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讨论“高考”到底是讨论什么?谈论“高考作文”又是在谈论什么?这或许是每一年高考期间都会发起的追问,但又始终没有很好的答案。今天上午,在高考语文考试结束后,社交媒体上,随即便进入解剖“作文题目”的情境。媒体在解读,名人在调侃,大众在发牢骚,所有人都好像专家或鉴赏家,但却又显得力不从心。

“高考作文”,作为高考语文试卷中的重镇,历来被人们津津乐道,无论是选题的方向,还是可触及的情绪,都好像必须符合当下舆论中的焦点才够味,要不然就会“被诟病”出题不专业或不聚焦当下热点。而对于“高考作文题”的热议,已经成为一年一度的舆论盛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高考”,算是上升通道中较为公平、公正、公开的一环。不管自己学业水平如何,都要尽自己的努力去试一下。有些事情过去后,就代表永远的过去,“高考”或许也算这样的一件事情。虽然,每年总有一些“考霸”持续刷考,但他(她)们在突破世事维艰的过程中,却比正当时的考生要多付出更多倍努力。既便如此,他(她)们也不一定能顺利抵达向往中的学府。

当然,对于有过“高考”经历的人而言,也会有不同的评价。因“高考”而一路高歌者,自然将“高考”的意义会放大很多倍,他(她)们甚至会将高考视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环。于此,只要有高考生向他(她)们取经时,他(她)们总会强调“高考之重”,将“高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媒体报道,抚州市金溪县一便民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因在上班期间戴耳机听歌,并对办事群众态度冷漠。这样的情形正好被当天暗访的副市长撞见,最终,组织上召开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公益性岗位人员胡某辞退处理,并于当日下午落实到位。这样的事情一出,引发舆论上的广泛讨论。

实际上,类似行政机构中“脸色难看”、不遵守工作纪律的顽症,一直以来都是老百姓较为痛心疾首的事情。不过,碍于一些事情的办理不得不依附他(她)们,大多人也只能强忍着不好多言。只是,对于类似问题,大凡要是拿到台面上来讲,很自然的就会“被放大”、甚至“被渲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媒体报道,近日,一封来自驻马店西平县小学老师的一封辞职信引发广泛关注。写信的老师,是一名小学四年级班主任,此前,这位老师把学生在校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家长群里,引发部分家长的不满。之后,老师在信中说:“没有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的感受及自尊,给个别家长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家长早上声称要我去登门道歉,如若不然就把我告到西平县教体局。我很惶恐,深感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不能胜任四年级班主任的工作,故申请辞去。”而在信的最后,这位老师又进一步表示,自己已经心生魔障,不适合再在校园里和孩子们在一起。

对于这样一件事情的发生,表面上去看,似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关“一家三口再自杀”的事件,如果仅以“自杀逻辑”为定性,或许就变的相对简单。但是两次自杀间隔相对较短,并且当事者在施救后选择进入“二次自杀情境”,这不免会让人感到一种怪诞。当然,依照主流舆论的逻辑,认为这又是一次“搜索杀”,可这样的反转之思里,我们分明看到的只是主流舆论的“狡猾之辩”。至于,他(她)们到底关心不关心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一家三口”,或许真的难以确切。不过,对于这样一件悲剧事件的最终触发,有几点问题我们应该明确。

其一:舆论从来都无情,温情是有条件的。

坦白讲,我们所处的世界之中,所谓的缜密和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社交媒体上,关于“老太卖烂桃给男童”的话题引发广泛讨论。事情发生在贵阳,一位摆摊老太因卖给一个8岁男童几个烂桃子,之后遭到男童父亲的“掀摊”。或许是临近儿童节的缘故(5月30日),这样的一件事情很快被传播开来,并进入道德序列被迅速发酵。

不过,就舆论追讨的焦点来看,多半是围绕“道德和诚信”的范畴进行追问。作为社会的一种共识,老太不应该给男童卖烂桃子,几乎没什么可质疑的空间。另外,作为男童的父亲,虽然“掀摊”带有正义的一面,但就行为本身的破坏力,也并不是处理问题的好方式。对于这些情况的评判,舆论上也是各种分歧,但主流的情绪基本是指向“水果老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媒体报道,浙江一女子因“生吞蛇胆中毒”,被送往医院急诊救治,医生诊断为“蛇胆中毒”。按照女子的说法,之所以吃蛇胆,是因为周围人讲,吃蛇胆、蛇肉能够清热解毒,治疗皮肤过敏、长热痱子等问题。而她自己身上和脸上正好长疹子,于是便买来蛇胆生吞服下。

从逻辑链条上讲,如若女子生吞蛇胆后,并没有表现出中毒的迹象,似乎又算是“偏方”的一次胜利。而“偏方”的不断胜利,只会让“偏方”的魔力更强,同时将成全更多的“周围人讲”,而这些“周围人讲”,实质上是一种认知的囹圄,而认知的囹圄往往就会造成“杀熟”的可能性。

“偏方”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媒体报道,从今年四月初到五月下旬,宁波市“急救中心”就接到1600多个楼盘“推销电话”,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接到90多个“推销电话”。按照宁波市急救中心方面的表态,这种“推销电话”不仅是骚扰的问题,可能还会堵塞“生命热线”。经过相关部门调查,最终宁波五家房地产公司受到相关处罚。

暂且不论这样的惩治方式,能不能成为“长效治理”。但是,对于“信息骚扰”而言,却成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难以回避的问题。实际上,作为普通人的手机,在日常生活中接到“骚扰”(推销、诈骗)的电话或者信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对于这种让人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有媒体报道,广州一位六旬老人在景区游玩,在上树摘杨梅的过程中,因树枝断裂不慎摔落,之后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事后老人的亲属将景区告上法庭,认为景区未采取安全疏导或管理等安全风险防范措施,并向景区索赔60多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社交媒体上,有关“婚礼车队现日军服”的视频,再一次触发人们对“精日分子”的讨伐。按照媒体的报道,事情发生在天津市河东区某一路段上。视频中,婚礼车队呼啸而过,最前端一辆三轮摩拖车上的男子却身穿日军服,背着三八式步枪,对着镜头双手竖大拇指。而这一幕,很快被舆论聚焦,引发广泛讨论。在舆论的压力下,最终车队队长和当事男子公开道歉,并声称自己不是“精日分子”。而之所以穿日军服,是因为当天参加抗日剧拍摄后,因时间仓促没来得及换戏服。

就事论事,追究是不是“精日分子”,实际上也不是适当的事情。不过,作为婚礼本身的“婚庆配套”,传递出的“婚嫁逻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