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向着天国奔跑的人
向着天国奔跑的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71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事今谈》第二章关于预言的辩论

(2020-01-20 18:53:37)
标签:

上帝

杂谈

分类: 天路历程
 戴大卫觉察了听众的反对,可是他并没有显露出来。他还是带着诚笃自信的语气,镇静地往下讲述。
  “你说,预言不是模糊便是诡辩,或者只是一个聪明的猜度。我承认它有时是很难明白的,我也记得从前我觉得它是多么模糊。”
  “但是你为什么不愿意将用在其他任何书籍上的研究方法,来用在圣经上呢?你初次打开一部几何学而看到‘立体’的一段时,你或许处在疑难失望之中,而要说几何是模糊的,借以遮掩你的无知。然而它乃是世上一切科学中之最透明清晰的。”
  爱姆孙先生又站了起来。戴大卫稍等,招手请他发言。
  “你的意思是预言是像几何学一样地可以严格的证明的吗?”爱姆孙怀疑地问道。
  “是的,我正是这个意思。”
  “你正是在那里不必要地自寻烦恼呢;要晓得没有人愿意把这样的难事交给你。”爱姆孙带着胜利和同情的声调说道。
  “这并非什么难事,乃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戴大卫微笑答道。“再讲到几何学吧,在开始时你若先学简单的问题,后来你就会完全明白你现在所坚信为深奥的难题了。”
  “预言也是如此。有些预言当然要在其他预言之前。我们若不熟悉但以理书,那么启示录中的有些预言我们就不能明白了。”
  “倘若预言是这样容易驳倒的,那么请问在世上许多不信道者所著的无数书中,为什么找不出一本是专门指出圣经预言这种种谬误的呢?倘若这些预言是这样容易被证明为聪明或侥幸猜度的结果,或者其应验只是颠倒事实以迎合预言,或者预言是在事实后编凑而成的,请问那些留心反抗圣经之论据的精明怀疑派,为何都一致地疏忽了这指出圣经为一部虚伪著作之有力的证明的方法呢?”
  “摩西曾有预言论及犹太人,以赛亚曾论及巴比伦,以西结事先预告推罗和西顿的灭亡,耶利米论及埃及和巴勒斯坦,但以理曾预告罗马及其以后分裂的国家,耶稣曾预言他国度之增长和这部圣经必惠及各国各方各族各民;为什么没有佩因(Tom Paine),英革索(Robert Ingersoll)或爱姆孙先生,来指出这些预言对照事实是如何荒谬,错误和矛盾呢?”(按:佩英及英革索为前世纪美国著名之怀疑派)
  爱姆孙先生急切地站了起来。戴大卫微笑表示欢迎。露茜眨眼望着她哥哥低声说:“无论如何,这个人却是很豪爽的。”
  “他似乎欢迎这些插问呢。”乔治答道。
  爱姆孙先生用着高大清晰的声音说道:“没有人反驳圣经的预言,其理由是与没有人反驳古希腊之特尔斐市的神卜一样──不值得去麻烦的。古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述克理萨斯的故事中说,他有一次去求问那著名特尔斐市的神卜,以决定他应否向波斯人开战。神卜的答复说:‘过了海里斯,克里萨斯即能毁一大国。’后来此言果验,然而那被毁的大国,就是他自己的国家!所以无论胜负归于那方,这预言还是真实的。各地所有的预言都是如此--虽然有趣,有时还很巧妙,但是永远不值得被人重视的。然而你却把它看得太重了。”
  “圣经预言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它们之与特尔斐市神卜的不同,好像中午之与夜半不同一样。”戴大卫回答说。“圣经的预测是斩钉截铁的,倘若事不发生,是没有辨白可提的。”
  “圣经大部分都曾受不信道者之苦心经营的指摘。但是提及预言,全世界的怀疑派只是不分皂白,装腔作势,轻蔑的反对一番就算满意了,好像它是无关紧要的。”
  “你们做基督徒的可愿意在预言上冒一些险吗?预言对于信徒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呢?”爱姆孙先生问道。
  “就是这个:圣经的信用,完全都有根据在预言的准确之上。若是预言的实况真如阁下所言,那么为什么不信道者从来也没有将它们仔细研究一下,以致可以把预言的诡诈及虚伪,向公众暴露一下呢?因为果真如此,预言是应当受人轻视的。”
  “阁下与其他的怀疑派,都轻视预言,在使徒保罗的时代,也有许多这样不信的人。但是保罗向你和他们说道:‘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贴前5:20,21)使徒在此叫你特要察验预言,意思就是要将它考验一下,若是真的,必须持守。”
  “你说预言比神迹有更确实的证据,有什么理由呢?”爱姆孙问道。“我常以为基督用神迹来说服人,而基督徒今日也以这些神迹作为圣经真确之最有力的凭证。”
  戴大卫回答:“基督屡次以已应验的预言作证,让他同时代的人可以接受。现在我也取那已应验的预言来作试验,因为我们离开圣经最后的一部书有一千九百余年,最早的一部书有三千五百年。”
  “你可以回想到圣经中的神迹,而宣称它们即便是可能的,也未必是一定有的,然而预言恰正与此相反。那些看见基督之神迹的人,是信服了,但是当时许多尚未应验的预言,显然在无论何点上都受人的反对,而且在那时也许是世人拒绝基督的一个理由呢。”
  “二千五百年前所行的神迹,现在当然不能看见了,所以它们常常完全被人否认。但是一个在二千五百年前所说的出乎常情的预言,在近日却应验了。这却较任何一个神迹,尤其令人深信──因为像这样应验的预言,乃是一切神迹中之最大的。连怀疑家休谟(Hume)氏,也是这样说的。”
  “别的证据是可以假造,改变,或遗失的,连记性都可能会失掉的,矛盾的叙述只能混淆是非;情感,私利,欺瞒以及其他许多事物中的任何一件,都能摧毁种种证据。但是预言论及历史,却是必需以受时间的验证的,因为历史记录的乃是事实。”
  面对那遥远的过去,上帝怎样以那远在三千年前之大事,给我们处在今日的人,以无可指责的证据呢?怎样来满足世人这合理的要求呢?尤其是,当我们离开那事实的本身日远一日,上帝应怎样给我们更有力和更充足的证明呢?
  上帝早已安排了一个完满的计划,来证明他的言语,是无人能够反驳或假冒的;而且在世界全部历史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的被不断验证,正在越来越耀眼地显示出它的生命力。”
  戴大卫稍停了一会,望着大群的听众深深看了一眼。没有人趁此发言,所以他又接着说道:
  “些为上帝圣言作着奇妙见证的预言,逼着那些早已消失多年的帝国,以它们无可辨驳的民族、文化、历史和点滴遗迹,来证明上帝圣经之真实和永恒。
  “在古代历史中所有著名的地方──埃及,叙利亚,非尼基,阿拉伯,推罗,西顿,易雕米亚,巴勒斯坦,巴比伦,亚述,尼尼微,犹大,罗马,以及许多其他的国家──都是不能忘却和绝对无疑问的见证;虽然它们已灭亡这许多年,但是依然在默默地作着无声的证人。岁月的流逝不但不会冲淡反而更加增强了它的说服力,越是认真仔细地查考预言,也就越清晰地看到历史被准确地应验,因此圣经上的预言至今也没有被人试图反驳成功呢!”
  爱姆孙先生站了起来,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他那方面,戴大卫等着他发言。
  “假如我们驳倒了圣经中的一些预言,我们借着这种反证能否成就什么呢?”他问道。
  “圣经以能预言未来之事作为神性的凭据。若是圣经宣告的预言已证实了是确实的。那么它乃是一种远非人类智慧所能洞悉或预料的奇事,而且也是一种超自然知识之最大的证据。”
  “上帝宣称只有他自己能够预言将来。他在以赛来书46:9,10节说道:‘我是上帝,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
  “预言的能力,乃是上帝神性的印证,上帝说这是不能假造和幻想的,圣经提请世人,让他们预言未来之事,主耶和华说:“谁能像我……将未来的事和必成的事说明”?(以赛亚书44:7)。
  不仅如此,在以赛亚书41:21-23节中:“耶和华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你们要声明你们确实的理由”。确实的理由是什么呢?接着读下去:“指示我们将来必遇的事……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像这样斩钉截铁的宣言,你们怀疑派能提出吗?
  “你的圣经可曾实践这些条件吗?”爱姆孙问道。“我的意思不是指模糊的实践,乃是清楚明确的实践。”
  戴大卫答道:“在以赛亚书44:8节上帝问道:‘我岂不是从上古就说明指示你们吗?’接着他又说:‘并且你们是我的见证。’是的,就是连阁下爱姆孙先生以及在会场中其余的怀疑者,都在那里见证多年前的预言是千真万确的。”
  爱姆孙先生跳了起来,极其惊讶地问道:“你意思是要用我们来证明你那预言论题吗?”
  “这正是我的意思。”戴大卫笑道,他显然是在欣赏听众之深切地惊讶。
  “但是我们不信你的圣经;我们以其中预测为一种最大的愚拙,然而你却说要借着我们来证明我们所正不想念的事物!”爱姆孙先生的态度至此更为显明了。
  露茜斜身向他哥哥轻轻地道:“他的方法真是不错;他已经使父亲兴奋起来了!”
  乔治微笑道:“不止父亲一人呢,你向四面看看。”
  她看见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显出急切好奇的样子,目光炯炯,似有极浓厚的兴趣。
  戴大卫见爱姆孙坐了下去,便接着道:“因为你们是不信的人,因为是‘不愿意’的证人,所以你们的见证就更加有价值了。二千五百年前上帝早已说过他要用那些嘴上说疑惑他的话的人,来证明他的话。这是一个大胆的宣言。今天我正是要用你们的证据来证明圣经的预言。”
  “科学虽然已解决了许多奇怪的问题,好像几乎已超出了自然,但是它对于洞察未来的这一件事上,却没有使我们比古人多一些知识,人类预知未来秘密的本领,正与他想要在银河上摘取几颗星宿的本领一样──还未成为事实。我们若想朦胧地略见明日的事物,也不是一件易事,挡在我们面前是一道漆黑难测的不定之墙。我们能猜度,我们能盼望,但是我们不能知晓。”
  “然而将来的事物倘若已被明白地指出;所记载的范围和内容是如此地广博和深远,其中包括诸国的命运、结局,其年代甚至延伸至数千年之久,倘若历史的本身以毫无置疑的事实已经迎合了预言;倘若怀疑派自身面对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不能解释其应验之理由;倘若你们今天面对着所被验证的事实──预言,也无法作答的话,你们怎么能再怀疑圣经的真理,再怀疑宇宙的确有一位超自然的主宰在默默地掌管着这一切呢?”
  “如果有一部巨著充满着关于历代各国大事的预言,这些大事与发出预言时的事实绝对没有关系,而且其预言的内容与当时也毫无共同之处,甚至还与当时的情况完全相背。然而奇迹就是这样发生了,根据查验证明,圣经中的一切预言,已经一件件、一椿椿、一幕幕地都恰如其分地完全应验在过去以来的历史上了,如果今天把这个事实放在诸位面前,那么对于这样的一部书,我们将如何说法呢?
  “在我所引证的圣经章节中,上帝已提请世上无论何人及每一个人包括诸位均来作预言的比赛,而且他也愿意遵守比赛的结果。上帝宣称只有他自己能看透将来,发表预言。他告诉我们他已经这么作了,并以这些预言作为他有神性的大凭据。”
  “现在有没有另外一本书敢作这样的宣言呢?你们能否另外拿出一本宣称内中含有未来数百年,或数十年的预言的书呢?你们若晓得是有的,那么无论何国文字,都请拿出一看。因为上帝是亲自在那里向你们挑战呢。”
  “怀疑派已煞费苦心及金钱,要想驳倒圣经。我可以告诉诸位两种打倒圣经之极简单、有效及终局的方法:一、只要驳倒预言;二、再拿出另外一本含有真实预言的书。但上帝说二者都办不到的。只要二者中能做一样,你们就能永远毁灭圣经是出于上帝的一切信仰了。为何不信道者从未做过此事呢?今日可有人在此宣称此事曾被自己做过呢?在此可有人要去试做一下呢?”
  戴大卫心想必有人要回驳他了,所以他又停止。会场中似有不安的空气。爱姆孙起立说道:
  “你且把预言提出来,让我们看看能做什么。你为预言已做了很大──且莫说是不合理的──辩护。现在让我们来听听你的证据。”
  “我们非常乐意愿将证据向各位供献出来。”戴大卫答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