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若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183
  • 关注人气:1,103
公告

   王若冰,诗人、作家、秦岭文化学者。甘肃天水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公元759年杜甫寓居秦州时驻留过的东柯谷。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文联副主席、天水日报社副总编、天水市作家协会主席,甘肃省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陕西省旅游文化顾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终南文化书院文化顾问、西北旅游文化研究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出版、主编诗歌、散文、文艺评论十余部。代表作有诗集《巨大的冬天》,“大秦岭系列”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寻找大秦帝国》《渭河传》《仰望太白山》,电视纪录片《大秦岭》等。以《走进大秦岭》为蓝本,由其担任主要撰稿的八集纪录片《大秦岭》先后获第25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第二届全国优秀电视(文艺)栏目优秀大型纪录片奖、国家广电总局2010年度国产纪录片及创作人才扶持项目最佳中篇奖和最佳编剧奖;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修订本获甘肃省政府“敦煌文艺奖”一等奖、长篇散文《渭河传》获第八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

2004年完成对绵延1600多公里的秦岭山脉文化考察,首倡“秦岭是中华民族父亲山”和“秦岭文化”概念;2011年完成对整个渭河流域文化考察、2014年完成汉江流域文化考察。

出版及主编作品

   1、诗集《巨大的冬天》(1995。新华出版社)

   2、文艺评论集《倾听与呈现》(2001。中国文联出版社)

   3、地方历史文化散文集《天籁水影》(2001。新疆人民出版社。与安永、周伟合著)

   4、系列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2007年花城出版社)

  5、《寻找大秦帝国》(2010。陕西人民出版社)

  6、《走进大秦岭》修订本(2012.长春出版社)

   7、主编作品:《甘肃的诗》(副主编。2010.敦煌文艺出版社)、《天水市文学作品选》(副主编。2013.太白文艺出版社)、《诗歌中的天水》(副主编。2013.太白文艺)

   8、编著有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飞将军李广》(1994.与人合著)。

  9、长篇散文《渭河传》(2014。太白文艺出版社)

  10、长篇散文《仰望太白山》(中国旅游出版社。2014年5月)

主要获奖作品

  诗歌、散文、文艺评论曾获省级以上奖项十余次。其中主要有:

   1、诗歌《雪天》获甘肃省第三届优秀文学作品奖。

   2、诗集《巨大的冬天》获甘肃省第四届优秀文学作品奖。

   3、文艺评论集《倾听与呈现》获甘肃省首届黄河文学奖三等奖。

   4、花城版《走进大秦岭》获第四届黄河文学奖二等奖并《走进大秦岭》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5、组诗《王若冰的诗》获《飞天》十年文学奖。

   6、散文《一个民族的背影》入围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奖。

   7、以《走进大秦岭》为蓝本、担任一至四集撰稿的八集电视纪录片《大秦岭》(2010年元旦《探索.发现》栏目首播。)先后获中国电视第25届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第二届全国优秀电视文化(文艺)栏目暨大型特别节目优秀大型纪录片奖、国家广电总局2010年国产纪录片暨人才扶持计划优秀中篇奖和最佳编剧奖。

   8、《寻找大秦帝国》获首届麦积山文艺奖一等奖。

   9、《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修订本获甘肃省政府第七届敦煌文艺一等奖。

   10、《渭河传》获第八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

   地址:甘肃天水秦州区民主东路86号天水日报社
   邮编:
741000  
  
邮件:gstswrb@163.com

 

知会
暂无内容
告示
 因《渭河传》出版社仅给本人200本样书,后我本人向出版社所购100本也已所剩无几。喜欢《渭河传》的朋友如在当地大书店购买不到,可从以下网站购买:


   本博客文字除收藏之外均属个人原创,受2006年7月1日起实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保护。在未经本人许可之前,任何媒体或个人切勿转载或引用。如有转载刊发,请与本人联系!
天籁水影
暂无内容
巨大的冬天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音乐播放器
加载中…
博文
分类:散文随笔

潇潇春雨送君行

——悼著名女作家牛正寰老师

    

   王若冰

   

    一场接一场春雨,让今年春天来得有些迟疑不决。

4月9日黄昏,迷迷蒙蒙的雨丝依然不紧不慢飘着,被雨雾包裹着的天水古城有些清冷、有些迷蒙,我就是在这个春雨凄迷的黄昏得到牛正寰逝世噩耗的。

那天晚上,受邀商谈为一位朋友儿子筹办婚事。饭局刚开局,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的是“牛正寰”,还以为牛老师到天水,赶紧躲到僻静处接电话。然而,当我习惯性地喊“牛老师”时,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一位男性的声音。对方一开口喊我“王叔叔”并自我介绍说他是“茁茁”,然后语气平缓地说:“我妈妈走了,已经火化了。”

“茁茁”是牛正寰和万家斌老师儿子万木春小名。小时候虎头虎脑,经常和我一块玩,暨南大学研究生毕业留校工作后还和他父亲万家斌到过我家。电话里,茁茁告诉我,他母亲是6日去世的。去世前,他母亲留下遗嘱,不留骨灰、不举行吊唁活动,所以火化前没有通知任何人。

茁茁话音未落,一股嗖嗖凉意从脊背穿过全身,我只好安慰茁茁节哀、照顾好父亲万家斌,然后回到酒桌上看别人把酒阔论,脑海里老是身材瘦小、举止干练而又乐观开朗的牛正寰老师身影。回家后,我通过微信发布了简短的悼念消息,一夜之间跟帖悼念者过百人。许多读过牛老师《风雪茫茫》的朋友垂泪作揖,为这位甘肃新时期文学开拓者致哀。

我与牛正寰老师相识,开始于她的小说《风雪茫茫》。

1984年几经周折进入天水师专中文系时,我的写作老师、作家、诗人刘芳森不仅给我们讲北岛、舒婷、顾城、杨炼,也讲甘肃和天水作家。讲起天水作家,刘老师谈得最多的是牛正寰和她的《风雪茫茫》,并在有一次牛正寰、陆新等到她家聚会时,将我和张晨、廖五洲介绍给了牛老师。后来,我和张晨、廖五洲参加牛正寰爱人、诗人万家斌在地区群艺馆举办的文学培训班,牛老师受邀讲课,我从此开始了和牛正寰、万家斌夫妇持续三十多年的交往。那时候,我一边沉溺于诗歌,一边还在写小说。我此生唯一一篇短篇小说,就是这次学习班上经牛老师指点修改发表在她编辑的《说说唱唱》的。

我是1984届中文系两个班,唯一一位留在天水,且直接进入地区行政机关的毕业生。后来才知道,在原天水地区文教处决定将我留下前,刘芳森老师已经通过牛正寰和王钧钊老师,为我联系好了到原天水地区文工团做编剧的工作。我被分配到地区文教处后,和牛老师、万老师交往日渐频繁。当时地区文教处在东关八大处,我上班的地方和住的单身宿舍与群艺馆家属院仅一墙之隔,我不仅有机会就到牛老师家蹭饭吃,上班下班、出门办事,也经常能碰到牛老师和万老师。

我进入文教处的时候,儿子茁茁已经上小学、牛老师也处在创作高潮期,但牛正寰的情绪并不好。原因是1983年“清除精神污染”开始后,有领导在不同场合批评《风雪茫茫》,全国范围对《风雪茫茫》的争鸣之声还再继续,牛正寰心理压力很大。有几次在她家和朋友一起谈起她的处境,万老师慢条斯理地劝她想开点,牛老师先是愤愤不平地争辩,末了总是用一种看似坦然的哈哈大笑,终结一对文学夫妇自我解嘲式的争论。

新时期文学大潮初启之初,甘肃文学是热闹的,也是沉寂的。说热闹,是当时出现的以浩岭、张弛、牛正寰、匡文留、景风、柏原等为代表的一批青年作家阵营强大、势头迅猛;说沉寂,是因为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甘肃作家的作品很难走出陕甘交界处的拓石,牛正寰《风雪茫茫》在国内文坛引起的反响,无疑是给甘肃小说向东突围的一针强心剂。然而,偏见总是伴随封闭与保守并行不悖,1985年牛正寰、万家斌夫妇出走兰州的直接原因,也是《风雪茫茫》带给他们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所致。

牛正寰是那种个性很强而又极有家庭责任的女性。从天水地区体校进调入群艺馆后,牛老师基本处于半专业创作状态,但万家斌老师身体不大好、又要照看儿子;她住的群艺馆家属院是个大杂院,每天白天晚上串门者、慕名而来的来访者络绎不绝,留给她写作的时间,往往只有在别人上下班之间一两个小时和夜深人静的晚上。有几次去她家吃饭,我都看她在煤炉子上炒菜,写字台上还摆着墨迹未干的未完稿。

那时候,牛老师写作尚未定型。受了《风雪茫茫》冲击,那一类作品是不敢触及了。一度时间,她写过自己此前的运动员生涯,而且反响不错。然而,就像一个人的味觉从小养成了的习惯改个口味总觉得不过瘾一样,大约在她进入群艺馆之后,牛老师开始孤身一人一次又一次往河西走廊、青海高原走。在她家聊天,她给我讲西部高原的苍茫浩渺、讲她一个人翻越橡皮山进入青海路上遇到的人和事,每每至此,总是激情洋溢、沉醉其中。直到后来看了她的中篇小说《翻越橡皮山》,我才真正理解了一位个头矮小、思想敏锐的女性为何做运动员能拿全国奖、半道出家写小说也能一炮走红的原因。

1985年春,经牛老师爱人万家斌介绍,我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编辑张书绅老师身边工作一个月时间,牛老师和万老师曾一度张罗,想让我调到《飞天》杂志社。

调到兰州最初几年,有机会上兰州,我总要到牛老师和万老师位于段家滩的家里坐坐。记得有一年春天坐夜车到了兰州,爱人嘱我给她们带了点天水野菜,清晨一下车,便先去了牛老师家。那时候的火车像塞鱼罐头一样,不要说座位了,连站的地方也很难找到,而且车速慢,天水到兰州“咣当”“咣当”要走大半夜。到了牛老师家,万老师见我一夜未睡,熬夜熬得双眼发红,让吃了早点先睡一觉,他和牛老师去上班。一觉醒来,已临近中午,睁开眼睛,牛老师已经准备好一桌饭菜。那天中午,平时不喝酒的牛老师和万老师特意拿出一瓶剑南春,我们边吃边聊。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牛老师父母身体都不大好,她除了上班,每周都来往于兰州和靖远之间照顾双亲,留给自己写作的时间已经很少了。也是那一次,我发现四十多岁的牛正寰,头上已有了缕缕白发。

此后多少年忙于俗事,与牛、万两位老师的交往虽然不见很多,但过段时间和万老师通话时问及牛老师,万老师总是回答说:“牛正寰很累!既要照顾二老,还是放不下写作,而且做事情又强求完美。这是一个人的命,没办法!”

最后一次见牛老师,是几年前她来天水为写作一个女性问题作品做调查。我带她去了律师事务所和妇联,晚上和她在天水的挚友、原天水市卫生局局长黄怡凤一块吃了吨便餐。饭桌上,谈及照顾老人和她的写作情况,牛老师只是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苦苦一笑说:“谁都有老的时候,作为儿女,尽了这份孝心,也就没缺憾了!”

没有想到那次见面,竟成了永别!

为了纪念牛正寰为甘肃和天水文学做出的贡献,《天水晚报》准备做一个悼念特刊,从牛老师儿子茁茁提供的年表才知道,牛正寰到兰州这32年,除了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照顾父母的病榻前渡过的,其中侍奉母亲19年、陪伴病父22年——去年12月她父亲辞世之际,牛老师已经被确诊为癌症。

牛老师,安息吧!

                                  2017.4.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生活日记
  沉痛悼念著名女作家牛正寰
                                               
       晚上,接到牛正寰儿子万木春电话告知他母亲、著名作家牛正寰于4月6日在兰州逝世,已经火化,入土为安,享年67岁。牛正寰最初的职业是乒乓球运动员,20世纪80年代初期曾在全国比赛中拿过奖,但自由喜欢文学的她因为1979年在原《甘肃文艺》(《飞天》前身)发表短篇小说《风雪茫茫》调入原天水地区群艺馆,开始职业文学创作。《风雪茫茫》和卢新华《伤痕》一样,是最早直面现实、大胆反思文革人性灾难的伤痕文学,作品一经发表就被《作品与争鸣》等报刊转载,同时被收入台湾大学教材必读作品。《风雪茫茫》讲述的是三年困难时期,一位已经结婚生儿育女的甘肃妇女为保住全家性命远赴陕西骗婚换取粮食,导致一妻两夫的锥心故事,作品发表后和当年张洁的《沉重的翅膀》、刘心武的《班主任》一同引起持续多年的争论。《风雪茫茫》既改变了牛正寰的人生轨迹,也让她在当年清楚精神污染、反对自由化中屡受冲击,最终不得不和丈夫、诗人万家斌离开天水,上调兰州。1984年,我毕业分配到天水地区文教处,和牛正寰、万家斌夫妇属同一单位,住处也是前后院,我不仅经常到她家混饭吃,还经常和万家斌、牛正寰老师一块谈论文学和时政。1985年我有幸到《飞天》在大学生诗苑主编张书绅老师身边工作一个月,就是牛老师丈夫、当时著名西部诗人万家斌老师推荐的。牛、万老师调到兰州后,我有时去兰州,吃住也在他家。牛老师干过体育,性格直爽,万老师一副儒雅师生性格,沉稳而又不失激情,是我和张晨、廖五洲诗歌启蒙老师之一,我们见面把酒论诗,也谈论时政,兴之所至,万老师信口吟诗,牛老师背诵花儿、将她一个人翻橡皮山去青海、走新疆的见闻,颇有情趣。我和牛正寰老师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六七年以前,她来天水为写作一个女性问题作品做调查,我带她去了律师事务所和妇联,晚上和她在天水时的挚友、原天水市卫生局局长黄毅凤一块吃了吨便餐,我后来写了一段短文的散文集《一花一世界》,就是那次她送给我的。此后,虽然隔一两年和万、牛老师通个电话,却一直没有见过面。未曾想到,那次见面,竟成了永别!         
        愿牛老师在另一个世界安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秦岭赤子王若冰与商洛的不解之缘

刘琰珺

 

秦岭赤子王若冰与商洛的不解之缘

新年伊始,央视10套首播了由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陕西电视台联合出品的8集纪录片《大秦岭》,通过以人文精神审视秦岭,用文化积淀解读秦岭,用光影画面展示秦岭,向广大观众呈现了一幅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人文历史与自然地理的秦岭画卷。该片播出后受到观众的热烈追捧,并被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电视台重播,一时好评如潮,引发了开年国内势头强劲的“秦岭热”文化热潮,成为中国纪录片历史上最为火爆、收视率最高的纪录片之一。其优美、诗意和充满文化历史内涵的解说词与视角独特的光影画面相映成辉,为电视片增添了更多的魅力。作为受陈忠实推荐应邀担纲一至四集解说词撰稿人的甘肃作家王若冰,也因此再一次受到文化界的瞩目,并于2月6日至7日受邀赴西安主讲秦岭文化。

在2004年到2005年间,王若冰曾先后两次来到秦岭流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商洛,深入秦岭腹地的商洛七县区部分乡镇进行文化考察,并与商洛结下了不解之缘。

秦岭情结

王若冰,甘肃天水人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文学院特邀评论家,现供职于《天水日报》社。2004年7-9月,这位生于秦岭脚下,长于秦岭脚下的作家怀着对秦岭的赤子之情,像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以苦行僧式的精神信仰,孤身一人先后六次南北穿越秦岭主脊绕秦岭东西穿行,总行程6000多公里,足迹遍及秦岭沿线的甘肃、陕西、四川、湖北、河南五省50余县,走访考察了100多个乡镇,翻阅了沿途各县县志,搜集了几十公斤的资料,完成了对秦岭的文化考察。其后又历时两年,写作出版了逾40万字的长篇文化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并在书中首次提出“秦岭是中华民族父亲山”和“秦岭文化”概念,随着系列片《大秦岭》热播,秦岭文化已成为陕西提升本省人文海拔的重大文化工程,引起了全国关注。《走进大秦岭》于2007年10月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后,成为第一部全面反映秦岭的文学专著,引起了文学界和学术界的较大关注,获得了第三届黄河文学奖。就其对秦岭研究范畴而言,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作家写作的范畴,而是成为带有学者风范的作家,被称为全程考察研究秦岭文化第一人。

应该说,秦岭之行,使王若冰将自己的后半生与秦岭紧紧地联结在一起,正如他在后记中写的那样:“秦岭的高大雄矗,秦岭的丰富渊博,秦岭的深沉神秘,已经征服了我……在与这座沉默的山岭耳鬓厮磨的六十个昼夜,我不仅深深地爱上了秦岭的山山水水,而且确信我已经触摸到了秦岭神秘的灵魂。”

商洛之旅

2004年8月4日,王若冰在第三次自南向北穿越秦岭主脊后,由时任宁陕县委宣传部长的诗人刘云派车送到宁陕县江口回族自治镇,经广货街到达柞水,进入商洛。

第二天早上,王若冰在柞水县委宣传部查阅复印县志,了解柞水历史文化之后,坐长途汽车,经柞水蔡玉窑镇、红岩寺镇进入商州。

一踏上商州的土地,王若冰立即被商州独特的山水风情和人文地理吸引了。他联系上了曾经有过一次通信的商洛诗人慧玮,由其陪同考察了商州城区以及杨峪河的巴人洞等地。随后,二人一同抵达丹凤,由丹凤诗人远洲陪同考察了贾平凹旧居、商鞅封地战国城邑遗址、龙驹寨、船帮会馆,拜谒了四皓墓等。12日,王若冰与慧玮、远洲前往洛南,与从西安赶来的安康女诗人洪晓晴在洛南汇合,受到洛南文友的热情接待,随即在洛南文友陪同下到达与潼关一岭之隔的巡检,借其他人登老君山的机会,王若冰独自一人沿着山下的河谷逆河北行,进入巡检河畔的村子与村民攀谈。13日早,洛南的一帮文友簇拥着将王若冰一行送上洛南开往山阳的客车。到了山阳,他们与诗人管上、作家周知、程玉宇等会聚,登上位于山阳县城西北隅的苍龙山,拜谒了建于唐朝的丰阳古塔并俯瞰山阳城区。14日,在完成了对山阳的考察后,与商洛文友分手,经漫川镇进入湖北郧西。其后,王若冰又从湖北境内进入商南与河南、湖北交界的被称为“一脚踏三省”的白浪镇,从白浪途经商南辗转来到丹凤武关,后从武关返回商南进入河南西峡。时隔一年后的2005年秋,这位“独行侠”再次从西安经蓝田踏着当年韩愈“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足迹进入商洛,这次他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孑然一身在麻街岭头的绵绵秋雨中,久久地审视着雨雾迷蒙的商洛山脉和仙娥湖,完成了对商洛的最后考察。

两次对商洛的考察,王若冰深深地为商洛悠久的历史文化、秀丽的山水风光和朴实热情的商洛人所打动。在《走进大秦岭》一书中,王若冰涉笔商洛的文字和图片近五十处,他不吝笔墨地用独立篇章对商洛进行阐述的文字达6篇之多。《不朽的汉字》通过从汉字的起源等进行多方面引经据典的考证,确定了仓颉造字在洛南的更多的可信性和可靠性;在《宁静的山谷》中,详细描绘了他在洛南巡检镇一个小山谷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介绍了秦岭腹地的山村风情;《落难英雄》对李自成、白莲教、太平天国在商洛的活动进行了专门阐述;《忧郁的龙驹寨》凭吊了龙驹寨昔日的辉煌与繁荣和多次遭受的兵患的伤痛;而《怀想商鞅》和《君子风度》两篇则分别对“商鞅”和“商山四皓”这5个与商洛密切相关的历史人物进行了专门介绍。在《行走在水上的神》、《四个女人和她们的梦》、《落魄之后》等篇章中,王若冰用近乎半数的文字对镇安的黑龙潭以及洛神甄妃与洛河做了重点介绍,对历朝历代遭贬文人士大夫所经的商洛这条流放之路发出了韩愈诗句一般的浩叹!同时,书中还采用洛南页山古柏、丹凤船帮会馆、巴人洞、山阳漫川双戏楼等多幅照片。可以说,在洋洋洒洒的《走进大秦岭》一书中,商洛风光地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遗憾与感动

商洛之行,王若冰收获的不单单是对商洛文化的了解,同时收获的还有与商洛文化人结成的深厚友谊,这从之后王若冰与商洛文人的后续交往以及同我的几次电话与一次面晤中即可见一斑。返回天水后,王若冰将自己的诗集《巨大的冬天》与文艺评论集《聆听与呈现》分别签名寄赠给了在商洛交往的朋友。其后又向供职《书法导报》的同乡推荐了洛南书法家张乾翰,促成了对张乾翰的整版报道。在与笔者的几次通电中,王若冰表示商洛人的质朴、热情与厚道为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6年,王若冰要我帮忙提供页山古柏的照片,并说明要尊重知识产权,会将照片提供者的名字留在书中,对此我淡淡一笑,表示不用,随后以为只是客套话并没有往心里去,但当收到他寄来的书时,才发现他真的将包括我在内的17位提供照片者的名字在书后专门作了说明,让我心头一热,为一位作家的真诚而感动。由于当时《走进大秦岭》一书由出版社出版发行,王若冰仅仅得到了20册赠书,但为了回报路途曾经帮助过自己的朋友,王若冰用出版社支付的版税又自费购买了250本书寄赠沿途结识的朋友。受其感召,山阳作家周知先后以《一位行者的背影》和《王若冰:大秦岭的精神圣徒》为题两次撰文抒写王若冰。

遗憾的是,当年我在策划王若冰的洛南行程时,由于未能充分了解清楚其意图,没有安排他考察仓颉造字处、洛南猿人遗址和河洛文化的发祥地洛河源头。加上当时安排陪同人员多应接不暇,王若冰忙于复印抄誊资料,亦没有給王若冰留下洛南之行的照片资料,借来的摄像机又恰好电不足,仅仅留下了一小段视频。但欣慰的是,后来我们又有了一次见面的机会。

2009年元月22日(农历2008年腊月27日),我在同陕西世龙装饰公司老板黄世明等人参与的一次关于秦岭植被方面的公益调研中,当我们沿着秦岭北线一路西行到达天水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正在应酬一个活动的王若冰接到我的电话后匆忙打车来到我们下榻的酒店,就这次与秦岭有关的公益调查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说自己的今生今世已经把生命与秦岭融为一体,并在我们携带的地图上欣然题词:“关注秦岭,就是关注中华民族的童年!”又一再表示第二天要专程接待,因为临近年关,次日一大早我们就驱车返回西安,在天水与宝鸡交界处接到王若冰的邀请短信,我回复说已经返回,他又回复邀请我们以后再次到天水做客,那一瞬间,我再次感受到了这位知名作家的赤诚与坦荡,而这,已不仅仅是友谊和感动了。

(本文山阳部分照片为管上提供)

 

秦岭赤子王若冰与商洛的不解之缘

管上、慧玮、王若冰、远洲

秦岭赤子王若冰与商洛的不解之缘

秦岭赤子王若冰与商洛的不解之缘

苍龙山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李白祖居地石碑文字

 

正面:

李白祖居地(连辑题)

落款:

“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组委会

       中共秦安县委、秦安县人民政府

                  O一七年六月

背面:

背面:

李白公元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谪仙人唐代伟大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世誉为“诗仙”根据历代教科书、《辞海》、游国恩主编《中国文学史》、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等权威史料记述,李白生平可归结为:祖籍陇西郡成纪(今天水市秦安县),生于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四岁随父亲李客由西域入蜀,客居江油,二十岁出蜀漫游,寓居安陆,晚年移居安徽当涂直至病逝。

陇西成纪乃成纪李氏和李白祖居地。李白《与韩荆州书》里说“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赠张相镐二首》其二李白又云:“家本陇西人,先为汉边将。”这里的“汉边将”,即飞将军李广;李白的意思是说,他的先祖是汉飞将军李广叔父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对李白血脉族源述说更为具体“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李白死后五十五年,与通家之好的宣歙池等州观察使范传正会同当涂县令诸葛纵为李白改迁墓葬并撰写墓志铭。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新唐书》说,李白其先陇西成纪人”,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是唐王室族亲。其所指陇西成纪,即今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秦属陇西郡、汉天水郡,是成纪李氏郡望、飞将军李广故里。梳理以上史料可知,凉武昭王李暠汉飞将军李广十六世孙,李白成纪李氏一脉,汉飞将军李广二十五代孙天水城北玉泉观,明嘉靖中期(1550年)建有纪念大唐“诗仙”李白和公元759年寓居秦州近半年的大唐“诗圣”杜甫的李杜祠秦安凤山现存奉祀李白的太白祠。秦安县郭嘉镇朱家湾,至今尚存清代所建成纪李氏家庙——李氏宗祏古建筑群;民国时期,秦安县行政建制还以李白字命名的太白乡,乡公所在今王铺乡郭家集。秦安北郭嘉、叶堡、王铺诸乡镇成纪属地,也是秦安李姓居住最集中的区域范传正李阳冰记述隋朝末年,成纪李氏政治乱局受到牵连,流离散落,其中李白先祖为避祸乱逃往碎叶。秦安《李氏家谱》亦云,秦安北乡李氏汉飞将军李广之后、大唐李氏宗亲后因故散居他乡今秦安李氏,多系元代以来为寻归成纪李氏郡望迁徙而来,历经元、明、清三朝,在郭嘉镇槐树庙至王铺乡形成又九家、上四家、宛平家、考成家等多个房派、三十六个村落,各房派之间至今互不通婚。

2016年,中共天水市委、天水市人民市政府为弘扬地方历史文化,追溯李白、杜甫与天水的历史渊源,联合人民文化杂志社举办了首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在秦安建造“李白祖居地”石碑,为本诗歌节系列活动及落地项目之一,旨在彰显天水历史文化精神,打造“李杜光芒·诗意天水”文化品牌。(撰文:王若冰

          “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组委会

           中共秦安县委、秦安县人民政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方塘智库对话王若冰:大关中、大西安、大秦岭

2017-03-08 张勋 王若冰的大秦岭


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区域经济的发展需要有增长极的引领,从2000年国家开始西部大开发战略到2013年“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提出; 从2008年陕西省政府原则通过《关中城市群建设规划》到2009年国务院批复“关天经济区”;从2011西咸新区成立到2017年西安托管西咸新区;西安及所处关中地区的经济增长关乎到我国西部地区的稳定及崛起。


    2015年春节前夕,总书记对陕西提出了“追赶超越”的要求,在今天,大西安格局已经尘埃落定,如何放大格局建设大关中城市群,引领大西北,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已成为当务之急。2017年3月2日,方塘智库对话秦岭文化学者王若冰,对如何建设大关中城市群进行解读。


 


    王若冰:甘肃天水人、作家、诗人、秦岭文化学者,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文联副主席、天水日报社副总编、天水市作家协会主席、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终南文化书院文化顾问、陕西省旅游文化顾问。2004年完成对绵延中国内陆1600多公里的秦岭山脉的文化考察,2011年完成对渭河流域的文化考察,主要作品有诗集《巨大的冬天》、“大秦岭”系列《走进大秦岭》、《寻找大秦帝国》和《渭河传》、电视纪录片《大秦岭》等。创作理念是为山川立传,首倡“秦岭是中华民族父亲山”和“秦岭文化”概念。



    方塘智库:全国目前官方认可的有珠三角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等7大城市群,《关中城市群建设规划》在2008获得陕西省政府通过,范围也已确定,今天,大西安格局下,我们提出建设大关中城市群,期待将大西安、大关中建设成为大西北的龙头和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您能对大关中城市群的地理范围谈谈看法吗?


大关中城市群


   王若冰:我认为应该以历史渊源、地缘文化和向心力为基础,涵盖渭河流域和汉江上游。以春秋秦国立国后的国土面积为核心,如天水作为秦国的发源地,庆阳、平凉虽然当时为少数民族戎狄之地,但因为与秦国长期杂居和交往,在情感上更认同关中文化。而汉中历史上属于蜀文化、安康和商洛历史上属于巴文化和楚文化。在目前的经济交流中,天水、平凉、庆阳与关中更为紧密,因此应该以西安、渭南、咸阳、宝鸡、铜川、天水、平凉、庆阳等城市为基础,这一区域发展空间较大,辐射至延安、临汾、运城、三门峡、商洛、安康、汉中和陇南等城市,丰富城市形态。尽快确立大关中城市群地理范围,以大西安为核心,做大做强卫星城,以大关中城市群的协同发展推动区域经济追赶超越、迅速崛起。


    方塘智库:关中南依秦岭、北靠北山、东到潼关、西到大散关,渭河形成的冲积平原土地富饶、交通便利,四周有山河之险,先后有周、秦、汉、唐等13朝在此建都,您能谈一下关中的历史渊源吗 ?


 

春秋五霸时秦国区位图


   王若冰:周人发祥于关陇地区,后相继迁都岐山周原、建都丰镐;秦人发源于天水、相继迁都雍城(宝鸡)、栎阳(西安临潼)和咸阳,都在关中的核心地区;元明清时期,天水、平凉、庆阳在不同时期都曾隶属陕西;晚清至民国,形成了大荔、泾阳、三原、凤翔为核心的渭北经济带;民国中期,形成了以渭南、西安、宝鸡、天水为核心的陇海线经济带。八百里秦川孕育了关中悠久的历史文化,关中方言地区西到天水、平凉、庆阳,东到灵宝,北到甘泉、延长,南到丹凤、山阳,关中人拥有相同的方言、民俗和饮食习惯。


秦国国都迁移路线,即大关中城市群核心区


    方塘智库:您能谈一下秦岭、渭河与建设大关中城市群的关系吗?


   王若冰:2004年在完成对秦岭的考察后,我产生了这样一个观点:以秦岭为中心的渭河流域和汉江、嘉陵江、岷江流域,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繁荣发生地和肇始地。尤其对以黄河为中心的北方民族来说,渭河流域才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渭河从鸟鼠山奔流至黄河,渭河流域诞生了伏羲、女娲、炎帝和黄帝等史前文明,也创造了周秦汉唐的历史辉煌。


渭河平原


    在今天,秦岭是我国的中央绿肺,我国的水系源地,应该尽快将大秦岭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国家预备名录并加快推进实施。西安人很幸福,夏天可以到秦岭避暑,渭河的水可以灌溉农田、长安八水为大西安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秦岭是我国的中央绿肺


    秦岭渭河在古代是关中的军事屏障,在现今是大关中城市群的生态屏障,要减少对秦岭的过度旅游开发,成立大秦岭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对旅游资源进行统一规划和整合,避免经济浪费和资源破坏,减少渭河及各支流上游对水的截流,站在秦岭之巅看渭河,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生态宜居的大关中城市群。


   方塘智库:最近热播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再次掀起秦文化热,你能解读一下秦人精神对我们今天建设大西安、引领大关中城市群有何启示吗?


   王若冰:秦人精神一是开拓进取、坚忍不拔的精神,秦人先祖从东方迁入西锤,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戎狄的侵扰选择积极面对,适应游牧环境,谋求生存,勇敢作战,且战胜戎狄,求得了发展;二是求真务实的改革精神,秦孝公时期面对贫弱的国力,任用商鞅变法图强,为秦国统一六国奠定基础;三是开发包容、广纳人才的精神,秦国地处西隅,立国较晚,曾被山东六国视为戎狄之邦,但是秦国历代国君善于任用贤能,百里奚、商鞅、张仪、范睢等外国人为秦国效力,帮助秦国一步步强大。


《大秦帝国之崛起》再次掀起秦文化热


    今天,面对大西安和关中城市群发展还较为靠后的现状,作为秦人的后代,我们要发挥秦人的精神,敢做、敢为、敢担当,紧抓“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历史机遇,发挥新时期改革创新、广纳贤才、实事求是、开拓创新的精神,实现大西安追赶超越,引领大关中城市群协同发展。


   方塘智库:您认为大关中城市群如何对接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


   王若冰: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交流从未停息,天水、平凉曾是进出长安的第一站,是起点、也是终点。今天要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一是要发挥西安科教资源优势,以高科技创新向西传播先进技术;二是整合目前各城市的工业资源,优势互补,做大做强,以先进制造业产品向西运输扩大市场;三是在长安本土文化的发掘、整理和重建上下功夫,形成丝绸之路文化向心力。


   方塘智库:您认为目前我们应该如何建设大关中城市群?


   王若冰:目前大关中城市群存在的问题是向心力不足,资源分散没有形成合力,比如天水的工业基础很好,但是目前缺少资金和技术,也缺少和西安等关中核心城市的交流。我认为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是建立一个机构,最好由国*家*部*委*领导担任负责人,形成沟通、联络、通报和交流的通道,打破行政区划的束缚,让各个城市的工业资源进行整合,优势互补;二是做大做强西安,形成强有力的经济增长极和驱动力;三是完善各城市的定位,根据发展状况准确定位,如天水应以发展旅游业和装备制造业为主,宝鸡应该发挥军工业和历史文化的优势,咸阳应该紧跟西安、重点发展乡村旅游业,各城市均有发展方向和特点,避免了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方塘智库:您认为如何以大西安的文化资源来促进经济增长?


   王若冰:西安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是全国少有的,一个文人在西安写写字、画画就可以生存下去,西安文化民间基础雄厚。


西安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


但目前西安的文化资源还是没有形成生产力,我认为主要是缺少创意,眼光不够,西安的文化资源面临的是如何优化升级的问题。曲江模式曾被视为西安文化经营模式的典范,但在复制推广至赵公明财神庙、法门寺和楼观台的时候却面临失败,核心是缺少创新。我曾去了河南白马寺景区,他们的开发理念是围绕寺庙在规划中划分了多元化区域,国际寺院区引入世界各国文化,建设了印度佛殿、泰国佛殿、缅甸佛殿等景点,对游客很有吸引力。西安的文化产业要想做大做强,不能再简单复制和急功近利,要挖掘出历史文化的精髓,以创新赢得市场认可。


河南白马寺泰国风格佛殿


   方塘智库:您能给大西安想一个宣传语吗?


   王若冰:西安历史悠久、资源丰富、科教领先、山水环绕,这样一个巨大潜力的城市,我认为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可以在历史文化、生态环境、经济开放等领域各想一句广告语,推广多元化的西安概念,让大西安走向世界。

追赶超越在陕西

中国转型,陕西故事。方塘智库将持续推出“追赶超越在陕西”系列研究文章,聚焦“一带一路”、大西安、文化旅游、创新创业等热点,立体讲述陕西省的转型发展故事和追赶超越战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方塘智库对话王若冰:大关中、大西安、大秦岭

2017-03-08 张勋 王若冰的大秦岭


文丨张勋(方塘智库城市中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区域经济的发展需要有增长极的引领,从2000年国家开始西部大开发战略到2013年“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提出; 从2008年陕西省政府原则通过《关中城市群建设规划》到2009年国务院批复“关天经济区”;从2011西咸新区成立到2017年西安托管西咸新区;西安及所处关中地区的经济增长关乎到我国西部地区的稳定及崛起。


    2015年春节前夕,总书记对陕西提出了“追赶超越”的要求,在今天,大西安格局已经尘埃落定,如何放大格局建设大关中城市群,引领大西北,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已成为当务之急。2017年3月2日,方塘智库对话秦岭文化学者王若冰,对如何建设大关中城市群进行解读。


 


    王若冰:甘肃天水人、作家、诗人、秦岭文化学者,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水市文联副主席、天水日报社副总编、天水市作家协会主席、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终南文化书院文化顾问、陕西省旅游文化顾问。2004年完成对绵延中国内陆1600多公里的秦岭山脉的文化考察,2011年完成对渭河流域的文化考察,主要作品有诗集《巨大的冬天》、“大秦岭”系列《走进大秦岭》、《寻找大秦帝国》和《渭河传》、电视纪录片《大秦岭》等。创作理念是为山川立传,首倡“秦岭是中华民族父亲山”和“秦岭文化”概念。



    方塘智库:全国目前官方认可的有珠三角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等7大城市群,《关中城市群建设规划》在2008获得陕西省政府通过,范围也已确定,今天,大西安格局下,我们提出建设大关中城市群,期待将大西安、大关中建设成为大西北的龙头和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您能对大关中城市群的地理范围谈谈看法吗?


大关中城市群


   王若冰:我认为应该以历史渊源、地缘文化和向心力为基础,涵盖渭河流域和汉江上游。以春秋秦国立国后的国土面积为核心,如天水作为秦国的发源地,庆阳、平凉虽然当时为少数民族戎狄之地,但因为与秦国长期杂居和交往,在情感上更认同关中文化。而汉中历史上属于蜀文化、安康和商洛历史上属于巴文化和楚文化。在目前的经济交流中,天水、平凉、庆阳与关中更为紧密,因此应该以西安、渭南、咸阳、宝鸡、铜川、天水、平凉、庆阳等城市为基础,这一区域发展空间较大,辐射至延安、临汾、运城、三门峡、商洛、安康、汉中和陇南等城市,丰富城市形态。尽快确立大关中城市群地理范围,以大西安为核心,做大做强卫星城,以大关中城市群的协同发展推动区域经济追赶超越、迅速崛起。


    方塘智库:关中南依秦岭、北靠北山、东到潼关、西到大散关,渭河形成的冲积平原土地富饶、交通便利,四周有山河之险,先后有周、秦、汉、唐等13朝在此建都,您能谈一下关中的历史渊源吗 ?


 

春秋五霸时秦国区位图


   王若冰:周人发祥于关陇地区,后相继迁都岐山周原、建都丰镐;秦人发源于天水、相继迁都雍城(宝鸡)、栎阳(西安临潼)和咸阳,都在关中的核心地区;元明清时期,天水、平凉、庆阳在不同时期都曾隶属陕西;晚清至民国,形成了大荔、泾阳、三原、凤翔为核心的渭北经济带;民国中期,形成了以渭南、西安、宝鸡、天水为核心的陇海线经济带。八百里秦川孕育了关中悠久的历史文化,关中方言地区西到天水、平凉、庆阳,东到灵宝,北到甘泉、延长,南到丹凤、山阳,关中人拥有相同的方言、民俗和饮食习惯。


秦国国都迁移路线,即大关中城市群核心区


    方塘智库:您能谈一下秦岭、渭河与建设大关中城市群的关系吗?


   王若冰:2004年在完成对秦岭的考察后,我产生了这样一个观点:以秦岭为中心的渭河流域和汉江、嘉陵江、岷江流域,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繁荣发生地和肇始地。尤其对以黄河为中心的北方民族来说,渭河流域才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渭河从鸟鼠山奔流至黄河,渭河流域诞生了伏羲、女娲、炎帝和黄帝等史前文明,也创造了周秦汉唐的历史辉煌。


渭河平原


    在今天,秦岭是我国的中央绿肺,我国的水系源地,应该尽快将大秦岭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国家预备名录并加快推进实施。西安人很幸福,夏天可以到秦岭避暑,渭河的水可以灌溉农田、长安八水为大西安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秦岭是我国的中央绿肺


    秦岭渭河在古代是关中的军事屏障,在现今是大关中城市群的生态屏障,要减少对秦岭的过度旅游开发,成立大秦岭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对旅游资源进行统一规划和整合,避免经济浪费和资源破坏,减少渭河及各支流上游对水的截流,站在秦岭之巅看渭河,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生态宜居的大关中城市群。


   方塘智库:最近热播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再次掀起秦文化热,你能解读一下秦人精神对我们今天建设大西安、引领大关中城市群有何启示吗?


   王若冰:秦人精神一是开拓进取、坚忍不拔的精神,秦人先祖从东方迁入西锤,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戎狄的侵扰选择积极面对,适应游牧环境,谋求生存,勇敢作战,且战胜戎狄,求得了发展;二是求真务实的改革精神,秦孝公时期面对贫弱的国力,任用商鞅变法图强,为秦国统一六国奠定基础;三是开发包容、广纳人才的精神,秦国地处西隅,立国较晚,曾被山东六国视为戎狄之邦,但是秦国历代国君善于任用贤能,百里奚、商鞅、张仪、范睢等外国人为秦国效力,帮助秦国一步步强大。


《大秦帝国之崛起》再次掀起秦文化热


    今天,面对大西安和关中城市群发展还较为靠后的现状,作为秦人的后代,我们要发挥秦人的精神,敢做、敢为、敢担当,紧抓“一带一路”和“自贸区”历史机遇,发挥新时期改革创新、广纳贤才、实事求是、开拓创新的精神,实现大西安追赶超越,引领大关中城市群协同发展。


   方塘智库:您认为大关中城市群如何对接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


   王若冰: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交流从未停息,天水、平凉曾是进出长安的第一站,是起点、也是终点。今天要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一是要发挥西安科教资源优势,以高科技创新向西传播先进技术;二是整合目前各城市的工业资源,优势互补,做大做强,以先进制造业产品向西运输扩大市场;三是在长安本土文化的发掘、整理和重建上下功夫,形成丝绸之路文化向心力。


   方塘智库:您认为目前我们应该如何建设大关中城市群?


   王若冰:目前大关中城市群存在的问题是向心力不足,资源分散没有形成合力,比如天水的工业基础很好,但是目前缺少资金和技术,也缺少和西安等关中核心城市的交流。我认为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是建立一个机构,最好由国*家*部*委*领导担任负责人,形成沟通、联络、通报和交流的通道,打破行政区划的束缚,让各个城市的工业资源进行整合,优势互补;二是做大做强西安,形成强有力的经济增长极和驱动力;三是完善各城市的定位,根据发展状况准确定位,如天水应以发展旅游业和装备制造业为主,宝鸡应该发挥军工业和历史文化的优势,咸阳应该紧跟西安、重点发展乡村旅游业,各城市均有发展方向和特点,避免了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方塘智库:您认为如何以大西安的文化资源来促进经济增长?


   王若冰:西安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是全国少有的,一个文人在西安写写字、画画就可以生存下去,西安文化民间基础雄厚。


西安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


但目前西安的文化资源还是没有形成生产力,我认为主要是缺少创意,眼光不够,西安的文化资源面临的是如何优化升级的问题。曲江模式曾被视为西安文化经营模式的典范,但在复制推广至赵公明财神庙、法门寺和楼观台的时候却面临失败,核心是缺少创新。我曾去了河南白马寺景区,他们的开发理念是围绕寺庙在规划中划分了多元化区域,国际寺院区引入世界各国文化,建设了印度佛殿、泰国佛殿、缅甸佛殿等景点,对游客很有吸引力。西安的文化产业要想做大做强,不能再简单复制和急功近利,要挖掘出历史文化的精髓,以创新赢得市场认可。


河南白马寺泰国风格佛殿


   方塘智库:您能给大西安想一个宣传语吗?


   王若冰:西安历史悠久、资源丰富、科教领先、山水环绕,这样一个巨大潜力的城市,我认为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可以在历史文化、生态环境、经济开放等领域各想一句广告语,推广多元化的西安概念,让大西安走向世界。

追赶超越在陕西

中国转型,陕西故事。方塘智库将持续推出“追赶超越在陕西”系列研究文章,聚焦“一带一路”、大西安、文化旅游、创新创业等热点,立体讲述陕西省的转型发展故事和追赶超越战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秦岭:巨大的文化宝藏

eastday2016-06-12 09:18:27阅读(32)评论(0)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细雨过后的秦岭郁郁葱葱。

  陕西省长安区的青华山上,寺坐山巅,云雾环绕,犹如仙境。摄影爱好者吴玄带着他的“神器”无人机来到坐落在青华山上的卧佛寺,从空中俯瞰秦岭美景,并留下绝美影像。

  穿过秦岭,从北麓抵达南麓,鸟语花香,青烟袅袅。秦岭文化学者王若冰走进一座秦岭村落,感受这里的风俗民情,享受古村落带给他的独特文化气息。

  在吴玄的无人机镜头里,秦岭留下的是绝美的自然风景,但在王若冰的记述中,秦岭早已超脱自然,而是蕴藏着丰富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化宝藏,王若冰称之为“秦岭文化”。

  2004年王若冰分别从陕西的凤县、略阳县走进大秦岭,他被坐落在秦岭山中村落的民俗风情所吸引。

  “人非常淳朴,他们供奉着‘天地君亲师’,意味着他们尊崇传统敬天法祖、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的价值观念。”秦国古栈道、陈仓道等秦岭古栈道、两汉三国历史文化遗迹更是让王若冰流连忘返。

  此后三年时间里,王若冰多次往返秦岭,探寻秦岭山中的中国传统文化遗迹。2007年年末,王若冰推出了全面反映秦岭历史文化的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行》,并提出了一个文化学概念——秦岭文化。

  “绵延1500公里的秦岭山区有很多道教宫观,仍尊崇着以道教文化精神为主体的传统文化精神。”王若冰说,道教从老子完成道教经典《道德经》的写作到东汉张鲁创立‘五斗米教’,再到后来终南山成为道教士人前往的“仙地”,道教的创立、发展、壮大,都没有离开过东起函谷关、西到秦岭主峰、南至武当山的秦岭山脉之间,“可以说秦岭是道家思想的发源和传播地”。

  秦岭与中国佛教、儒家文化的传播密不可分。“佛教从印度进入内地,先是在秦岭山中的石窟寺传播,玄奘译经,注入了中国文化,成为中国佛教,进入长安。”王若冰介绍,儒家尽管起源山东,但儒家真正推广是在汉代,“佛教文化、儒家文化的发展、传播都与秦岭密不可分”。

  秦岭地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发祥地。伏羲画八卦,使人们知道了东南西北、春夏秋冬;炎帝尝百草,推动了种植业,发明了中草药;黄帝建立了父系家庭的人伦道德,指引人们从蛮荒走向文明。“这三位开拓文明的巨人都诞生于秦岭地区。”距今160万年前的猿人遗址、距今115万年的蓝田猿人头盖骨化石、距今7000年的半坡遗址等都发现于秦岭地区。“这些都表明先人都是依靠秦岭生存。”王若冰说。

  秦岭壮观、广阔的自然特点,吸引了古今文人墨客追捧。自隋唐以来,李白、杜甫、白居易、范仲淹等文人墨客咏秦岭的诗歌、碑记和游记数千篇,摩崖石刻多达上千处。李白到过秦岭,留下《登太白山》、《蜀道难》等名篇;杜甫到过秦岭,留下“犹瞻太白雪、喜遇武功天”名句;对于“太白山积雪六月天”,苏轼留下“岩崖已奇绝,冰雪竟雕皱”名句……秦岭也是中国文学艺术宝库。

  “秦岭的文化价值被低估。”在王若冰“秦岭文化”概念中,包括道教文化、秦文化、楚文化、巴蜀文化、中原文化、关中文化、宗教文化等。“如果没有秦岭,就不会形成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多元的地域文化,也不会形成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自2007年王若冰提出“秦岭文化”后,王若冰就被秦岭的文化宝藏所吸引。每一年他都会走进秦岭,探寻哪些未曾到过的地方,寻找属于大秦岭的文化宝藏。

  王若冰说,秦岭的山沟沟里积淀了中国历史文化的感情,是活着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散文随笔

古树之城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2月23日        版次:B03    作者:王若冰

这就是春天 □汤青\摄影

□王若冰

过去,天水城区是没有这么多高楼的。从街市穿行而过,让人止不住就要仰首观望的,是一棵挨一棵站在街头巷尾、门前院落,粗可合围、高能擎天的参天古树。登上南郭寺,站在玉泉观,朝下一望,躯干巨大,树干如云的古树从密密匝匝结成一片的古旧屋顶上撑开一道道豁口,捧绿撒翠,煌煌然如一堆一堆苍翠的山峰从西关涌向东关,由北关堆向南城,十分壮观。

天水城区究竟有多少棵百年以上的古树,我没有清点过,但从每天经过的巷口文物部门为几棵古槐制作的保护标识编号揣摸,全城百年以上的古树,少说也该有三、五百株之多?后来才从文物部门得知,天水城区古树数量远远超过了江南古城杭州城,直逼扬州,位居全国第二,如果从单位面积分布密度和树龄动辄就是三五百年甚至上千年而论,天水则毫无悬念地稳居全国之首了。

天水城区古树以国槐居多,间以松树和柏树。应该说,这些苍然古树,是迄今为止这座城市最高寿、阅历最丰富的居民。伏羲庙原先依照伏羲八八六十四卦排列方式植有64棵柏树,树与庙同寿,都是明正德年间的圣物。日月推移,沧海桑田,有生命的树自然也有生老病死的时候。但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庙内存活至今的二十来棵古柏,不管躯干有多么精瘦,枝干如何苍老,却依然执著地把根伸进泥土深处,把一簇仅有的绿意播向蓝天。走进伏羲庙,不谈伏羲八卦的神秘奥妙,仅瞅一眼这些老而不枯的古柏,就足以让人对这座华夏始祖的宗庙充满肃穆崇敬之情了。

有些日子,我曾经长久地站在这一棵棵绿冠如云的大树下用心揣摸,这些春日便发出新芽,风雨来时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的古树,与我们居住的这座古城过去的人事变故到底还有哪些联系呢?

有了这想法,我便又到城南慧音山坳里的南郭寺,朝拜那几棵早已与这座千古名刹融为一体的古树。南郭寺距城区少说也有八九里路程,但站在城南河岸上一眼望见的,是侍卫在山门左右的两棵古槐。其树干粗可三人合围,树冠能为几亩地投下一地的绿荫,这便是南郭寺三绝之一的唐槐,已有1300多年树龄。寺内大雄宝殿院内被誉为古秦州八景之一的南山古柏,据北京园林科学研究所古树专家通过C l4测定,树龄高达2300至2500年,和中国先圣孔夫子同龄!公元759年深秋,大唐诗圣杜甫登临南郭寺时,还为这棵如今一枝分岔南北、中间又寄生了一株卫矛的古树,写下了“老树空庭得”的诗句。

我总以为对于这座千年古城来说,这一棵棵绿冠如云,粗大的树干上落满了岁月累累伤痕的古树,不啻是让天水声名显赫的自然景观,更是这座不老的古城活着的历史。如果我们有足够的精力和学识把满天水城这些树龄长者达两千多年,幼者也有三五百岁的古树,依照它们生长的年代排列出来,不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秦州志》吗?

长在城里的古树算是有福的。它没黑没明地站在熙攘的街市上,平日里有游客为它投下惊叹的喝彩,有文人骚客为它吟诗写赋,有文物部门为它挂牌保护。至于那些因生不逢地而枯于荒丘、死在山里的古树,则免不了要遭受另一番境遇。

我的老家街子乡也有两棵祖祖辈辈引以为豪的古树,其中一棵是国槐,祖辈就叫它“八股槐”,至今还挺立在当年杜甫侄子杜佐居住过的子美村后面,因此又叫“子美槐”。另一棵是我国北方本来就十分罕见的珍稀树种——白皮松,被称为“九股松”,原本挺立在街亭古镇东柯河左岸河谷川地上。

天水城里的古树虽多,却没有一棵拥有“九股松”那种顶天立地的气象。从潘集寨沿东柯河进东柯谷,七八里路之外,就能看到“九股松”那高隆如山的绿色树冠。每至春回大地,“九股松”满枝苍翠,雪白的树身和高大的树枝便撑起一片使整个街亭古镇沉迷陶醉的松香清芬。到了初夏,不知从何处翩翩飞来的白鹭栖落枝头,使这棵古树占据的一方天空,成了这座古朴小镇最富诗情画意的迷人景观。也不知是请阴阳先生看了风水的缘故,还是嫉恨这棵千秋古树逼人的生命活力,公社大院要搬到“九股松”下的一片平地上,于是在一个本该属于树木生长的春天,残忍的刀斧却向天水古树家族中这棵绝代神品砍去。

“九股松”惨遭厄运那一年,我正在读初中。一个多月时间,天天从教室玻璃窗看着十几条汉子刀斧并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把那棵我后来才获知可称为“第四纪冰川时期活化石”的白皮松砍倒在地,我的心中有一种隐痛,以至于时隔40多年,每次回家看到子美村后孤零零独自苍老的“八股槐”,这种无奈的隐痛就愈加剧烈。

古树把粗壮的根系深深扎入地下,既是为了生存,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对大地母亲的热爱。但从模棱两可的社会史观来看,我更愿意把这种不朽的生命状态,理解为大自然有意安排、供后人用情感和良知破译的另一种历史。

当我们如抚摸一种难言的历史一般抚摸着古树那粗糙、皴裂,然而又充满力度和质感的躯体之际,你怦然心惊的感觉,也在证明这一切。

(《古树之城》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散文随笔

《雪莲》2017第1期目录

2016-12-31 《雪莲》编辑部 大通相玉

本期向大家介绍《雪莲》杂志2017第1 期目录。《雪莲》系西宁市文联主办的公开发行文学类杂志,欢迎广大作者和文学爱好者关注!


我是一片雪花甜梦儿 - 我是一片雪花


 

  《雪莲》2017 第1期  目录   

 





 

《雪莲》祝大家新年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分类:散文随笔

碳化的黍粒

2017-02-08 05:05:32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王若冰 编辑:肖洪仁 红网官方微博 红网新浪官微 红网腾讯官微

(原标题:碳化的黍粒)

王若冰

古老渭河在甘肃和陕西之间穿行。

伏羲、女娲、西王母、炎帝神农和黄帝,这些半人半神的先祖背影,飘忽在神话的迷雾中,但他们创造的足迹,却和浩荡黄土下面原始人村落残迹、至今尚未腐朽的遗骨一起,存留在我们遥远的记忆里。现在,我要从神话回到现实,回到流淌在群山平原之间、被渭河粼粼波光照耀着的华夏大地。

首先出现的场景,是七八千年前黄河中上游最繁华、也最伟大的原始村落——渭河支流清水河流域的甘肃秦安县大地湾。

考古人员将从那里发现一种古老的粮食作物种子——黍。

当考古人员揭开厚重的泥土,从一座深陷地下的半地穴式圆顶房灰坑里采集到这些已经碳化、变得黑而坚硬的植物颗粒时,他高举一双因激动而有些颤抖的手告诉人们,这些是距今七千年左右,大地湾人开始种植、作为渔猎生活辅助食物的农作物籽种——黍。黍,也就是糜子。

因为这些碳化的黍粒,大地湾成为中国北方最早的旱作农业起源的原点。

这种叫黍的植物,原本和其他禾本植物一道,混杂生长在林缘地带向阳的山坡上。或许,它就生长在与大地湾人村落相邻的草滩中央。它生长的地方,距离清水河不远。由于地势的原因,它的根须就扎在较为干旱的黄土中。对于黍来说,不需要太多水分,只要有一抔黄土,就可以生根发芽,结出果实。黍的耐旱特性,让它可以在大地湾任何一处山坡安身生长,年复一年,自由自在地开花结果。黍对生存环境的包容性,让它后来成为中国北方普遍种植的古老作物。

最初,黍还是被大地湾人视为野草。只有在没有猎物可以捕捉的时候,野生的黍,才被依靠捡拾野果和植物颗粒充饥的原始人类,将它金黄而细小的颗粒收集起来果腹。在火尚未普遍使用的时代,人们一采集到黍的颗粒,就饥不择食地将它们吞食。直到后来,有人遇到一大片的黍,沉甸甸的穗子随风摇曳,芳香诱人。人们欣喜若狂,将这一大片野生黍就地收割,也许只是将它的果实采集起来,让聚落里的大人小孩美餐了一顿。这种当时还没有人知道叫什么的美味余香在口,久久不能散去。第二年秋天,人们在同样的地方又发现了数量众多、蓬勃生长的黍。或许是有人无意识发问:这些黍会不会是前一年他们采集黍的果实时,洒落在地上的颗粒重新生长出来的呢?于是,他们尝试着将一些黍粒埋进村落附近的泥土。又一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埋下黍粒的地方,果然长出了茁壮茂盛的黍苗,并在这一年秋天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这大概就是大地湾人最初将野生黍驯化并种植的过程。

回想起来,过程并不复杂。但对于七千多年前只能以捕猎弱小动物,采集森林里野果和植物根茎充饥的人类来说,这一发现的意义,绝不亚于电灯、电话和计算机的发明对人类生活和命运的改变。

一开始,人们从野生黍苗里获取的种子十分有限,掌握黍的种植技术与生长规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许,直到后来神话传说中的炎帝神农出现,人类才可能在远离大地湾的渭河中下游广泛种植这种谷物。

当紧跟在大地湾人后面的半坡人在浐灞三角洲也种下这种植物的时候,与黍同科的粟,也被人类从野生植物世界分离出来,并开始在浐河和灞河岸边的台地上并肩生长。

半坡人种植的黍和粟,是不是大地湾人向渭河下游迁徙时带过去的?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半坡人已经发明了石磨。

半坡人发明的石磨,是用来干什么的?最大的可能,是半坡人已经懂得了精细化生活。他们将收获的黍或粟用石磨碾轧脱粒,然后制成熟食,让部族在满村飘散的饭香里,开始了温暖而甜美的生活。从大地湾、半坡村遗留的狗和猪的骨骼发育状况,人们还发现了半坡人饲养家畜,也以黍和粟为饲料的证据。这说明在大地湾后期和半坡时代,居住在渭河流域的原始先民种植的黍和粟,不仅可以满足人类食用,还有余粮可以用来饲养牲畜。

渭河流域大地湾人和半坡人吃上小米饭的时候,黍和粟也开始向西部和四川等地传播。而在后来成为黄帝部族蓄势东进的渭河支流泾河、北洛河流域,黍和粟,也是跟着黄帝部族的脚步,来到陇东和陕北黄土高原。

泾河和北洛河中下游深厚的黄土,为黍和粟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在黄帝和后来的周人先祖到达前,陕北高原和陇东高原的塬上,也有野生的黍和粟自生自灭,只是尚处在居无定所的游牧状态的戎狄部族,还不知道这种一岁一枯荣的植物为何物。炎帝神农和黄帝到达黄河中下游前,那里已经开始种植水稻,但真正适宜华北和山东大面积种植的旱作区作物——黍和粟,只有等待炎帝和黄帝这两位广袤华夏大地的征服者到来,才会在那里扎根发芽,并将它们蓬勃生长的身影,带到更加辽阔的北方大地。

一年一枯荣的黍和粟无言生长,它古老的身世却在向我们不断讲述着,这个古老国度农业文明的源头,就在一条河流的两岸。

这条河流,就是渭河。

作者单位:天水日报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