及炊烟里早熟的苞谷

透过窗花,透过我途经的一帘幽梦

姐姐的发丝,像一条河流,紧紧地掖住

我的双脚,再也不能踏入另一条河流

 

姐姐。一年十二个月份,只有五月

才配得上你的葳蕤与芬芳

我只有用这些陈词滥调,才能道尽心中

每一寸脉管里,每一滴血的浓度

 

我对着一朵栀子花喊姐姐,不怕你抛来白眼

我对着一朵石榴花喊姐姐,不怕你急红了眼

春天的花谢了,夏天的花也要谢的

五月远去的时候,姐姐,你就做我怀里的一朵雪花

 

2011-5-17

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那里下雪了吗

 

宋词,你那里下雪了吗?下的是小令,还是长调?

北平原的风,吹了又吹,草低了又低。圈里那只刚出生的羊羔,

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吧。

 

宋瓷,你那里下雪了吗?青瓷还青,白瓷还白吗?

深埋的火,能不能融化这场百年大雪?

我只是窖里,碎落的一片小青瓷,在江南小城怀念北方的你。

 

宋慈,你那里下雪了吗?

昨晚,你睫毛上的泪,不像是雪,却又是那么晶莹,剔透了我的心。

一千年不算太久。

汴京的天空,下再大的雪,一场烟花,就收了雪的魂魄。

流淌的慈,让北平原的春天开满百合。

 

宋磁,你那里下雪了吗?那些走失的白狐,被沾住了吗?

你那宏大的磁场,吸住多少铁质的目光呀。多深的陷阱,网住多少朵梅花。

而我是一只被排斥的青铜。绿锈,包裹住我闪亮的心。

 

2011-12-8

秋天的供词

《秋天的供词》

 

“寻找温暖的秋天”。

因为这句话,我必须说出我的罪状。

 

◆野菊

 

你开在山涧,路边。开在无人抵达的峰峦。

也开在我的梦里。我梦想中与你亲近,梦想中让你做我的新娘。

这是我的罪状。我携着九月的舞步,在城市广场中央,徜徉在花的海洋。

你并未指责我口是心非。你总是默默接住夜晚的露水。

面向荒郊,秋暖自开。

 

◆棉花

 

你温暖了我的童年。这个季节,在故乡的土地上,你就是我最纯洁的妹妹。

你有纯白的芬芳,胜过了万紫千红。

你的份量很重。老母亲手上流出的云朵,在我心口上,一两胜似千斤。

但我必须说出我的罪状。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我常常披着羊毛,忘记了棉田上空的风,忘记了那无味的芬芳。

 

◆芦花

 

我真的喜欢芦花。并不是她有一个叫蒹葭的雅名。

我喜欢芦花的苍茫。在水岸边摇曳,恰似妈妈的白发在风中飘荡。

我记得童年的小脚丫上,曾经穿过芦花编织的鞋。

我记得她给过我的温暖,如同棉花给过我的温暖。

如今,我丢失了那双芦花鞋。这是我无言的罪状。

 

2010-9-2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