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谈晓莉txl晓风拂月
谈晓莉txl晓风拂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76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自选诗15首

(2014-12-19 17:38:59)
标签:

情感

 

2014年自选诗15首

 

《时光之慢,令人怀疑》


而他始终是陌生的
他说世间最昂贵的投资
是陪伴
承认了这一点
时光,便慢了下来

慢下来的时光
可以用欣赏的目光,看一朵花
怎样褪去红颜,看一株树
怎样脱去翠緑的衣裳
或者,看一个人怎样
闲倚云根刻姓名

而月亮还会挂在柳梢头
只要你愿意,还会美丽
更多相约的黄昏
虽然那些真实与虚幻的情意
已走出了波澜起伏的感受

如同一个女人在平原上走着
习惯了平和地对待
日出与月落,风吹和雨打
在平原上走着的女人
平淡得没有人愿意相信
甚至连她自己也怀疑
心中曾有过的
陡峭


《秋分》


就在今天,秋天将自己
一分为二
一半留给夏的热情
一半走向冬的冷清
从今天起,感觉会一天比一天寒凉
这是走在半路上的秋与我达成的共识

秋风起,云飞扬
其实秋风里有许多会飞的东西
譬如候鸟,譬如落叶
虽然后者飞不了太远
而日子已没有回旋的余地
即使落叶想回到枝头
果实已难辨前世的花朵

在这个秋分的午后
有人在听潇潇的风声
有人在看无边的落木
天边飞过一只孤鹜
离别得多么匆忙而决绝
它甚至不肯停下来
与我平分一次秋色



《寒露》

一滴水便能映照
你的沧桑
他们说这滴水
是秋的掌上明珠
待到玉润珠圆时
时光的手便连夜穿成了
水晶项链

当你戴在深秋的脖颈
光彩照人美不胜收时
可曾体会到这份
透彻的寒凉?


《我在秋天的一株草里冥想》

是否为时已晚
我是说被我忽视的一株草
而且是秋天里的一株草
想象她曾有过多少绿色的困惑
此时便有多少枯黄的心焦

其实,困惑与心焦
那是人的事情
与草何干
在这个日渐萧瑟的秋天
一株草由青转黄
面对命运的枯荣
表现得多么坦然

她甚至不想告诉我
在无花也是春天的时候
她向上生长的心情
并不逊于那株枝繁叶茂的大树



《留得残荷听雨声》


无花可赏无莲可采时
谁来收拾这一池残荷?
奈何,江南也有冬天

望断了落花流水
此时,谁在阅读这一茎残荷
谁的眼里便饱经了风霜

风刀霜剑面前
你已无法阻止一支莲
放下称净植的心事
你更无法劝说,残叶
不要堕落寒塘

还是顺其自然吧
雨打残荷时,
或许你会沿着干净的雨声
找回丢失的耳朵



《流水缘》


于是,那页折叠又打开的信笺
便注满了水意
那时播下的语言总是青枝绿叶
横竖撇捺的长势
时常弄湿我阅读的视线
沉浮不定的时候
也想投一粒石子试探水的深浅

从初雪访梅的清晨
到雨打残荷的黄昏
她追随着流水的足迹
却挽不住流水的匆匆
站在今年刚刚筑高加固的江堤上,暗忖
明年的江潮该不会泛滥了吧?

而江水与堤坝是沉默的
而你永远不会明白我此时的沉默
其实我措词严密的防线
经不住你一句轻轻的问候
好了,现在江头潮已平
就让我安静地坐下来
读一段日子,或者
读一段流水


《行香子》

我不会在纸上填词
我只会在大地上植花
植香气袭人的花
兰花,茉莉,米兰,栀子花
她们懂得
花为知己者香

特别是粉琢玉雕的白兰花
当你佩戴她在大地上行走
犹似一曲环佩叮当的“行香子”
吟诵抑扬顿挫的芬芳


《沉醉》

兰舟可以不系
鸥鹭可以不来
荷花却不能不开
这超尘入世的红颜
怕是早已看透
月光如水
女人也如水

当她们沉醉于藕花深处
水与水便溶在了一起
虽有几分
隔世离空的恍惚
却是那么地
纯净与淡定


《这个季节,适合思念》


有时,它形同虚设
如月光流泻在窗沿
更多的时候
它是根深蒂固的顽疾
疼在骨子里
眉间心上,无计可消除

当风恨成了雨
雨又哭湿了风的时候
你说你说
生活不应陷入思念的泥泞

今晨,雨过天晴
你那里海棠依旧吗?
秋天的树梢上
一只鸟回答得春光明媚


《黑夜睁开了眼睛》


看它们模仿鲜花
看它们争奇斗艳
说什么无枝可栖
飞来的白云,瞬间
化为欲望的鸟

而月亮已跌进了水里
而星星已沉睡在云里
尘埃落定时
梦外的挣扎,何妨解读为
梦里的无语

万籁俱寂
演译黑色幽默
夜,卸下了面具
请原谅我的盲目
因为那一抹亮丽
谁说黑夜的眼睛
必须是黑色的


《九月》


九月的风,神清气爽
它不疾不缓地
将九月的某个午后吹到了
不冷不热的江边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譬如送客下扬州之类)

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看退潮的江水
看看江那边黛青色朦胧的山景
那飘带似的山上
是不是住着神仙?
这样的疑惑由来已久

而我疑也沉迷,惑也陶醉
虽然眼前的孤帆远影
已驶离了烟花三月
虽然脚下退潮的日子
最容易让人忽视
虽然头顶的白云
已一朵接一朵地飘向了江心


《血液里的蝴蝶,且一只只飞来》


感觉它们是从彩云之南飞来的
一群蝴蝶
蓝天白云之下
萋萋芳草之上
请不要惊扰这些泣血的花朵

血液里的蝴蝶
且一只只飞来
请允许它们不说出高处的寒冷
也不吐露低处的疼痛
允许它们懂得择高而栖
与大地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夜色降临
还要允许满天的星星
闭上美丽的眼睛
今夜,除了那弯新月
谁能读得懂这么多
五彩斑斓的梦境
谁能对得起这么多
轻如薄翼的生命?


《缘份》

这个夏天,我与一只蜻蜓
不期而遇
这缘份不深不浅
我在读它翅膀上的清风
它似乎正在研究
我眼睛里的水意

为了留住它的纤足
我试图做一个碧水蓝天的梦
但我不是那只蜻蜓
我不了解它的梦里
是否有一枝初绽的新荷?


题图诗《飞入画中来》

-----题林凤鸣画《三思》


展翅便能平步青云
却无意寻觅高枝
也许,它们本是鸟类的智者
更乐于卧伏低处的流水

此刻,三只白鹭
就是从天空飘落的三朵白云
安详,平和,怡然自得
一只闭目凝神
一只临水照影
还有一只似乎正在思索
即将来临的命运的秋天

可以意会这与生俱来的
君子潜质
懂得三思而后行
纵然心比天高
也愿与谦卑的芦苇一同入画

或许,从此在画里命比纸薄
而身价疯涨的画外
谁又能够逃避
暮色渐苍茫
秋水逐寒凉?


《兰花开了》


你说清风阁里香气袭人时
我这里的兰花就开了
那盆墨兰开得深红亮紫
这株春剑花色浅翠透明
简单而极致的美
意象里的沉鱼与落雁

兰花,我眼中的草本精英
不食人间烟火
看淡落花流水
众草之中修炼得一身灵气清香四溢
最难得的是在世俗的审美里
懂得珍惜那一瓣洁净的素心
与兰朝夕相处一不小心
便会错觉自己也是一株草本植物

其实做一株兰花真的很好
可以在清风里摇曳
还可以在细雨中沉醉
想开花时就让他们见识
什么是真正的吐气如兰
不开花时就这么纯粹地緑着
只有兰才会这样以草的长势
赏心悦目地緑着

唉,“俗人哪解此,
看叶胜看花”
在这万紫千红群芳争艳的年代
多么想做一丛浅翠深緑的兰草
你说清风阁里香气袭人时
我这里的兰花便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