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11 21:11)
每棵刺槐树上都顶着一个喜鹊巢。有主的没主的,都破破烂烂摇摇欲坠。叠字属于北方语言的特权,在于荒凉。

杨树林吃掉了土,却并不归还营养。沙子露出来,根露出来,很快朽烂。要么风吃掉了树叶。没人知道雨雪的牙齿什么样子。一滴雨和一阵雨的重量。

这情意,属于一头牛的角。现在它撅着屁股,尾巴倒钩一样,拍打着并竭力缠住树杈,却总是枉然。阳光印出影像,活脱一团磨盘。

压着你的围墙,玻璃有些尖锐磨秃了,包括折光。
(2019-04-11 20:58)
他们拖着树叶走来。
灰尘驱动阳光。金色尘与光。
金色,树叶或声响。树林一动不动,屏息让叶子落下。那声音,隔了一条河流也能听见。
河流与海洋同步谐振。鸟组织了并不潮湿的传说,芦苇干裂的嘴唇映出比颅骨朽烂更彻底的石头。

他们拖着树叶而来。
苍老的目光钻进白杨树干。不解之谜,这个秋天大概在酝酿一杯浓雾弥漫的苦酒。
(2019-04-11 20:47)
死去后
站了十年
交叉路口那棵刺槐
一动不动的烟囱
化肥厂上空爬满愁云
跌进车窗的味道
催肥出五颜六色的鱼
坐在香岛的迎春花
每逢潮汐心率过快
眺望芦苇红褐色的倒影
雨城
只有无边无际的风
敲打着春夜搬运的棺材

昨天做的梦忘了
前天的也忘了
大前天的昨天
或之前
还是忘了
除非查阅备忘录
而文字又不愿修补
这些年狼狈不堪的生活
钥匙敲打着屁股
三楼道的雨伞
至少换了五种颜色
那只臭板虫终于冲近灯光
味道扎根记忆深渊
比梦还要持久的
舌头缩进墙壁
那些狼狈不堪的碎梦
确实多与死亡有关







连续一个月没见阳光了。或许一个月。
时间粒子年糕一样粘结在一起。
或者时间从未割裂,只是一滴水往不同向度的抻拉。
抑或M所处的乐乎国,与雨城一样。

黑色一样,不同时间段和心态的语言有差异。
抑或背景色。
——五点,我就被唤醒。
——我的神经中植入了记忆。
——是等待,也是同步。



(2018-12-26 08:31)




(2018-12-25 18:19)

经过我
或者我经过
飞翔之上
抑或仰视之井
总有比闪电
更浓稠的雨滴

这些烟熏的
决绝符号




(2018-12-25 05:56)
有人在吃喝
有人在唱歌
买卖苹果的人
面颊擦亮幸福的胭脂
也有去教堂凑热闹的
身体竭力拼出
本来十字架的大度

看了一会体育新闻
误以为凌晨大赛
于是早早睡去
并让闹钟为之守岁

有人沉迷梦乡
事物难以保持原形
涟漪熄灭的死水
或悲风偶发感兴时的语态
有人伸出苟活的残臂
捏住某个遗存印象
零碎而漫漶
堪比痛苦抽搐的舌头
退回母亲寄居废弃的庄园

玻璃葆有三体
很多年来
惯于消融并流转于
日光抑或时间



(2018-12-25 05:51)
公鸡叫了
两点三十九分
那时耳朵醒着
应该是前天

刚才五点十分
眼睛贴在
窗帘后的位置
渗出几声公鸡
(2018-11-24 01:29)
到处石头
和草
一览无余的
与云天
句式裸露
名词比形容词
还深刻
骨头
融化的速度
超载了
进化论
和净化器

——她葬在这里
——他们葬在这里
——鞭炮和纸灰
葬在风里
写在族谱上的
名字
荒无人烟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鐢佃瘽锛4000520066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