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2010-10-01 11:05)
标签:

杂谈

 

一事:

 

自从去年以来不断发现有人假冒我的名字四处投稿,其中的文字有的是我的文字,另外一些则不是我的文字,纯粹系他人文字,冒充我的名字并附上我的个人简介投稿等等,投的刊物俱为一些市级报刊及企业内刊,有一些投写诗的朋友,后来通过沟通,发现俱不是本人,比如本人的朋友游太平、莫独等,还有比如石狮日报等等,现在发现越来越多,本人不胜烦恼,现申明如下:本人地址有两个:

 一:523850东莞市长安镇供销社钻石广场六楼人力资源部 麦志芳转郑小琼收

 二:510635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2号七楼 郑小琼收

除这两个地址之外的投稿均不是本人,请注意!

现发现冒用我投稿地址主要有如下:

广东广州市赤岗东路三街三号4004

广东广州市赤岗东路三街三号1001

广东广州市赤岗靖康街

 

      郑小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郑小琼《玫瑰庄园》:玫瑰庄园里的“拾荒者”

2017年07月26日07:06 来源:文艺报 曲楠

作为郑小琼近15载打磨而成的最新诗集,《玫瑰庄园》使用了一个不无暧昧的标题。字面上漫溢出的西式浪漫,难免让人想象骑士与公主的罗曼史,但实际却刚好相反,祖父与五位与之成婚的祖母,在拆解浪漫叙事的同时,呈现出一片东方式样的古典荒园:“落花遍布小径,后厢房凉气逼人/秋玫瑰开放祖母的脸庞,针线里/云集她的迷惘,她用哀叹的针/绝望的线绣出玫瑰花园的秋景。”(《针线》)整部诗集中的“玫瑰”指涉着肃杀之秋而非生情之春,而祖母用绝望之线绣缝荒园,俨然女诗人撰写整部诗稿的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郑小琼:用诗歌“收藏一个辽阔的原野”

    
    南方日报记者 郭珊 陈小庚
近日,80后诗人郑小琼最新诗集《玫瑰庄园》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作品主要围绕着旧式庄园的主人也即“祖父”与5个女性及其子孙的生活与遭遇展开,以诗歌的形式,展现了一个家族命运的跌宕起伏和时代的风云变幻。作者在形式上也做了创新,80首短诗,六节四行,二十四行一首,文风细腻稳健,彰显出更高的艺术追求。同时,她在现代诗歌创作中有意识地融入大量古典诗词意象、典故,这一尝试让人看到了另一种重温和开掘传统诗歌遗产的方向。日前,郑小琼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分享了她的创作心得与近况。

写作不要忘了“内心的司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这个时代的慢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玫瑰庄园》后记

十四年前,我租住在黄麻岭银湖公园对面一间出租房,空闲时,便去银湖公园转转。公园很小,却很安静,水池、长廊、曲拱桥、亭子、高大的树木、草地、竹林……我很喜欢在那几棵大树下读书,在树木的阴翳下,我想起老家老房子后面的竹林与树木。有一天,我随手翻阅一本杂志,看到了潘鸿海先生的油画《外婆家》,刹那间涌现出了很多往事,一种浓浓的乡愁升起,想起远在四川的外婆,想起外公家的老房子。外婆是外公的第三房太太,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母亲家族复杂的关系常常让我无所适从,外公家只有外公这一房在乡村,守着老宅和田地,其余的各房都进城了,外公娶了数房妻子。她们各自生育了子女,又领养了子女,我外婆生育三个女儿、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这本诗集写了很多年了,终于给出版社了,感谢茱萸的序。


序………………………………茱萸

红尘的黄昏

针线

秋夜

惶惑不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趋向: 全球亚洲》最近一期发表诗歌七首诗及译者周晓静教授的评论介绍。

http://www.jstor.org/stable/10.5749/vergstudglobasia.2.1.0084 

七首诗分别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年味,在车轮上奔跑 文|郑小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玫瑰庄园(节选)




红尘的黄昏

回忆布满黄昏,掩面而泣的远游女子
后花园宁静的气息,时光像一条
下午的河流远逝,碎裂的鳞片闪光
青春在水中鸣叫,秋天多病而忧郁

站着的祖母跟随南方来的鸟哭泣
从空空的花园到萎缩风中的花盆
宿命的玫瑰,枯死的树长出新皮
隐居的人群,大麻中沉醉的祖父

他低低地呼吸,穿过玫瑰盛开的秋天
呻吟的风呻吟的树,五个向往爱情的
女子,她们白茫茫落尽铅华的脸,
她们一点一点流干红尘的渴望

我,数十年后的黄昏,用散淡的句子
写下即将倒塌庄园的宿命,夕光中
薄暮的气息让怀春女子充满幻想
玫瑰轻轻诉说远逝的爱情

风声日夜拍打灰窗棂,黄昏笼罩
凋零的庄园,一片光照亮比梦还长的
孤独、阴沉的冷清。田园平静
一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5-10-18 05:09)
标签:

情感

   乌鸦

她劈柴,把一天劈成白昼与黑夜,悲伤时

便把黑夜劈长一些。草木荒凉,乌鸦安静

寂静长满狭小的灌木与昏暗,鸦影被瓦砾

覆盖,木头里有白发、衰老、皱纹,鸦腹

 

藏尖刀与老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2015-09-15 14:13)
      14年前,我从南充来广东东莞打工。第一站在大朗落脚,这里有我的同学。在大朗找不到工作,我去樟木头找我表姐。表姐在樟洋,她1992年出来打工。我跟表姐穿过樟洋那一片低矮的老屋,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他们都是表姐那里的人,是走马那个地方的。我小时候去过表姐家很多次,那么多熟悉的面孔恍然让我回到故乡南充。后来,放假时,我经常去樟洋。

  大前年,我开始写作《女工简史》。我对这边的农民工有多年深入了解,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地区的农民工几乎是整个村庄从事一种职业,比如制鞋工人的村庄、五金工人的村庄、灯饰加工工人的村庄、玩具厂工人的村庄……我想起了走马,想起了在樟洋的走马人。我想以这个地方为素材写农民工流动问题。我与表姐夫、表姐联系。表姐夫是走马人,他兄弟四人都在樟洋打工。我的表哥、表妹、舅娘也在樟洋,他们跟走马的打工者一起过来。随着樟洋的旧城改造,这群最底层的打工者像候鸟一样迁到百果洞扎根下来。现在,不少走马人已离开樟木头,去了深圳、塘厦、惠州、厚街、大岭山……去这些地方的人多是个体,其中大部分还是与在樟洋的走马人一同搬迁,到了百果洞。表姐夫曾离开过走马群体,后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鏂版氮BLOG鎰忚鍙嶉鐣欒█鏉 鐢佃瘽锛4000520066 鎻愮ず闊冲悗鎸1閿紙鎸夊綋鍦板競璇濇爣鍑嗚璐癸級銆娆㈣繋鎵硅瘎鎸囨

鏂版氮绠浠 | About Sina | 骞垮憡鏈嶅姟 | 鑱旂郴鎴戜滑 | 鎷涜仒淇℃伅 | 缃戠珯寰嬪笀 | SINA English | 浼氬憳娉ㄥ唽 | 浜у搧绛旂枒

鏂版氮鍏徃鐗堟潈鎵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