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第七话吓恶狗逗笑国师,小气鬼自有妙招

转载 2020-02-17 19:34:33
标签: 小说 鬼神

巫绫鸢从秘室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纸,一张粉色的纸,用黄色的纸剪了一个小纸人,用魂笔写上咒文后,取下自己三根头发,双手一捋,头发上就挂了一层薄薄的金气,拿起小纸人,另一只手松开头发,念出咒语:“替我身,替我口,替我坐,替我走,别人瞧不出,自己肚里明,其它都可以,沾水却不行,落地成相,落~”纸人着地的瞬间,出现了另一个巫绫鸢,看着真正的巫绫鸢调皮的眨眼笑笑,巫绫鸢看着自己的替身说道:“替我应对,不可碰水。”替身回道:“领命。”巫绫鸢点点头,又拿起粉色的纸,用魂笔在上面写上“户部尚书府 引”,写完后,把纸叠成鸟的样子,手化剑指,催动符咒“巴卡玛卡,矗拉矗拉,碰~”,纸鸟应声而起,悬在半空,完成后巫绫鸢又写了一道符贴在身上,对着纸鸟说道:“引”。话音刚落,纸鸟就扇动翅膀向前飞去。巫绫鸢对灵鸳说道:“走吧。”便跟随纸鸟走了出去。灵鸳收起看傻了的表情,也跟了出去。

路上,巫绫鸢一直盯着纸鸟的方向,灵鸳也在看着纸鸟,说道:“还可以这么玩?”巫绫鸢继续盯着纸鸟,问道:“什么?”灵鸳说道:“你们有法术的人都可以这么玩?”巫绫鸢回道:“我是巫,人这么玩不了,界面突破很难。”灵鸳问道:“什么叫界面?”巫绫鸢回道:“就是各个空间的结界突破。”灵鸳想了想后回答:“就像你设在屋子里的那个?”“恩,不太一样,简单说你活着时看到的空间,只是一层,死后能看到无头鬼是因为多看到一层,像这样一个空间内其实存在很多层,人做不到突破空间的结界,把别的层级的物体在人能看到的界面实体化。这么说你懂了吗?”灵鸳说道:“大概明白了,可为什么早上府里的人能看到无头鬼。”巫绫鸢觉得灵鸳就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但做为她的役魂,这些又必须让她知道,所以回道:“因为我在那里的缘故,我在卧室里布了结界,这意味着我连通了很多界面,在一定范围内会使人界的界面松动,人界的磁场呈现弱化,所以其它界面的生灵,物体可以呈形。”灵鸳说:“可其他人也有撞见鬼的呀。”巫绫鸢回道:“因为人界的结界有的地方由于什么特殊的原因本来就呈现弱化,所以在相应的地点就有可能出现你说的情况。”灵鸳又问:“比如呢?”巫绫鸢说:“这个太难回答了。比如……人死的时候,因为要跨界面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那个区域磁场会弱化。比如阴气重的地方,像墓场,因为人虽本为阳,但细分活人为阳,死人就是阴了,阴聚集到一度程度就会靠近另一个界面的磁场,呈现磁场弱化。还有,地形论,如果地形为阴,到了一个相对阴绝对大于阳的地点,磁场就会呈弱化。还有如果某处本就是各个界面的连接点,那么那个地磁场必然就是弱化。其它的还有很多可能性,如果遇到了,我再给你讲。”灵鸳听了点点头,又问道:“人界就为阳吗?”巫绫鸢摇摇头,说道:“这个是根据自身存在于什么界面去限定的,比如你现在是魂,你在的界面对于你而言就是阳,而人界对你而言就是阴。”“那为什么我能看到人,人看不到我?”灵鸳又问道。巫绫鸢笑了一下回道:“你还好意思问?别人看不到你原因是因为你能力太弱,不会显形,你能看到别人是因为……你可以把这个世界想成是个单面镜做成的盒子,人界是最里面的盒子往外一层就是套一个,最里面的盒子看不到外面的盒子,外面的盒子能看到里面的盒子。所处的界面越靠外,能看到的越多,越处于外层的本体能力就起强。”灵鸳撅撅嘴,问道:“单面镜是什么?”巫绫鸢说:“到忘了你这里没有,这是很早以前我在另一个人界看到的,就像你们的铜镜,不过是一种你们现在还没有的材质做的,一面能照到人,从另一面看能看到照镜子的人。”“那到挺有意思。”灵鸳听了表示很感兴趣“人界不是一个吗?”巫绫鸢回道:“分怎么说,如果假设没有时间的话,人界就像日出日落,只是周而复始,只有一个。如果设定有时间的话,人界就会有很多个。”灵鸳想了一会儿,说道:“不懂,时间可以假设吗?不是确实存在的吗?”巫绫鸢笑道:“什么叫确实存在?我确实存在吗?那你本来不存在吗?”“听不懂”,巫绫鸢笑笑没再回答,只说:“等你的能力增长到一定程度你就懂了。”

聊着聊着就来到一座大宅的前面,纸鸟悬于空中不动了。巫绫鸢抬头看,牌匾上写着“醒府”。“怎么不叫王府?”巫绫鸢想到,灵鸳说:“避讳‘王’字“。巫绫鸢表示“懂了”~

抬腿就要进去,门上两道金光一闪,出现两个穿盔带甲的人,喝道:“来者何人?”巫绫鸢心道:“门神~”仔细看了看,不认识。于是行古神礼后说道:“两位大哥,吾乃巫氏绫鸢,想入此生人府,查探妖邪作祟之事。”

两位门神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这是谁,可能行古神礼的肯定不是凡人妖祟,但来人确实没有见过。于是问道:“可有名碟?”巫绫鸢心说:“有,但不是这个管辖区的,不能给你们看。”巫绫鸢低着脑袋摇摇头,两位门神又问道:“那可有持令?”巫绫鸢脑袋更低了,再次摇摇头,两位门神再一次相互交换了眼神,亮出了兵器,巫绫鸢马上行礼说道:“打扰了~”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巫绫鸢蹲在边上的小巷里运气,灵鸳陪她一起蹲着。

灵鸳问:“进不去了?”巫绫鸢没好气儿的说:“没有老娘进不去的地儿,等我想想。”灵鸳说:“为什么门神拦你?”巫绫鸢撇撇嘴回道:“守门的也不能渎职啊,我一不是熟人,二不是本家,三不是客人,为什么不拦我?”“本来老身这张脸就是凭证,巫氏在人界出入,谁敢阻拦?只不过现在现不出真身~气人。”灵鸳看看她,说道:“可刚才我觉得那两门神似乎对你的名字没什么反应。”巫绫鸢觉得灵鸳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赌气的不说话。灵鸳等了一会儿见巫绫鸢不答话,再次问道:“门神为什么对你的名字没反应呢?”巫绫鸢翻了个白眼儿回道:“这只能说明这个人界创世时间不长,创世者还未离开,巫族还不曾介入。”“啊~原来是这样~”灵鸳吃惊的说道:“那你在之前的地方没有接触过天神吗?”巫绫鸢反问道:“当然接触过,和我还熟着呢。为什么这么问?”灵鸳说:“和你很熟?那为什么门神会不认识你?”巫绫鸢听了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是因为门神就不是天神。”“啊?”灵鸳表示需要说明。巫绫鸢看到灵鸳这个表情,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纳小白丁为役魂,帮不上忙不说,天天还得科普~但还是回道:“神也分很多种,你说的天神指的是神族,而不是指“天上的神”,门神属于信仰转生,不是神族,因为各个人界信仰衍生不同,所以因信仰转生为神的人或兽也不同。你这的门神叫什么?”灵鸳回道:“洪志和赵叔敬”巫绫鸢接着说:“我之前的地方的门神叫‘秦宝和祝斌’,这两人活着的时候都是将军,对国家忠贞不二,对敌人万夫莫敌,所以在他们死后人们由于对他们的景仰产生了念力,使得他们成为那个人界的门神。像这样因各个人界的信仰不同从而衍生的神,除了我在过的界面以外都是不认识我的。而真正的神族和我都是相熟的。他们主管的是各个界的大秩序,只不过我现在身体受限,没有办法去拜访他们,所以无法获得这个人界的权限,而且如果这个界面没有出现过巫族,这些信仰神自是不知道巫族是什么,所以不可能给我行方便。”灵鸳听到这说道:“那也就是说就算你现在能现出真身,人家也不见得搭理你,是不是?”这一句问话,让巫绫鸢觉得万剑扎心~虽然不愿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的点点头。灵鸳见巫绫鸢绿着脸点点头,终于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选择了适时闭嘴~

巫绫鸢蹲了一会儿,开始沿着围墙寻找有没有可以进去的地方。灵鸳想起刚才巫绫鸢幻出的替身。说道:“你变个梯子出来,爬上去不就行了。”巫绫鸢白了灵鸳一眼说道:“你当我变戏法儿的?我现在只能幻物,不能把幻物实物化。你觉得这身子板踩纸,纸可能禁得住?”灵鸳撅着嘴,说道:“刚才你不就实物化了吗?那纸人跟你一模一样。”

巫绫鸢边找着外墙,边说:“那只能看,不能用。”“可那纸役?”巫绫鸢回道:“那能一样吗?那我是暂借了附近飘荡的魂魄,实现的实体化。我上哪给梯子找魂魄去?”灵鸳听了惊奇的问道:“这么复杂?我以为你就是剪了个纸呢。”巫绫鸢一撇嘴,没回话。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巫绫鸢再次发现了一个狗洞。这个洞比她家的那个大不少,她比了比看样能钻过去,自言自语道:“就是它了。”灵鸳问道:“你从这进去,门神就不管了?”巫绫鸢回道:“他们就管看着门,别地儿不管。”灵鸳点点头,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上回我穿墙没有门神拦我。”随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怜我堂堂一国公主,最终还是免不了钻狗洞。”巫绫鸢听了不乐意了,说道:“你这一国公主就忍了吧,想我还是一界的巫氏主母呢,不也得钻狗洞?”说完就趴下身,从狗洞里钻了过去。

刚刚钻进去,就听到了“呜呜”的警告声,巫绫鸢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大黑狗,面露凶容,龇着牙,死死的盯着她。巫绫鸢露出了一个“要不要这么背啊”的表情后,同样蜷起身子,面露凶容,龇着牙,死死的盯着那只大黑狗,咽喉处也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大黑狗见到巫绫鸢这样,马上大声叫了起来“汪~汪汪~汪”,巫绫鸢侧是从喉咙里发出了虎啸~那大黑狗听到后,先是愣住了,而后发出了害怕的“呜呜”声,巫绫鸢依然恶狠狠的盯着它,随后大黑狗再也不敢看巫绫鸢,转头夹着尾巴跑走了。

一旁的灵鸳再次被眼前的一幕弄得目瞪口呆,下意识的问道:“走了?”巫绫鸢见大黑狗逃跑了,一脸得意的站起身担担身上的土,说道:“恩,走了。”灵鸳说道:“让你吓跑的?”巫绫鸢觉得这不是废话嘛,回道:“难道还是让你吓跑的?”灵鸳说:“不是,为什么狗能看到你?”巫绫鸢说:“因为狗的视觉比人好多了,壳子比较薄,壳子最厚的就是人了。”灵鸳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怎么会这招的?”巫绫鸢听到这“嘿嘿”一笑说道:“我的式兽吓唬别的兽族时就这样,我看多了,也就会了。”“式兽?”灵鸳问道,巫绫鸢回道:“恩,白虎。”说到这,巫绫鸢有点感伤,如果她的式神们在这,她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不,不用式神,来个役魂都行。

在远处的高塔上,国师看着尚书府里发生的一切,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旁边的巽说道:“主上,你说她那么多法术都不用,竟把自己当动物吓唬狗,这女子真是......”男人没等绿发男人说完,就接话道:“可爱至极~”此话一出,巽生生把自己想说的话憋了回去,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巫绫鸢悠闲的的尚书府里逛了起来,一路之上,看到了四,五个游魂,灵鸳问道:“这里怎么有鬼?”巫绫鸢说:“这是游魂,哪个府邸没几个屈死的?”灵鸳回道:“我的府邸就没有!”巫绫鸢敷衍的回道:“是啦,是啦,你是奇葩~”灵鸳又问道:“无常为什么不来找她们?”巫绫鸢说:“应当是找过了。”“那为什么她们还在这?你不说是去枉死城吗?”巫绫鸢回道:“枉死城就是这人界的另一面呢。”灵鸳不解“什么意思?”巫绫鸢说道:“不按生死薄上的死亡时间死掉的,不能进地府,黑白无常会先把这些游魂带回去,记录,告知对方本该还有多少阳寿,让这些游魂心里有数,等熬到时间就可以自己去地府报道了。在这期间这些魂,魂无归处,刚才我跟你说的盒子还记不记得?”灵鸳点点头。巫绫鸢接着说:“人死以后就等于脱离了最里面的那个盒子,进了地府就等到到了倒数第二层盒子,没进地府就等于在最里面那层盒子和倒数第二层盒子中间的位置,显然这些魂不可能再回人界,但也不可能让他们靠近地府,因此他们只可存留于人界的边缘,如果人界是最里面盒子的内侧,那么游魂就只能飘荡在最里层盒子的外侧,这个外侧有个名字叫做枉死城。”灵鸳恍然大悟,回道:“我懂了!原来是这样。”

巫绫鸢接着说:“所以说枉死城就是人界的另一面。”灵鸳听了想到自己也差点进入枉死城,差点飘泊无依,面露一丝难过,说道:“真是可怜,那枉死的就只能熬年头度日了吗?”

巫绫鸢摇摇头说道:“那到也不是,有些有上进心的,或恨意强的游魂,就会在飘荡的时候苦心修炼,基本上按人界的时间算,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学会杀人了,若是三年,带走人命就稳稳的了。在练好后,寻找和自己同寿的人带走,以用那个人所剩的寿数换取自己需要等待的时间,恨意强的多半还会就手杀死自己的仇人。”灵鸳听了一扫之前的怜悯之心,说道:“那他们不和害自己枉死的人没有区别吗?”巫绫鸢说道:“这就是循环,谁都有机会,这叫平等,但会不会真的逃离了,还要看之后如何的做为,这世间没有不该死的,不管什么死法都叫该着。”

说着话,就看到了那个三角形的凉亭,“到了”。巫绫鸢说道。四下里看看,并没有发现有单独的头魂。就在这时,一个游魂飘了过来。巫绫鸢说道:“你过来~”游魂本来按照自己日常的习惯飘得正愉快,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到耳边,吓了一跳,停下左右看看,只见不远处有一女子朝她勾了勾手指。她下意识的指指自己。见那女子点点头,疑惑的飘了过去“你叫我?”。巫绫鸢点点头,游魂有气无力的说道:“什么事?”她的态度倒让巫绫鸢有点奇怪了,问道:“你看没看出我是活人?”这句话问完,游魂这才上下打量了一下巫绫鸢,惊叫一声“啊!你是活人!你能看见我?”巫绫鸢看到她这个反应感到满意“这才对嘛。”于是说道:“对啊。”游魂瞬间双眼放光,说道:“你能……”巫绫鸢没等她说完,就回道:“不能。”游魂一脸嫌弃的撇撇嘴,巫绫鸢接着说:“你在这附近见没见过一个头魂?”游魂一脸不愿搭理的回道:“你能不能给我点钱?”巫绫鸢回道:“不能。”游魂低下头边扣手指,边说道:“哦,那没见过。”巫绫鸢挑眉,再次问道:“那要是能呢?”游魂立马换了一副面孔,谄媚的笑着说道:“见过~

巫绫鸢无奈的看着这个游魂,问道:“你要多少?”游魂听了先伸出一个手比划出了一个五,另一个手又比划了个零。“五十两”?巫绫鸢问道。游魂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用比零的那个手比了一下零。巫绫鸢抬眉问道:“五百两?”游魂点点头,巫绫鸢好奇问道:“你一个游魂又进不了鬼市,要钱干嘛?”这游魂一脸“你真没见过世面”的表情,说道:“我是进不去,可是有黑市,有鬼定期来我们这售卖。”巫绫鸢听了挑眉点点头,暗想“哪都一样。”“钱给你可以,但你要带我找到为止。”游魂说道:“那再加五百两。”巫绫鸢挑眉说道:“你怎么不去抢?”游魂说:“要能抢,我早去了,这天天忍饥挨饿的,活着时候就是个可怜人,死了还不如活着。”说着竟“呜呜”哭起来。

巫绫鸢一向小气,只有她讹人的份,从来还没让人讹过。如果不是现在还没跟各界打好招呼,眼前这个游魂她早收拾了。这和那法师不同,那法师是人死了之后好段时间都不会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就算之后想起来了,巫绫鸢肯定也已经拿到相关权限,不会有事。可眼前这个游魂巫绫鸢不可再杀掉她,打一顿,她要报告此地枉死城的衙役,她一时还真没法处理。可给钱?“要不还是打她一顿吧?”巫绫鸢打定主意,正要动手,又飘过来一个游魂,问道:“干嘛呢?”之前的这个游魂,看到又来了一个,怕自己被抢了生意,马上遮掩的说道:“没干嘛,这不来个熟人,我跟她聊聊天。”巫绫鸢这个“老狐狸”一看这个场景,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于是说道:“我跟她刚认识,就是想跟她问个事儿,她开口要一千两,我正要给呢。”这话一说完,果然令一个游魂眼睛一亮,说道:“一千两?您问的什么事儿?”巫绫鸢忽略第一个游魂一直给她使“让巫绫鸢跟去一边谈”的眼色,说道:“我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头魂。”

第二个游魂一听笑了,说道:“哎哟~我当什么事儿呢,这我也知道。”说到这往边上带了带巫绫鸢,略小声说道:“你不知道,那桃花可是出了名的黑,这才多大点儿事儿,要你这么多钱?这样吧,你给我八百,我就告诉你在哪。”巫绫鸢听了以后故意提高了一点声音说道:“哦,八百啊~你是比她要的少,行,要不我给你吧。”巫绫鸢在说的时候,第二个游魂马上比划小点声,那意思是别给第一个听到。可离得那么近,那桃花怎么能听不到~气哼哼的一把拉过了第二个游魂,说道:“杏花,你是不是过分了,怎么我这有点什么事儿你都要搅和呀,上回我费劲巴拉的让二夫人中邪,就要要着钱了,你背后偷袭我,过来截胡,这账我还没跟你算呢,怎么现在又来?”这杏花一看反正被听到了也就不在乎了,瞧不上的白了桃花一眼,说道:“谁让你那么黑的?多大点事儿啊?要人家一千。”“哟,你不黑,你不黑要人家八百?”桃花马上讥讽道。杏花一脸故意气她的样子晃着脑袋说:“哎~八百就比你便宜,就没你黑,人家就要跟我这买消息了~气不气?”这几句话果然哄火,桃花抬起拳头连新仇带旧恨一拳就抡到了杏花的脸上,杏花先是被抡的一懵,随后连哭带骂的就朝桃花冲了过去,两个游魂就这样打了起来,这两的动静很大,惊动了其它的游魂,没一会儿又飘过来了几位,这几个忙着拉架,待得杏花和桃花分开后,忙问:“这是怎么了。”桃花说:“杏花,不是玩意儿,明明大家都同在这里,应当相互照应,可她却总是跟我过不去,今儿我这好不容易来个生意,人家都要给钱了,她可好,上来就降了价,生是把人从我这抢走了。这都不是第一回了……”杏花那边也不甘示弱,回道:“什么东西,人家就问那个没身子的头魂在哪,她张口就要一千,我看不过去,才跟人家说便宜点,本想着人家给了钱,我分她~可没想她上来就打我~”边说边哭,桃花听她这么说,跳起脚“呸”了一口,说道:“我呸~别臭不要脸了,在大家面前装好人呢?你还打算分我,我呸~你把人家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要分我,你用得着这样?”杏花毫不示弱,说道:“我那不是想让人家看着咱俩没通气吗?做给人家看的,你真不识好人心。”桃花:“我呸,我要一千人家都同意了,又不是不给,用得着你说八百去?”这下大家大概听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其中一个问道:“哎呀,别吵了,为点钱伤了姐妹合气不值当,头魂?是那个在役房井边的脑袋吗?天天叨叨叨的那个?”杏花和桃花同时说:“没错!除了他,还有谁!”说完两人同时捂嘴,看向巫绫鸢,巫绫鸢笑道:“我什么也没听到。”说完转身就走。这两游魂一看信息露出去了,瞬间变了脸,变成了死时的样子,朝巫绫鸢扑了过来。巫绫鸢头也没回,只是朝后一甩袖子,两个游魂就扑到了空气墙上,任凭她俩怎么敲打也无法出去。

各个宅子大体的布置都差不多,所以巫绫鸢很快找到了仆役房,果然在井边看到一个头魂……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3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