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653
  • 关注人气:1,122
傅翔简介
1972年生,大学毕业。一级作家。现供职于福建省艺术研究院。
本人联系方式
地址福州市白马北路146号省艺术研究院
邮编350001
我的作品

傅翔专栏

中国作家网

思想的火焰

红袖添香网

静寂的村庄

诸子原创文学网

我的乡村生活

红袖添香网

傅翔的文学批评

客家人社区

公告
本博客文字图片属于本人所有,一律不得转贴!若欲转贴或发表于报刊,请与本人联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已出版作品
2004自传体长篇随笔
2003文学理论集
 
 
图片播放器
加载中…
博文




傅翔与我同龄,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年长”我仅三个月有余而已,但他做学问的态度与所获得的成绩却远高于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不知是年纪渐大的缘故,还是年轻时呆在乡下的时间太长了,这些年来,我越来越觉得乡村的美好。只要在城里呆的时间超过整整一两个月,心里便发慌得紧,总要找些借口往老家和乡下跑。只要是村庄,只要是深山,我的心便立即放下来,平静得像一湾湖水,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不再挑剔,不再抱怨,充盈着满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8-01-26 10:02)
标签:

论文

评论

随笔

分类:与我有关

傅翔学术年表

1972

出生于福建省连城县朋口镇涂公门前村。

199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7-11-09 11:51)

松溪去过几次,皆匆匆而过。只知道松溪的白酒好喝,天空很蓝,水很清,深深地吸一口气,是甜的,直透肺腑,沁人心脾。还知道松溪有三宝,有铸剑大师欧冶子的湛卢宝剑,有历史悠久的版画,有享誉中外的珠光青瓷。可说实话,我还真没听说过这里出了个明朝重臣魏濬。也许,魏濬就像许多方志记载的官员,官衔不小,功绩也可圈可点,但他们的影响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毕竟远去了,剩下的便只是史料、县志或族谱里的一则辞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7-11-09 11:48)

绝大多数福建人对于朱熹的了解,其实一直都不甚了了。我也不例外,长期以来,我并不知道朱熹与福建到底有多深厚的关系。道听途说的又常常自相矛盾,以其故乡为例,一说婺源,一说尤溪,一说建阳,一说崇安(今武夷山),一说政和,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真正开始略为知晓是到了尤溪之后,特别是到了武夷山的五夫与建阳的朱子墓之后,我终于慢慢清晰起来。而真正完全明了则是此次政和之行,我终于把朱子与福建的渊源彻底厘清了。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一句话:朱子原籍婺源,孕于政和,生于尤溪,成于崇安,卒于建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傅翔主要作品目录

 

文艺理论与评论:

      1、文学:信仰失落之后                               《文艺评论》19935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第一眼看见这些钢筋水泥民居丛林中的“洋楼”,心里着实被深深地扎了一下。没有保护,没有开发,而且面临着被拆迁的危险。城市扩张的脚步已经隆隆而至,这一片开阔的村庄周围已然高楼林立。我望着这些保存完好的孑然独立的一座座或大或小的洋楼,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滋味。它们风格不一,古色古香,透着浓浓的异域风情。和谐的青砖,夺目的红墙,西式的骑楼,宽阔的走廊,严实的木窗,精美的拱门,五彩的穹顶,敞亮的阳台……一切似乎都是民国时期的洋房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7-02-13 11:26)
标签:

刻字

艺术

印象

分类:关于艺术



如何认识何群山,说起来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他是大学同学王博士的丈夫,王博士是同学中的女生部长,天生丽质,能说会道,很讨人喜欢,典型的柔柔弱弱的苏杭女子。大家都不曾想到她竟会嫁给同个学校体育系的何群山,自然我们也无法得知练体育的泉州男人何群山是用什么手段俘获了“王美人”的芳心。虽然我在大学时还是个见到女人说两句话便会脸红的笨角儿,跟女同学更是谈不上交情,但是,当何群山出现在我们同学面前时,我还是不免有些紧张。说实话,我不习惯也不喜欢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实际上,不用朋友推荐,我早已打定主意要写这么一位瓷雕艺术家。那是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踏入德化瓷雕艺人张昶林的“觉土窑”工作室时,我当即被眼前古典清雅、如诗如画、新颖独到的人物震到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参观过不少德化瓷的大师名作,喜爱的有之,但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标签:

小说

评论

分类:关于文学

这些年来,我终于改变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小说与一个人的性格及精神气质并不是毫无关系的,恰恰相反,它和散文一样,同样密切!什么样的人,就会写出什么样的小说,小说的风格同样明显。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完全不同,卡夫卡与博尔赫斯也完全不一样,莫言有莫言的风格,贾平凹有贾平凹的模式,而这些都与作者有密切的关系。同样,回到一个具体的人,他小说的风格也是基本固定的,特别是小说的格局,出入并不大。

唐宝洪的小说也是如此,虽然他做过多种尝试,也做过许多努力,但一个基本的格局不会改变。这说到底,就是一个人的精神气质决定的。宝洪对文学的热爱有目共睹,甚至达到了偏执的程度。这就像他的性格,对热爱的东西有股犟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是他的优点,因为凡是在文学上有所成就的人,都是有些偏执的。没有这股不服输的犟劲,文学之门也不会轻易向你敞开。然而,宝洪似乎有点过了,他常常倔强而有些急迫,固执而慌不择路。由于缺少系统的文学训练,地基并不牢固,加之急切冒进,短篇、中篇、长篇与散文、剧本、评论都不放过,故贪多不化,给人“半拉子”的感觉。

这实际上就是许多写作者的通病。不纯粹,不专一,什么都想尝试,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鐢佃瘽锛4006900000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