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台湾一对新人举办婚宴,有一名女子混入白吃白喝,现场人员请她离开,她竟暴怒发火,拍桌叫骂,甚至泼洒果汁。直到有人说要报警她才起身离开,且离去前还不忘拿走气球和喜饼。按照媒体报道的增量信息,招待核对名单时发现可疑,女子先是自称男方亲友,男方否认,她又改口自己是女方亲友,不得不说这是一出令人尴尬的遭遇。

暂且不说“蹭婚宴”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但不得不承认“当事者”被发现后,“行为产生的坏影响”远比“白吃一顿饭的坏影响”更严重。就因为类似的事情比较少,才让人觉得更加匪夷所思。在现代社会里,绝大多数人的温饱早已不是问题(按照台湾现行的生活标准)。为吃一顿宴席,就放弃自己的基本人格尊严,着实是不应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关于“婚俗”,不同的地域各不相同,但宗旨上都是为增加婚礼气氛的一种方式。只是,当“闹洞房”AV化,“玩游戏”粗鄙化,“接亲队”强拆化的时候,貌似喜气的氛围就被蒙上一层灰暗。说到底,旁人看热闹,当局者难收场。

近来,一段“抡锤暴力接亲”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视频中,新郎的接亲兄弟抡起大铁锤,将大门砸开,伴娘及摄影师脸部被划伤。依照当事人的说法,接亲人是沙井人,“抡锤接亲”的方式,正是当地的一种风俗。

不过,“风俗归风俗”,要是“破相挂彩”,似乎就已经变味儿,不免让当事者感到尴尬。虽然按照当地的风俗,认为“抡锤接亲”有特别的意义,但只是在没有出现伤害的时候,还能有所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个22岁的男子,因盗窃手机被捕。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未有前科,而且个人月收入过万。之所以偷别人手机,是因为自己的手机曾经被别人偷过,因心里不平衡就去偷别人手机。不得不承认,一个扭曲的灵魂背后,总会有扭曲的事情发生。但既便如此,这样的逻辑也不能成为坑害他人的理由,要不然整个社会将陷入一种“想当然”的互害模式。

在人流纷杂的市井里生活,手机、钱包被盗窃,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尤其在大都市里来来往往,十之八九的人都有“被盗窃”手机或者钱包的经历。人们在愤怒的同时,想到“盗窃者”可能是吸毒犯或流浪汉,也就不想再去追究什么。因为,在社会的夹层里,这样的人确实存在,有时候就连警察叔叔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依照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的说法,人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懂得了人生的意义。这并不是通过数学精确计算得来,而是在暗中摸索获取的。人类一直在整体中摸索,一点点的获取线索。然后对事物的局部认识,最后做出自己的解读。更进一步讲,这和俚语中“三岁看小七岁看老”的评价体系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

谈这样一个话题,是缘于近来接触到的“一个特别男孩”的关系。“临近高考”脱逃的那种孩子,只是他自己却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嘴边老挂着一句“无所谓”。事实上,他并非是那种真正的“无所谓先生”。他内心有很多问题,很多规则,很多刀剑。只是问题没有答案,规则没有系统,刀剑没有归属。整个人的状态就像一对废柴,即便浇透火油,也不能让其有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社交媒体上,“90后养生”的话题被彻底玩坏。各种“食补大全”和“健身运动”纷纷上榜。好似他们真的已经老去,不得不缅怀这似水流年。只是,从实际年龄来讲,他们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七岁,最小的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骚年”。以现代社会对年龄阶段的标准评判,简直就是“娃娃”的年纪。

坦白而言,或许话题本身只是一种对生活的对抗,明知道自己没老才喜欢“被老化”,要是自己真的老去,或许也就不敢轻易言老,这大概也是人类对于年龄事实的一种“躲闪渴求”,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正当年”。或许是害怕被定义,抑或是不希望被束缚,总之跳出“正当年”的囹圄,就好像不再那么累。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种“丧性狂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在西班牙的一个国家公园里,几名游客用棍子将一头野猪逼到悬崖边缘,野猪挣扎了一会便掉下悬崖,生死未卜。这样的事情被动物保护者强烈谴责,并撂下一句狠话:“真想亲手把他们推下悬崖”。这样的事情顺着近来“江歌案”发酵出的“人性风口”,被卷入人们的视线。

人们骂刘鑫什么阵势,骂那些游客就什么阵势。道义者们好像都不用换阵地,反正“人性兽性”都是性,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炮轰几个回合再作打算。唯一可惜的是:“江歌听不见,野猪唤不醒”,道义者们能做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个有道义的人。至于设身处地,亲历类似的遭遇,或许该坏的依旧坏,该卑鄙的永远是“最高级”。

不得不承认在人性的两面,“局外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位33岁的计算机工程师,因常年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中,导致整夜睡不着。于是,为睡觉她放弃年薪40万的工作。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到过去,不免被世俗奉为“傻缺”。但对于一个生活节奏超凡,人生目标恍惚的现代社会,这好像又迎合着某种情绪。于是,有唏嘘的,有高潮的,但终究难以逃离生活对于人生的驱赶。

说到底,“生与谋生”的博弈历来是每一个人要面对的问题。年薪四十万很诱惑,睡不好觉很痛苦,到底该怎么选?或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对于睡眠不足的问题,似乎是现代社会不言自明的共识。一个人,从上学开始就一直“缺觉”,现在的小学生晚上十一点后睡觉基本上很普遍,中学生更是熬到十二点后。很多人为考上一个好大学,高考前一年基本上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这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贵州20岁姑娘杨秀英,和多数年轻人一样,经常熬夜“刷手机”。只是当视力迅速下降,眼睛疼痛到突然睁不开时,才惊慌失措去医院治疗。最终被确诊为角膜溃疡穿孔,必须做角膜移植。幸运的是,医院通过一家公益组织为她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让她得以重见光明。

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比较常见,只是大多数人在没有出现“恶果”时,就总觉得离自己很远。只要眼睛能看见,视力下降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被鄙视”的病灶。就目前而言,只要是上学的小孩子,十有八九都带着眼镜。一方面是因为学习过程中看书本造成的,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看屏幕(电视、电脑、手机、游戏机等)太多,自然也会视力下降。

当然,说到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大学生,所乘航班突遇火警,紧急备降的半小时里,在iPad备忘录里,给爸妈和女友写下遗书。大概内容是:“世界和平,爸爸妈妈我爱你,我爱XX(女友名字),不要吵架……”。好在有惊无险,航班平安降落。但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却让当事者们感到生死一线的紧张氛围。

如“大学生25字遗书”,如若平日里这样劝诫家人,或者与家人对话,大抵会被家人认为“精神异常”。即便所说的话语很真切,很有理,但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说到底,死亡如果还遥远,就好像我们有天然挥霍生命的权利。那些消耗生命的“琐碎”,折腾亲密关系的“纠缠”,难以启齿的“表达”,只要不临近死亡的时刻,总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江歌案”的发酵不管怎样都是一件好事情,无论是对人性的拷问,还是对法律的无奈,都有着探索性的趋向,这些从“道义拥簇者”的愤怒情绪里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同时也不得不说,那些被道义拥簇者认为是“一小撮”的“理中客”,其实在这样的纷争里,无形中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反面。说到底,在“道义拥簇者”的观念里,人性的高地总是伟岸的,任何言论和观念要是敢出来“质疑人性”,就会被打成“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这样的逻辑,已经在这一次纷争中被印证的一览无余。

在第一波的舆论交战中,显然道义拥簇者们完胜。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在道德的高地上进行故事的重建或事实的演绎,终将能轻而易举的将一切异己或异见扼杀在摇篮之中,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