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铁城陈克仁的博客
铁城陈克仁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62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克仁:难忘西北师大的求学时光

(2019-12-30 16:11:02)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甘南



印象师大 | 陈克仁:难忘西北师大的求学时光


陈克仁 西北师大 2015-11-25

         
       我的校园在黄河岸上,
       这儿鲜花朵朵绿树行行,   
       在花丛和浓荫之中,
       科学的春光在荡漾, 
       知识的清泉在流淌, 
       啊!黄河 
       你的乳汁哺育我们幸福成长。 
       ……


         这是西北师范大学校歌《我的校园在黄河岸上》中的歌词。2012年秋季,正值师大110年华诞,当时尚在甘南州教育系统任职的我,正在兰州的西北师大教育学院参加省教育厅举办的培训,课余时间总喜欢在母校的校园里徜徉,耳旁时不时会有如此悦耳的旋律响起,顿时将我的思绪牵引到三十年前的那个秋季。
      1983年9月上旬的最后一天,怀着无比喜悦同时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告别了家乡父老,步行了六十里坎坷的山路,首先从临潭新城镇转车到当时的甘南州府合作镇,再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后,终于在日落时分,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省城兰州。我的目的地是安宁区十里店,那里有我心仪的高等学堂——西北师范学院(1989年更名为西北师范大学),我已经成为她的一名名副其实的学生了。
       从贫苦的农家子弟,一跃成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这在现在看来并不觉得是多么稀奇的事情,在当时却是爆炸性的新闻。在我居住的那个穷乡僻壤,大学生是稀缺之物,在我之前也并没有出过几个,而我等(当年除我考取了西北师大之外,同乡的唐义龙考取的是西北民族学院)的考取,不仅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打破了多年来农村娃读书无用的低迷阴沉氛围,更为后来者注射了一剂发愤图强的兴奋剂,贫困乡村的大学生在以后的岁月里日渐增多。         初到兰州,我与唐义龙即在兰州汽车东站分别,各自奔赴自己的学校。记得当时正值西北民院开学之际,学校在汽车站有接站。我来时离学校录取通知书上的开学时间还差三四天,因从未出过远门,便和先期开学的唐义龙结伴同行,也算搭个伴,所以并无接站,只好自个寻找路线前往学校。
       初次出门,又是省会大都市,出了车站,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辆,顿觉傻了眼,不知如何应对。世上不乏好心之人,幸运之事也总是在最紧要的关头降临。就在我举目四望无所适从时,一位好心人可能是看出了我的茫然,主动询问我的情况,我如实陈述。没想到,他愿意引导并陪伴我上了当时的1路车,一直坐到兰州西站,后又帮忙转乘了开往刘家堡的3路车,可能是觉得有点不放心,在公交车即将启动之际,他又健步登上车来,将我安全护送到当时西北师范学院的后门,然后才挥手作别。
       也许是罕有外出的机会所致,此次交往,留下的最大遗憾是因时间仓促未能掌握护送人的姓名和具体单位,只在公交车行驶途中的简单交谈中得知好像在什么工厂工作,为以后难以表达谢意留下了终生的遗憾。那个年代,电话不是非常普及,更不要说手机等这样便捷的通讯工具了,人与人之间联系最通畅也最常用的办法就是相互写信。为表达我的真挚谢意,后来我专门撰写了一封表扬信投给《甘肃日报》,是否登载了,因无读报的便捷也就不得而知,但终未收到那位好心人的回音却成为现实。
       西北师范大学现在已是百年老校了,我上学期间大概已有八十多年的办学史。进得校园,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古朴典雅,校内街道纵横,道旁松柏青翠欲滴,校园建筑并无现在时兴的高大上(高端、大气、上档次),有点陈旧,但显得非常厚重,烘托出知识殿堂的神圣。尤其是我等数度求学的文科教学楼更感沧桑,教室地面经莘莘学子的脚步丈量有多处“负伤”,显得坑坑洼洼,而外墙的墙皮也多处剥落,显得伤痕累累。宿舍区“别有洞天”,是一个由六幢楼围起来的“独立王国”,六号楼二楼204室,那个虽显拥挤但氛围融洽的小天地,承载了我等七位学友1000多个昼夜的喜怒哀乐,将永远载入我们各自的人生记忆,成为终生挥之不去的念想。
       西北师范学院求学的几年是快乐的,那里有太多的“油水”,我们这些渴求知识的学子就似厚实的海绵,尽情地汲取着各自需要的阳光和水分。文科楼的阶梯教室,旧图书馆的阅览室,还有那春日花满枝头、夏日果香醉人的苹果园圃,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留下了我们辛劳的足迹。
       那时的大学,学生不是很多,记得当时也就三四千名学生,中文系属大系,每级三四个班级,学生总数在千人左右,教师也就几十人。上课时基础课基本分班级上,个别课程在阶梯教室上大课,选修课和公共课则完全是上大课。我是个做事较认真的人,对每一门学过的课程均有记载,细数了一下有43门之多。主干课程有中国古代文学、中国近代文学、中国现代文学、中国当代文学、外国文学、文学概论、美学概论、古代汉语、现代汉语、语言学概论、写作概论、港台文学、逻辑学等,选修课有史记研究、楚辞研究、杜(甫)诗选读、敦煌文学研究及现代著名作家如鲁迅、郭沫若、秦兆阳、茅盾、叶圣陶研究等,公共课包括英语、中国通史、哲学、法学概论、教育学、心理学及师范学院服务教学的教材教法等课程。
       那个时代,大学的校风是非常纯真的,不管教授、副教授还是讲师,他们的治学都非常严谨,备课、上课精益求精,都愿意将自己的所学无私奉献给学生。所以,我的大学时代可以说是学有所获的,只是自己学习方式方法的欠缺和基础不太扎实的缘故,步入工作岗位后总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慨。我就曾无数次聆听过郭晋稀、吴福熙、张文熊、李鼎文等老教授的讲座,也聆听过胡大浚、季成家、宋克恒、张明廉、任遂虎等中青年专家的授课,楚辞专家赵逵夫先生的授课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他不仅教授过我们《先秦文学》《大学语文》,而且讲授过《楚辞研究》,授课时间长达两年之多。
       再说说我们的生活。我们204室住的七名舍友,来自不同地区,但目标一致,志趣基本相投。当时的生活状态比及我的高中时代已经跃上了新的高度。每月30斤口粮,有70%细粮即白面,30%粗粮即玉米面之类的,每月还发22元5角的菜票,这些全由国家供给,对于我们这些农村孩子而言,已经足够了。有些同学过惯了原来的生活,基本上就是馒头就咸菜,每月的菜票尚有结余,学期结束时还可以兑换成现金,用作回家的盘缠。
       那时候的大学业余生活不能说是丰富多彩,平时除“大学生之家”组织个别文体活动外,其他时间基本自行打发。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周末便相邀去十里店师大附中旁的安宁影剧院看录像。当时正在热播武打片《霍元甲》和《陈真》,在安逸的周末,这里是同学们的乐园。当时门票不是很贵,好像是两三毛钱,一袋报纸包裹着的葵花籽两毛钱,一个冰棍一毛五分钱。总之,一个周末一块钱足可以打发。可以说,几年的周末时光就是这样度过的。
       我的大学时代精神上是充实的,但物质上相对比较匮乏。家里父母亲虽说年轻但身体一直欠佳,兄弟四人不算多但也不能说是少,虽说当时已经包产到户,但计划经济的时代条规仍在束缚人们的观念和手脚,农民们“来钱”的门道太少了,所以援助我们的钱财也就十分有限,甚至于说是十分可怜。那时向家里要钱极其犯难,首先是写信,一封信件往返老家需要约二十天之久,家里亲人收到信后,就得东家借、西家挪,经过一段比较长时间的筹措,会在一个月之后,有一个20—30元钱的汇款单寄来,同时附有简短留言:家里平安,万勿挂念,保重身体。收到汇款,我们会欢呼雀跃,但对这笔汇款艰难的来历,那时的我们是很少去想及的。
       我在兰州求学的后两年,家父先是胃溃疡,继而是胃穿孔做了手术,在我即将大学毕业的那个寒假来兰州检查时已经确诊为胃癌晚期,来自医院内部的信息是时日不会超过半年。家父极不愿使已经贫困潦倒的家庭再雪上加霜,所以癌痛的剧烈只有独自承受。在我大学毕业不久,家父与世长辞,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未能享受到大学生儿子的任何“福气”。
       大学毕了业,然后是工作,然后是娶妻生女,再然后是走马灯式地换工作。光阴荏苒,不知不觉间岁月已在我的身边蹉跎了二十八个春秋。虽然我拥有我们这一代人尚称过得去的“荣誉”,也一次又一次刷新了故乡村寨的“记录”。但是,任凭岁月如何斗转星移,我仍无法忘却的是大学时代,还有那段曾经拥有的青春年少时光。
       
       我的校园在黄河岸上,
       这儿歌声阵阵书声琅琅,
       在歌声和书声之中, 
       青春的理想在闪光, 
       时代的乐章在回响,  
       啊!黄河 
       你的精神鼓舞我们奔向远方。
        ……

       这激情飞扬的旋律将永远激励我走向未来、走向远方!


         ( 文章来源:《西北师大报》总第465期)

        陈克仁:西北师大中文系1987届毕业生,现为甘南州政协文史委主任,甘南州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西北师大甘南校友联谊会副秘书长。
 
 
        [转自陈克仁著:《我的甘南》(甘南文史资料第22辑),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11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