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2019-04-14 09:11:09)
标签:

杂谈

聊起宠物,想必每一个铲屎官都有说不完的话。宠物很容易触动观众情感,引发催泪效果,事实上,大多数宠物电影也都是走温情治愈路线。


2017年的《一条狗的使命》就以一条狗的生命轮回为视角展开,讲述了它和不同主人间的暖心故事,特别是它帮男主人公找回一生挚爱的传奇,在赢得观众眼泪的同时获得了超过6亿的票房,成为当年的市场奇迹。此外,无论《导盲犬小Q》还是《忠犬八公的故事》,它们都长期排在各类治愈口碑榜的前列,被众多观众推荐。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将于4月20日上映的电影《狗眼看人心》就是一部关于狗狗的宠物电影,不过这部宠物电影除了催泪、治愈等功效外,还关注了一些社会问题,属于带有一定批判色彩的现实题材作品,是一部不那么典型的宠物电影。

 

《狗眼看人心》讲述了作家余峰(黄磊 饰)和妻子亮亮(闫妮 饰)家的小狗“妮蔻”,为了救主人而被隔壁藏獒咬成重伤,余峰只想求一个道歉。可面对有权有势的藏獒主人的刁难,余峰在和各色人等打交道的过程中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最后决定抗争到底,为小狗讨回公道,由此牵出一个人与狗互相守护的故事。


一起“狗咬狗”事件引发的创作 


“这是一个受伤的小狗如何改变一家人的故事。”说到《狗眼看人心》这部电影的创作缘由,导演吴楠表示,她听了一位密友的遭遇,因为自家的宠物狗为了保护主人而被邻居家的藏獒咬伤,密友为了讨回公道而遭遇种种困难,几近崩溃。这触发了吴楠的创作灵感,“这件事小得就像一滴水,却恰恰可以照见整个社会的运作与各色人等的心态,可以用来解释我们的糟心生活何以如此”。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吴楠


剧本完成后,最终被安乐影片的总裁江志强看中并担任制片人。这部电影也是吴楠作为导演的处女作,此前她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教师和编剧,除了担任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的副教授,吴楠还创作过《满城尽带黄金甲》《疯狂的外星人》等多部知名影片。

 

在接受影视独舌的采访时,吴楠打趣说自己“是混进编剧队伍中的导演”。作为北电导演系出身的吴楠,她的本科同学乌尔善已拍出《寻龙诀》,研究生同学常征已拍出《引爆者》,所以当导演拍出自己的作品,也一直是吴楠的一个心愿。“当导演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想表达一些自己的思考,说一些诚恳的话。这是我对社会公共领域的思考,而不是仅仅做一个满足娱乐性的故事。”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在解决这起“狗咬狗”的事件中,主人公余峰碰上了只讲情面不解决问题的胡同大妈(丁嘉丽 饰),遭遇了敲诈勒索的市井流氓(冯嘉怡 饰),也领略了用“签合同”来推挡拖延的金领(汤唯 饰),除了这些外部矛盾,内在的家庭困境也就此凸显。岳母的草木皆兵,岳父的息事宁人,妻子想多要赔偿的小心思,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影片多层的矛盾冲突。


影片深处透着知识分子气息,在嬉笑怒骂与诙谐自嘲中体现一种冷眼阅世的思考与剖析,也表达了对现实问题的焦虑和自省。从这个意义上说,《狗眼看人心》更像是一部当代中产的“秋菊打官司”。

 

一位看过内部放映的观众说,“影片描绘的一些内心体验,有着社会反思的指向。比如当你觉得自己人模狗样地过着光鲜生活的时候,一件小事的发生就让你知道维护尊严和公正竟如此之难。影片进而推进,主人公意识到只有成为自己讨厌的样子,才能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此时如何选择?要坚持还是放弃自己的原则?用不义维护公义,公义还在吗?联想社会上的很多热点矛盾和事件,就会想到这部影片,事有大小,可内心的处境是相似的。”如果仅以宠物电影来给《狗眼看人心》贴标签,无疑将令很多更对的观众错过影片,它和想象的非常不一样。


非典型中年危机


提起人和宠物的关系,身为铲屎官的吴楠感同身受,“当你觉得你被信任和依赖时,你才感受到你的价值,这是一种‘认证’,我觉得这是你跟你的宠物之间的契约。”正是因为人跟宠物之间的情感十分纯粹,所以才显得格外珍贵。但是在电影里人和宠物的温情背后,是一个家庭遭遇问题之后的重重危机。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狗眼看人心》中的夫妻二人看起来衣食无忧、琴瑟和谐,原本还想在全家外出度假时“造二胎”,但就因为这么一件“狗咬狗”的小事,门没出成,波澜四起。余峰是典型的知识分子,认为这件事他只要对方出面有一个道歉,这是态度的问题,而亮亮则认为这至少需要一笔赔偿,是钱的问题。余峰认为“诚意和钱是两码事”,亮亮说是一码事:“诚意不用钱表达,用什么表达?”一句话怼住老公。

 

“多年的编剧经验告诉我,剧本其实没有情节,只有态度,不同人物之间态度和态度的冲突就是剧本结构”,吴楠表示,她着重表现的就是不同态度的对立,影片中每个人物对这件事都有自己的态度,代表一种典型的价值观,而正是这些迥然不同的价值观冲撞纠缠,使得一件简单的小破事根本得不到解决。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电影着重表现的则是这对中年夫妻。在索赔或索歉之路上,有权有势的藏獒主人根本就不露面,轮番上阵的各色人等给了夫妻一记记重击或一次次晃点。亮亮认为必须找“像样的朋友”来震住对方,余峰则认为,“怕流氓就找流氓,怕权贵就找权贵”,自己正在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亮亮认为余峰没本事还要找理由,余峰觉得亮亮庸俗无法对话。夫妻间各种扎心的话开始互抛,多年的不满开始发泄,我们已经感觉到了夫妻间的定时炸弹,会在“外敌”越发强大时被引爆……

 

有多少夫妻情投意合,有多少夫妻貌合神离?保证我们家庭稳定的究竟是现实利益,还是互相理解与相濡以沫?电影中表现的看似幸福的中年夫妻,当激情不再,一旦遇到外部矛盾激化,就彻底爆发。“当遇到类似的矛盾时,夫妻间彼此先退一步,不要把内心对世界的不满发泄到对方身上,先跟自己的内心去交流,这样你就会发现问题的本质所在,会发现夫妻间的温暖是存在的,而我们需要这种温暖。”吴楠说。

 

“电影里有一种无奈的温暖。面对复杂的外部世界,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无法言说,但是在某一刻,我们一家人彼此认同,哪怕一瞬间能够心心相印,就没有什么困境不能直面。”电影反映了一种非典型的中年危机,其中的酸楚与无奈,宽容与接纳,经历过的人在观影之后都会深有感触。


一流驯兽团队打造实拍镜头


“好莱坞一个大明星,妮可尔·基德曼,腿特别长,皮肤特别白,我媳妇觉得我们家的狗长得跟她非常像,就取名叫妮蔻。”作为主角的小狗“妮蔻”是整部电影的核心线索,但是饰演“妮蔻”的狗狗不是一只,而是三只。除了一只负责颜值担当正面拍摄之外,还有两只分别负责“文替”和“武替”。整部电影所有涉及小狗状态的戏,都是表演出来的,包括小狗的生命垂危和厌食厌水等戏份,没有采用任何特效。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在电影筹拍之初,吴楠带领团队拜访了诸多国内的驯兽团队,当得知拍摄要求之后,都表示很难满足这些要求,特别是还需要训练一只藏獒。影片一度想过采用CG特效来代替实拍,但是在制片人江志强在资金和团队两方面的大力支持下,最终从海外请来了好莱坞的团队——驯兽师安德鲁·辛普森来负责《狗眼看人心》中动物的训练。

 

安德鲁·辛普森可以说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驯兽师,他是《狼图腾》的训狼师,《权力的游戏》中的“白灵”也是由他负责训练的。跟狼、棕熊等凶猛的动物进行亲密接触对安德鲁·辛普森来说轻而易举,他可以让狼像哈士奇一样驯服地演戏,在业内享有“狼王”的美誉。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电影里使用的狗都是驯兽师在开拍前三个月挑选出来的“素人”狗,毫无表演经验,甚至还有一只是被他在送往屠宰场之前救出来的。在安德鲁·辛普森的协助下,整部电影涉及到动物的部分没遇上什么困难,很多小狗情感上的细微表达都通过镜头传递给了观众,这在国内大银幕上是不多见的。吴楠回忆起拍摄过程中因为语言问题,很多时候沟通不畅,但是安德鲁·辛普森总能读懂导演的意图。“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够跟动物成为朋友,因为他对于情感的理解非常敏锐”。

 

不光是宠物的实拍是电影的一大特色,本片的摄影指导也是一大亮点。从大名鼎鼎的《大话西游》《功夫》,到被奉为文艺经典的《似水流年》《滚滚红尘》,潘恒生的镜头语言征服了无数观众。由潘恒生来担任本片的摄影指导再合适不过了,有他的加持,也是给电影的画面上了一道保险。

 

一部非典型的宠物电影是怎样炼成的|访《狗眼看人心》导演吴楠

 

《狗眼看人心》涉及严肃话题,但它绝不是一部沉重的片子,“权贵谁住六环外啊!”之类的台词,让电影在反思现实时多了几分幽默,吐槽式的调侃在点出问题的同时,也用笑声化解了矛盾。

 

吴楠说:“电影里有句台词,‘你看着它的眼睛你不惭愧么?’其实我们只想要一个能直视彼此的眼睛而不觉得惭愧的世界。当代人背负着太沉重的壳,太复杂的网,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用像狗狗一样单纯的眼睛,也许会看到不一样的柔软和敞亮。”


【文/赵春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