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尘埃2020
天地尘埃202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42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故事(1)

(2021-06-03 00:40:30)
标签:

红楼梦

分类: 读后感
浅议《红楼梦》中的几个医学故事
天地尘埃2020
    《红楼梦》借金玉缘(一金二玉)展现了一幅广泛而深刻的封建而腐败的社会历史画卷。人们从各个方面解读着,仁者见仁,智者见 智。其中一些研究者,特别是那些有医学背景的,自然也少不了医学解读。其中的诸多医学案例如王太医为晴雯、林黛玉论治,张太 医为秦可卿论治等,常常是讨论的对象。
   下面我们主要不是从治例中去探讨小说作 者本身的医学才能,而是具体看看小说中的几个医学故事本身的情况如何,相关角色在治例中医术高明与否,则看具体情形如何,具 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必先入为主。
   一,王太医为晴雯论治伤寒,“一剂 好药也不给人吃”
   首先我们来看看晴雯伤寒的治例。冬月受 了风寒而病,在生活中也比较常见。晴雯半夜三更,想吓唬玩耍一下刚去外面走走的麝月,“仗着素日比别人气壮,不畏寒冷,也不 披衣,只穿着小袄,便蹑手蹑脚的下了熏笼,随后出来。”忽然一阵微风,只觉侵肌透骨,不禁毛骨森然。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何况 还正是三更半夜时,即使平素气壮的热身子,也难招架一阵挟裹严寒的微风。不一会即转身回屋,两手两腮也已冰冷。被麝月戏骂作 想“死不拣好日子!”好心而无意的麝月更加两块素香于火盆中,屋里更暖和起来了。这样反而加剧了晴雯风寒之患。
   初请来的医生是“胡庸医”,这是他初入 贾府,还比较谨慎的(二次入贾府那就有点判若两人了,暂且不说),虽未详问起始、起居等,但亦知饮食、考时气、辨体质,加上 脉诊等,判断为小伤寒(兼内滞),伤寒判断基本上还算是准确的。胡庸医开出的方子中,有紫苏、桔梗、防风、荆芥等药,后面又 有枳实、麻黄。宝玉认为,方中枳实、麻黄这等“狼虎药”,他自己都shou不了,晴雯怎么受得了呢,遂弃方而不用。
   随即请来的医生就是王太医了。王太医脉 诊所得病症相仿,自然没有用那些“狼虎药”,药之份量较先也减了些,增加了当归、陈皮、白芍等养血理气之补益品。王太医开的 这个方子,第一剂服后当时并无发汗,药也没有见效,可见其疏散风寒之药力甚微薄。从其治疗过程反馈来看,王太医应并没有把重 点放在疏散风寒,而是重在补益而微于祛邪了,以补(益)代祛(邪)。
   第一日,白日、晚间等两服已尽,只是夜 间有些汗,药并未见效,高烧也未退,“仍是发烧,头疼鼻塞声重”。
   第二日,加减汤剂,只是稍减了烧,仍是 头疼。[自处理:挑鼻烟(末)入鼻中以喷嚏通鼻祛邪,用西洋药贴头痛的膏子药贴两太阳穴上。]
   第三日,吃了药,仍不见病退。晴雯急的 乱骂大夫,“只会骗人的钱,一剂好药也不给人吃。”实际上是说,没有开出一剂好药(管用的)来。
   到了第四日,因为晴雯昨日得知坠儿之事 更气恼,一时再又“闪了风,着了气”/伤风动气,就已经是“反觉更不好了”、“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了 ,人已精神倦怠,乏力。此时还没给宝玉补雀裘之劳。再加上还硬撑着为宝玉补雀丝裘而一夜操劳,以至于今日“力尽神危”。王太 医来诊,照例只诊脉,发现昨日已好了些,今日反虚微浮缩起来。“敢是吃多了饮食?不然就是劳了神思。”通过脉诊推断“伤食” 或“劳了神思”。这种推断,一方面是值得肯定的,虽然只是推断到了部分原因;另一方面,并没有推断出其他方面,如伤风、动气 等。伤风动气也加重了风寒、动了肝火——实际肝邪加剧、正气益虚,本来吃了药而不见病退,现在又再伤风动气,病邪更重了,人 “反而更不好了”,在这样外邪内邪未除的情况下,因为徒恃寸口之故,王太医此时却“已将疏散驱邪诸药减去了”,此时“倒添了 茯苓、地黄、当归等益神养血之剂”。明明病不见退,且不说又再受邪,却惘顾病症/证,而只顾以脉象来论病论治。这正好犯了素 问所批评的徒恃脉象来论治的坏毛病。《素问·征四失论》“诊病不问其始,忧患饮食之失节,起居之过度,......,不先言此,卒 持寸口,何病能中,......,此治之四失也。”徒恃寸口论治,似乎看起来很高明,其实问题很多。
   王太医屡投不中,以补代祛,邪气不服。 相反,此次治例中,被称为“胡庸医”的胡君荣*医生开的方子,以辛温为主发散风寒,加上少量的苦寒之枳实[消内 滞],更可以平抑诸多辛温之燥,并兼除皮中之大风,这个平抑药选的还算是可以的,虽然一般很少这样用。在此治例中,用麻黄并 无大错,晴雯为侵肌透骨之严寒所伤,其实并不算轻。第二日的全身火烧高烧就足以说明所受伤害之非轻。高烧而无汗(宝玉“触诊 ”),恶寒(还卧在被子里),又处严冬,可以说用麻黄正对证,怕是算不得“狼虎药”,何况晴雯平时气壮、不畏寒冷。总之,此 次治例,“胡庸医”开的这个方子,跟王太医之类开的比较起来,其实倒还算是对证的,可以说是庸而不庸。
   可试将胡庸医伤寒处方补全(即不减其药 味的情况下补全),具体形式虽然多样,略加举例,亦可举一反三。兹依麻黄汤加减补全,发表散寒,止咳平喘,消积等,比如:
   紫苏钱半(后下) ,桔梗三钱,防风二钱,荆芥二钱,枳实二钱,麻黄钱半
   杏仁三钱,桂枝 二钱,炙甘草钱半,葛根三钱,白芍三 钱
   [生姜三片,大枣三枚(破) ]
   水煎服,日二服。取五碗水,先内麻黄、 葛根,煮取约三碗水,去白沫,内诸药,煮取约一碗水,温服,覆取微似汗。[若无麻黄,紫苏可加至二、三钱,加葱白四、五钱等 。]
   可是宝玉却弃而不用,而认可王太医开的 方子。实际上宝玉多是为王太医思想跑马而已,宝玉主要是根据王太医以前为他治病所说的话来判断的。另外,宝玉还自比老杨树呢 ,以为自己shou不了的,晴雯等也shou不了。其实,正如麝月说的,宝玉的身子骨未必比身边的那些人如晴雯好,用麝月的话说就是那( 老)杨树“那么大笨树,叶子只点子,没有一丝风,他也是乱响”,就是说那老杨树枝叶落败凋零不堪,经不起一丝风,因为就算没 有一丝风也在那里乱响。这又是宝玉好心办坏事[而难以自知]的地方。结果呢,本可以一、两剂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折磨多日,煞 费周折,最后还是靠自己另外想办法才总算了了一桩事情。
   可见,世上的庸与不庸,有时候正恰恰相 反。王太医之类,稍微重一点的伤风寒都难治好,往往以补为上。而后世诸多医家,与王太医之类有些殊途同归,只是常常走的是另 外一条不归路而已。这些医家,看其倍受人们推崇的医论中的医案以及医案专著,治伤寒时,往往辨证为温病(后世一些医家主张的 不同于伤寒、主用寒凉治法的所谓“温病”),反反复复一治就是十天半月,乃至一月、数月等等,治法大抵总不离寒凉,即使一连 不效,数日“大胆”地加重寒凉药味而病反加剧,即常常屡投寒凉不中,却又好走极端,从轻灵到寒凉峻剂层层加码,致病变化之快 如一日数变等,反反复复,这样病也随之层层加码,不正是治误而不悟、病深而莫解之层层两“相应”么。亦不知反思,往往一根筋 ,拘泥于温病乃温邪之故,却不知其所谓的“温病”,把多少因伤寒之故的温病都认作了温邪之故的“温病”,即把伤寒温病当作“ 伤温”温病来“辨证论治”。此诚可悲也。往往把误治而来的发热、高热稍微 平息一点,就以为得效了,治成坏病时常常到最后只怪病变化太快、太狡猾,或者怪病人身体素虚。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往往对 真正的因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外在刻意地否定了,另外找因,并且即使屡遭“打脸”亦“义无反顾”,不知反思,所谓的“义”(如 上面说的那种一根筋等)乃多为其畸技强立法耳,以畸技殉道,迷而不知返。诚可悲之极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