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尘埃2020
天地尘埃202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42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偶感历史的年轮

(2020-12-26 00:15:09)
标签:

文化絮语

历史的年轮

杂谈

分类: 随感·感怀·纪念


偶感•历史的年轮
文/天地尘埃2020
    
    一,

    古今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辛弃疾)
    历史的年轮,一轮绕一轮,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天道茫茫,谁主沉浮?

    数英雄人物?但如果没有推动历史年轮前进的基本动力、力量,仅有少数英雄人物是成就不了历史的。只有把英雄人物的社会政治大智慧化为广大群众的力量才有可能实现。广大群众的进步力量中,不仅包括社会中下层阶级的(进步)力量,更包括社会底层阶级的广大(进步)力量,自然,也总常常包括上层阶级中的(进步)力量,等等,谁能将这些力量融汇成历史的大洪流?谁就是历史的弄潮儿。而历史常常造就出这样一些领导阶层/集体/群体/人物来,作为统络社会各阶级进步力量的聚焦点,权衡满足这些力量各自的基本历史目的、要求,并带领这些力量把握住历史的脉搏,顺应历史的潮流,以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每当历史的年轮沮滞不前,不论是由于经济原因,还是社会政治原因,抑或及其错综复杂的种种综合因素,濒临、甚至跨越它的底线时,处于金字塔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作为最终转嫁的目标,承受了诸多上层阶级移易、转嫁过来的种种苦难、不幸,当再也无法承受、生死存亡无惧时,其真正的抗争终于要爆发出来,大厦的地基才真正开始动摇/摇晃,如山崩地裂。而他们的根本目的、自在使命,只是固守这种底线,能够得以喘息。自然,一旦满足这种目的时,那种惊人的抗争的爆发力量的锐气常常就卸去了锋芒。如果还能进一步有所大作为/抗争,那也多半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想止而稳却不可得,实属无奈,被迫性地继续前行、抗争。要求他们引领历史潮流、带领诸多力量前行,这是未免有点过于苛刻的,可遇而不可求。而历史就是这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广大底层人民革命起义如农民革命起义等等,其最后成果往往成为其他阶级力量的垫脚石/奠基石。而其他阶级力量也正需要这种能动摇大厦地基的垫脚石/奠基石,以便能从根本上彻底动摇整个大厦以建立新的。

    历史上革命起义的领导阶级,常常为新生的中下层阶级力量,因为在与上层阶级打交道的过程中,谙熟上层阶级的思想、行为逻辑及其弊端痼疾,又深为上层阶级困阻、压迫所苦,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能能体会下层底层阶级所苦,等等。它们常常具有相当的统络社会各阶级进步力量的条件与能力,统筹社会生活各方面的条件与能力,承上而启下。

    而历史的吊诡是,革命起义的领导(核心)阶级,一旦革命成功取得领导身份、地位时,就已然实际上完成了从中下层阶级到上层阶级的本质性的华丽转身。这是身份、地位的本质性转变,与之相伴随的是职能的本质性转换。能否适应这种转变,能否真正地统络社会各阶级、统筹社会生活各方面就成了主要的考量之一。能否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引领历史诸多力量继续前进,亦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然老本总有吃完的一天,这也是能否为继的又一重要考量。

    惟有深谙历史统治阶级覆辙的缘由及其解决之道的阶级力量,把握历史潮流,不仅要不负初心,更要带领社会各阶级力量继续前行、发展,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也,不能光吃老本。不然,难免重蹈历史覆辙的命运,亦如所谓历史周期率。

    要想真正能不蹈历史周期率的覆辙,只有顺应历史潮流,把握历史的脉搏,与之俱进,只有进行真正的自我革命,才能永葆青春。革命已属不易,自我革命犹难。老子云,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君火以明,相火以位。上下左右,气血畅通,权衡规矩,生长化收藏。与历史的年轮共进。不堕落而开倒车,不保守而固步自封,亦不冒进而近利。总是心存敬畏,把底层阶级的底线、红线牢记,其亡其亡,系于苞桑。这是常不以为然而实际上看似容易却十分难的一个方面,人类革命的大部分历史多由此。所以历史上真正的大政治家,都十分关切、重视来自底层阶级的呼声,在这里考量的不仅仅是历史情怀,更多的是考量历史的眼光、政治大智慧。另外一个十分困难的方面,恐怕要算是正确地把握历史前进的方向、步伐了,并成为社会各阶级的聚焦点/中心,即使为此疏通渠道也是意义十分重大的事,因为常常离不开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文治武功,思想为根基。这也正是鲁迅先生弃医从文的主要缘由,这也大概正是毛泽东高度评价鲁迅先生一生的主要原因之一,或许更是处于更深的切身体会、历史使命感以及历史情怀,发自肺腑之言。首尾相顾,立于中坚,宛在水中央,可以远行。[另,Engels对历史的合力问题的有关论述。]



二,

    下面略引几则诗词,闲中把玩之余以掠美,虽非原意,又何妨臆解之。

1
    历史的年轮,气血升降浮沉,上下消息。天风送梦度清魂,可以见生机;拭去人间几多痕,而神犹在;握焚寒凉,可以生长化收藏,亿万梨花绘彩轮。


                                  《南乡子•雪》
                         (摘自妃子姐姐2016.12.1文)

                         袖底落纷纷,揉絮裁云已十分。
                 天道茫茫遮不住,清魂。拭去眉帘几缕痕。

                         一握掌中身,几度寒凉任我焚。
                 彼岸天风悄入梦,晨昏。亿万梨花悄叩门。



2
    历史的光环与落寂。霄殿冷,银河泪,烛残夜永。高寒下温,高者寿下者夭。贵在高不自高,高而下,下而高,立生机,成万民,与之取之,以成之。不与而取,生机熄而无以取,取而自危;与而不取,无以自养,危在旦夕。

                                  《眉妩 偶感》
                                    词/红袖刀

                 见风姿冰魄,闭月羞花,罗帐灯渐瞑。
                 片刻团圆梦,江天阔,波光云彩相映。
                 滟涟未稳,滚玉轮,霄殿清冷。
                 寄愁在、淡淡银河里,繁星泪纷逞。

                 金曲霓裳轻唱,叹洛阳艳冠,难以临镜。
                 脉脉人千里,芳魂去、鲜研漂泊流景,烛残夜永。
                 独自伤、无以端正。
                 惜倾国天香,终落个、弄清影。



3
    历史即将远去,新旧交替之际,曾经无限风光的昨日,即将成落日沉烟,朦胧中似隐似现,微暖、浮萍,多情、无情,在历史的大道上演绎着一幕幕前世今生,一首永远唱不完的古老的歌。历史前行之更迭。

                  《风入松•多情若无情 再寄天地君》
                           词/枉凝眉

                 远峰凝碧绕东城,春柳绕新晴。
                 熏风浅笑吹离恨,算今后、渐杳香铃。
                 落日花留微暖,沉烟水送浮萍。

                 歌中漫忆小娉婷,歌罢泪先零。
                 疏星醉眼重楼外,有当夜、皓月分明。
                 梦里人如初见,多情却似无情。


(2020.12.23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