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若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306
  • 关注人气:1,129
公告

   王若冰,诗人、作家、秦岭文化学者。甘肃天水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公元759年杜甫寓居秦州时驻留过的东柯谷。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文联副主席、天水日报社副总编、天水市作家协会主席,甘肃省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陕西省旅游文化顾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终南文化书院文化顾问、西北旅游文化研究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出版、主编诗歌、散文、文艺评论十余部。代表作有诗集《巨大的冬天》,“大秦岭系列”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寻找大秦帝国》《渭河传》《仰望太白山》,电视纪录片《大秦岭》等。以《走进大秦岭》为蓝本,由其担任主要撰稿的八集纪录片《大秦岭》先后获第25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第二届全国优秀电视(文艺)栏目优秀大型纪录片奖、国家广电总局2010年度国产纪录片及创作人才扶持项目最佳中篇奖和最佳编剧奖;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修订本获甘肃省政府“敦煌文艺奖”一等奖、长篇散文《渭河传》获第八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

2004年完成对绵延1600多公里的秦岭山脉文化考察,首倡“秦岭是中华民族父亲山”和“秦岭文化”概念;2011年完成对整个渭河流域文化考察、2014年完成汉江流域文化考察。

出版及主编作品

   1、诗集《巨大的冬天》(1995。新华出版社)

   2、文艺评论集《倾听与呈现》(2001。中国文联出版社)

   3、地方历史文化散文集《天籁水影》(2001。新疆人民出版社。与安永、周伟合著)

   4、系列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2007年花城出版社)

  5、《寻找大秦帝国》(2010。陕西人民出版社)

  6、《走进大秦岭》修订本(2012.长春出版社)

   7、主编作品:《甘肃的诗》(副主编。2010.敦煌文艺出版社)、《天水市文学作品选》(副主编。2013.太白文艺出版社)、《诗歌中的天水》(副主编。2013.太白文艺)

   8、编著有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飞将军李广》(1994.与人合著)。

  9、长篇散文《渭河传》(2014。太白文艺出版社)

  10、长篇散文《仰望太白山》(中国旅游出版社。2014年5月)

主要获奖作品

  诗歌、散文、文艺评论曾获省级以上奖项十余次。其中主要有:

   1、诗歌《雪天》获甘肃省第三届优秀文学作品奖。

   2、诗集《巨大的冬天》获甘肃省第四届优秀文学作品奖。

   3、文艺评论集《倾听与呈现》获甘肃省首届黄河文学奖三等奖。

   4、花城版《走进大秦岭》获第四届黄河文学奖二等奖并《走进大秦岭》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5、组诗《王若冰的诗》获《飞天》十年文学奖。

   6、散文《一个民族的背影》入围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奖。

   7、以《走进大秦岭》为蓝本、担任一至四集撰稿的八集电视纪录片《大秦岭》(2010年元旦《探索.发现》栏目首播。)先后获中国电视第25届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第二届全国优秀电视文化(文艺)栏目暨大型特别节目优秀大型纪录片奖、国家广电总局2010年国产纪录片暨人才扶持计划优秀中篇奖和最佳编剧奖。

   8、《寻找大秦帝国》获首届麦积山文艺奖一等奖。

   9、《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修订本获甘肃省政府第七届敦煌文艺一等奖。

   10、《渭河传》获第八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

   地址:甘肃天水秦州区民主东路86号天水日报社
   邮编:
741000  
  
邮件:gstswrb@163.com

 

知会
暂无内容
告示
 因《渭河传》出版社仅给本人200本样书,后我本人向出版社所购100本也已所剩无几。喜欢《渭河传》的朋友如在当地大书店购买不到,可从以下网站购买:


   本博客文字除收藏之外均属个人原创,受2006年7月1日起实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保护。在未经本人许可之前,任何媒体或个人切勿转载或引用。如有转载刊发,请与本人联系!
天籁水影
暂无内容
巨大的冬天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音乐播放器
加载中…
博文
分类:文艺评论
为了铭记的纪念
——写在《大学生诗歌家谱》出版之际
王若冰

作者:王若冰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9 00:34:35 | 阅读:2305 次
  前些年,不断接到远在黑龙江的姜红伟先生信息和电邮,企望帮助搜罗二三十年前活跃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的作者信息。后来才知道,此兄正在给一本曾经为中国当代诗歌立下汗马功劳,做出不可磨灭贡献,却愈来愈被滚滚而来的信息浪潮淹没、遗忘的杂志和这本杂志的一个诗歌栏目,以及付出十余年时光和心智苦苦坚守这个栏目的编辑树碑立传,编著一本事关还原一本杂志、一个诗歌栏目、一个编辑钩沉与新时期以来当代中国诗歌兴衰史休戚与共、息息相关历史真相的当代诗歌史志。这本杂志,就是甘肃省文联机关刊物《飞天》文学月刊;这个栏目,就是从1981年诞生以来深刻影响几代中国诗歌诗人成长、发展的飞天《大学生诗苑》;这个人,就是《大学生诗苑》的创办者和编辑者张书绅老师。
  《大学生诗歌家谱:《飞天•大学生诗苑》创办史(1981——2014)》(以下简称《大学生诗歌家谱》)的出版,实在应该是一件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大事!这不仅因为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大潮初涌的新时期中国诗歌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开拓新天地、新视野的巨大作用,更因为包括于坚、王家新、伊沙等等至今活跃在当代中国诗坛的顶级人物,以及数以成百上千计支撑近三十多年当代中国诗歌天空的栋梁和基石的破土发芽、成长崛起,都与这本杂志、这个栏目、这位编辑有着如婴儿离不开脐带的关系。包括我在内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诗人,每每谈起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不仅有一种遣散不去的亲切感和依赖感,而且至今还在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发问:如果没有飞天《大学生诗苑》,当代中国诗坛还会不会如此繁荣昌盛,活力无限呢?
  1982年,历经千难万险考入原天水师专前,我原本对小说创作如痴如醉。是飞天《大学生诗苑》和以此为起点,风靡全国大专院校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将我卷入到了诗歌创作的汪洋大海。与那个年代众多成天热衷于给《大学生诗苑》投稿的其他大学生诗歌爱好者相比较,我最大的幸运之处不仅仅在于经张书绅老师耐心鼓励与指点下,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于毕业前夕在让海内外大学生痴迷得近乎疯狂的《大学生诗苑》发表了一首小诗,而且毕业后又有幸被张书绅老师借调到《飞天》编辑部工作过一个多月时间。飞天《大学生诗苑》的滋润、张书绅老师的不懈提携,不仅让我坚定地选择了诗歌之路,而且奠定了做人处事的基础。
  正如从《大学生诗苑》开始迈上当代诗坛并已经注定要进入当代诗歌史的著名诗人于坚所说:“《飞天》以其远见卓识推动了当代诗歌的历史进程”,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对于当代诗歌最重要的贡献,不仅仅由于张书绅老师的扶持与浇灌,让那么数量众多的个体诗人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这块弥漫着青春活力与创造才情的诗歌园地破土吐蕊、茁壮成长,更重要的是,在“朦胧诗”遭受排挤、打压、质疑,“朦胧诗”自身的局限与瑕疵也日益毕现,大潮初涌的当代中国诗歌面临何去何从,彷徨抉择的关口,以青春、本真、鲜活、梦想、现实为特征的《大学生诗苑》,为处于新老交替,一度在对“朦胧诗”挞伐之声中阴云密布的中国诗坛,开拓出一片绮丽多姿,乱花迷人的朗朗晴空。一大批既不同于老一代诗人,也有别于北岛、舒婷、顾城等“朦胧诗人”的新一代诗人,在《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共同哺育、栽培下,身姿摇曳,活力充沛地款款走上中国诗坛,并在迅速集结后形成继“朦胧诗”之后对中国诗坛和中国诗歌走向产生深远深刻影响的“第三代”诗人阵营。如果要点数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当代中国诗坛执牛耳者的话,除了上述于坚等人外,我确信包括叶延滨、徐敬亚、王寅、杨争光、沈奇、程光炜、周伦佑在内,更多至今坚守在当代诗歌前沿的中年诗人,大概都不会忘记他们在飞天《大学生诗苑》迈开的虽然幼稚却充满活力的第一步,以及接到张书绅老师用铅笔在诗稿上鼓励、评点的眉批之际内心所勃发的那种亲切与激动吧?
  许多对中国当代诗歌有所研究的人都在感叹,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诗歌的春天。我也常常为那个时代诗歌带给我们这个民族的激情与青春感慨不已。那么这场由“朦胧诗”发起,到八十年代中后期达到高潮的新时期诗歌大潮绝世高峰是如何形成的呢?如果冷静、不怀偏见地进行评析,我以为在“朦胧诗”倍遭非议,刚刚摆脱非诗、伪诗、假诗桎梏的中国现代诗歌面临前路茫茫困境的关键时刻,是《飞天》和张书绅编辑的《大学生诗苑》掀起的“大学生诗歌运动”,让当代中国诗歌寻找到了新的出路、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也是从《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大学生诗人及其创作,让在近百年的徘徊与波折中艰难前行的中国新诗彻底走出了体制与迷惘的牢笼,朝着自在、自主、文本、人性的诗歌本体昂首前行。
  然而,多少年来,我们的诗歌研究者对于开始于1981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达到高潮,由飞天《大学生诗苑》所引发的的这场影响深远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和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当代中国诗歌做出的贡献,却一直没有给予应有的关注。在我所看到的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发展历史的综述文章里,甚至很少有人提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气象的“第三代诗歌”之间的相因关系。这不能不说是当代诗歌研究一种不可原谅的疏漏!因为通过姜红伟这本《大学生诗歌家谱》可以发现,如果没有《飞天》、没有《大学生诗苑》、没有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不仅不可能有“第三代”诗歌运动之后中国当代诗歌的繁荣与发展,我们甚至在讲述新时期以来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史的时候,也必然出现理论和时序上可怕的错乱与断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大学生诗歌家谱》不啻是对于一本刊物、一个诗歌栏目的纪念,更是对当代中国诗歌史一次极其重要的补漏拾遗、对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重大历史事件的梳理与发掘、对当代中国诗歌史研究一个意义的警醒。因为作为当代中国诗歌运动大幕落下前夕最后一声回响,飞天《大学生诗苑》不仅将这场波澜壮阔的当代诗歌运动推向了悲壮、热烈、激情的高潮,而且有意无意为当代中国诗歌迎接、抵御随之而来的滚滚经济大潮,培养了中流砥柱,构筑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大学生诗苑》所昭示的诗歌时代已经结束,中国诗歌的青春年华也许将以此打结,不可再来!这不是诗歌、也不是诗人的悲哀,而是人类和时代的共同悲剧。但有了姜红伟所编著的《大学生诗歌家谱》这本书,我们这些曾经经历了那个激情年代的诗人,就多了一次回望、抚摸、回味的机会,也多了一种坚持、坚守的勇气。同时,也希望我们的诗歌研究者能够借助《大学生诗歌家谱》,重新审视当代中国诗歌所经历的那个特殊的年份,以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及其围绕在这个诗歌栏目下的诗人为当代中国诗歌所付出的青春激情与诗歌梦想。
  感谢姜红伟让一个几近湮没的诗歌时代再次排列有序,铿锵有力地走到了我们面前!
  感谢《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它的守门人张书绅老师为当代中国诗坛所做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文艺评论
为了铭记的纪念
——写在《大学生诗歌家谱》出版之际
王若冰

作者:王若冰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9 00:34:35 | 阅读:2305 次
  前些年,不断接到远在黑龙江的姜红伟先生信息和电邮,企望帮助搜罗二三十年前活跃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的作者信息。后来才知道,此兄正在给一本曾经为中国当代诗歌立下汗马功劳,做出不可磨灭贡献,却愈来愈被滚滚而来的信息浪潮淹没、遗忘的杂志和这本杂志的一个诗歌栏目,以及付出十余年时光和心智苦苦坚守这个栏目的编辑树碑立传,编著一本事关还原一本杂志、一个诗歌栏目、一个编辑钩沉与新时期以来当代中国诗歌兴衰史休戚与共、息息相关历史真相的当代诗歌史志。这本杂志,就是甘肃省文联机关刊物《飞天》文学月刊;这个栏目,就是从1981年诞生以来深刻影响几代中国诗歌诗人成长、发展的飞天《大学生诗苑》;这个人,就是《大学生诗苑》的创办者和编辑者张书绅老师。
  《大学生诗歌家谱:《飞天•大学生诗苑》创办史(1981——2014)》(以下简称《大学生诗歌家谱》)的出版,实在应该是一件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大事!这不仅因为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大潮初涌的新时期中国诗歌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开拓新天地、新视野的巨大作用,更因为包括于坚、王家新、伊沙等等至今活跃在当代中国诗坛的顶级人物,以及数以成百上千计支撑近三十多年当代中国诗歌天空的栋梁和基石的破土发芽、成长崛起,都与这本杂志、这个栏目、这位编辑有着如婴儿离不开脐带的关系。包括我在内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诗人,每每谈起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不仅有一种遣散不去的亲切感和依赖感,而且至今还在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发问:如果没有飞天《大学生诗苑》,当代中国诗坛还会不会如此繁荣昌盛,活力无限呢?
  1982年,历经千难万险考入原天水师专前,我原本对小说创作如痴如醉。是飞天《大学生诗苑》和以此为起点,风靡全国大专院校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将我卷入到了诗歌创作的汪洋大海。与那个年代众多成天热衷于给《大学生诗苑》投稿的其他大学生诗歌爱好者相比较,我最大的幸运之处不仅仅在于经张书绅老师耐心鼓励与指点下,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于毕业前夕在让海内外大学生痴迷得近乎疯狂的《大学生诗苑》发表了一首小诗,而且毕业后又有幸被张书绅老师借调到《飞天》编辑部工作过一个多月时间。飞天《大学生诗苑》的滋润、张书绅老师的不懈提携,不仅让我坚定地选择了诗歌之路,而且奠定了做人处事的基础。
  正如从《大学生诗苑》开始迈上当代诗坛并已经注定要进入当代诗歌史的著名诗人于坚所说:“《飞天》以其远见卓识推动了当代诗歌的历史进程”,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对于当代诗歌最重要的贡献,不仅仅由于张书绅老师的扶持与浇灌,让那么数量众多的个体诗人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这块弥漫着青春活力与创造才情的诗歌园地破土吐蕊、茁壮成长,更重要的是,在“朦胧诗”遭受排挤、打压、质疑,“朦胧诗”自身的局限与瑕疵也日益毕现,大潮初涌的当代中国诗歌面临何去何从,彷徨抉择的关口,以青春、本真、鲜活、梦想、现实为特征的《大学生诗苑》,为处于新老交替,一度在对“朦胧诗”挞伐之声中阴云密布的中国诗坛,开拓出一片绮丽多姿,乱花迷人的朗朗晴空。一大批既不同于老一代诗人,也有别于北岛、舒婷、顾城等“朦胧诗人”的新一代诗人,在《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共同哺育、栽培下,身姿摇曳,活力充沛地款款走上中国诗坛,并在迅速集结后形成继“朦胧诗”之后对中国诗坛和中国诗歌走向产生深远深刻影响的“第三代”诗人阵营。如果要点数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当代中国诗坛执牛耳者的话,除了上述于坚等人外,我确信包括叶延滨、徐敬亚、王寅、杨争光、沈奇、程光炜、周伦佑在内,更多至今坚守在当代诗歌前沿的中年诗人,大概都不会忘记他们在飞天《大学生诗苑》迈开的虽然幼稚却充满活力的第一步,以及接到张书绅老师用铅笔在诗稿上鼓励、评点的眉批之际内心所勃发的那种亲切与激动吧?
  许多对中国当代诗歌有所研究的人都在感叹,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诗歌的春天。我也常常为那个时代诗歌带给我们这个民族的激情与青春感慨不已。那么这场由“朦胧诗”发起,到八十年代中后期达到高潮的新时期诗歌大潮绝世高峰是如何形成的呢?如果冷静、不怀偏见地进行评析,我以为在“朦胧诗”倍遭非议,刚刚摆脱非诗、伪诗、假诗桎梏的中国现代诗歌面临前路茫茫困境的关键时刻,是《飞天》和张书绅编辑的《大学生诗苑》掀起的“大学生诗歌运动”,让当代中国诗歌寻找到了新的出路、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也是从《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大学生诗人及其创作,让在近百年的徘徊与波折中艰难前行的中国新诗彻底走出了体制与迷惘的牢笼,朝着自在、自主、文本、人性的诗歌本体昂首前行。
  然而,多少年来,我们的诗歌研究者对于开始于1981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达到高潮,由飞天《大学生诗苑》所引发的的这场影响深远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和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当代中国诗歌做出的贡献,却一直没有给予应有的关注。在我所看到的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发展历史的综述文章里,甚至很少有人提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气象的“第三代诗歌”之间的相因关系。这不能不说是当代诗歌研究一种不可原谅的疏漏!因为通过姜红伟这本《大学生诗歌家谱》可以发现,如果没有《飞天》、没有《大学生诗苑》、没有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不仅不可能有“第三代”诗歌运动之后中国当代诗歌的繁荣与发展,我们甚至在讲述新时期以来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史的时候,也必然出现理论和时序上可怕的错乱与断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大学生诗歌家谱》不啻是对于一本刊物、一个诗歌栏目的纪念,更是对当代中国诗歌史一次极其重要的补漏拾遗、对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重大历史事件的梳理与发掘、对当代中国诗歌史研究一个意义的警醒。因为作为当代中国诗歌运动大幕落下前夕最后一声回响,飞天《大学生诗苑》不仅将这场波澜壮阔的当代诗歌运动推向了悲壮、热烈、激情的高潮,而且有意无意为当代中国诗歌迎接、抵御随之而来的滚滚经济大潮,培养了中流砥柱,构筑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大学生诗苑》所昭示的诗歌时代已经结束,中国诗歌的青春年华也许将以此打结,不可再来!这不是诗歌、也不是诗人的悲哀,而是人类和时代的共同悲剧。但有了姜红伟所编著的《大学生诗歌家谱》这本书,我们这些曾经经历了那个激情年代的诗人,就多了一次回望、抚摸、回味的机会,也多了一种坚持、坚守的勇气。同时,也希望我们的诗歌研究者能够借助《大学生诗歌家谱》,重新审视当代中国诗歌所经历的那个特殊的年份,以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及其围绕在这个诗歌栏目下的诗人为当代中国诗歌所付出的青春激情与诗歌梦想。
  感谢姜红伟让一个几近湮没的诗歌时代再次排列有序,铿锵有力地走到了我们面前!
  感谢《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它的守门人张书绅老师为当代中国诗坛所做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文艺评论
为了铭记的纪念
——写在《大学生诗歌家谱》出版之际
王若冰

作者:王若冰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9 00:34:35 | 阅读:2305 次
  前些年,不断接到远在黑龙江的姜红伟先生信息和电邮,企望帮助搜罗二三十年前活跃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的作者信息。后来才知道,此兄正在给一本曾经为中国当代诗歌立下汗马功劳,做出不可磨灭贡献,却愈来愈被滚滚而来的信息浪潮淹没、遗忘的杂志和这本杂志的一个诗歌栏目,以及付出十余年时光和心智苦苦坚守这个栏目的编辑树碑立传,编著一本事关还原一本杂志、一个诗歌栏目、一个编辑钩沉与新时期以来当代中国诗歌兴衰史休戚与共、息息相关历史真相的当代诗歌史志。这本杂志,就是甘肃省文联机关刊物《飞天》文学月刊;这个栏目,就是从1981年诞生以来深刻影响几代中国诗歌诗人成长、发展的飞天《大学生诗苑》;这个人,就是《大学生诗苑》的创办者和编辑者张书绅老师。
  《大学生诗歌家谱:《飞天•大学生诗苑》创办史(1981——2014)》(以下简称《大学生诗歌家谱》)的出版,实在应该是一件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大事!这不仅因为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大潮初涌的新时期中国诗歌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开拓新天地、新视野的巨大作用,更因为包括于坚、王家新、伊沙等等至今活跃在当代中国诗坛的顶级人物,以及数以成百上千计支撑近三十多年当代中国诗歌天空的栋梁和基石的破土发芽、成长崛起,都与这本杂志、这个栏目、这位编辑有着如婴儿离不开脐带的关系。包括我在内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诗人,每每谈起当年的《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不仅有一种遣散不去的亲切感和依赖感,而且至今还在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发问:如果没有飞天《大学生诗苑》,当代中国诗坛还会不会如此繁荣昌盛,活力无限呢?
  1982年,历经千难万险考入原天水师专前,我原本对小说创作如痴如醉。是飞天《大学生诗苑》和以此为起点,风靡全国大专院校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将我卷入到了诗歌创作的汪洋大海。与那个年代众多成天热衷于给《大学生诗苑》投稿的其他大学生诗歌爱好者相比较,我最大的幸运之处不仅仅在于经张书绅老师耐心鼓励与指点下,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于毕业前夕在让海内外大学生痴迷得近乎疯狂的《大学生诗苑》发表了一首小诗,而且毕业后又有幸被张书绅老师借调到《飞天》编辑部工作过一个多月时间。飞天《大学生诗苑》的滋润、张书绅老师的不懈提携,不仅让我坚定地选择了诗歌之路,而且奠定了做人处事的基础。
  正如从《大学生诗苑》开始迈上当代诗坛并已经注定要进入当代诗歌史的著名诗人于坚所说:“《飞天》以其远见卓识推动了当代诗歌的历史进程”,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对于当代诗歌最重要的贡献,不仅仅由于张书绅老师的扶持与浇灌,让那么数量众多的个体诗人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这块弥漫着青春活力与创造才情的诗歌园地破土吐蕊、茁壮成长,更重要的是,在“朦胧诗”遭受排挤、打压、质疑,“朦胧诗”自身的局限与瑕疵也日益毕现,大潮初涌的当代中国诗歌面临何去何从,彷徨抉择的关口,以青春、本真、鲜活、梦想、现实为特征的《大学生诗苑》,为处于新老交替,一度在对“朦胧诗”挞伐之声中阴云密布的中国诗坛,开拓出一片绮丽多姿,乱花迷人的朗朗晴空。一大批既不同于老一代诗人,也有别于北岛、舒婷、顾城等“朦胧诗人”的新一代诗人,在《大学生诗苑》和张书绅老师共同哺育、栽培下,身姿摇曳,活力充沛地款款走上中国诗坛,并在迅速集结后形成继“朦胧诗”之后对中国诗坛和中国诗歌走向产生深远深刻影响的“第三代”诗人阵营。如果要点数从飞天《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当代中国诗坛执牛耳者的话,除了上述于坚等人外,我确信包括叶延滨、徐敬亚、王寅、杨争光、沈奇、程光炜、周伦佑在内,更多至今坚守在当代诗歌前沿的中年诗人,大概都不会忘记他们在飞天《大学生诗苑》迈开的虽然幼稚却充满活力的第一步,以及接到张书绅老师用铅笔在诗稿上鼓励、评点的眉批之际内心所勃发的那种亲切与激动吧?
  许多对中国当代诗歌有所研究的人都在感叹,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诗歌的春天。我也常常为那个时代诗歌带给我们这个民族的激情与青春感慨不已。那么这场由“朦胧诗”发起,到八十年代中后期达到高潮的新时期诗歌大潮绝世高峰是如何形成的呢?如果冷静、不怀偏见地进行评析,我以为在“朦胧诗”倍遭非议,刚刚摆脱非诗、伪诗、假诗桎梏的中国现代诗歌面临前路茫茫困境的关键时刻,是《飞天》和张书绅编辑的《大学生诗苑》掀起的“大学生诗歌运动”,让当代中国诗歌寻找到了新的出路、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也是从《大学生诗苑》走出的大学生诗人及其创作,让在近百年的徘徊与波折中艰难前行的中国新诗彻底走出了体制与迷惘的牢笼,朝着自在、自主、文本、人性的诗歌本体昂首前行。
  然而,多少年来,我们的诗歌研究者对于开始于1981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达到高潮,由飞天《大学生诗苑》所引发的的这场影响深远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和飞天《大学生诗苑》为当代中国诗歌做出的贡献,却一直没有给予应有的关注。在我所看到的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发展历史的综述文章里,甚至很少有人提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气象的“第三代诗歌”之间的相因关系。这不能不说是当代诗歌研究一种不可原谅的疏漏!因为通过姜红伟这本《大学生诗歌家谱》可以发现,如果没有《飞天》、没有《大学生诗苑》、没有张书绅和“大学生诗歌运动”,不仅不可能有“第三代”诗歌运动之后中国当代诗歌的繁荣与发展,我们甚至在讲述新时期以来近三十多年中国诗歌史的时候,也必然出现理论和时序上可怕的错乱与断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大学生诗歌家谱》不啻是对于一本刊物、一个诗歌栏目的纪念,更是对当代中国诗歌史一次极其重要的补漏拾遗、对当代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重大历史事件的梳理与发掘、对当代中国诗歌史研究一个意义的警醒。因为作为当代中国诗歌运动大幕落下前夕最后一声回响,飞天《大学生诗苑》不仅将这场波澜壮阔的当代诗歌运动推向了悲壮、热烈、激情的高潮,而且有意无意为当代中国诗歌迎接、抵御随之而来的滚滚经济大潮,培养了中流砥柱,构筑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大学生诗苑》所昭示的诗歌时代已经结束,中国诗歌的青春年华也许将以此打结,不可再来!这不是诗歌、也不是诗人的悲哀,而是人类和时代的共同悲剧。但有了姜红伟所编著的《大学生诗歌家谱》这本书,我们这些曾经经历了那个激情年代的诗人,就多了一次回望、抚摸、回味的机会,也多了一种坚持、坚守的勇气。同时,也希望我们的诗歌研究者能够借助《大学生诗歌家谱》,重新审视当代中国诗歌所经历的那个特殊的年份,以及飞天《大学生诗苑》及其围绕在这个诗歌栏目下的诗人为当代中国诗歌所付出的青春激情与诗歌梦想。
  感谢姜红伟让一个几近湮没的诗歌时代再次排列有序,铿锵有力地走到了我们面前!
  感谢《飞天》、《大学生诗苑》和它的守门人张书绅老师为当代中国诗坛所做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7-10-20 15:30)
分类:朋友评说

致王若冰兄

 

石厉

 

许多事都已凋零

尤其深秋的夜晚

万物稀疏而凄凉

而酒中有火

就像冰中藏有寒冬的大火

 

我们在相互致电的时候

早已在举杯遥祝

确实酒中有火

相隔八千里路云和月

就可相互取暖

         2017.10.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生活日记


【头条】贾平凹会见王若冰

2017-08-20 牟亦玮 西北旅游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贾平凹817日在西安会见前来出席2017丝绸之路高铁城市旅游合作大会的天水日报社副总编兼天水晚报总编、著名山水作家王若冰,对他为山河立传的创作精神和作品风格予以高度赞赏。


当天下午,贾平凹在自己的书舍与王若冰亲切交流,内容涉及文学创作、秦岭文化、“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等多个方面。贾平凹盛赞王若冰是秦岭专家、著名文化学者和有思想、有想法的作家,感谢他近年来为陕西做了许多事。他说王若冰的《走进大秦岭》和《渭河传》他都读过,写的非常好。



会见过程中,贾平凹带王若冰参观了自己的创作室。只见一缕阳光照射下,不足一米见方的案头上整齐地摆放着平凹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手稿,字迹一笔一画公公正正。手稿上放着刚刚摘下的一副眼镜,旁边则是陪伴他写作的香烟和烟缸,座椅上方悬挂着平凹自书的眼前无物”4个大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有谁能够想到,这位被称为当代中国文坛奇才的大师级作家,许多轰动社会的传世之作,原来就是在这样一张案头上完成的。而最后变为铅字的长篇小说在创作过程中的每一个字,又亲笔书写得如此认真。


平凹介绍说,写作在于静,所以要视眼前无物。他透露,他正在创作一部与秦岭有关的长篇小说,40万字。会见期间专门和王若冰探讨了有关秦岭自然和文化方面的问题。他还是老习惯,认真对待每一个字,而每一次修改,也都是认认真真再写一遍。为了专注创作,他很少参加外面的活动,今天下午的时间是特别留出给王若冰的。


    陪同王若冰一道前往的西北旅游协作区秘书长王晓民向贾平凹介绍了旅游业近况以及丝绸之路旅游传播奖、世界乡村论坛等项目的策划情况,平凹表示支持,并盛赞当前旅游业各方面重视程度高,发展前景好!



会见交流中,平凹谈文叙旧兴致极高,除过中途电话处理过一件来自瑞典方面翻译长篇小说《秦腔》的事情之外,始终专注于和王若冰进行交流。会见结束后,贾平凹还请王若冰共进晚餐。吃饭交流期间,贾平凹兴致极高,主动提笔,用他特有的风格,为王若冰等人现场画了肖像漫画,并签上了平凹,一七年八月十七的落款。

图文来源|西北旅游文化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阿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朋友评说

    诗是性情里的,譬如激情,譬如舒展,所以诗不能硬做;大诗是要从大处着眼的,譬如精神,譬如灵魂,所以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诗(我现在终于明白我永远做小诗,老王总做大诗,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人往往要遭遇宿命,从哪儿起步的,终了还是回到哪儿,老王以写诗立为文之名,诗意的表达因此成了他个人的立身之本——无论他写不写,无论他写什么。宽阔的视野,巨大的想象,不老的青春,真诚的内心,老王之所以是老王,之所以叫他身边的老少文友翻倒便拜,看了这些诗歌,你自然就会明白些什么。(王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朋友评说

    一蓑烟雨任平生

              ——王若冰组诗《山水书》评价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刘永霞

 

二零一七年的第一个秋日,是个热浪袭人的日子,不意迎来了王若冰的大容量组诗——《山水书》。秦州大地的才子,著名诗人王若冰,我认识他到底多少年了?真不记得了,只能说“岁月几何难计”。王若冰是个才情并茂的诗人,是个热情勤快的朋友,每当看见他和诗人刘子走在一起,我很想用“两团火”来形容他们,两个热情似火的人,两个行动敏捷的人。对于如此满怀生命热望、思想深邃精熟、成果又无比丰硕的诗人,在这里,我只能是挂一漏万地谈一点感受而已。

王若冰是个用灵魂写作的诗人,他走遍了千山万水,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他心中那朵最圣洁的“雪莲花”。 他不仅热爱中国的名山大川,而且还对生他育他的秦州山水情有独钟,于是,便产生了不少饱含地域风情的佳作,如《走进大秦岭》、《渭河传》等等,不胜枚举。他的《山水书》,给人以“冰清玉洁”、“鹤鸣九皋”式的高贵感。《山水书》共有十五首诗,按其精神主旨,大概可归属为三类,即“攀登圣域”、“探幽历史”与“仰山而止”。只有少数几首,如《身体里的积雪》、《油菜花:虚幻的繁荣》与《追问》,则属于直抒情怀的类型。

王若冰是个精神世界的探路者,纵然生命轻如鸿毛,贱如石子,他也要成为最鲜艳的羽毛,最闪亮的石子。他想要找到精神的“宝塔”,好安放他那颗漂泊不定的灵魂。这就注定了他的一生都要“攀登圣域”,这些诗(《在楼观台拜谒老子墓》、《崆峒山上的雾》、《北石窟寺》、《拔仙台的高度》、《一棵神灵居住的麻柳》、《在察尔汗盐湖》、《在云浮,我看见了玉》和《拜谒六祖慧能》)都体现了诗人对登临“圣域”的热望,如《在楼观台拜谒老子墓》所写:

 

因为热爱,我愿意在古老的寓言里行走

因为追随一个人的背影

我在忧郁的黑夜

抚摸一册古老经卷

  

石碑。庙宇。表情模糊的香客

……

一只青鸟从我的右手起飞

一粒石子

在理想的背后落下

黎明的光亮

从一个人的沉思里延伸过来

照亮了人类的前生

 

卑微的灵魂行走在路上

需要一个人走在前头

将天空升高

一座塔楼庞然呈现的时候

我的孤独

比风跑得更快

 

我想我们通常所说的“圣域”,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人文宗教之域,另一类为自然大化之域。不管登临何种“圣域”,都会让我们充满了敬畏与喜悦。老子是道家的圣祖,是中国古代的贤人,他将“柔弱胜刚强”的如水哲学发挥地淋漓尽致,尤为重要的是,他还给了落魄的士人一个“处卑守柔”、“以退为进”的精神家园。在这首诗里,诗人深深地感受到作为人类的孤独、卑微与迷茫,他需要有一个更高的、更纯洁的理想来引导自己,所以他说:“黎明的光亮,从一个人的沉思里延伸过来,照亮了人类的前生。”这种光亮,便是思想的光亮,是信仰的光亮,是能对我们的言行做合情合理解释的光亮。有了光亮,我们不会再怕黑暗,也不再孤独,因为我们没有上错道。而另一首诗,《拜谒六祖慧能》,也表达了类似的愿望:

            

当我爱上芦花、秋风和明月的时候

菩提树上落满了觉悟的星辰

当我移步向南,追随一册古老的经卷之际

北方大地已经秋风怒号,遍地黄叶

 

多么辽阔的人世啊,荷花开败了

沉静的水塘接纳了闪光的云朵

灯火熄灭了,还有一颗见性成佛的心披星戴月

在泥泞的尘世怀揣明镜,逆风前行

 

人们总是喜欢把荷花和佛教联系起来,是因为荷花柔美不张扬吗?是因为圆圆的荷叶托着娇嫩的花瓣吗?是因为荷花与其他荷塘生物的衣带相连吗?我在“《易经》花语”一书里,将荷花比喻为“谦卦”,比喻为一个有功而不伐和能够怜悯弱小者的谦谦君子。荷花承载了美丽而温和的“性灵之光”,诗人用轻描淡写的语气,不仅营造了唐诗宋词般的灵秀意境,而且还展现了自己清风明月般的一颗“道心”。

当然,圣域还有另类,那就是“自然天成”之域。王若冰的《在察尔汗盐湖》就属于这一类,他写道:

如果我能够把满身的尘埃

和深藏不露的灵魂清洗干净

这铺满白雪、泛着幽光的湖面

就会少一些俗世的纤尘,人间的污垢

 

如果抵达之前,我能够面向昆仑祈祷

背对雪山诵经

与幽蓝的湖水,棱角分明的盐粒相遇

我就不至于手足无措,心生寒意

 

如果察尔汗盐湖是黎明的门槛

这匍匐在柴达木荒漠上的盐晶

能否让我空无一物的内心终止颤栗

挽留住一粒盐的亮度,一滴湖水的来生

 

自然就是一位神秘莫测的仙女,让我们永远对她充满了惊诧。对于不经意间看到的鹅黄柳芽,桃花菲菲,金叶乱舞,白雪轻飘,我们永远都感到神圣与美丽。诗人面对“察尔汗湖”这样的大化天成之物,敬畏与喜悦油然而生,也是人之常情。幽静、湛蓝的一汪湖水,多么希望我们的心灵如此纯洁呀!诗人写道:“如果察尔汗盐湖是黎明的门槛,这匍匐在柴达木荒漠上的盐晶,能否让我空无一物的内心终止颤栗。挽留住一粒盐的亮度,一滴湖水的来生。”,这就是诗人的纯美理想。

“成圣”是古代士大夫的梦想与教育,诗人王若冰对人生,对自己,有一种很严格、很高尚,又很古典的要求。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跟古代,跟历史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谁又能够离开自己国家的历史、民族的历史而过着没有渊源和百分之百的现代生活呢?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传承者,历史是我们的“文化之根”,“生命之根”,王若冰的不少诗作,都体现了他“探幽历史”的深邃、自觉的文化情结,如《洽川黄河古渡》所写:

 

从秦到晋

其实只要有一条河

一只被黄河之水

左右摇摆的舟

我就能从春秋的暮色中

走向飞镝鸣叫

血光如火的战国

那里有遍地秋风吹拂的腐尸

有刺客磨刀霍霍的黎明

有义士歃血的酒香

也有诸子百家门庭若市的学馆

只是这滔滔黄河之上风太急

浪也太大

隔河相望的秦和晋

只能让运送粮食的舟楫走在前面

将刀戈与阴谋

藏在蒹葭与苇草后面

如果有一骑飞谍

从壅城绝尘北上

岸上的艄公

后宫的嫔妃

留在衣襟上的

不仅有生离死别的泪水

还有黄河落日中

日渐破碎的山河

厮杀与逃亡中一张张衰老的容颜

王若冰的这首诗,简直是在带领我们穿越历史。它就像是一面魔镜,我们可以穿过镜面而到达刀戈林立、兵祸纷起和人民流离的乱世。所谓阳无阴而不立,有治世就有乱世,有乱世就有治世,“治”与“乱”就如“阴”与“阳”一样如影随形。所谓诸葛智慧,周郎风流,曹操奸诈,面对涛涛黄河,这些历史镜像,便都东流矣。但乱世中的人所承受的创伤,便也如这涛涛黄河水,难以计量。诗人有感而发,看似描述乱世,实则渴望太平,又暗合了“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的古老谚语。除此之外,王若冰的《宁夏印象》也属于此种怀古的类型。

王若冰的想象力,真如庐山瀑布那样“飞流直下三千尺”。他勇于攀登圣域,敢于跨越古今,这些使得他更像是一位“诗人思想者”,所以,他的诗,不仅有飘逸的灵气,而且还有洞彻表象的思想,总是让人回味无穷。但他不是人类精神领域鲁莽无畏的探险者,而是一位知足而止,知险而思的智者,如《过当金山》所写:

 

这是我一生

所能达到的高度

 

白云离开天空

灵魂逃出肉体

鹰的影子坠落在

梦魇般沉重的峡谷

岩石上的小草

也在赞美

一滴露珠

站立草尖的高度

 

那么弯曲的道路

离开大地

走向天空

……

离开沙漠和戈壁

离开一个人

酒杯和油灯之间

单薄而浮华的生活

……

在甘肃和青海之间

寸草不生的当金山

让草原朝东

沙漠向西

在从东到西的路上

我能看见阿克塞县城对面

积雪覆盖的阿尔金山

却看不见炊烟、飞鸟

和临海的村落下面

真实而朴素的人间

诗人表达了一种“仰山而止”的感觉。面对高山大川,人往往有渺小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易经》里这样讲,艮卦代表着山,“艮”有停止的含义;坎卦代表着水,“坎”有险难的含义。我们登山或涉川之时的“艰难”或“遇险”感,会让我们反省自己的不足,从而为自己的行动选择恰当的时机,而不是一味莽撞地向前,这就是人类智慧的光辉投射。作为人,不可能不攀高,但也要知道有人所不能到达的高度,有人所不能舍弃的低微,这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所说的道理。所谓“与时进退”指的也是这个意思。而和“与时进退”并列的处世原则,还有“尚中守正”,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说,就是当你攀登高峰时,别忘了地上还有“真实而朴素的人间”,需要你的眷恋与照料。为人处世,始终不应走极端,“中和”便是传统文化的最高智慧。

当然,王若冰是一位高人,他对传统文化的悟性极高,他很会拿捏中国文化的“中和”之美。他的诗,不仅有“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的萧疏意境,而且还有“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的豪情万丈。毋需多言,让我用他的《油菜花:虚幻的繁荣》作个结尾吧:

 

此刻,我只想这遍地金黄

不要被风吹走

也不要被雨淋湿

我只想这翻山越岭的暗香

能够如我怀念多年的箴言

穿过一张铺展在东汉年间

薄如蝉翼的麻纸

把爱、幸福和春天

书写的更具体一点

我的日子,不需要那么多黄金照耀

也不需要太多的黑暗

让我藏而不露的孤寂

比一叶花瓣落地的声音更加沉重

在这遍地金黄的夜晚

只要有一丝转瞬即逝的光亮

一只手的温暖,一朵

飞过秦岭又飞过汉江的云

我就能够挽留住这即将从南方

奔走北方的馨香

让我随波逐流的日子

不要在虚幻的繁荣里耽搁得太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生活日记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已有432人查看过本文标签:现代阅读答案天水古树城区街市穿行就要仰首观望发布时间:2017-05-0240%好评1人参与打分0人评论

阅读下文,完成9-13题。(16分)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是一棵挨一棵站在街头巷尾,门前院落,粗可合围、高能擎天的参天古树。登上南郭寺,站在玉泉观,朝下一望,躯干巨大,树干如云的古树从密密匝匝结成一片的古旧屋顶上撑开一道道豁口,捧绿撒翠,煌煌然如一堆一堆苍翠的山峰从西关涌向东关,由北关堆向南城,十分壮观。

②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句话语所包含的另一层意味应该是有人栽了树,才会有树。可见,对一座城,一个村庄来说,有没有几棵让人一望便会油然生出沧桑浩叹的古树,便可以获知这地方文明源起的第一手资料。天水建城史可以上溯至公元前688年的秦武公时代,距今将近2700年了。如此说来,在这座前后延续了两千多年历史的边地古城,有这么多的古树,也就不足为奇了。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

③伏羲庙原先依照伏羲八八六十四卦排列方式植有64棵柏树,树与庙同寿,都是明正德年间的圣物。日月推移,沧海桑田,有生命的树自然也有生老病死的时候。但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庙内存活至今的二十来棵古柏,不管躯干有多么精瘦,枝干如何苍老,却依然执著地把根伸进泥土深处,把一簇仅有的绿意播向蓝天。

④有些日子,我曾经长久地站在这一棵棵绿冠如云的大树下用心揣摩,这些春日便发出新芽,风雨来时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的古树,与我们居住的这座古城过去的人事变故到底还有哪些联系呢?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凭借自己杜撰的文字认识历史,但历史本身是一种过程,一种状态。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真正的历史一旦变成书面的东西,怎么说也就让人觉得不那么牢靠,不那么真实了。不像这一棵棵把根深扎于大地深处的古树所标示、所见证的历史,你想涂改也涂改不掉。

⑤于是,我总以为对于这座千年古城来说,这一棵棵绿冠如云,粗大的树干上落满了岁月伤痕的古树,不仅是让天水身显名赫的自然景观,更是这座不老的古城活着的历史。

⑥长在城里的古树算是有福的。它站在熙攘的街市上,平日里有游客为它投下惊叹的喝彩,有文人骚客为它吟诗写赋,有文物部门为它挂牌保护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阅读答案。至于那些因生不逢时而枯于荒丘、死在山里的古树,则免不了要遭受另一番境遇。

⑦我的老家街子乡也有两棵祖祖辈辈引以为豪的古树,其中一棵是国槐,祖辈就叫它“八股槐”,至今还挺立在当年杜甫侄子杜佐居住过的子美村后面,因此又叫“子美槐”。另一棵是我国北方本来就十分罕见的珍稀树种――白皮松,被称为“九股松”,原本挺立在街亭古镇东柯河左岸河谷川地上。这两棵古树一左一右,是家乡一处独一无二的景观。

⑧天水城里的古树虽多,却没有一棵拥有“九股松”那种顶天立地的气象。从潘集寨沿东柯河进东柯谷,七八里路之外,就能看到“九股松”那高隆如山的绿色树冠。每至春回大地,“九股松”满枝苍翠,雪白的树身和高大的树枝便撑起一片使整个街亭古镇沉迷陶醉的松香清芬。到了初夏,不知从何处翩翩飞来的白鹭栖落枝头,使这棵古树占据的一方天空,成了这座古朴小镇最富诗情画意的迷人景观。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

⑨也不知是请阴阳先生看了风水的缘故,还是嫉恨这棵千秋古树逼人的生命活力,公社大院要搬到“九股松”下的一片平地上,于是在一个本该属于树木生长的春天,残忍的刀斧却向天水古树家族中这棵绝代神品砍去。“九股松”惨遭厄运那一年,我正在读初中。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一个多月时间,天天从教室玻璃窗看着十几条汉子刀斧并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把那棵我后来才获知可称为“第四纪冰川时期活化石”的白皮松砍倒在地,我的心中有一种隐痛,以至于时隔40多年,每次回家看到子美村后孤零零独自苍老的“八股槐”,这种无奈的隐痛就愈加剧烈。

⑩古树把粗壮的根系深深扎入地下,既是为了生存,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对大地母亲的热爱。但从模棱两可的社会史观来看,我更愿意把这种不朽的生命状态,理解为大自然有意安排、供后人用情感和良知破译的另一种历史。

当我们抚摸着古树那粗糙、皴裂,然而又充满力度和质感的躯体,如同抚摸一种难言的历史,内心的怦然悸动,证明着这一切。

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

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有删改)

9.自选一个角度,赏析第①段划线的句子。(3分)

10.第⑥段在文中有怎样的作用?(3分)

11.简析第⑧段作者详细描写“九股松”“气象”的用意。(3分)

12.下列对本文理解恰当的一项是( )(3分)

A.第②段从历史的角度阐释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真意。

B.第③段写当年伏羲种下的六十四棵柏树依然充满着勃勃生机。

C.第④段作者认为人类一直凭借杜撰的文字认识历史是客观的。

D.本文的语言,朴实中蕴含深意,透出一种浓浓的历史沧桑感。

13.文章最后一段,意蕴丰富,请结合全文加以赏析。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现代文阅读答案 天水古树 王若冰 ①从天水城区的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4分)

9.可以从比喻、拟人修辞手法、观察视角的转换(从上到下,从远到近)、动词(结、撑、捧、撒、涌、堆)的运用、叠词的运用(密密匝匝、煌煌然、一道道)、句式的运用(长短句)等角度进行赏析。(手法1分,分析1分,情感1分)

示例:作者运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把古树比喻为“云”和“苍翠的山峰”,形象生动地写出了古树的众多及外形,表达了对古树的赞美之情。

示例:作者运用拟人的修辞手法,古树捧绿撒萃,从西关涌向南城,形象主动地写出古树的苍翠、众我的气势,表达了对古树的赞美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生活日记
丝路采风团与天水作家交流
天水和西安有神奇情缘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腾讯朋友

  王若冰 记者 尚洪涛 摄

  周舟 记者 尚洪涛 摄

  座谈会现场 记者 尚洪涛 摄

      本报讯 (特派记者 张静) 天水是“禧福祥·6年西凤丝绸之路杯”第三届青年散文大赛丝路采风团第一站,也是历史上丝绸之路上离开长安后的第一站。

       关中与天水,历来有着不解之缘。1日晚,采风团与天水本土作家——著名作家、《天水晚报》副总编辑王若冰,著名诗人周舟等进行了友好交流。

        王若冰介绍说:“天水和西安两地同处一座山(秦岭)、一条河(渭河)和一条文化血脉,这是无法摆脱的神奇情缘。公元前十世纪,周人灭商后,将秦人发配到遥远的边疆,也就是如今的天水甘谷。历史上,天水得名‘秦州’,也间接证明了两地的不解之缘。”王若冰表示那些远道而来进入中原王朝的丝路商旅,首先进入的就是天水。跟数月跋涉的沙漠戈壁相比,森林茂密,水草丰茂、物阜民丰的天水,无疑是人间天堂。而且这里还是中国佛教最早兴盛的地区,那些勇敢地踏上丝路的客商和旅游者,出资在麦积山上雕刻石窟,保佑他们一路平安。得益于丝路的畅通繁荣,地处中原西垂的天水,成为沟通西域与中原的枢纽,曾经富庶昌盛,号称“天下富庶,无出陇右”。

       王若冰认为,丝绸之路给天水带来了经济和文化的繁荣,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对外开放口岸,不是东南沿海,而是西北内陆的天水。今天中国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弘扬丝路精神,塑造文化自信,这都需要我们发愤图强,将文化精神恢复到汉唐雄风的时代。

       著名诗人周舟总结说,天水具有五种文化,即伏羲文化、大地湾文化、秦早期文化、佛教石窟文化和三国文化。一个城市能够承载如此丰厚的文化积淀,这在全国也是罕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现代平面设计中大秦岭文化艺术元素分析

摘要:随着现代平面设计的发展,民族元素成为艺术设计爱好者们热衷的文化元素。具有浓郁地狱特色的秦岭文化成为现代平面设计中的热门话题。色泽鲜明、地域浓郁的秦岭文化给设计师的作品融入了独特的思想。本文针对现代平面设计中的大秦岭文化艺术的元素、价值及强化措施进行探究。

关键词:现代;平面设计;大秦岭;文化;艺术;风格

秦岭位于陕西省南部与四川省北部,横贯中国山脉,被称为是华夏文明的文化脉搏。其中最为著名的要属秦岭山脉,林地绵延、气势磅礴。受自然条件的影响,秦岭文化具有浓郁的地区特色,无论是在纹饰图案或是颜色构成上,都具有独特的文化气息。随着现代平面设计的发展,民族元素成为艺术设计爱好者们热衷的文化元素。龙、凤、蝙蝠、牡丹等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图案在现代设计中发挥了重要的装饰作用。同时,具有浓郁地狱特色的秦岭文化也成为现代平面设计中的热门话题。

一、现代平面设计中的大秦岭文化艺术元素的价值含义

2007年,学者王若冰提出了“秦岭文化”,这一文化名词的提出使秦岭的文化价值得到了确定和保护。色泽鲜明、地域浓郁的秦岭文化因其形成特点引起了文化学者、美学学者的关注,成为了民族文化中一笔珍贵的艺术宝藏。从文化历史上看,秦岭地区的传统文化极为丰富,伏羲画八卦、炎帝尝百草、黄帝立人伦,这些不同的文化传说说明了大秦岭地区所具有的浓郁的佛教文化和儒家风俗。在对大秦岭地区的探索中,有很多设计因素能够和现代平面设计相互贴合,继而形成不同的精神文化,延伸出的具有“秦岭民族文化”的图案、风格,体现出了独特的现代平面艺术。

二、现代平面设计和大秦岭文化艺术的融合

(一)人文风景和现代平面的融合

顾名思义,平面设计主要指的是一种三维的视觉招贴艺术。在大秦岭文化和现代平面设计的相互融合中,有很多人文因素可以融入其中,继而创造富有地区特色的设计风情。在人文风景和现代平面的相互融合之上,设计师能够采集到一些有价值的设计元素,而这些元素恰巧是其他区域、民族所没有的。在设计风格的融入上,呈现出了浓厚的代表性和地域性,例如在当前商於古道棣化文化旅游景区,保留了一些传统的建筑和文化遗迹。比如,具有浓郁陕西特色的古典村落、上面雕刻着一些神话传说里的人物、动物、秦腔中唱出来的优美爱情故事、唢呐中奏响的各种乐曲,这些不同的文艺元素都能够成为现代平面的设计来源。通过设计师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深入拓展,能够进一步加深“中国化”在现代平面艺术中的开拓,使现代设计中也能够融入地域特色,表现出陕北、陕南地区自然厚重、质朴粗狂的艺术质感。同时,平面设计师还可以以此为例,将其中孕育的人文特色和文化遗迹融入到招贴中,在风格上挖掘质朴、粗狂的文化气息,运用一些传统的云纹、绳纹、凤凰、饕餮等装饰因素,加大对秦岭文化的理解深度,并在其中包涵对陕西秦汉唐文化、春秋战国文化的教融合定位,从而将人文、历史、民俗等人文特色凝聚在一起,塑造出不一样的审美感觉。

(二)传统图案和简约形体的融合

改革开放以后,一些凝聚着春秋历史文化和秦岭山水特征的人文风情成为了又一图案特征。无论是从包装艺术还是地方特产上,都可以看到随处可见的陕地特色,例如色彩艳丽夸张的陕西农民画、趣味横生的剪纸,都可以作为平面设计艺术中的应用元素。例如,设计师在完成一幅陕西名酒的平面设计招贴时,设计师可以将“年画”这一因素更好的融合起来,大胆运用对比色调中的红、黄、蓝等颜色,提高色彩的明度和纯度,将秦岭文化中具有色彩表现的概念性抽象出来,使包装设计、招贴设计等艺术表现形式更加富有张力。除此之外,还可以利用传统图案中龙、凤、祥云、彩兽等形象,进行变夸张,从而提升酒品中的地方特色和民族风味,逐步增进招贴艺术的发展特色。

(三)经典遗迹和构图设计的融合

在平面设计中,除了秦岭地区的文化风貌,在地里风貌上,还存在着极大的代表性。例如,以宋金街为例,此条街路具有浓郁的朝代特色。以石碑为例,道路的一遍是宋朝的建筑、图式、文化,而道路的另一边却是金朝的建筑文化。金宋两朝相比,金文化更加热烈开放,窗户多呈竖条状,而宋文化相比之下较为内敛,窗户为网格状。因此,从这一景点中,设计师就可以根据其中蕴含的民族、文化风情,进行平面设计元素的打散、重组,将以宋金街为代表的经典遗迹融合在构图设计之中,通过对比、平衡、分担、阵列、变形等不同的构图新式,构建全新的平面设计文化,让原本相对保守、传统的秦岭文化呈现出了新的发展趋势,进一步推进秦岭文化在平面设计中的相互融合。

(四)民俗色彩和现代颜色的融合

在秦岭地区,粗犷的民俗文化也使这里的艺术表现形式变的异常丰富多彩。在一些独具风情的剪纸、农民画、乐曲民歌中,秦岭有着自己浓郁厚重的颜色代表。改革开放以来,秦岭地区的装饰艺术蓬勃发展,在现代装饰艺术史上确立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有人曾经评价秦岭文化“大俗即为大雅”。特别是其中享誉世界的农民画,来自于秦岭民间,因此在众多艺术形式中获得了更高的赞赏。古老的民俗素材取自于大自然,明黄、艳红、镁粉、翠绿等颜色被能人巧匠巧妙的搭配在一起,并通过画作的形式将不同的颜色融为一体,在搭配以画面不同的变形、抽象、夸张、伸展,呈现出了一种极具地方代表性的艺术风情。而除了在农民画上的色彩具备较强的夸张性,在一些刺绣、纹饰、扎染等方面,这种颜色的搭配也十分常见。不考虑色调、色彩的协调性,单纯注重美观、强烈并且富有冲击了的色彩效果,在满足自身审美需求的同时,带给大众一种别样的颜色冲击。

三、总结

综上所述,在现代平面设计中,大秦岭文化艺术的应用使招贴文化具有更加独特的艺术风采。因此,广大设计工作者要充分挖掘平面设计中涵盖的人文情怀,将民族精神平面设计结合在一起,树立独特的民族风情,使我国现代化平面设计更具有东方特色。

参考文献:

[1]华天睿,王菁.中国传统图形元素在现代平面设计中的应用研究[J].艺术百家,2010(09).

[2]李腾,王倩.试论现代平面设计中的中国传统元素[J].品牌,2013,(12).

作者:王曦茜 单位:商洛学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