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尘埃2020
天地尘埃202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52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医学故事(2)

(2021-07-11 14:22:05)
标签:

红楼梦

杂谈

分类: 读后感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医学故事
天地尘埃2020



     二,王太医论治林黛玉,有点“黑”逍遥——解郁却力削升提舒展之性


     林黛玉久郁成疾,饮食不养精神气血,又病倒了。下面我们来看看王太医论治林黛玉的情形。(《红楼梦》第八十三回)


     王太医脉诊得:“六脉皆弦,因平日郁结所致。”并且由此推断病情,令人叹服。王太医论治:“六脉弦迟,素由积郁。左寸无力,心气已衰 。关脉独洪,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受其殃。气不流精,凝而为痰;血随气涌,自然咳 吐。理宜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虽有补剂,未可骤施。姑拟黑逍遥以开其先,复用归肺固金以继其 后。......”


     王太医开了黑逍遥散,七味药与引子,其中柴胡是要鳖血炒制的。关于“血势上冲”而竟用升提之柴胡的问题,王太医解释:“二爷但知柴胡 是升提之品,为吐衄所忌。岂知用鳖血拌炒,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以鳖血制之,使其不致升提,且能培养肝阴,制遏邪火。所以《内 经》说:‘通因通用,塞因塞用。’柴胡用鳖血拌炒,正是‘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


     王太医的分析基本上还是很不错(除了——),病源是素由积郁,肝邪偏旺。以至于木之正气不能疏达,而肝邪犯脾胃,饮食无味,亦反犯心 肺,[气逆而咳吐甚至唾血]*。并且治法亦可圈可点,“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补益不可骤施,宜缓图之。主次分明,阶段合理,重点合宜 。“想必用的药也不错”(借用尤氏一句话),只是愿望归愿望,至于具体如何,至少得具体分析。


     既然确定了病源是素由积郁。平日郁结所致,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而脾土受邪,饮食无味,甚则肺金遭殃,气凝为痰等。正如宝钗论林 黛玉之病(第四十五回)首要乃平肝解郁。肝郁积甚,以至于“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肝火一平,不能克土,胃气无病,饮食就 可以养人了”——养人精神气血。所以说“平肝健胃为要”。虽然肝郁的原因很多,但对林黛玉而言,肝木之生发、舒发不足,郁火积甚,即 肝木本病才是首要因素/根源,宝钗的观察、论治还是很有见地的。所以开郁散结,升提舒展肝木郁气,就是基调,是基本中心,亦是此际第 一要务。简言之,疏肝解郁就是首要任务。疏肝解郁、开郁散结,常常就要用柴胡等升提之性。可是王太医是怎么疏肝[解郁]的呢?就是鳖血 炒柴胡,“使其不致升提......”。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因为王太医认为咳唾血是“血随气涌”。但是,那还尚在气郁气滞气凝阶段,怎么又 说成了气逆气上、气急气涌呢?即使退一步说,就算是“血随气涌”,那也应不仅仅鳖血炒柴胡,更不宜忽略“定血”之专功等。事实上,林 黛玉主要是郁结,气凝滞而血凝,血随咳唾而出,而不是“血随气涌”,至少没有达到郁而怒发、热血上逆之吐血呕血为主的阶段。由于王太 医在辩证上存在的问题而滑入了歧途,这应是一个主要的、致命性的偏误。


     *本来是要解郁,却要抑制之、灭其升提、生发舒展,郁而不解,甚至越解越郁结。正如《医宗己任编》所说的,“如火在下而以湿布盖之, 则闷而不舒,必至烧干而自尽。故疏而发之,使火气透,则及此可以自存。何也?郁是气郁,抑则气不透,不透则热,热则为火也。”火,郁 火也。抑而更郁。


     总之,王太医在肝木郁结气凝(血凝滞)的情况下,作出鳖血炒柴胡,“使其不致升提......”,就已经陷入了南辕北辙的境地,本来就屈曲 、压抑积甚,现在又见不得它舒展、升提/“直”一下,如此解郁,屈/曲/郁者更屈/曲/郁,真是抱薪救火、培养郁火式的所谓“制遏邪火” ,未免颠倒本末。


     我们来看看回顾一下历史上的逍遥散/黑逍遥散。首先我们来看看《和剂局方》(刊于1110年)卷之九“治妇人诸疾”篇中的逍遥散,方中药 味基本等份,柴胡也不用鳖血炒制。


     甘草(微炙赤)半两 当归(去苗,锉,微炒) 茯苓(去皮,白者)


     芍药(白) 白朮 柴胡(去苗) 各一两


     上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大盏,烧生姜一块切破,薄荷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渣热服,不拘时候。


     《医方集解》(清 汪昂(讱庵)著,刊于1682年)逍遥散〔退热调经局方〕,除了按比例调整了剂量外,主要继承了《和剂局方》逍遥散, 而且酒制当归、白芍,增益其舒展之力。


     柴胡、当归〔酒拌〕、白芍〔酒炒〕、白朮〔土炒〕、茯苓〔一钱〕、甘草〔炙五分〕,加煨薑薄荷煎。


     《医宗己任编》(医学从书,清 杨乘六辑 王汝谦补注 成书于1725年。《四明心法》高鼓峰1623-1670年)卷一《四明心法》中的逍遥散/黑 逍遥散,也主要继承了《和剂局方》逍遥散,并作诸加减之法,解肝胆两经郁火,郁怒伤肝致血妄行等,逍遥散加减治之。逍遥散:


     “柴胡 白芍 归身 白术 茯苓 甘草 姜、枣引


     上方加熟地名黑逍遥散。加丹皮、山栀,名加味逍遥散。......”


     《御纂医宗金鉴》(清•吴谦等撰 刊于1742年)逍遥散,见于其中的“删补《名医方论》”之第“四卷”中,其味药用量均等,酒炒芍药:


     芍药(酒炒) 当归 白术(炒) 茯苓 甘草(炙) 柴胡各二钱


     引用煨姜三片,薄荷少许,煎服。加味逍遥散,即此方加丹皮,山栀(炒)各五分。


     《灵台规范》(清•徐大椿 刊于1764年)逍遥散,用量与制法同《御纂医宗金鉴》逍遥散。逍遥散《局方》


     芍药酒炒 当归 白术炒 茯苓 甘草炙 柴胡各二钱


     本方加丹皮、栀子,即加味逍遥散。加煨姜三片,薄荷小许,煎服。此疏肝达脾之方。


     上面列举的一些历史上比较知名的逍遥散/黑逍遥散可知,虽皆用柴胡升提之性来舒肝解郁,也几乎都不用制柴胡(如鳖血炒,醋制等)力除 其升提之性,只是适当辅以收敛养阴之药,而且常恐抑之太过,为了以益/固方中升提、升散疏发之性,还特别地以炒/酒炒/酒洗白芍等等。


     当王太医为解郁而鳖血炒柴胡、力削柴胡升提之性时,就已经把关键点、问题所在特别地呈现来了,即使没有列出方中具体(药味和)剂量, 也已无关宏旨。[更不用说,依王太医习惯轻灵而减轻了成方之剂量,就是照成方之剂量,经如此抑制升提之性,反助病情绵延,那解郁其实 也难堪。]


     有的研究者认为王太医所用的“黑逍遥”散,出自《医略六书•女科指要》卷二十六 黑逍遥散。[刊于1903年(光绪29年)*,相传为清•徐大 椿(1693-1771年)所作。姑且不论其真伪,我们先来看看方子。]


     柴胡五分,甘草五分,白芍一钱五分,白术一钱五分,茯苓一钱五分,当归三钱,熟地黄五钱


     为粗末,每服二钱,加生姜一片、薄荷小许,水煎服。


     方中熟地黄、当归、白芍等养血活血(调经)为君,白术、茯苓、[甘草、生姜]等重在补益气血、健脾和胃为臣,柴胡[、白芍]等疏肝解 郁[、柔肝缓急]为佐,甘草为使。整个方子重在补益气血、健脾和胃,主要侧重于治肝郁之血虚气虚证,而非侧重于疏肝解郁/治肝木郁结 。柴胡五分,相对于补益气血之药味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柴胡如此轻灵,徒惧柴胡之升提作用、恐其化燥耗阴之虑等。从这点看,也倒是 很符合王太医之类用药习惯的,重补益略祛邪,以补代祛;王太医又以鳖血炒制柴胡以抑制柴胡升提之性,真是轻灵又轻灵。实有一叶障目之 嫌。而与徐大椿《兰台规范》逍遥散在主要方向上恰恰相反。


     附以《医略六书》卷二十八之加减定血黑逍遥散,以供参考,此方正如其名,疏肝解郁为基调,但重在“定血”——安定血热妄行,吐血呕血 唾血等。兹录如下:


     加减定血黑逍遥散方:


     生地八两(捣汁),柴胡五两(鳖血炒),白芍一两半(炒),当归三两,


     白术一两半,山栀二两(炒),茯神一两半(去木),丹皮一两半,麦冬三两(去心)。


     上为散。水煎五钱,去滓,冲地黄汁服。


     末了,顺便说一下,有人认为《和剂局方》中的逍遥散从《伤寒杂病论》中的四逆散(炙甘草,枳实,柴胡,芍药)和当归芍药散(当归,芍 药,茯苓,白术,泽泻,芎劳)化裁而来。可聊备一说,可当作广泛联系来看,在这种性质的“渊源”方面不必过于纠缠,当以把握逍遥散实 质为要。


     三,张太医为秦可卿论治,辩证头头是道,处方却本末颠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