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文百家王聚敏
散文百家王聚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79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王聚敏:男,1957年生,河北任县人,作协会员,散文学会会员,河北作协会员,著名评论家,《散文百家》常务副主编,河北文艺评论奖二级作家,河北省作协散文创作艺委会副主任,河北作协特聘研究员,全国第二届冰心散文奖散文理论奖获得者,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一、二等奖获得者。电子信箱sanwenbaijiawangjumin@sina.com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08-09-17 12:47)

 

             寻找城市文脉

  邢台在明清时期叫顺德府,“府隔府,二百五”,过去皇帝南巡,出了北京城,过保定府、正定府,然后就是顺德府。如果再往前查,邢台乃是“先商之源,祖乙之都,邢侯之国”,建城史长达3500年,论其古老,华北地区,无出右者。邢台这地方,立过都,出过帝,五代四帝皆出于此。邢台籍的名臣名相、科学家文学家,宋璟郭守敬自不待说,刘秉忠设计了北京城,连今天的北京人也完全承认。而中唐诗人张祜曾与杜牧、李商隐和温庭筠并名齐肩,他的那首“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曾倾倒了多少后世文人。邢台更是座商业城市,明清和民国时期,邢台南关的手工业和商业已十分发达,有“邢台好南关”之誉称。官府曾增筑寨城墙以护,引达活、牛尾二河环流街市,各种商栈票号分布其中。马市街、牛市街、羊市街、花市街、蜜市巷……从这些留存下来的街巷名称,我们足可想象当年古城商事之繁华,多么像一幅邢台版的《清明上河图》。

  然而,随着现代工商业的发展,邢台这座商代的“中兴之都”、明清季的“冀南第一城”,并未能跻身现代大都市之列,而始终屈居“中小城市”的位置。这种历史的前后落差再加上许多新兴“后来者”的纷纷“居上”,遂使邢台人顿生“落后感”,并长期处于一种自卑自馁的集体无意识之中。有人曾这样自我调侃和形容邢台之陋:“一个楼,一个牛,三个寡妇,一个糟老头(指市区内的清风楼和卧牛、三女人、郭守敬雕像)。众所周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邢台还曾经历了一次大地震,但这场灾难与其说提高了小城的知名度,毋宁说它更加剧了邢台人潜意识中的这种自馁与自卑。正如本籍诗人尧山壁所感怀:“我的家乡很有名,一因地震二因穷。”这两句诗之所以至今被家乡人记着,正在于道说出了邢台人心中的个中滋味。

  与此同时,邢台市民还有着一种明显的“小城人心理”:既看不惯大城市人的作派或居高临下,又瞧不起乡下人的土气。就目前邢台的老市民来讲,其实他们的祖辈或父辈,多系来自河南或邯郸大名的逃荒者,无文化或文化不高者甚多,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们对农村和农村人的不屑与鄙夷。你很难想象邢台市民能够在如此“既自大又自卑,既非传统也非现代”的心理结构的基础上,产生和形成一种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市民意识”和“市民社会”。作为《散文百家》的一位编者,我曾到过许多地方,参加过很多次会议。但时常令我尴尬和痛心的是,每到一地,人们都知道河北有个《散文百家》,而多数人竟不知它的办刊地在邢台,可见邢台

  在外地的名声之小,更何况这座小城里的文化人。实事求是讲,邢台本土文化人目前能上大报大刊者并不是很多,而那些搞学术研究的,即使教授也很难冲刺核心期刊,其文章多发于内部刊物。但不少人或因在《光明日报》发了篇言论稿,或因在香港《大公报》上了篇糖醋散文而被《读者》转载,就自认为成了不大不小的名人。这同样是上述“小城人心理”在这班地方文化人的身上的具体体现。对此有人曾打油讽刺:“邢台文坛几座庙,庙里又有几尊神。张三自认是大腕,李四又称开新纪。你争名来我夺次,夜郎国里闹戚戚。劝君莫谈敏感事,人人都觉是第一”,可谓淋漓尽致。

  正如前面所描述的,邢台人原先的文化家底并不薄弱,岂止不薄,应该说是丰厚。即如现代以降,邢台这方热土也曾培育了不少文学家、诗人、学者、书画家和科学家。如著名古曲文学专家顾随,如与李四光齐名的地质学家尹赞勋。在文学创作方面,如果说保定一向出小说家的话,那么邢台则绝对是出诗人的地方。王亚平、石祥、浪波和尧山壁乃是邢台人骄傲的理由,而版画家李铁树,特别是“书画双绝”的白寿章,即使放到全国,也称得上是屈指可数的一代大家……然而,正如大家所都能感受到的,随着这些大家的陆续调出或仙逝,邢台的文化艺术人才出现了断档,邢台的城市文化出现了断层,且似乎越来越严重。一方面是城市文脉的日益孱弱,一方面是“时尚文化”或“快餐文化”在小城的流行与蔓延。邢台有一种“自由撰稿人现象” (其实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而非邢台所独有),从文化多元性上讲,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我这里所说的“城市文脉”与此无关。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邢台人,笔者本不应有失厚道地对邢台文化说三道四,但爱之笃则恨之切,且我不过在此说了些真话而已。好在邢台的城市文脉并没有断绝,著名影视剧作家宋聚丰仍坚守于此,先秦史专家刘顺超、地方史专家赵福寿清贫自守,仍在默然耕耘,一批文学新秀正蓄势待发,民刊《新诗大观》蜚声诗界,而《散文百家》又绝对是邢台人打出的一张文化名片,为此,我又感到欣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7 12:39)

                         忧伤的文字

朱静辉外表随和爽直,内心却忧伤敏感,她读书多涉猎广,人文素养好,身上似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三十年代文人情结,她应该属于当今那种喜欢张爱玲龙应台而不喜欢琼瑶三毛者辈的文学女人。这种女人秉具中国文化情怀,视文字如生命,自负与傲气,自己写得不会太多,但一般文字也难被她看上或入其“法眼”。静辉大概正属于这类女人,她眼高手也不低,其作品文气重,才情高,文词整饬讲究,情感含量高;叙述风格明快而不失婉丽,散而有文,饶具个人生命体验与生活质感。当然从目前看她的作品也并非篇篇尽善尽美,某些篇章甚或有着明显的艺术缺憾,但也决不是当今晚报上的那种糖醋制作或流行于时尚刊物上的那种心情文字。与当今那些“博客”写主或“自由撰稿人”相比,静辉的发表量也不能算多,但仅就《渐行渐远的忧伤》一篇,则能确定了她在读者心目中的“才女”形象,而前者则不能。也即是说,静辉的写作与前者的所谓“散文写作”并非是一码事儿。

朱静辉散文的表现内容大约由两部分组成,一曰精神回望,写文场文事文人,代表篇目有《渐行渐远的忧伤》、《张爱玲的方式》、《杜鹃啼处血成花》和《解读李煜》;一曰游走乡村,写故乡故人故事,代表篇目是《故乡人物绘像》、《沿着沟走》、《两棵古槐》和《与吃有关的记忆》。相较而言,前者词采飞扬,最见作者才情与灵性;后者淋漓朴纳,以现实及物感见长。就意蕴而言,如果说前者体现是作者对“过去”的一种遥远的会心会意与价值追寻的话,后者则写的是作者对“现实”一种深刻的无奈与逃离。回望与逃离,无奈与寻找,不走向过去,便是走向乡村,遂使我们在阅读静辉所有篇章的时候,无论她写什么怎么写和写得怎么样,她的散文总给人以“行走”与“漂泊”的感觉。这不单单体现在她文本中时常出“渐行渐远”、“走”“寻”这些外在字眼上,更体现于她文章的那种整体情感指向或心理向度。透过这些动感而忧伤的文字,我们似乎触摸到了一颗情无所寄、思无所托的心,感知且体味到了文章背后的那个情感无从着落,身心无处安妥的女人……就是这位用“心”写文的女人,她的作品质量虽然参差不齐,但篇篇有“我”有“心”。当然她的这些企图“将过去束之高阁”的文字,也许是她写给自己看的,她不过分雕琢和在意别人。

吾手写吾心,而“吾心”又何尝不规约着“吾手”即我的写作手法和套路呢?我们看到,静辉无论写张爱玲、李煜、曹雪芹、纳兰性德,还是写偏僻山村、江南古镇,皆是以“心”切入,以“我”为主,以“情”为帅,统领全篇、布局词藻。即一切外在的事件物象,皆是她情感投放或寄寓的所在,因此她没有陷入文史的堆砌卖弄以及那种廉价的“乡愁”与“观光”。例如她写李煜,“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不取其做为君王的被掳经过及朝野军政之“宏大叙事”,而取其做为“才人”的“可怜”一面,加以放大渲染,而无意像当今许多散文家那样,充当史学家去向读者绍介一种“史实”。她写张爱玲、曹雪芹和纳兰性德等,也同样如此。写他们也是写自己,她与他们之间是心心相通、彼此碰撞与选择的结果。当然在写文场文事文人之外,朱静辉写的更多的还是故乡故人故事。徜徉于这些篇章的字里行间,我们会发现朱静辉是那么的喜欢大山,喜欢大山的粗犷与裸露;是那么的喜欢走路,不停地走路,她甚至喜欢享受脚板磨出血泡的那种疼痛和闻到石头被阳光炙烤出的那种芳香。“想家”“回家”似已成为她的一种无可救药的宿命,而“家”和“故乡”在这里于她,已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实指,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意象或象征。因此,尽管缘于的描述对象的不同,她的这类散文较之前者,在词句的雅驯和风格笔调上稍有变化和差异,但同样感人,有些篇章比如《与吃有关的记忆》和《两棵古槐》等,其感染力度甚或优于前者。请看下列这段文字:2001年的夏天,我因为身体的原因,心情一直像六月阴霾的天……我比平时更强烈地想回家,尽管家已没有我所挂念的亲人,但遏止不住的思念雾一样地席卷了我,我想念那片槐树的绿荫,想念青山上面的那片天空……临行时家人还担心我的身体,我的晕车,可我也奇怪,那一次我一点也没晕眩……正是午后的安静时光,只有贪玩的三两孩童在阳光下撵着一只狗,可我感觉这里的石头都在唱歌。我的目光快速地越过低矮的院墙,向那熟悉的地方望去,一团绿云般的树冠映入眼帘,霎时,我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明白一颗漂泊的心找到了栖息的枝头,“有泪可落,也不觉得凄凉”……(《两棵古槐》)像这样的文字,我们很难以一般的所谓“乡情散文”或“游记”命名概括之。诚如作者所言,这些令她“温柔的感动”的文字,皆是她在“痛苦、失落、挣扎以及无数次失望中的坚守”之后而“开在废墟的花朵”。这样的“花朵”,矫嗔浅薄的“小资女人”写不出,生活优裕海外华文女作家也未必能够写得出来。精神回望、乡村游走,失落、疼痛、逃离、寻找、孤独感、漂泊感……一起构成了朱静辉笔下那些动感而忧伤的文字。

如前所说,朱静辉是一位很有素养很有品位而又严谨甚至挑剔、追求完美的女人,故当她要我为本文集写点什么,并嘱我“不必太过费心”的时候,我既高兴又审慎,面对这样的文字,我怎会支应和马胡?我只是担心自己上面的所写,是否能够使她会心和满意。

 

                                                                                                                                                         200712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打捞与唤起:关于古都邯郸的文化记忆

   

  您将打开的这本《邯郸寻马》,是一本厚重的关于邯郸的历史文化散文集。作者李延军钩陈稽往寻觅,吊古抚今求索,上下纵横捭阖,议论如江河滔滔,气象巍巍,颇为壮观而不落俗套。他企图穿越遥远的时光隧道,拨开纷繁的历史烟云,用以文学的笔法,即通过对一个个激动人心的人物、事件和场面的描写和连缀,来为读者打捞再现一个立体的、真实可感的“文化邯郸”,使古赵都从冷僻的典籍里和沉寂的博物馆里走出来,走向一般知识者,走向大众百姓,从而唤起和加深邯郸人的文化记忆与思考,并确立其在当今现代化进程中的文化自信心——这恐怕就是这本书最明显的价值所在。
  写散文的人大概都很清楚,“历史文化散文”是不大好写的,该文体既需要作者具备文学家的“才情”,更需要作者秉具史学家的“史识”和思想家的“穿透力”。也正由于此,李延军目前的这类散文,虽不能与余秋雨诸大家相埒比,比如他的章法或许有待调整,议论或许还不够十分精辟,但他能把邯郸写到目前这个水准,已经很不容易,也足以令典籍中的邯郸感叹了。这将调动作者多大的知识存量,消耗其多少精力呀!谓予不信,诸位不妨一试。特别是在这个流行文化蔓延无阻、“快餐散文”大行其道、“自由撰稿人”为挣钱而写作且自我感觉又十分良好的年代,李延军能够沉入典籍、爬抉梳理,又不时辅以田野考察,偶有心会神悟,便形诸笔端。仅此精神,足值得推崇和赞许。当然,仅有此“精神”,是远远不够的。李延军之所以敢以“历史文化散文”相期许并取得了目前的成绩,一是缘于他自身的才情与痴迷的求索精神,二是缘于邯郸历史文化的自身魅力。难道不是吗?邯郸很重要,重要得一部先秦史绕开它就无法成立和讲清;邯郸很厚重,厚重体现于它作为“成语典故之都”的人文底蕴;邯郸很……
  邯郸的魅力何须我再加赘言,打开这本《邯郸寻马》吧!你会走进邯郸昔日的辉煌与繁华、光荣与梦想,你会领略和体验古赵国的烈烈烽火、隆隆风雷。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于此扬鞭跃马;美丽的赵姬在此长袖美舞,舞姿翩然;磁州窑的千年窑火在此袅袅摇曳;甄宓的才情与贤淑,曹子建的才高八斗,更有建安文人在此文酒诗会,临风把盏,长吟短哦。巍峨的赵王城、豪华的沙丘宫、高高的铜雀台、静静的漳河水……得读此书,这些跨越千年的故事和影像,伴着作者的感慨和思索,定然会次第映入你的脑海和眼帘。
  然而不必讳言,邯郸同开封、洛阳等历史古都一样,如今确已铅华落尽、风流云散。“流风胜迹花千朵,都待冯郎梦笔开”,古赵都的盛事繁华,流风胜迹也只有靠“李郎”的这支生花“梦笔”,呈现在这本书了。故读此书,未免又使人油生一缕“白发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般的落寞心绪,或孟元老“梦华”东京魂牵汴梁式的怅然情怀……这种感时伤怀的故都之思,无疑是一种凄美高雅的审美体验,它是作者带给我们的最好礼物,拥有它,我们日益变得粗糙的情感和浮躁的心灵才会变得丰富细腻和沉静。或问,如此回溯历史、沉湎忧伤,津津于“话当年”,不也是一种“老子先前也曾……”式的阿Q心理?我以为非也,“沉溺当年”而不能拔固然为我们所不取,但“忘记当年”毫无历史感同样也是一种麻木。如果一个城市的居民对其所在的城市,连“话当年”的兴致也没有了,那说明这座城市真的是“白发”老朽了,而一座麻木的、没有历史感的城市是难有希望的。况且这本《邯郸寻马》并没有停留于浅层次的“沉湎”和“津津乐道”,正如书名所标识的那样,除了形而下的史实陈述外,作者自始至终并没有忘记作形而上的思索与“寻找”。通读全书,你会发现那些充满知性思辨的文字几乎在每个篇章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呈现。至于他思索寻找的如何,由于这个“课题”太大,因此作者乃至所有的散文家都不可能做得尽善尽美。但不管怎样,据我有限的掌握,李延军这本《邯郸寻马》,大概应该算是第一本从正面切入与展开、较全面地描述邯郸历史文化的文学类专书。这块骨头并不好啃,啃出《邯郸寻马》的延军辛苦了!
  说到不足和缺憾,则是延军的某些篇章目前写得还有些“满”、“实”,还缺少如国画中的“流白”或文学的“闲笔”。有位网友曾如此赞评其某文:“这已经不单单是一篇散文了,它的资料性和学术性远远超过了它的文学性”,以我所见,此恰恰是该篇致命的缺憾——“质胜文”也。故希望李延军以后能以情感稀释资料、化用资料,并掌控资料的分布密度,使自己的文本升腾起来,活泛起来。另外,李延军显然长于吟咏文史而短于现实题材的捕捉与描摹,集子中的几篇游记,则有待进一步提升,在此顺便一提。
  先哲有言,人之患在好为人作序。识趣者避之犹恐不及,不才如我,本不应明知故犯。况且提起作序,邯郸大有人在。论年齿清山兄理应排先,讲实践我不如东汇、桑麻二君,故无论从哪方面,我均非最佳人选。更主要的是我从事编辑多年,养成苛求习气,像医生观人一样,再健康的身体,仍能被他诊出许多“毛病”,更有甚者,他往往还会夸张其辞,耸人耳目,以显示自己医术的高明。我对李延军散文的上述评价,亦权当如是观。好在这不过仅仅是我自己的一点看法,至于他的历史文化散文写得究竟如何,读过全书,您就会拥有自己的判断,解读出自己心目中的“文化邯郸”。
  此为序。

                              2006年4月4日于邢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章内部 细论文貌文心

《散文情感论》隆重出版

本书系《散文百家》常务副主编王聚敏先生的散文理论批评集,王先生从事散文编辑近30年,阅人无数、读稿无限,本书既是他培养指导作者的经验总结,又是其长年衡文悟道的理论表述。王的散文研究,“善抓问题”(林非语),富具“问题意识”,他既反对“文体净化说”,也不服膺“大散文”主张,而是努力构建自己的“散文情感论”并以此为尺度或基点,对“中国散文的文化性质”、“20世纪散文的情感走向”、“新世纪散文情感的坐标点”,对“文化大散文”、“小(男)女人散文”、“抒情散文”、“乡村散文”、“游记”、“官员散文”、“原生态散文”、“老干部文体”和文本制作等具体问题,均从历史与现实、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进行了“高屋建瓴”(林非语)地论述和剖析。书中文章视野开阔而有独见,笔势凌厉,词采袭人,学理性强,多思辨之美,是文论也是散文!不少篇目或获奖,或被转载,或被作者、读者自发传阅,《散文情感论》实为当今散文理论批评的一部厚重大气之作。散文编辑谈散文,也许会更在场、更在行、更在理,使你会心会意地“走进”散文!本书定价人民币30元,欲购者请邮局汇款至:河北省邢台市顺德路255号《散文百家》编辑部常建华收,并请在汇单上注明“购书”字样, 邮码 054001 款到即挂号寄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常过来看看”,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们可以一起把这里变成共同的心灵家园,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
  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
BLOG地址,像老朋友一样经常过来做客——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中,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特别希望能通过你,让我认识更多的好朋友。如果还有不了解的,就跟着我一起来看看拥有所有博客知识和维护技巧的博客帮助站吧:http://blog.sina.com.cn/lm/help/2008/index.html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anwenbaijiawangjumi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