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昳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10
  • 关注人气:14
新浪微博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母亲早上做了个手术,在所有人看来是一个很小的手术,这种手术如果是顶尖级的眼科医生,手术时间最快的话,躺在手术床上5~6分钟就可以完成,况且,在所有手术里,这是我最熟悉的白内障。但是,我觉得,作为女儿,还是将父母的很多东西勿略了。

       母亲一直标榜自己的身体很好,可不是,只要有空,每天都到山上种菜浇水助地,况且每年体检回来都跟我说医生表扬她的身体棒棒的,除了偶尔一两回查出高血压,血脂有些高,其他都很好,尤其眼睛,前两年双眼视力还是1.2以上,比我的眼睛还好。对于一位70岁的老年人,这身体确实比很多年轻人都强。

        去年中,母亲偶尔提起左眼睛有点不舒服,视物有点朦胧,其他也没什么特别,商量去医院检查,期间不是她不想去就是我没有时间,直到今年1月初,才去做了检查,白内障己成熟,再过一个月可以手术。商量过了农历年手术,母亲说还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标签:

育儿

回到五毛时代的限购

 

        深圳突然公布汽车限购,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完了,这牌子好不容易树在高速公路上,就这样一下给弄砸了。网上众说纷纭,各种意见混杂,法治执行程序社会公平诸如此类的观点绞着在一起,但我想说说所有这些事情以外的事情。

        从房屋限购到汽车限购,这是我们这个社会似乎往回走的一个缩命,是否真的躲还过?

        我是深圳这座城市的土著,用文化人的说法是一名见证人之一。小时候这里确实是一个小镇,我住在小镇上的村子里,听大人们聊八卦,开头往往是最近镇上发生什么事,谁又怎么样而已,深圳只是宝安县的一个区。

        上世纪70年代中,大概6岁那年,趁着父母去上班,我从他们的抽屉里偷了家里唯一的五毛钱,一张浅紫色的小纸条,到这里唯一的小店买东西。那时我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不知道五毛钱能买到什么东西以及能买到多少东西。但我想,应该可以买到一个小孩子非常想吃的糖,于是我将五毛钱递给当时守着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标签:

情感

活在诗意的记忆中

-----读海明威《流动的盛宴》

                                                                           

海明威晚年回忆体小说《流动的盛宴》是我的床头书,这些年来,思维有点累了就用它来换脑子,入睡前随便翻开一页,大声读一段,是一种享受。随意的一段,枕在床边,一夜平静无梦。

这是一本散文式的自传体小说。我读的是中英对照版,今晚随手翻到这一段:

 

莱扎旺山脚下有一座牧人小屋,食宿非常不错。我们可以去那儿,带上我们的书,晚上可以一起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开着窗,看闪亮的星光。那就是我们可以去的地方。

 

原文是这样的:

Below Les Avants th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4-11-04 23:15)
标签:

杂谈

庆祝无意义

读完米兰.昆德拉的《庆祝无意义》第二遍,今年9月份刚拿到读第一遍时还没有什么感受,再读,一如既往的,更加令人喜欢昆哥。

常读米兰.昆德拉的东西,可以练脑子。他的作品线索繁多,将哲学、政治、宗教、音乐、爱情、绘画常常融于一体并加上他自己突然跳入其中的独白和评论,信手掂来,有时一句话或引用一个故事一个人物,你得想半天为什么要这样写?想明白了,往往指向所有线索的唯一结局。在虚无和梦幻之间产生怀疑。

年老的米兰.昆德拉越来越惜字,《庆祝无意义》只用130页却线索更多人物更独特,所有的一切只为一个指向。生命中关于存在关于生的这个过程,这个短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秒杀的一瞬间,相对以死,我们却死很久很久,嗯,无的限久,没有尽头,我们生存的一瞬间一下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是在你在死了多久以后还有人记住你曾经生存过。

一个男人,终其一生,用简单的薄薄一本书,浓缩了他的一生。

四位常常一起打牌一起喝酒一起挣钱一起泡妞的好基友阿兰、拉蒙、夏尔、凯列班为了帮前同事达德洛办一场关于生与死的庆祝爬踢而由于达德洛的一个谎言使整个庆祝活动变得毫无意义。

虚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4-09-24 00:34)
标签:

杂谈

#今晚和前辈的对话,想分享给大家#一直以来,我觉得,一定要和孩子保持良好的沟通关系,协助她在一些问题选择上做对自己负责任的决定。

晚上我在外面和朋友吃饭,前辈从学校打来电话。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

“妈妈不在家里,在外面和朋友吃饭”

“那么我现在和你说话打扰你陪朋友吃饭吗?”

“不打扰,妈妈己经走出来和你说话了,你有事想和妈妈说?”

“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参加心智助理?”

“什么叫心智助理?”

“就是去做学弟学妹心智培训时的助理,去年我们参加过那种,帮助新入学的学生洗脑的,你记得吗?”

“记得啊,如果你参加,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加吗?比如说需付出什么能收获什么之类?”

“主要是占用时间,但是,很多同学都报名参加了,如果我不参加好像有点那个”

“你说的那个,是指如果参加了,会是一个能证明自己有活动能力的学姐,然后可以满足自己的一点点虚荣心?”

“是的,有一点点虚荣心的感觉”

“你作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4-08-18 12:04)

答案

-----写在爱子乐阅读馆2岁之时

 

    英国科学家史蒂芬.霍金在《时间简史》的开篇段有这么一句话,大意是:“不管怎么样,惟有让时间来判断了”。

    相信很多事情不需要刻意,而时间能证明一切,时间能解决许多问题。

    掰指算来,需要经营的事情还有很多,人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2年700多天的日子里,常常问及他人许多问题,也时时被问及各种问题,我在人们那里寻找自己的答案,而他人常常也希望在我这里找到想要的答案,更多时候其实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于是总怀疑。很多问题我也回答不来,尤其在孩子教育上。我们这代人,大多数只有一两个孩子,在教育孩子问题上不允许自己后悔,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没有后悔重来的机会,于是,于我和孩子相处就显得尤其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显得尤其珍惜。

    有期许就有希望,所谓希望只是某些人们所说的结果而已。

    希望更多人关心孩子,阅读馆发起了一个以“阅读·分享·传承”为核心理念的持续不间断活动称为“一个孩子·一本书”,活动参与者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3-09-20 15:44)

 

 

    早上出门,搬了两个箱子,其中一箱很重。从地库到车上,要走一段距离,只得来回搬。清洁工阿姨看到后,放下手中的扫帚跑过来,搬起重的那箱说:“我帮你搬。”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没有拒绝。阿姨将东西放车上后说了句:“好重,什么东西?”“石头。”我说。“怪不得。”常常在地库见到这位阿姨,有时等电梯聊一会儿天,她一人管一栋楼的卫生。很多时我不想拒绝像她这样的朋友主动帮助,但我并不认为他人的帮助是理所当然。

    当我开车从地库出来,出口的马路边上站了3个大人,看上去像是年老父母和儿子。年轻的男子手上抱着一个1岁左右的孩子,孩子正睡着。像是在等车,我犹豫一下,还是停下车,落下车玻璃窗问他们:“你们去哪里?”“儿童医院。”“那么,上车吧,我刚好路过那头,可以捎你们去。”其实我的目的地正好相反。他们没有犹豫就上了我的车。车上互相之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年轻男子把手上的孩子交给了老母亲。透过倒后镜,我感觉他们不是我们小区的,但还是试探着问:“你们是我们小区的?”“不,我们住龙华,孩子生病了,想去儿童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如果没有你,我会怎么样?

    保罗.乔尔达诺是意大利的80后。80后这词在我国最早是对韩寒之类的讨论。

曾经问过前辈长大了想做什么样的人?成为生物学家。那么,最牛的生物学家又是怎么样一个种类?别人都认为你是作家,其实你是生物学家。比如韩寒,别人都认为他是一名作家,其实是名赛车手。这话套在保罗.乔尔达诺身上就是别人都以为他是枚著名作家,其实他是名粒子物理学博士。

    在两个不同的国度里,保罗.乔尔达的游戏级别高过韩寒很多。也就是说,他们其实不在一个档次。保罗.乔尔达诺写出了《质数的孤独》这类作品,而韩寒并没写过《赛车手的寂寞》或者《汽车修理工的孤独》之类的著作。这让我对韩寒有点小失望。

    每一页码都是一个质数,每翻过一页,指尖划过的是一个一个的寂寞。

    无敌是最寂寞的。孤独和寂寞这对孪生兄妹,从没远离过。人之所以寂寞是因为找不到对手,而孤独的最大对手则是自己,找不到自我的存在。人常常迷失在寻找我和我自己之间,在这个过程中孤独和寂寞总是不离不弃相伴终身。就好比在自然科学中,两个质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2-02-15 16:27)

 

2008年11月28日陈升广州音乐会,随朋友到现场,头次参加这种人挤人,站着听的音乐会,有点不习惯,后退到人群中最后一排。开场前一刻,挤来一个姑娘,宽大黑色长裙拖至脚跟,薄麻质灰黑外套长及膝,右肩跨黑色大包,长黑发披在上面,很是潇洒。而我,短发,米白紧身连衣短裙,高跟黑色长统靴,与姑娘的装扮形成极大反差,俩人站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打招呼,聊了几句,没什么可聊。于我,实在是不习惯这种场面,不到半小时偷偷溜到外面的咖啡厅点了杯果汁,等散场。这是我和姑娘的第一次见面。

 

在这之前一个月的某天下午,我们第一次通电话。电话中姑娘说:我叫公路,高速公路的公路两字。我哦了一声,心想真有意思,但没敢问为什么。

 

这个电话确定了我们在广州的第一次见面。见面聊了什么已不太记得,印在脑海中只有那个长发飘飘背着大包包站在人群中来去匆匆的长裙子姑娘。

 

这一年的7月,我刚从汶川回来,疲惫。朋友送来一张CD《如风往事》。一个午后近黄昏,高速路上,随手将CD推进汽车音响,天籁的声音传来,车中狭小的空间只有我和那个声音,《爱的路上千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1-06-23 00:54)
标签:

杂谈

分类:前辈

    班上家长组织7月初到西冲举办亲子活动,自己报名,我们家前辈迟迟没消息,一同学家长急了,来电问。我说:这类事一般都得征求孩子意见。晚上问前辈去不去,前辈说和一堆家长一起怎么可能放开玩。

    我说这类事很有意义,我们应该争取参加。前辈问:有什么意义?我说:比如增进你和我之间的感情等等。

前辈说:别闹了。

    一会儿收到前辈的手机信息:那个活动不去了吧。

    好吧,不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