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水先生JSY
三水先生JS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036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8-25 11:4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描一笔

 

木棉,每个心动的环节,就像走过光年来找你……

认识你时,你还是个穷小子,就住在学校附近的帐篷屋,小雨时小盆接水,大雨时大盆接水。

当然,我们的故事还得从九年前说起。

相遇本来就很难,毕竟中国十五亿人口,如果没有木棉这个惹事王,或许,就不会再有后来。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男孩子,我就不会还手了!”

“丫头,就你这样的我还看不上呢,别动,一会儿被发现,被打的可是我们两个人。”

“你被追债,又不是我!”

轻声嘀咕,木棉的眼睛变的硕大,他将手慢慢地抵在墙角,将鼻息喷在我的耳旁,“丫头,胆子不小,已经很久有人这么嚣张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2 00:55)
标签:

日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那时候没有喜欢上文字这个东西,我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回答是,不会。

经常被人提到的艺术两个字,在某些人眼中,不过是闲来无事的消遣,可对于当事人来说,是这辈子的回馈,就像宝贝,在不知道多少个的夜晚,吃泡面,熬夜,逐字逐句分娩出来的宝贝。

如果生在没钱的人家,漂流,如果生在有钱人家,打压式的漂流,只有成功,才可以换来所有人的瞩目,才能瓦解,他们心底的偏见。

我遇见过一个人,抛弃了好工作,好学习,每天就像个疯子一样写作,还是写作。因为那种身临其境的感受,他经常现在楼顶,每一次都差一点,差一点就跳下去了。

他以为他的疯狂能换来成功,换来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5 07:16)
标签:

日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以为我很喜欢你,每个晚上都会想你,见到你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回头,见你今日是否皱眉,是否还安好。

你认真的时候身上总会泛光。或许,我会自恋,可唯独对你,会谦虚到底,期望你也同样能发现我身上的优点,并为之吸引,扑到我怀中,我能搂住你,淌过千山万水,携手相将。

我的头脑很简单,喜欢就是喜欢,完全不像我手中密密麻麻的程序,复杂以及难搞。

外界人总说程序员就像山中桃源的老人,与世隔绝,说实话,他们说的还蛮有道理的。

我不会浪漫,不想买花,不懂什么叫做高级餐厅,我有钱,不过无需有的物质生活不愿意去追求,别人见我身上无一不是名牌,我会很乐意地告诉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好就散

 

人的一生总有一场意外,而我的意外就是遇见她。
 
她不漂亮,可第一眼给人感觉是五官让人很舒服;她脾气差,动不动就摔东西;她会晚睡,可总会提前报声晚安;她很马虎,却总爱逞强。
 
她总闯祸,所以我总在背后给她收拾残局,这个世界很大,遇上灾星的机会很小,可一盆子扔下去,砸中我脑袋的同时,也成就我们之间割舍不下的冤孽。
 
喜欢一个人总不轻易说出口,因为害怕被拒绝,可这个丫头是个反例,她会用千万次告诉我,她喜欢我。
 
我从来没有想过付出,所以也没有想过去得到什么,毕竟,在我对未来的规划中,什么都有,唯独没有爱情。
 
这是个拖累人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06 0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描一笔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你们就为了权利与荣华,可我为了皇上,只有我,真心爱皇上!”

华研入宫时就见一女子站于高墙之上,头上金钗富贵,身上玲珑羽衣,日日叫喊,至第五日,终于没了音,听说,被人一把推了下去,死的凄惨。

(一)

“姐姐,城门女子被人拉去乱葬岗了,听说死前在后宫居于高位,如今这死法可真让人心寒。”

跑来的丫头叫离数,与她一同入宫,性子直率,常口无遮拦,不过心肠不坏。

“哪有什么心寒不心寒,跨入宫门也就一步,等你想出宫门时,可需要千百步子。”

“我可不要出去,在宫里有吃有喝,到宫外可得饿肚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录

 

成了社会人后,好像之前喜欢的每一样东西,都成了金钱的牺牲品。

之前喜欢的多纯粹,那现在就有多滑稽。

认识一个设计,他做图总不能添加个人色彩,毕竟作为商业用途,他必须,将自己的作品改了又改,最后成了庸俗却老板喜欢的成功品。

我又认识一个技术,8月生日他许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到底,除非有一天老了跳不动了。而他喜欢的,是舞蹈。

21岁上班的时候,姐姐问我喜欢什么,我说我不知道。

其实,我一直喜欢写作,想当殿堂级的地方去瞧上一眼,远远站在那里,也可以。可哪有这么简单,三无选手登台本就是一种笑话,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描一笔

 

年轻真好,什么也不用管,什么也不用顾,只要拼命去爱就好,反正,受伤了会舔伤口就行。

有人说,谈恋爱却不打算结婚的,都叫耍流氓。

我想问,你年纪小时,会想到成长的痛吗?上学时,会想到落榜时的苦吗?结婚前,会想到家长流的泪吗?年老时,会明白一个人的孤单吗?

回答一定是,不会。

因为,未来只能交给未来,你要做的,不过是努力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敏敏谈过三段恋爱,直到32岁遇到仁斌,才心甘情愿戴上戒指,她说,再不结婚就该放手了,她舍不去这么好的男人。

我以为,她会说,再不结婚就老了。

十七岁,在刚好的年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进东是阴阳眼的第三十五代传人,这些年来,他一直游走在每一处荒芜的坟地,帮助那些活着而不得的人,实现最后一个愿望。

有人很贪心,问他,人生在世,哪及一个愿望,不实现如何情愿走向地府。

进东回他,人生在世,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活,非到死了牵肠挂肚呢?一个愿望就一个愿望,不能再多了……

每年的中元节都会出世一个鬼娃,这个死在娘胎的孩子,总会想尽法子逃跑,进东必须在这个夜走到尽头之前,找到他,送他去黄泉。

(1)

这夜,林兴村的五婶子生孩儿。

由于年岁已高,老刘在屋外急的跺脚,都几个时辰了,怎么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描一笔

 

“宁蜜,有想过再见吗?”

“没有。”

“我们……还有可能吗?”

“木然,你个混蛋,彻头彻尾的混蛋……”

(1)
嘀嗒,时针倒数中……

这个礼拜宁蜜整理好行囊准备开车离开,路上有个小伙子迷了路,她停车告诉他,得往前走,顺着公路就行。

刚转身离开,就被打昏过去,后背很痛,火辣辣的,尝试挪动,才发现手脚都被绑住,嘴巴被胶布粘住,想大喊却成了呜咽。

一阵脚步声踢踏式接近,想来穿这个鞋的人心情很好。

胶布被撕开,她嘶地抽了一口冷气。

“你就是木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