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码字的咸泡饭
码字的咸泡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602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说
自由撰稿人
公号:码字的咸泡饭
著有:《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羡慕》、《我得过最重的病,是想你》

人在江湖走,难免要卖书。亲,你懂的。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波兰诗人米沃什的诗


专栏约稿:229417389

我的微信:




新浪微博
分类
博文
(2018-02-25 14:28)
标签:

情感

短故事

爱情

杂谈

时尚

分类: 小说

文:咸泡饭

水番先生感冒了。不过此时,他蹲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拉今天的第一泡臭臭。这两件事并无关联。对了,臭臭,是他大女儿对屎的另一种叫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5 21:44)
标签:

爱情

情感

短故事

文化

分类: 小说

1

爬山那天,文宇的心情并不算好。他负责的土建项目麻烦不断,甲方迟迟不愿意付款。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座位上,他的电话响个不停。挂断电话后,他意识到整车人中只有自己把工作带到了这个本该悠闲的周末上午。他转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于乐乐,冲她尴尬地一笑。

于乐乐回应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微笑,说:“你,挺忙的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爱情

文化

情感

分类: 随笔

1

 

我的堂姐,大学毕业后,在她父亲的“努力”下,顺利进入镇上唯一的一所初级中学,当上了数学老师。她父亲是那所中学的语文老师。他们,从父女变为同事。

 

然而,这不是堂姐所乐意的。她不喜欢小镇,因为太冷清了;她更不喜欢镇上的青年,他们无所事事,只是在等待拆迁,然后拿一大笔补偿款,住进安置房,娶妻生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五一小长假刚过,石湖公园的土建基本结束,我承包的户外景观工程动工。材料从外省用货车拉来,当天晚上我就住在工地。带来热水、手电筒、被子、脸盆、毛巾……帐篷是提前网购的,特意买了偏贵的一款。好心的卖家送了一个锡箔垫。垫被一条,盖被一条,铺好之后,我脱了鞋子,钻进去躺一躺,试试感觉——哟,还不错哦。透过缝隙,看着浑沌的夜空,虽然没有我喜欢的星星,但内心涌起些许的愉悦。毕竟,露宿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这些许的愉悦很快荡然无存。大运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5 21:32)
标签:

短故事

分类: 随笔

黄先生在乡下租了一套房子。真的是乡下。很乡下的乡下。我从市里开车过去,不堵车的情况下得四十分钟。穿过长长的环太湖路。越走车越少,越走越有荒郊野外的感觉。

我对同伴说,住在这地方,唯一的缺点是看不到美女。美女不会住得这么深。她们喜欢花花世界。同伴同意我的看法,并且对此深表遗憾。是啊,美女的影子都看不到,唉。我们结伴来这个美女不愿意逗留的地方看黄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爱情

短故事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随笔

1

我大致上是这样一个人:与不熟的人无话可说,与熟悉的人无话不说;讨厌的人怎么都不行,喜欢的人怎么都行。

每年春节,我的假期基本上是这样被破坏的:从大年初二开始,开车穿过拥堵不堪的沪宁高速公路,来到丈人和丈母娘家,接受各种客套的寒暄和无关痛痒的问询,和完全不认识的亲戚们聊聊一年的收成,说几句彼此鼓励的话,其乐融融。我不禁惊叹道:原来大家都这么爱喝心灵鸡汤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爱情

短故事

分类: 小说

 

2013年夏天,副热带高压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久久驻留,没有离开的意思。夏艾菲的行李被面包车司机粗暴地卸在楼道口。只有在搬家的时候,她才深刻意识到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竟然需要拥有那么多物质,大包小包,鼓鼓囊囊的,沉得要死。她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把这些东西从一楼搬到六楼,没有电梯可乘。劳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预感到自己可能会精神奔溃。因为天太热了,东西太沉了。她担心自己会从刚租来的房子里纵身一跳。在悲剧没发生之前,她拨通朱一凡的电话,动用了她能想到的全部脏话、粗话,给了朱一凡一顿排山倒海的臭骂。骂痛快了,夏艾菲果断挂掉电话,长长地舒一口气,感觉自己可以平心静气地继续搬行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杂谈

文化

爱情

分类: 随笔

比恋爱更长久的是过日子,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斤斤计较,是数十年的长相厮守,是在卫生间里的裸身相对,是逐渐见识对方丑陋、恶习、怪癖、隐秘人性的过程。假如在开始的开始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心动作为感情支撑,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漫漫人生路应该怎样熬。难道非要在人到中年时蓦然回首无限伤怀心有不甘,找个情人重新玩一次心跳吗?一入围城深似海,而想要跳出婚姻的樊篱是很烦也很难的,劳命伤财,还会挫败你对这个世界的美好认知。恋爱随便一点都没关系,但是不要在随便的道路上走得太远,滑入了围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无论如何,我都非常讨厌“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假如现在我腻味了直男身份,咬牙跺脚换了性别,也肯定不想为“悦己者”涂脂抹粉,改变本人的审美品味去将就或迎合他。据说一位任性的高中女生因为拒穿傻不拉唧的校服而辍学。我要是见着那位校长,非给他两大耳刮子不可——凭什么不让青少年穿花衣裳?我要是管校长的大官,规定他们在工作时间内必须像超人一样穿篮秋裤,想必他们也一万个不乐意吧。穿什么衣服,穿多穿少,标准只有一个:自己的心情。我乐意穿啥你管不着,反正不有碍观瞻就得了。

我相信参加过同学聚会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触:从头至尾就是一场炫富秀,大家都把自己最值得炫耀的一面端上桌子,互相攀比,彼此消化。有人自惭形秽,有人找到了高人一等的感觉,甚至觉得自己有必要当好人,拉一拉旧日同窗。如今,世俗社会评判成功与否的标准太单一,无非是有没有钱或者有没有权。我觉得坦然承认自己两者皆无一点儿也不羞耻。我的成功是拥有了一位漂亮老婆和一个可爱女儿,她们才是我最大的财富!对了,我还会写诗呢,而且不是那种/像口水一样/随随便便,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杨小姐是我现任女友,今天我只想说她的缺点。

 

她的皮肤不够白,脸上有小不点儿的雀斑。她对着镜子照呀照,突然问我:“有雀斑,怎么办?”我说:“没事,不难看。”她闪到我面前,贴着我脑门问:“不难看?只是不难看吗?”我忙哆嗦着改口道:“好,好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