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逝
三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6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2-06 03:23)
标签:

文学/原创

    最近实在是懒得在两个blog里折腾了,于是有些怠慢于这厢边。想想,索性这里来个声明,没有特殊情况,今后只在我另一个blog“拷贝山”里更新内容了。
    欢迎大家有来有往。
    链接:拷贝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1-04 16:55)
标签:

文学/原创

    昨夜去看了《色戒》。
    删节版的可笑在于,似乎《色戒》不在“色戒”,而在乎“戒色”也。
   《色戒》之“色”,无关男女,实乃人性。看一部本靠人性取胜,而现在不得已令人性缺失的电影,观众心理同肉体一样得不到满足。
   《色戒》之名,我猜度,或许出于佛教戒律“五戒”之“不淫邪”。
    一个是爱国女学生,一个是卖国特务头子,在时代大背景下,粉墨登场,黯然收场。狭隘意义上的“淫邪”,成为暗渡陈仓的利器。
    殊不知,“戒律”本是两层意,一“戒”,一“律”。两者相对相生,“戒”为“诸恶莫作”;“律”为“众善奉行”。简而言之,一个是恶事不得做,一个是善事必须行。于是,只行不做恶,便不足以为戒,不行善事便是作恶。“戒”之“止”,与“律”之“持”间,从来都是一种平衡。
    如此看来,《色戒》中,最初因计谋,因“淫邪”而走到一起的两个肉体,最终却入戏太深,转而生情,便不足为奇,也是顺理成章。在持戒行色的同时,也动了情。一色一情,便如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0-30 02:03)
标签:

文学/原创

   波罗的海的蓝色
   有多少滴眼泪 
   就凝结成多少颗琥珀
   一只飞虫
   一片蕨叶
   成为虽死犹生的一刻
 
   这该是松树隐秘的私心
   还是缠绵悱恻的爱情
   都化成金色蜜意
   当泪滴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号鼓喧天,一只秃鹫盘旋于寨子的上空。勇士们围成一个圆圈跳舞,舞动的人墙将老巫师古曼团团围住,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与神明沟通,又如何被神明授命……

    围观族人的视线越过勇士的人墙,看到古曼手执的神杖突然高举向天空,上面挑挂着一段淋血的羊肠。与此同时,原本盘旋的秃鹫俯冲而下,利爪瞬间抓起羊肠后再次腾空,鸣号着扇动巨大双翼,如一团黑云般飞离。

    娜鲁与法奎沙好奇困惑于眼前这一幕。

    娜鲁:老古曼到底是在干些什么?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他和牛羊过意不去!

    法奎沙:我也不清楚……可如果牛羊吃肉,狮子吃草,恐怕会有大事情发生!

    此刻,舞动的战士们各向两个方向靠拢,让出中间一条小径——老古曼从包围圈中走出来,满面涂满羊血,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与表情。

    老古曼将双手高举,原本喧天的号鼓戛然而止,这一刻,寨子中静得如同能听到空气中翻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他,身家殷实,样貌周正,未至四十,却已自信“不惑”——见的人事多了,信的人事自然少了。

    对待女人亦如是,不必计较虚实,对人如无要求,对己便无负担,高兴第一,好合好散。

    红颜多多,若恰逢身在此红颜畔,彼红颜一个电话打来问行踪,也定会有问必答,言无不实。

    结果自是两种:受不了他处处留情者,自与他一刀两断;撒泼打滚却仍死缠烂打者,他自会退避三舍。

    却未有良心不安:他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0-09 22:28)
标签:

文学/原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隆隆”又是几声闷雷,大人们早已死心,几个童心未泯的孩子却还是抱有最后一丝幻想,从屋棚里钻出来,仰望天空——失望很快写在了他们脸上,阳光瞬间将乌云逼退,没有一滴雨遗漏下来。
    部落中德高望重的老巫师古曼,在寨子中心的神柱上,用剔骨尖刀刻下了一个竖道,焦虑地叹了口气:哎……九百九十九日可以等,可太阳东升西落已经一千个日夜,今天已经是整整第一千天了……天神啊,您难道非要让我们那样去做么!
    放眼神柱上,密密麻麻,已数不出有多少刀痕,雨水就是草原人的命,他们用记录干旱的方式,表达着对雨水的感情。
    突然一声铜锣惊响——这代表部落中又有一头牛刚刚死去。牛是部族人唯一的财产,严重的旱灾,令牧草不生,所到之处,所有的草根都已被饥饿的牛群啃光。从前草原中的湿地,现在已成为一个个浅坑,如同一个个哭干眼泪的眼眶……方圆几百里内唯一的一个湖泊,从前是所有附近草原生命和人类的水源,如今却已干旱成一个混浊的小水洼。部落不得不派族人日夜看守在湖畔,为保护这现在仅有的活命水,部落人只得狠下心肠,将所有来此寻水的其他草原生命赶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东非草原,枯黄寂寂,孤独的金合欢树的沉默,与偶尔两声秃鹫的鸣号,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草原的死气,还是生机……

    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千天的干旱,旱季是焦热,雨季会有让人空喜一场的雷滚乌云,却一千天了,没有落下一个雨滴!

                  

    娜鲁,是部落中肤色最白最丑的姑娘。她没有炭一样的肤色,没有宽厚的鼻翼,没有肥大的屁股,却是如小麦般闪亮颜色的脸,倔强挺翘的小鼻子,长颈鹿一样纤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10-07 13:50)
标签:

文学/原创

     秋水长天白练捣。云卷尘铅,霜锁胭脂掉。一二红花逐败草,几多睡眼闲情少。   懒耍风筝池畔绕。池底游鱼,池上鸢不叫。何奈纸糊真不了,明年归雁春来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