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777
  • 关注人气:112
关于博主
 潘鹤(1981—),本名潘光繁,水族,中国当代写作者,贵州三都人。先后就读于西南大学民族学院和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中国唐宋文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文学硕士。系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七期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是文学期刊《深渊梧桐》杂志主要创办人之一,曾在四川民族学院、江汉大学等校任教;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目前主要从事散文、小说、剧本等文体创作。迄今为止,已在《人民日报》《民族文学》《贵州作家》《安徽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多种体裁的文学作品二百余万字,出版著作有《韶华倾负》(2012年6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千山是雪》(2015年6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合作主编《中国水族文学作品选》(2015年2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等民族文学教材。其创作的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并入选多种文本选集,长篇小说《万物归宗》入选2016年度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公告

      

此博文字如无特别说明,均为博主原创,如需刊用或转载,敬请告之并注明出处;著作权所有,未经潘鹤同意或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腾讯 Q:106998427电子邮箱:panguangfan@126.com

 
新书讯

 

书讯一:《韶华倾负》此书为散文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收入作者157篇文章,该散文集471页,定价36元。本散文集分为西南往事、三都印象、人在重庆、武汉途中四个部分。该书沉郁不失明快的语言表述,使事件在时间和空间的相互交织中,形成独具一格的叙事风格和语言色彩,给人灵魂和生活以安宁的栖息与深刻的借鉴。


  
书讯二:《中国水族文学作品选》此书由杨承广、潘光繁(潘鹤)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2月出版,该书是教育科学规划课题中的一部教材,收录了58位作者不同体裁的文学作品80余篇,该文学作品选302页,定价42元。书中所选作家(作者)多为水族文学史上具有影响力的文学篇目,所收录的篇目既有民国时期的个人诗文,也有当今报刊刊登的原创之作,时间跨度近百年。
 

书讯三:《千山是雪》是潘鹤的第二部散文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该书的写作时间从2011年11月到2015年3月之间,这段岁月潘鹤主要在湖北武汉、贵州三都、广东广州、河北秦皇岛、四川康定等地学习和工作,因而他的这部书稿,其写作地点也多在上述五地。该书记叙了他青年时代的灵魂愿景和生命追求,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直接影响到他的文学创作,演绎出其“柔软中带着执着和坚韧”的文学风骨,读来兴趣盎然。

上述书籍现存部分样书,若需邮购,请和作者联系或在博客上留言(须注明你详细的联系地址和通讯方式),收到购书等相关信息之后,我们即给购书读者邮寄原版书籍。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10 17:30)
标签:

文化

分类:文化
    吾母姓韦名月理,生于一九五四年六月,卒于二零一六年正月,享年六十又二。母亲二十八岁丧夫,三十岁入吾家,为吾继母。其时,吾不足三岁,而生母病逝已一年有余,吾母至,使吾复得母爱。三载后,吾母生一女,是吾幺妹,复三年,幺妹不幸坠井,吾母跳入井中,抱出幺妹,妹死于其怀,吾母恸哭,其状悲苦凄然,犹历历在目。庚午年秋,吾弟生,父母皆喜,然好景不长,癸酉年夏,弟不足三岁,吾父又病亡。吾母历经丧夫、丧女、再丧夫,人生三大不幸直击其瘦弱之躯,可忠厚纯良却能紧随其身,未曾离去,伴其一世。
    吾母,幼时聪慧,稍长,勤劳简朴,得外祖父母怜爱,奈何出嫁之后,却屡遭打击,厄运连连。吾父病逝之后,吾家孤儿寡母,无一依靠,艰难困苦,家中四子女,皆未成年,全靠吾母抚育,面对世俗,种种非难,夜深人静,母长饮泣,后渐坚韧,其独自一人,犁田种地,里里外外,细心操劳;吾家因寡母支撑,得相亲相爱,共度难关。乙亥年秋,吾进中学,再隔两年,吾二姐出嫁,母愈加困苦,中学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文化

在青藏高原上行走,过广阔无垠的草原时,我最喜欢那些清冽的小河了。

这些河流没有波涛澎湃的气魄,也没有一泻千里的豪迈,他们只是静静地流着,在没有世人的赞叹,没有世俗荣华的境况下,它们依然能够带着雪山的嘱咐,坚守信仰,执着前行。

这样的小河,在江河交错的地球上,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些无名的小卒罢了。可我依然地钟情于这样的河流,尽管它们悄无声息,但我敬仰它们的行动能力,看吧,它们脚步,从未停留过。

世间最伟大的信念就是恒心,人间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坚持。

青藏高原之上,我脚下的这条小河流,它拥有了这样的一颗恒心,它具备了这样的一份坚持。

小河淙淙,流过牦牛的身旁,流过格桑花的脚下;经幡在大风中猎猎作响。

小河淙淙,流过寺庙的前方,流过煨桑台的后院;白塔在原野上静静伫立。

高原上的小河是这里独一无二的精灵,它以付出和坚守的方式,赢得了高原的大美,取得了草原的高贵。

这样的小河,没有显赫身世,但具备别具一格的信仰。因为具备信仰,它不会胆大妄为,因为心有所畏,它不会颐指气使。

这样的小河,它有敬畏神祇之圣洁心境。

这样的小河,跟草原的神祇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故乡

 

那是二〇〇八年贵州特大凝冻时期的一个深夜,一位来自广西金城江的壮族青年驾车途经水乡大地,在三洞猫石守田景点附近的公路上,他一不小心,车子就侧翻到路边的沟中了。

车受到一些破损,万幸的是年轻人无所大碍,他费尽力气从驾驶室中钻出来,因连夜赶路,晚上还没来得及吃饭的年轻人,此时感到饥肠辘辘,外加天寒地冻,他一边顿脚、一边呵气。

这场凝冻灾害持续很多天了,它凶狠而顽固。年轻人在路边一直等,很久之后,没见任何车辆和行人经过;不得已,他只好放弃那辆已经无法动弹了的车,沿着公路往回走去,他希望附近有人来帮助自己。

时值深夜,他模模糊糊地看到公路两边的山以及路边的枯草都被这厚厚的冰雪给覆盖,暗白的色调将天地围拢起来,形成白茫茫的一片。

年轻人步履蹒跚,一直朝后边走。三洞是水族的集聚区,这里的居民全部是水族同胞。终于,他走到一个山寨的边上,望着这黑漆漆的水族山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从来没和水族同胞交流过,根本不了解水家人的性格特征,更不知道三洞的风俗人情;年轻人担心深夜贸然烦扰,怕山寨人不悦,甚至引来不必要的误会。

犹豫不决之际,寨子里传来几声狗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文化

 

人在深山,扣问心曲百转千回;人在深山,仰望蓝天浩渺无尽;人在深山,写意精神虚怀若谷;人在深山,描绘灵魂状若云锦。

深山,是心灵的一方处所;问道,是活着的一种方式;因而,这样的深山问道,演绎的是一种不同于流俗的生活方式;它淡泊如云,它清贫似水;它不管不顾,它独自绽放;它遗世独立,它一洗尘埃。

深山深处,层峦叠嶂;问道深处,意如流水;人在深山表意清淡,可得旷远,如菊挚爱秋风;心在问道刻画飘逸,可得神思,像梅钟情冬雪。

深山问道,淡薄、隐逸,如菊如梅;心绪如云,唯有深山才明了; 深山问道,轻柔、飘拂,若水若风;心魂成玉,只有岁月才知晓。

人在深山,心路如流水,让其东流。心在深山,光阴像落日,任它西坠。人在深山,看阳光和山岚盘旋起舞;人在深山,看河流与韶华共进;人在深山,看光阴明明灭灭;人在深山,看岁月滴滴点点;人在深山,看光阴流逝永不回头;人在深山,感收获无尽顾盼神游。

深山问道,心如素月,灵魂知几许;深山问道,问一枚绿叶,问溪涧泉水;深山问道,问一缕流岚,问山头白雪;深山问道,状若行者,坎坷有几多;深山问道,问一尾游鱼,问静水深流;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5-05-07 12:11)

 

 2013年春节前的一个月,我还在广州教书。
那天,确切来说是2013年1月25日,跟往常一样,讲完课后,我穿过学校对面的天桥,往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这时候,放在提包中的手机响了,我低下头看屏幕,是二姐打来,她在电话中哽咽了一阵,然后轻轻地说了五个字:爸早上走了。

 这头的我突然沉默下来,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两边寂然无声,良久,我才悄然地挂上了电话。二姐说的爸是我的义父,由于我的生父生前和义父交情厚,所以在我两岁的时候,义父就认我做义子了。

 窗外的阳光穿过纱窗照进我的屋中来,斑斑驳驳的,像极透过树叶呈现出来的光点,明明暗暗又细细碎碎的。
    揭开窗帘,站在窗口边,我抬头望着这座繁华的南国大都市,对面高楼林立,街道上人行如织。在这个热闹又喧哗的世界里,我的心中却不合时宜地陡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忧伤和寂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标签:

文化

教育

  《中国水族文学作品选》已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书收录不同体裁的文学作品八十余篇,有作品被收录入该书的作家(作者),请见到通知后与我们联系,以便给您寄奉样书和稿酬,已故作家(作者)可由其家属或后人代领。家住三都县城者请直接和贵州省三都民族中学莫娟副校长(15086149107)或杨承广老师(13885485707)联系。

                                                                           2015年4月1日

《中国水族文学作品选》一书收录的文章,其作者名单如下(以该书编排的目录为序):吴支煦、潘鹤、石尚竹、王巨才、舒乙、周明、黄亚洲、柳萌、韦世方、杨启刚、潘文佳、李果河、潘国会、罗春寒、张毅恒、石尚彬、韦忠、潘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个在复旦大学读研究生的朋友,前几天来我所在的城市。我们在一家咖啡厅闲聊,谈到小学时光时,他说那时候自己在旁人眼里很是优秀;除了功课,钢琴、绘画、奥数,他都样样在行。可他并不怎么愿意提起那段岁月。朋友说:我的童年不值得回忆,因为无关快乐,它只有压抑和忙碌,在父母预先设定好的管道中来回穿梭罢了。看他那样子,我便说,也许只有经过这样严格的训练,你才有机会进入复旦这样的名校深造。他苦笑着说,要是进入复旦以没有童年和日渐枯竭的想象力为代价,我宁愿放弃这所谓的光环。过后我稍稍谈起自己的年少时光,从小就出生在大城市的朋友很惊奇,觉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一种童年,他带着羡慕的神情要我重新讲述那段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4-12-07 09:39)
    公寓门口有一棵老大的樱树,三月天的一个夜晚,它悄然地开放了,早上经过那里,我被它的盛装所吸引,就在花前驻足了好一阵,从阳光中飘来的风,十分地温和,一树樱花,被风用温柔的手轻轻地摇曳,它们的身姿,点缀了这个清晨的明丽。
    这棵美丽的樱树,尽情地绽放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很多人在它的下面纷纷留影,以作纪念。很多人惊叹于它容颜的秀气,神韵之大方。这时,有人羡慕之,有人赏识之,更多的是赞叹之。
    第四天早上,阳光照样明媚,那棵樱花和往常一样把美丽尽情地呈现出来,树下络绎不绝地有很多人在摄影留照。可接近午后时,莫名其妙地就刮起了一阵狂风,狂风过后紧接着就是一阵瓢泼大雨。 武汉的天气不要说一个季节,就算在一天当中,温差也会时常出现急剧变化的,难怪有人从昆明来这里后这样戏言:“昆明四季如春,武汉春如四季。”
    大雨下了很久。
    风雨交加之后,樱花从树上纷纷掉落下来,树下的樱花又被雨水冲来过道上,附近有一个工地正赶着开工,搬运泥土的车辆,不小心就将一些泥土掉落到路中来,路人经过这里时纷纷从花和泥的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每一次上课,他都端坐在教室前排最右边的地方,我看得出他的认真和努力,可每一次课间的案例分析,他都没有参与进来,多少次,一个人总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面对我的引导,其他同学热烈地讨论,他一开始也总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可最终还是欲言又止了。
       这是一群九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在这所大学里读法学,他们正值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年华,阳光、俊朗、活泼,一见就令人陡然地生出很多羡慕来。课间,学生们围上来和我讨论问题,这些对未来怀有无限梦想的本科生,让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他们奇妙的一些想法使我一再感到神奇,唯一遗憾的是那个安静的学生始终也没有上来和我说过话。
       念法学的大学生应该喜欢表达而且善于说话,至少能够让自己的语言条理清楚,具备本专业应有的基本逻辑。基于这样的想法,上民事诉讼法时,我总是想办法让那个坐在第一排右边上的男孩回答一些问题,让其有更多的当着全班同学表达自己思想的机会,从而使他能够尽快地融合到这个集体里,其实这个孩子的文化底蕴和专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一个在云南山区教书的学弟认为自己被工作捆住身心、被大山阻挡视野了,他几次对我说,很羡慕那些能够四处游走的人;而一个毕业于一所世界顶级名校的女孩却告诉我,说自己厌倦了在英国沉浮不定的生活,她跟我说,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想回国寻找一份较为清静的工作。
       我们所羡慕的生活,也许正是别人所厌倦的;而我们所厌恶的生存方式,也很可能正是别人所期待拥有的。人,往往会忽略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幸福,而去艳羡别人将要抛弃的东西。
       如果你在云贵高原生存,你一直埋怨交通不便,而忽略了那里的清新空气和宜人景色;又或你在北京或上海生活,你却一直耿耿于空气混浊,而忽略了那里的教育氛围和文化感知。
       你绝不会幸福。
       
牢骚满腹没有用处,很多时候它于事无补。如果你真是这样一个人,我想你很多时候你内心深处是不会安宁的,因为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中,你忘了生活里的美好,你的眼睛永远都在盯着心灵幕布上的那一个黑点。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鐢佃瘽锛4000520066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