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鹏游云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374
  • 关注人气:807
个人简介
张鹏,生于1974年6月,山东泗水人。文学博士,大学教师。自幼酷爱读书、思考、写作、散步、郊游,性情闲散自由,兴趣广博庞杂。关心自然生态,关注社会动态。留恋书斋,寄情山水。书剑自娱,诗酒人生。
友情链接

江海过客

我的精神导师

王开岭的博客

人文  阳光  睿智

汪政的博客

我最钦佩的文学评论家之一

谢有顺的博客

青年才俊评论巨擘

周郢的博客

文心史识倾心泰岳

赵牧的博客

深刻的思考诗意的表达

猛牛的博客

身居京城心念故乡

厦大生态文学团队

诗意栖居绿色生存

华杰草木

北大的植物爱好者

泰山逸少

安逸闲散   书剑自乐

徐明金

我二十几岁教过的学生

梦远·书卷·灵悟

腹有诗书气自华

中国作家网

文人汇聚   才情张扬

中国文艺网

优游涵咏   夷旷空明

当代文学研究阵地

文学绿野  精神摇篮

南帆

最有才情和智慧的学者随笔

葛红兵

我的导师,著名学者型作家

强学月刊

学术论坛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92.头皮上的生物钟。我多年坚持每月1号理发,时间固定,长持以久,一旦快到1号或因故推迟,头皮奇痒,仿佛感觉该理未理的头发如赘疣,必欲除之而后快。  

    293.哀民生之多艰。近日,泰安菜市场上鲜嫩水灵的蒜苔每斤售价跌至八角。听一菜农说,雇一农民抽提蒜苔,每天至多可抽二百斤,工钱至少六十元,而菜贩在田间地头收购价仅每斤五角,除去化肥农药,今年种蒜获益极少。稼穑之艰,可见一斑。每一元钱,皆血汗之劳!



    294.微信的即时交际功能,并不能改善人与人本质上的隔膜、孤独和彼此难以沟通。梭罗曾说,两条腿跑得再勤,也无法让心灵之距变近。同样,你一天24小时玩微信,依然无法改变人与人的心灵之遥隔万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45.电梯。一直觉得,房子饱和之后,开发商下一步的发财之道应该是给所有没电梯的楼装电梯。这个财路,牵扯面极广,老年人极欢迎,他们手里有钱,愿意装。


246.除电梯外,以人类之聪明,发明一种安全而廉价的登楼机械设备,应是赚大钱的创意。246.除电梯外,以人类之聪明,发明一种安全而廉价的登楼机械设备,应是赚大钱的创意。



247.4月24日,晨,不到4:30即醒。近日,早醒是我最恐慌的事情,是因为白天午休无度,还是内心不够淡定自若,总之,我所期待中的每天早晨睡至6:00以后的愿望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落空。多睡些觉,竟成了一个中年男人最瑰丽的梦想和最奢侈的享乐。一旦起床,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就是不由自主的了。延宕一个多小时,下床,如厕、洗漱毕,下楼,步行去岳园餐厅吃早餐。途中,路过连接家属区与教学区域的石桥,桥下得溪水中芦苇青青,欣欣向荣,去岁的老芦苇枯死茎干杆扔历历可见。站在桥头,听了五分多钟的蛙鸣,这大自然的精灵们发出的鸣叫,听来十分悦耳,令我陶然忘机。天天在人与人的聒噪中,早已厌倦世事纷扰,早已渴望有一种天籁带给我意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181.日月潭。1982年春夏学期,泗水樊家庄小学,村里的民办教师给读小学一年级下学期的我讲《日月潭》,他勉励我们,你们长大后混好了,代表我去台湾参观参观日月潭!近日,又翻小学语文课本,又见《日月潭》,叹惋至今仍未混好,仍未见过日月潭,有些愧对小学语文老师的殷望。


     182.省。夜晚,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我们常常在是否暂且灭灯之间犹豫。不灭,费电;灭之再开,费开关。想想,人一辈子都在无谓的犹豫间徘徊。实际上呢?你什么也省不了,你如何节省也过不富。



     183.风之声。居于泰山南麓,地形起伏,山风时作,作则有声,吾栖于六楼,闻之愈切。一年到头,能听风声者,或十日,或半月。风声,近乎天地之禅音,宇宙之长吟,若啸,若嘶,若吼,若鸣,若啾,若喑。侧耳倾听,若有所思。


    184.不管是自己的藏书,还是从朋友、同事、图书馆借的书,只要封面、内页有破损者,我一定以胶水或透明胶带认认真真修缮之。爱书,非唯爱内容,也爱纸,爱其形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133.大学教师中,据我多年观察,其实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并无科研或写论文、申项目的实力和习惯,他们能把课讲好,已属难能可贵。现在的趋势却是,每个进入高校的教师,都面临科研压力,论文压力,项目压力。科研二字,一定深深伤害过太多太多人的心。


     134.科研,曾经是一个极神圣极高端极大气的词。而今,任何一个参评职称的人,都要求论文、项目,天知道,假设人人都搞真科研,咱们会发达到何种程度。



     135.世界运行,有其逻辑。自己生活,亦有一套自成体系的逻辑。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切,安之若素。


     136.一个家族能保存下来完整的族谱是极其幸运的。目下,十之八九的家族因各种原因(尤其破四旧风潮)失却了族谱。历史的断裂,导致了人心的飘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96.电脑每一次对我的捣蛋、羞辱、反目和调戏,都加深了我对技术的憎恶以及对前电脑时代的怀念。客观地讲,我的相当一部分焦虑,来源于既离不开,又一直控制不了的电脑。

   97.电脑横行天下的时代,我却无比悲哀地发现,就我个人而言,电脑给我带来的纠结、麻烦、苦恼、气急败坏,远胜于方便快捷。我甚至觉得,某些方面,电脑坑了我。


    98.九十年代末,我一直认为,电脑和网络撑不了多少年即会被其他玩艺儿所取代。现在看来,当年对电脑的厉害低估了,它竟连续左右我的生活快二十年了,还将厉害下去。



    99.去打印社找人改表打印,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洋溢着自信和微笑,看起来,电脑早已被其征服和驾驭,顷刻之间,一切办妥。不知小伙子的生活之中,是否也如我一般,常陷入不顺的泥潭、泥泞、泥淖之中,忧郁和疼痛,挥之不去。


    100.结婚,电脑及打字员。1998年元旦,我结婚了。婚前购置物品时,一同事建议我买这买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61.铅字。作为一个写作者,看着自己的文稿变成铅字,被纸媒采用刊登,应该有农民收获地瓜的快乐。尽管时代已发展到纸媒逐渐式微的阶段,可是,各类评奖、晋职、申项仍看重纸媒的原件。因此,收到样刊样报,对写作者而言,仍是粮食入仓般踏实快乐。


    62.未来,或许图书报刊等纸质文字载体终将进入历史的坟冢。但那些文质兼美的绝唱,却将永伴人类。屈原、李白、苏轼们不会预想自己的文字与电脑、打字机、U盘、电子邮箱、微信发生关系。同理,我们此时此刻也不知道,究竟在未来,我们写下的一字一句将以何种形态在宇宙间存续。


    63.文字及其诞生地。今天,通讯技术和传播渠道,已让一个身处乡镇中学的教师,一个身处县城的科员,一个地级市的二本院校的副教授,一个省城的市民,一个京沪一流高校的博导,一个名震天下的作家处于同样的起点。关键问题是,千万别让你的文字自己暴露它诞生之地的卑微。什么是大气?哪怕你处江湖之远,仍在思考庙堂之计。你用文字,连通了人类的感官与心灵,血脉与大脑。

    64.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42.蹊跷的永远丢失的手套。年前,妻子老嫌我天天戴一双旧手套骑电动车不够体面,买了一双新的皮手套让我戴。我一直把新手套放在楼下储藏室没舍得戴,还是戴旧的。但每看一眼,心里还是温暖的。这几天,妻又唠叨,非让我戴。可怜的是,戴了没几天,也没几次,丢了。旧的,天天放车筐里,反而安然无恙。新的,停车后,我总携带,反而丢了。细思,人的生活习惯,轻易别改变,一变,是非顿生。

     43.昨天下午,一位友人在微信上晒出她在山大中心校区散步时的摄影,一草一木,十分亲切。2003年春季和2006年的春季,我两次赴山大考博,均未如愿。除山大之外,我投考过而终未如愿的大学还有不少,复旦、浙大、华东师大、山东师大、首都师大,均是我曾经热烈的追求。这些校园里,都留下了我手持准考证奔向考场并于考场内奋笔疾书的身影,以及面试现场的侃侃而谈,慷慨陈词,当然,还有等待揭榜时的焦灼守望。我有一个计划,退休有闲有钱了,每年均去这些未曾考中的学校逗留数日,宿于其校内宾馆,游览其校园,聆听其中名师的讲课。未追求到的理想,并没完全放手,仍念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33.本色与率性。不少朋友关心地询问我,为何对寥寥数语的随笔札记如此钟情。我觉得,思想、情怀、格局、才气并不需长篇大论,三言两语的脱口而出,未尝不可成为惊世骇俗的格言警句乃至千古佳话。另外,我对思想火花的重视,使我舍不得放弃任何一点思之所获,必欲记录下来而后快。


34.妇女及妇女节。今天去给大三的女生上课(班里仅一位男生),本欲祝她们节日快乐,还是没说出口。记得曾经这样问候过,学生却并不领受,她们坚持认为,妇女节不是她们的,是已婚女士的。据说,现在亦有了什么女生节,详情不知。按我本人的理解,三八妇女节中的妇女乃女性之意,天然地包涵了所有女性。当然,许多妙龄少女,其实对妇女二字是抵触的,她们大概以为,跑菜市场,进妇产科,哺乳,柴米油盐的烟火气,才是妇女的专利。


35.开学第一周,匆匆忙忙之间,已过去了四天。从寒假中的居家阅览写作,到突然之间走进讲坛侃侃而谈,嗓子小有不适。生活,并不因你曾反反复复生活了那么多年而变得易如反掌。战斗,属于人生的每一天。


36.警惕。当急于事功和焦虑成功导致生活的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5.返观来路,我真正与表格大规模短兵相接,开始于2003年硕士毕业之后,那之前的表格,极少要求电子版填写打印的,我相对应付自如。近十年来,填表已构成日常要务。填表,打印,修改,再打印,在反复和迂回之间,在希望和失望之间,表格渗透到了人生的各个层面和角落。表格是一种诱感,也是一种强迫,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失望,是重如泰山的任务,也面临废纸一样的终极命运。


      26.这些年,怀疑过很多,恐惧过很多,愤愤不平过很多。唯一坚信的却不曾放弃,那就是天道酬勤。只要点点滴滴的时光都用在阅读和写作上,让一介书生的纯粹和专注贯穿人生的朝朝暮暮,老天已经并将继续奖赏你,给你发奖金和津贴,小费和厚酬。泗水有句老话,“锯响就有末(木屑)”,任何时候不要改变勤奋的习惯,你很笨,很蠢,很迂,只有勤奋,略可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中。

      27.山东的官本位。我硕士、博士毕业后仍在从事教书,每次回村,回乡,回县,很多昔日的熟人朋友都深感惋惜。在不少山东人看来,任你硕士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9.元宵的夜空,烟花绚烂,爆竹声脆,我们用声音和颜色激活岑寂的夜空。一年之中,如此有声有色的夜空并不多见,其余非年非节的夜晚,星月寂寞。散步的我,嗅着今夜凉风中的硫磺气息,为夜晚的声色陶醉。


10.乡愁中的元宵。记忆中,童年的元宵,是与父亲购买的小灯笼和一种叫“滴滴金”的烟花分不开的,在泗水樊家庄,天黑之后,我手提小灯笼,燃放烟花,大呼小叫。村外,有人把点燃的废旧炊帚扔向天空,落下去,又有人抢,再扔。这样的元宵,大概十岁之前,年年如是。后来,大概从1984年左右,我进城念书后,元宵节前后,泗水体委在室内大体育馆中办灯会,猜灯谜,看花灯。再后来,大约1990年代至2000年代,泗水常在健康路上办灯展,马路两畔,灯火辉煌,多是各企事业单位自制的花灯。听说,近几年泗水已不再办元宵灯会了。从2004年迁居泰安以来,每年,我仅仅放些鞭炮,煮些汤圆吃,以此来庆贺了。在异乡,常常怀念泗水的元宵,尤其是青少年时代的灯笼和“滴滴金”。


11.写。毫无疑问,就情感的丰富,思想的深刻,见识的广博而言,一般人与作家并无区别。我常常想,一个基层干部,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涓嶈壇淇℃伅鍙嶉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