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勇于不敢
勇于不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301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1-05 22:49)
标签:

杂谈

   今晚想起来来这里看看,发现时光已经过去了快五年;似乎都有点感慨了。那时我们怀着一颗奉献和好奇的心,几乎是“笔耕不辍”,在这里写着一些估计也不会留传的文字;关键是大家还乐此不疲甚至还激情澎湃。后来我们似乎也忽然就疲惫了,纷纷“封笔”;这种感染似乎还特别强烈,起码我是不再爱写了。今晚再次来这,很想念那些老朋友了,忽然。你们都好吧!祝你们一切都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24天啦!

2006年02月26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6年02月26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无标题》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326篇
图 片  0张
访问人数 69355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8-15 05:59)
标签:

杂谈

   今晚就要坐火车回家了。来广东快一个半月了,中间回了一次家,待了5天。前天买的票。指望从广州走,买不到卧铺;深圳到合肥也无。最后买到了从东莞走的车票。

   东莞有表姐表姐夫在。去年来过一次。知道我来广东后,常让我来玩。去年来的时候,喝掉两瓶五粮液。昨天一天也消灭两瓶白酒。中午一瓶姐夫因为开车只喝了一小杯,姐姐喝了一两多,我大约八两。一觉醒来以为晚上不能喝了,哪知酒杯一端,一瓶最后还是干了,姐夫和姐姐喝了大概3、4两吧,大部分还是进了我的肚里。

    回家的感觉就是那四个字--归心似箭。车票买到的时候,也就是心乱的开始。发现广东离家还真是远,火车得坐15、6个小时。上次回家坐的飞机,可从佛山到广州白云机场也很麻烦,从早上7点多坐车,一直到11点才到。12点40的飞机竟然到3点半起飞;上了飞机然后集体又回到候机厅。折腾。由于个头高,在飞机上腿基本不能动弹;还是在车上卧着好。还有个比较省时的路线,乘广州到武汉的高铁,武汉到合肥有动车;大概5小时不到。很想坐坐。

    姐姐姐夫所在的学校叫东莞中学松山湖分校。环境很好。松山湖本来就是个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1 12:50)
标签:

杂谈

   人生的前半段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当然我在政府部门上班,每月还拿着党给的工资。人生的转折似乎在今年发生了。那天单位领导问愿意出去招商吗,我说可以试试。这一试,我就来到了广东佛山。  来到佛山的第二天,我就开始电话找老乡了;当时除了帮我租房子的一个老乡外,我只知道两个老乡号码。 一个叫霍建平,一个叫鲍杰军 。电话霍总时他说在开董事会,让我信息他。信息完后我拨通了鲍总的电话,时间是上午九点多一点。电话通了后我正准备介绍自己时,那边传来“对不起,我正打球呢”;我马上知趣的说“好,您忙”,挂了电话。我当然不会死心,马上信息了他,自我介绍了一番。我苦等了好几个小时,杳无音信。下午,我再次拨打鲍总的电话,响了几下,那边挂了;我再次信息他。第二天还是毫无动静;再次拨电话,这次铃声响的更短了;结果——当然是人家挂了。第三天,在和一个在北京的老乡电话中意外得知鲍总竟然是他的最高上司,我似乎看见了希望,马上编了个短信发给鲍总,称和他的手下还是一个镇上的。结果还是石沉大海。我这次是真的失望了。其后几天,我见到了本县的老乡霍建平以及一些安徽老乡。大约十多天后,在和一个安庆老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0 19:37)
标签:

杂谈

  《太平广记》卷469《钟道》(出《幽明录》)载:宋永兴县吏钟道得重病初差,情欲倍常。先乐白鹤墟中女子,至是犹存想焉。忽见此女子振衣而来,即与燕好。是后数至,道曰:“吾甚欲鸡舌香。”女曰:“何难?”乃掬香满手,以授道。道邀女同含咀之,女曰:“我气素芳,不假此。”女子出户,狗忽见,随咋杀之,乃是老獭。口香即獭粪,顿觉臭秽。(永兴县吏钟道得了重病刚好,情欲比平时倍增。他先前喜欢白鹤墟的一个女子,到这时就更想念她了。有一天他忽然看见那个女子衣服飘动着走来了,就和她温存起来。从此以后,这个女子多次来同钟道相会。钟道对她说:“我很想弄点鸡舌香来。”女子说:“这有什么难的。”于是两手捧着鸡舌香,送给钟道。钟道邀请女子同他一起含着鸡舌香并咀嚼。女子说:“我呼出的气息就有芳香味,不用借助这个东西。”女子走出门外,一只狗忽然发现了她,扑上去将她咬死了,原来是一只老水獭,口香就是獭粪。钟道立刻觉得又臭又脏。) 

   钱钟书先生在引用这个故事时对此进行了阐发:志怪而可以风世;盖事过乃可豁悟,局外则能洞观,当时身处其境者固迷昧也。他举了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3 15:30)
标签:

杂谈

     新年的第三天下午这个时候,我打开了这个博客,然后对着还没有到来的客人问好。谁会是第一个看见我问好的人呢?假如你是第一个,你今年一定能走好运;哪天说不定在街头就捡到了一百块钱,当然交不交警察叔叔你自己看着办。      

     在捣鼓这些无聊的文字的时候不停的听见音乐声,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些过去的博友送的礼物,还有什么好友印象评论 。才发现自己好落后,那些手耕不辍的博友们随着时代的巨轮一道正滚向前去;而自己却还活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狭隘生活里其乐融融(打完这几个字,窃笑:夸张!)             

      不知怎么往下说了。日子在一天天的过着。四十岁生日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孔子曰:四十不惑。孟子曰:我四十不动心。按此标准,自觉离圣人差之甚远 ;好在我也没想成为圣人。那就继续过自己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0:40)
钱穆在《中国 文化传统中之士》一文中说:“中国文化有与并世其他民族其他社会绝对相异之一点,即为中国社会有士之一流品,而其他社会无之。”在《中国社会演变》文中他说:“我们若把握住中国历史从春秋封建社会崩溃以后,常由一辈中层阶级的知识分子,即由上层官僚家庭及下层农村优秀子弟中交流更迭而来的平民学者,出来掌握政权,作为社会中心指导力量的一事实,我们不妨称战国为游士社会。”《战国策》里记载了许多游士的故事,特别有趣,不妨介绍几位。
 
苏秦开始用连横说秦惠王时,虽然说得是吐沫横飞,天花乱坠,然而人家就是不用他,拿他不当回事。弄得他衣服穿破、钱财用光。不得已,只好灰溜溜穿着草鞋回家了。归之家,老婆竟然都不从织布机上下来问候一声,嫂子也不为他做饭,父母不理不睬(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那个痛苦和自卑啊!没法形容。当天夜里,他就翻箱倒柜,找出姜太公的兵书《阴符》开始认真研读起来,昏昏欲睡时就拿锥子刺自己的大腿,血流满腿(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还真别说,一年苦读,大有收获,于是又开始蠢蠢欲动。不过这次兜售的对象不是秦王,而是赵王。赵王倒客气有加,在华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先秦思想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人人皆知。儒道释三家影响中国社会政治和人生几千年;而外来佛教文化其影响力终不能和儒道两家相比。儒道两家在先秦已是一种成熟文化。虽然今天典籍仍在,然而我等普通人读起来确实困难重重,首先文字一关就是一大挡路虎,原文都很难读通,又怎能谈理解其思想?又怎么去提要钩玄?再加上许多伪书夹杂其中,真假难辨,一般人想用不长的时间把先秦思想了解一个大概梳理出一番头绪谈何容易。好在有大学者给我们解说,对我们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倒不无帮助。俗话说,纲举目张;我们了解了纲,回头再读原典,是不是会有一番新的认识呢?以下文章摘自钱穆的《庄老通辨》中的《道家政治思想》之八。该段引用古文不多,读起来障碍也少。译文和注释是我后加的。

 
如上所述,庄周与老子书,显然甚不同。庄周乃一玄想家,彼乃凭彼所见之纯真理立论,一切功利权术漫不经心,而老子则务实际,多期求,其内心充满了功利和权术。故庄周之所重在天道,而老子之所用则尽属人谋也。庄子思想实颇有如儒术相近处。《论语》已言之:“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治理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0 16:27)
在《论语》的第一章里,孔子说:“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不患人不知我,但患我不能知人。说明他老人家对了解别人这事很重视。有一次,夫子还受了一次很大的“刺激”,大白天看见那个能说会道爱抬杠的宰予在睡觉,当时就大骂宰予“朽木”夫子还自责道:过去我看人,听见其人之言也就相信其人之行;现在我不了,听见其人之言,还得观察其人之行(第五章)。夫子的教导真是千古真理啊,如对陈水扁,大陆就明白说:“听其言,观其行。”
 
孔子是怎样来“知人”的呢?《论语》第二章里有:“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这句话有几种解读。问题就出在“以”和“由”几个字上。
 
“视其所以”的“以”,何晏训“用”,说“言视其所行用”。皇侃解释:“即日所行用之事”,即日就是当日,也就是看其人平常所作之事。可以说从近处看人。
 
“观其所由”的“由”,何晏训“经”,说“言观其所经从”。皇侃说是从来所经历之事。刘宝楠《论语正义》:“所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21:46)
父母是五一前去妹妹那的。假日期间,妹妹妹夫都有空,就带着他们在合肥附近转转。父亲的腿不灵便,有时就坐在车里看着大家玩。每天早上,妈妈都陪着他散步,大概走1、2公里。晚上,我们有时在电脑前视频。那几天,看着父亲总是容光焕发,或许是换了一个新环境的缘故。
 
父亲今年68岁。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学的是历史。一辈子做中学教师,快退休时在校长的动员下入了党。每年年终,当交出几百块钱的党费时,我们总是和他开玩笑:一辈子不进步,到老倒追求进步了。
 
父亲的脾气特别暴躁,我的记忆中,过去父亲和母亲吵嘴的时候很多。每次吵嘴,我和妹妹总站在母亲一边。这几年由于身体的原因,父亲脾气改了不少;但不时还大声嚷嚷,其实大部分时候为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
 
父亲本来有高血压,十二年前,带着他的孙女玩时,受了一次惊吓,引发了脑梗塞。治疗后留下了后遗症,右半身有点不随和,但生活基本能自理。去年的夏天特别热,没有任何征兆,又引发了新的梗塞,住了二十多天院后,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