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萝卜园地。
多年来的三重身:
 
[流萤回雪]
[灰朵不败]
[青 ]
 

做过编辑,写着小说,

做过广告,又做编辑。

 

爱我者,长命百岁。
------
最近在豆瓣写专栏,快来找我

http://read.douban.com/column/1541454/?ici=column&icn=column-indie-category
我的我

2014年我写啥了?

感觉啥也没写,

2015的少女心又开始了~

------

《青春美文》-《鲸鱼飞过夜的空》

《青春风》-《太阳在地平线以下》

《青春美文》-《在雨声里,像青苔一样呼吸》

------------------

《意林少年版》-《风筝往东》

《中国少年文摘》-《夏帕没密码》(原发中学生博览)

《知心姐姐》-《兔子妈和蛇女儿》

《哲思》-《牙套公主与水晶发卡》

《青春美文》-《慢慢等待直到青涩转为艳红》

《中学生博览》-《流年浅唱一曲离殇》

《中学生博览》-《暖冬蛰伏》

《青春美文》-《待绿豆发芽,等你花开》

《中学生博览》-《荧光少女》

《中学生博览》-《老楼里的时光》

围脖女士。
胡椒粉末。
朋友先生。

儒帅哲师

。北文。新千年

廿一行

。北文。新千年

傅兴文

。北文。新千年

宋煜

。文字。文字

chansh

。图像。幻听

神木

。天奏。师傅

豆瓣太太。
博文
(2016-02-12 18:31)
分类: {语
1
我刚去北京的时候,我爷爷特别担心。
县城有个男人,去北京工作,最后穷的连铺盖卷都没了。
我让爷爷放心,我说,爷爷啊我最后肯定能够抱着铺盖卷回来的。
2
那个时候我做广告。爷爷问我公司有没有食堂。
在他心目中有食堂的公司才是好公司。
我说,没有,叫外卖,北京地儿那么贵,谁给你盖食堂啊。
3
经济危机了,我爷担心没人给我们广告让我们写。
4
第二份工作,通知上班前一天让我带筷子和饭盒,说中午有饭。
我差点高兴地哭出声。
结果那个单位的饭我才吃了俩仨月,这单位食堂就不开了。
5
今年回家,不出意外,我爷爷又问我单位有食堂没。
我巨高兴,6层食堂!
我爷爷可算是放心了。
6
他问我做的到底是个啥工作,
我说是企业文化。
他说那是个啥。
我爷爷耳背,而且完全不懂互联网企业的东西,我思来想去,不知道如何用最简单的句子告诉他。
于是就这样开头:在厕所的门后面写一些东西、采访一些东西、办一些活动。
于是不出意外他这样问:写什么东西?谁来验收?一星期要写多少字?活动你怎么通知别人?
我很努力解释了一下……
然后他说,就相当于过去的宣传队呗。
唉对对对。
7
又经济危机了,你那边影响吗?
不不不不。
8
出去给老姑拜年,我爷爷跟别人讲。
孙女现在在做文化产业啦,我也不知道文化产业是啥。
啊,听上去还挺宏伟的。
9
现在我爷的关注重点是我表弟,表弟弄广告去了。
我爷爷担心他写虚假广告然后违规什么什么的。
唉,我当时写广告他咋不担心这个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时

我格了一只旧手机,三星的。

我买它的那天,正巧如释重负般丢了更旧的手机。闺蜜说,小偷费劲儿偷了个这么破的手机,回家后肯定特别郁闷。

所谓的破手机一次只能显示四行字,蓝底白色圆形小屏幕,整体造型跟个金属鞋底儿一样,乍一看特别高科技。

破手机在特8被偷的,那天我在面试,预计会被录取,而且怀疑自己要暴富了。

所以在发现手机被偷之后,为了怕我错过通知我要暴富的消息,就赶紧去楼下的小店买了新手机。

那时我还住在团结湖。

 

是冬天。团结湖的晚上黑雾蒙蒙。公园门口灯光微弱鬼影重重。我分不清特8和特8快跟特8外快的区别,在车站研究很久。离开车站发现手机没了,就回家拿钱去买手机。

买了新手机,拆开白不刺啦的壳。开电源后,是开机指导页面。选择语言,选择账号,连网络,非常琐碎而又仪式感。

晚上,广告公司央求我回去接点儿最后的活儿,会多给我打800块钱。我们去吃日料。蒸汽腾腾,我们跪坐低台。他们拿我的新手机看,说你终于换了那个破手机。

哎呀这个新手机好快呀。挺好的。他们这么说。

 

我怕错过通知自己暴富的录取消息,第二天就到营业厅去补移动卡。补完卡我就顺便去3个月来都没逛过的市场逛一逛。我是被广告公司炒了的,之前每天九点上班半夜三四点下班,是没法逛市场的。

我买了一份爆浆大鸡排,在路边吃,思考人生。

思考我在广告公司的人生。

我刚去那儿的时候倍儿兴奋的。很有干劲儿的。没有活儿。我找领导主动要活儿。但我是内向的毕业生。

BOSS说,我不知道你以前写的是什么,估计是风花雪月,广告是要落地的。

BOSS说,你太内向了,要搞好同事关系,不能太小清新,偶尔甚至可以骂骂人。

风花雪月你妹妹。我肚子里骂着他,谁敢说我小清新我想拿刀子捅谁。我想吃掉3个低年级小朋友。

但是还是装懂事点头。

然后一年了还是干不下去了。

而且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一个月至少失眠五次到凌晨四点。头痛欲裂,浮想联翩。脑海中蹦着化肥或者金子。

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新手机可真好啊。我最后拿它接到了可能让我暴富的单位的录取通知。团结湖到新单位,要花一个小时。我在特8上摇摇晃晃,计算我以后该怎么花钱。我要买衣服,买化妆品,要出去玩,有很多的零碎时间我可以写些稿子。

然而暴富的单位并没有让我暴富。

那是一家杂志社,我去的是新刊,出刊一直搁浅,我“可能会有的稿费”也便一直也没有。最少的一个月,拿不到1500。部门所有的员工,开淘宝、接私活、开公司、写外稿,没一个正经的。

我是那个写外稿的。写长长的字。也是部门交稿最多的那个人。

我不想再穷下去了。也再后来,升职了。

 

就是这只新手机,格式化前用了4年,我后来充话费有了新手机又把它给爸爸,爸爸用慢了又还给我,我修了修,还是太慢,就把它格式化了。

 

格式化后手机依然特别的仪式感。选国家,选语言,选网络。出来最初那个蒲公英的背景页面,崭新地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一部机器。我有点不敢碰它。我怕它碰到我后,脑子中爆炸出一些乱糟糟的前尘往事,然后它就崩溃了。

 

我终于去买了苹果。这只婴儿一样的手机,放起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

1

古德高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下了地铁往家走。她说我们明天要培训,攀岩,必须去。我有一点想死。

回到家,我想起手上有前两天削茄子不小心割到的口子,默默拿创口贴一缠。想,明天大家让我攀岩的时候,我就说我是剁了手不好爬,有创口贴为证。

2

第二天早晨被闹钟吵醒,我对着天花板高喊你们炒了我吧我才不要培训。

然后又换了个声音说可是我还是要挣钱你们不要炒我啊。

3

上地铁前我买了一本三联。

4

到了北辰E5的时候古德高打电话问我到哪了。我可真想跑到E5里面看一看,抚摸一下自己的老工位。

5

到了车上以后我们介绍自己,我最怕的就是介绍自己,当众讲话。因为讲着讲着就会脑洞开远,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开远就会紧张,所以我会约束自己少讲话。然后就跟个社恐白痴一样。

介绍完了就开始玩大卧底游戏。玩这个游戏很想让人打架哎。你个XX你快点承认你是卧底啊。特么的你居然发现我是卧底我弄死你吧。

真不知道大家是怎样忍掉这些暴力冲动,还有条不紊各种分析。我只想按快进,然后拉上我怀疑的人,踹一脚。

为什么我会这样内心不少女,也许是因为,预料到没有午饭吧。

6

路过神堂峪。我想起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团建。

然后婷婷桑说,她以前来团建也来过这个地方,还走了那个该死的桥。

于是我跟古德高说,我上一次就是来这里团建,而且我的前同事还来这里团建。

然后古德高说,嗯,那我下一次来这里团建的时候,就可以说我上一次来这里团建过。

我说对啊,你可以说,你上一次来这里团建过,而且你的同事的上一次也来这里团建,那时她的前同事的上一次也来这里团建过。

我有点怕古德高搞不清楚这一坨话,我说你get了没啊,她说完全get啊。我放心了。古德高一直都很聪明呐,能自己搞清楚四个condem和两男两女世界末日共同有病毒如何完成这个问题,也是很不一般的脑力呢。

7

到了攀岩点。我和古德高是不爬的。她恐高,我割手,我说我们俩就在下面,抱着发抖就好。

小BIN要爬,我很紧张地问,你带笔了吗?

她很紧张地回答我,在在在,在我的那个包里。

我说啊你爬到顶的时候,那个,拿出笔,画个我们的二维码啊记住了。

我翻朋友圈玩,看到阿JUE在晒蛋炒饭。我说在小BIN挣扎于垂死边缘的时候你居然在吃蛋炒饭。

他说我也针扎在生死边缘,只有蛋炒饭可以吃。

呸哟。

8

古德高拍他们,我说哎呀大家都是小黑点,反正也看不出来,你快发给刘。然后说你媳妇在上面。

古德高还拍美拍,用一张很神妙的脸解释自己为啥不爬。

9

后来我们换了一个地方去攀岩。路好长好长啊。落叶好多好多。我被美得想哭,心痛啊。

我想起《绿屋的安妮》,安妮问她养父,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心痛想哭什么的。养父说看到黄瓜地上面的蠕动的蛆会心痛。

10

新攀岩地点有涓涓水流如同瀑布,我喊古德高过来,找一个角度,我说你看啊像不像……你的urinate。好像是这么拼的,记不得了……

然后她就开始拍美拍,就说这个是自己的urinate。拍完让小BIN看,小BIN说我还以为你们拍水声呢,谁知道你们拍这玩意儿。

以后会永远对瀑布和小溪有阴影了。

11

小BIN没体力爬这次的了,我抱着她腿哭,我说你一定要完成我的愿望。他们都不知道我咋了。

12

我们等他们的时候坐在台阶上,我吃凤爪被辣哭了,我一边哭说我对不起你,那个女孩更适合你,我错了。古德高说演得好像啊。DADA又搞不清楚我是怎么回事了。

我就是这么爱演戏,我想如果我会攀岩的时候,也会演着说书桓你不要过来,我要跳下去了书桓,再见啊书桓。

他们过钢丝锁的时候,我也假装我在上面走,穿着飘飘白裙,小龙女一样,然后我看到了刘。

我看到刘觉得他牙好大啊,他对我笑,我就说你闭嘴啊。

13

我问古德高,给你多少钱你才会克服恐高,去攀岩。她说一千块。

我说哎呀好贵,给我一百块我就去了。

14

后来好冷好冷啊,好冷好冷。我们去一个木头那里。拔老根。

古德高找到一根超级无敌老根。

不过后来还是断了。

我们坐在石头座椅上拍照,我的腿姿势很奇怪。DADA教我怎么坐显腿长,累死我了。

古德高教我们VOGUE的拍法。

15

后来我们要下山了。古德高在台阶那边留下了印迹。

她说每次在山里,天快黑都会想起古代。

我第一反应是古代深山老龄还是比较恐怖的,第二反应是那时候没有发达的厕所系统,应该也很容易有蛆啊。

16

到了下面的时候,大部队也快攀岩结束了。小BIN打电话的时候,无意识用的是显腿长的姿势。

我说啊呀小BIN打电话也不忘显腿长,她笑着跑到车后面。

17

回来的路上,我们看到好多奇怪的建筑啊。古德高说我们如果是突然去了十年后怎么办。然后她又说又比较害怕去未来,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比较会想要回到过去。她说如果你要回到过去,会回到哪年。

我说应该是高中吧,我要跟那个时候的我说不要那么大压力,以后你挺好的,也会结婚,会有人爱你。

18

后来我们都睡着了,膝盖很累。醒后开了数个脑洞,收。

19

古德高没有吃饭就走了。我很嫉妒她。但是又想吃东西。又不嫉妒了。

我们吃的富女队长。

每次和大家吃饭的时候,我都想起我在第一个单位的时候,CEO说我情商为零,因为一起吃饭的一次,我没有在餐桌上照顾别人。给他留下了这个刻板印象,我怎么都改不好了。飞机上坐同座,他问我为什么小长假前没有关电脑,我说我关了啊,他说你没关,我说我肯定关了,因为我是下班一定要关电脑的那种人。后来来到单位才发现我还真是没关。后来他一直觉得我情商零。

后来搞对象了,才明白就算是吃羊肉串,也该要帮忙把签子对着别人,让他们好拿。大家都喜欢帮助别人的人。

可我还是对餐桌礼仪比较笨。再后来也明白,留下刻板印象之后,改掉真是难,所以第一印象没留好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必要的沟通,以后还是减少接触比较好。

再以后,到了别的单位,只要是吃饭,我都努力表现出照顾别人的样子,倒水,帮够不着的同事夹菜,不要埋头苦吃。带着对最早CEO的怨恨。哎呀,不是我情商零,是真的我没有吃群菜的经验,也没有人可以教一教我,我也缺根筋儿没主动要学学那些会照顾人的人。

如果有生之年再能够和第一个单位的CEO一起吃饭,我一定要多给他夹菜,带着多多的辣椒。

20

讲完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2 13:12)
标签:

佛学

分类: {时

小河边是湿漉漉的代名词,空气和树木湿润,脚下的泥土湿润,水声湿润,河对面的山洞湿润。

我们去钓鱼,不远处是农夫和他的五头牛,其中一头牛往河对面走,剩下的牛也跟着它。水不深,牛把倒影踩得湿漉漉,天空上云朵聚集,路过一架飞机,声音湿漉漉。

我抱着赶鱼的心情去远处打水漂,希望鱼能游到鱼钩的方向去。打着打着,就变成了打水漂的比赛。我的臂力比较弱,绝对扔不到另一个人扔得那么远。石头“咕咚”沉到水底,像一个心事被埋住。石头是怎么到水底下的?水底下的石头是怎么出来的?重新扔进去再滚出来,要花掉多少的时间?

天渐渐黑下来,远处蒙古包里传来KTV的鬼哭狼嚎。鱼漂也被拧上电光。我试了一下,并不能钓出来什么。有一次,鱼竿都弓起来了,鱼也跑了。

“再养养它们吧。”

“或许是长知识了,知道怎么辨认鱼钩了。”

稀稀拉拉地笑着。

把脑袋上的灯打开,我们在坎坷的小土丘上慢走,寻找车的方向。虫子飞动在灯的光线里,偶尔会扑到五官上。却是不烦的。

这天的成果是几条小鲫鱼。几个酒瓶子。

“平常路上有一毛钱你会捡,有酒瓶子能卖钱你为什么不捡?”

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捡就捡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