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千尺
三千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638
  • 关注人气:8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连接博客圈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友情排名不分先后
博文
(2018-07-19 13:26)
标签:

三千尺

文学/原创

分类: 三千随笔
     昨天的题是14天,大概是自昨天动笔到上一回博客上记录的时间,隔了14天。今儿肯定是不能用这个名作题了,下笔三言,离题千万里的,只是总不能强拉硬扯的再续一个14天了。

    进步总还是有的。昨儿写了不算太满当一篇吧,但总还有那么几句自我欣赏的,突然就卡住不动了,页面得意洋洋一动不动之后就宣告自我关闭。抱着侥幸的心理再打开啥也没有时,便连写一个字的念头都没有了。找不见的那瞬间便想起白日里看过的一个片断,说这人年年体检,年年好好的,突然就有那么一年告诉了你,你病了,病得无药可救了,然后自打那消息出来之后人就真的很快就没有了。仿佛人没了压根不是因为那病,就是因为那消息。不就几行字么,硬生生的念叨出生死来,夸张是夸张了吧,但一念三千,仿佛说什么都不为过。
   
     这几天的天气傲娇得很。睁开眼睛一看就是明晃晃的白天,要不是家里的窗帘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5 15: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5 08:52)
一户一家一平安,渐消冰雪褪门寒。
望远楼高皆邻里,东西无问左凭栏。
想来春日近咫尺,阑外清风步阑珊。
不曾相识似相识,行影如是天地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2 08:15)


好一阵子没有更新,文字仿佛渐渐迷失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以及无聊当中。呵呵,很矛盾的一组词,同时一起出现,无非是想说日子是忙碌的,可是内心底是无聊的。赤白白的,这么一说出来就没多大意思了。
随便挑两张照片发一下,内心底还是渴望温暖的。估计许多人大多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7 09:38)
         一打开博客,发现当头照片人物穿着的还是厚袄子毛线帽,想起蓉儿在问,时间都去哪了?恍恍惚惚,原来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往前还是一个月更新一篇,往后就是一个季换一茬,只可惜无了新收的果实,现只恨不得连一日三餐都用外卖送了前来。空了闲暇然后去锻炼,去喝酒,去玩摄影,去逛世界。。。。。。哪里顾得上博客呢?文字么,本属心隙间的抚慰,平淡了许多,时常似已足够,文字便惭惭失了原来的作用。

      

     这连天的热几时停憩呢?最近的新闻天天播各式各样的热,这么热,当然是新闻了。

      40度连连看,其实亦无妨。

       昨儿陪着儿子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问儿子:“知道这树上是什么在叫么?”

      儿回,“蝉”“那你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么?”

       摇头不知。是啊,这树下面连泥巴都瞅不见,更又从哪里晓得这蝉是如何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6:44)


    昨天写了大半的文字突然消失不见,今天想想,还是拾起。文字与图片窝在某个角落里,不写出来晒晒,会长草的。

    毕竟春天了好久。
    上周去了淮北几个地方采风。

    萧县庙会。唱的是河南豫剧。乌丫丫的老人家,留拍了一张,托着腮帮子歪着头的模样。很有孩儿的童真。很难在老人家的身上看到这般景象。

   唱堂会小时候常见。

   爱上戏曲也就是听唱堂春会开始、在小时候的家乡。若有人家办喜事,便会邀着剧团来唱。在宽敞人家的门前档口,架一个木台子。幕布帘子一扯,噔噔噔,呛呛呛,角未出场,哭声先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2 08:18)
标签:

三千尺

文学/原创

分类: 三千随笔
     早餐是坐在阳光里解决的。春天的气息已经布满整个蓝天白云。
     真好。
     想起一些人和事。
     那时该是我刚做这一行没多久。这一行有一个规定,调查的时候得有一个主调,一个副调。取一人为公,二人为私之意。前面的四年一直没有稳定的副调,副调有时是领导,有时是旁人,有时是旁的支行,临时了N回,乒乒乓乓一路闹将过来,倒也很是热闹。

     那一处借款人的工作场所位于合工大的地下防空洞。外人很少知道在211重点工程的合肥工业大学老校区底下,弯弯区区的是一系列的防空洞。防空洞约两米见宽。从一环路路口下去的时候,一阵凉风袭来,冬暖夏凉。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1 17:47)
标签:

杂谈

分类: 三千随笔
        三生三世终于要结束了。一个故事结束的时候总有些失落。最好是过程,过程累,却实实在在的一门心思。

        共搬了五盆绿植到单位的办公桌。绿萝从酒瓶子里长开来,攀在壁上。发财树,吊兰,鸿运当头,都是好养活的物什。屋子里无法通风,不晓得这个的搬放是放生还是求不得?光照要求无法满足,通风亦然,如果植物都难以生长,人又该如何求活?适者万物生。

        早上突然想起了八年前刚到合肥邮储的模样。一个人晃荡在整个行里的模样,业务没有人教,报表不会写,市场已被前来者占领,难。很难。说好听是没人管自由自在,说不好听就是无人帮忙自生自灭。
       

        而今, 仿佛又是从零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2 11:19)
标签:

文学/原创

三千尺

分类: 三千随笔

    新来,眼睛不好使,一个眼做了飞秒手术,一个则仍然。原本一深一浅,现在依然是一远一近,一清晰一模糊。差距总是存在,便是时刻提醒自己,默默努力,实现每一个自己吹过的牛逼。

 

   早上七点四十,第一个到达办公室。上班这么多年,四处游荡办公办业务的日子突然有了一个定数。定数稳定人心,按领导指示,便是这么踏踏实实的坐下来眼观六路,耳听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5 15:35)
    许多想说的不方便说,许多不方便的不想说。
    寡言。
    过年。
    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总需要有一个人安排。终于把过年外出的几个房间以及行程订妥。兵马未行,粮草先至。于是妥贴于是惬意的坐在冬天的日头下乱翻书。明天是农历猴年最后一天上班。
  小时候喜欢过年。

  喜欢隔年隔夜把新衣服放在床头,扒拉等着第二天全新亮相的日子。然后一路显摆得瑟的跑来跑去.疯疯颠颠的玩着所有那个年代的人都爱玩的事.

    那时有个董家祠堂。祠堂有女眷年三十守夜祈福。那帮女眷们除了守夜祈福之外,年前就开始张罗,拢在一起做脚踏糕.那东西我从小不喜欢吃,光着脚丫子凑一块踩,天晓得哪家的媳妇带脚气.即便没有,也许还有口气,这帮媳妇聚一块,哪一个不是大嗓门.,就算我没亲眼见过.但一听这名字很自然没办法,就这么断章取义了.不怪我,那时我还小.偏偏年初一的早餐毫无例外的就是糕丝下面条.于是面条拨了,青菜吃了,那糕,就剩了.剩了就剩吧,反正总有人说那是年年有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