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针对“一名男乘客抢占餐车坐位遭拒狂扇女乘务员耳光”一事,打人者的身份已经浮出水面,竟然也是铁路局职工。同是“自己人”却一点情面不讲,想来也是很狗血。事情本来不复杂,抢餐位遭拒绝,本来“很正常”,就算心理不爽,也不应该大打出手。

连续的耳光,强势的嘶吼:“能不能坐”,让餐车的空间瞬间充满杀气。还好,只是打了几个耳光,并没有造成过重的人身损伤,否则真是得不偿失。毕竟,只是为争坐一个位置,坦白讲,很不值得。

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戏剧,越是熟悉的同类,越是彼此比较苛刻,在俗世的窄门里,往往隐藏着无数杀机。外人总以为的不可以,熟人间、同类们却总是觉得很“装逼”。于是,看不惯,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心灵鸡汤,或多或少都在品尝着,回味着。满世界都喊忙,都喊穷,但依旧停不下追剧的热心,打不断对生活极致的追求。当然,鸡汤喝多,自然就会消化不良。动不动就捧出热剧,稍不慎就托出网红,一不留神大妈就被沦陷,更有甚者天天掏出理想的狼心狗肺晒大街,频率之高,角度之坚,就如十岁小儿果断甩鸡鸡的样子一样可爱,你说这样的生活“丧不丧”?

是的,丧尽天良也要表现出对生活的极致温柔。生活之中早已成猪成驴,可是朋友圈里却写满各种少年之情。看到别人家孩子,出国游学一遭花费数万,也能闷闷不乐,随即便在社交媒体上撕出一条口子,证明一个月三万是不够花的。

可是,现实的剧情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人生还是你的人生,只不过“为奴的样子”再次跌破相。买房的事情隔的太久,已成往事。租房的日子年年如此,却不料房租涨不停。钱包永远触底,工资永远持平,在灵魂尚浅还没有被暴击的时候,只能躲在出租屋里,为理想烧纸,为人生骂街,替房东盘算。

依照“易居研究院”发布的《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报告》来看,数据的残酷,让人真的难以面对“易居”的措辞。“北上广深”四地大多数人,每个月一半的收入都拿来交房租。生活成本之高,几乎只够活着进去,活着出来。

买房的意念终究还是被杀死,租房的境遇却也慢慢恶化。很多人说,回“二线、三线”城市发展不也挺好,房租怎么也不会太高。是的,房租不高的同时,别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700分的中考生只能上职高”,看起来是一桩很可惜的事情。毕竟“700分”相较高考的分数而言,算是很逆天的分数了。可是,我们在评判一件事情的时候,还是要弄清楚700分对于中考生而言,是不是一个很高的分数。

按照“霍山中学”的招生规则,统招最低分723分。由此看来,700分并非是一个绝顶的成绩。另外,一个很简单常识,如果说700分是很罕见的高分,相信就不用着急去“补录志愿”,很多中学的招生办早已会登门拜访。

这时候,我们或许就可以从700分的情绪里跳出来了。只有摆脱预设情绪去思考这位中学生的命运,大概才能平心以对。然而,大多数情况下,旁人面对一则新闻,只是看红火,很少有人能静下来思考其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北京那2000万人的生活到底是不是装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理想还在,鸡血满腔。人这辈子,活成什么样,都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只不过有的人可以主动选择,有的人没得选,所以才落得靠转朋友圈的鸡血聊以自慰。当然,这依旧是个选择的问题,干你屁事儿。

文笔好不好,逻辑强不强,只是写作者的尺度。对于焦躁的人们而言,饮茶从来都是灌驴,吃饭向来都是外卖。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你说谁还关心文笔和逻辑。只要能写到自己的情绪,写出自己的悲伤,不转自然都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灵魂,于是文章火了,2000万人开始自摸。鸡鸡的肿胀,腹部的骚动,规律性的灵魂自慰终究还是不请自来。

是的,这一切没人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位妈妈带4岁儿子进女更衣室被骂哭后,在社交媒体上倾诉自己的经历,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简单从报道来看,这似乎只是一则小纷争,可是再往深究,这显然就是道德边界的问题。于此瞬间就转换成另外的两个问题,妈妈能不能带儿子去女更衣室?爸爸能不能带着幼女去男更衣室?归根结底,其实是一个问题,人们对性意识的道德边界感到底该怎么界定?

讲真,被母亲带去澡堂洗澡的小孩子,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应该很普遍。倒是,父亲带幼女去澡堂的比较少见。这或许跟我们的家庭责任结构有关系,母亲多数充当照顾孩子的角色。另外,这也与“男看女不吃亏”的性别意识有关系,于此,如“妈带儿进女更衣室”这种事情才会被集中关注。

大多数时候,在浴场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游戏规则与人性尊严,往往只隔着一张窗户纸,此岸之蜜糖,彼岸之砒霜。广州一名快递员搞错快件,为让客户撤销投诉,情急之中“下跪道歉”。事情非但没解决,反而走进舆论漩涡。依照当事者的说法,投诉如果不撤销,快递员将面临“重罚”。

说到底,快递员的初衷是希望得到客户的理解,希望通过下跪道歉的方式得到客户的谅解。可是,下跪的行为,无形中却又将客户架在“道德的烧烤架上”。最终事情没解决,却又生出更多问题。快递员的尊严何在?客户为何那么不近人情?快递行业怎么这么严苛?在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时,这些略带情绪的拷问,自然会大肆被渲染,甚至走向极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时隔一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又一次闯入人们的视线,这一次是因为“熊扒窗”,虽然没有闹出人命,可是作死的方式没什么区别。老虎伤人的惨痛记忆,明明写在悲伤中,可是总有人记性不好。于此,该怎么作还怎么作,即便园内写满告诫,也难以说服那些想死的人。

就如“老虎伤人事件”一样,“熊扒窗事件”依旧不是单纯的动物侵害。事件的深层次里,投射着当事者对于安全隐患的低估,散发着大众对恶意的意淫。总之,事件发酵到最后,人们还会像忘记“老虎”那样忘掉“黑熊”,能让他们激情满怀的,仅仅只剩下对人性的杀戮和拷问。

就如老虎伤人事件中的当事者,即便自己真的不是“作死”,但依旧难以回避常识的羁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世界再怎么变革,信息再怎么高速,都难以磨灭人类对死亡的终极追问。人总会走向死亡,自然的,疾病的,灾祸的。唯独自杀的境遇会让人感到些许悲凉,毕竟人生苦短,急于逃离生命者,大抵是觉得生活已经无意义,起码自杀者是这么想的。

生者再怎么假设,再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也难以设身处地触及死者的悲伤。这也大概是人类永远无法触及的哲学命题,生命只有一次,即便试验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答案。生死往往就在一瞬间,前一秒是佛,下一秒就成鬼。谁也说不清楚“今朝死”和“明日死”有什么不同,反正活着就是活着,意义从来就没有定数。

美国摇滚乐团林肯公园的主唱查斯特·贝宁顿自杀身亡之后,媒体和乐迷一片哗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这世间,哪里有鄙视链哪里就有新闻。天气热有时候会让“热点”向基层倾斜,俯瞰他人的疾苦,向来是一种释怀的出口。人生再苦,看到比自己还苦的人都活着那么乐观,大概自己的苦就瞬间消散了。不然,媒体怎么就那么喜欢“出奇”,大众怎么就那么喜欢“刻奇”,大概需求和供给有着不可名状的规则。

高温之下,我们同情外卖小哥的处境,但未必是设身处地的同情。在内心的基质里,冥冥中会有阶级狩猎的情节存在,不管你认不认,逻辑就在那儿摆着,不认是装逼,认了也是装逼,索性一切都是装上见高低。于此,才会有接下来的升级版故事存在,“蒙面外卖小哥”人格蜕变。

都说,外卖小哥进不了写字楼里是“维艰”,被大太阳晒是“维艰”,被催单差评是“维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