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尘埃2020
天地尘埃202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788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医学故事(3)

(2021-09-04 21:35:13)
标签:

红楼梦

医学故事

杂谈

分类: 医海拾贝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医学故事
天地尘埃2020
     三,张太医为秦可卿论治,辨证头头是道,处方却本末颠倒。


     其次我们来看看张太医为秦可卿论治之治例(《红楼梦》第十回)。秦可卿停经两月有余,平素行事周全而操劳,近来又因其弟气恼、怄气,心情抑郁,以至于生病,倦怠乏力,纳差。其婆婆尤氏在感叹“如今又没个好大夫”/太医,苦于寻找好大夫时有人推荐了“学问最渊博,更兼医理极深,且能断人的生死”的张先生。


     张先生脉诊得秦可卿脉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并据脉象推断气机及其症候:“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虚而无神者,乃脾土被肝木克制。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必然肋下疼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克制者,必然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的确,如旁边一个贴身伏侍的婆子说的:“真正先生说的如神,倒不用我们告诉了。”并且断定这不是喜脉。


     并且据脉息也比较准确地确定了病源:“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这如今明显出一个水亏木旺的症候来。”


     贾蓉询问张先生有关秦可卿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时,张先生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


     这个治例不仅脉诊分析得十分详细,并且[推断之病症]“说的如神”,辨证也准确。看来一切似乎顺利可期。不过,现在来看看开的具体方子。


     张先生写的方子是: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土炒 云苓三钱 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 白芍二钱炒 川芎钱半 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 制醋柴胡八分 怀山药二钱炒 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 炙甘草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 红枣二枚


     这个方子药味包括药引及其剂量都一一列出,与其他治例(非既有之方)常常连药味都只说个部分,更不用说剂量了,这里真是煞费笔墨。可是一看这个方子,却不大对劲。既然抓住了“肝木忒旺”即肝木邪气太旺主证,——肝木郁结,气滞血凝,肝火旺盛,脾土受邪。那就应该别主次,主/重以疏肝解郁,再适当辅以健脾益胃、理气养血调经等。可是,首先它侧重的却是补益,而舒肝解郁之力却十分轻浅薄弱,其力量本来就很不够,况且还以醋制来收敛其升提之性,真是雪上加霜。照这样看来,张先生给出的那种“看医缘”的预后还真算比较“合情合理”的了——真是把自知之明也“极深”埋在肚子里了。


     四,胡太医为尤二姐治病,不庸而庸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胡太医为尤二姐治病的情况。(《红楼梦》第六十九回)


     那尤二姐在王熙凤等的“精心”折磨下也日益郁积,终于生病。“不过受了一个月的暗气,便恹恹得了一病,四肢懒动,茶饭不进,渐次黄瘦下去。”请来看病的是胡君荣太医。胡太医进来诊脉后,说是“经水不调,全要大补”。贾琏便说:“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胡君荣听了,于是再脉诊。胡君荣又诊了半日,否认了胎气说法,说:“若论胎气,肝脉自应洪大。然木盛则生火,经水不调亦皆因由肝木所致。医生要大胆,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医生观观气色,方敢下药。”贾琏无法,只得命将帐子掀起一缝,尤二姐露出脸来。胡君荣一见,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一时掩了帐子,贾琏就陪他出来,问是如何。胡君荣道:“不是胎气,只是迂血凝结。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经脉要紧。”于是写了一方,作辞而去。随后,贾府下人抓了药来,尤二姐调服下去。只半夜,尤二姐腹痛不止,谁知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来。于是血行不止,二姐就昏迷过去。胡君荣听了消息,早已卷包逃走。


     还记得他第一次进贾府为晴雯看病时,不仅有脉诊而且多方望、闻、问诊(知饮食、考时气、辨体质等)等,用药虽然似很有点开足马力的味道。再入贾府,已非“胡庸医”,摘帽的胡太医已经“脱胎换骨”。这一次他似乎学乖了,把王太医之类的那一套几乎全学到手,徒恃寸口,好用补益而又近乎不分时候、主次,甚至变本加厉。一来就全要大补,被善意提醒后,仍是再号脉为据、借口,执坳而拒不参考病属提供的多是已孕的信息,从一个极端滑道另一极端,即从全要大补一下子就滑到大攻(只破血逐瘀[通经])去了,如此刚愎自用,无知自用,最后近乎草菅人命,逃之夭夭。


     [另外,关于胡太医失察问题,其实是“一无所知”之不察而胡乱医治。还是那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被宝玉誉为古今“绝色”而颜色姣好的尤二姐虽郁积月余,也只是渐次黄瘦,大抵不致于面色如凝血瘀血之甚恐状,如有,不光下人们早就先吓着大惊失色了,而且怕早就把她自己吓坏了,更谈不上她自尽前还要收拾穿戴整洁整齐了。恐怕是,胡君荣见了风韵犹存的尤二姐的面色而失态所致,从而“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迷乱的胡太医,于是乱来一气。]


     五,被撕裂的辨证论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