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贺岁档最有趣的电影,我站定《奇门遁甲》了

(2017-12-07 12:57:54)
标签:

杂谈

“记得我们以前,扇巴掌是很开心的,现在扇得那么难过,反正以后你的巴掌也不会有以前的感觉了……”

看着大银幕上,诸葛青云(大鹏饰 )一本正经地眼含泪花对铁蜻蜓(倪妮饰)说着这句台词,全场的观众都笑疯了。

时不时全场笑抽,是5日晚《奇门遁甲》试映现场给我最直接的感受。

当时我还在想,徐克导演会不会就躲在观众席里。因为,徐老怪喜欢躲在底下偷听观众讲话,观众的反映能提供最具体的参考。

结果是,大鹏在观众席最后方,映后交流时被徐克导演喊到了台上。

大鹏说,感谢徐克、袁和平导演为他在《奇门遁甲》中安排了如此丰富的感情戏,这大概是他演绎生涯的巅峰了。哈哈哈……

诸葛青云、铁蜻蜓、小圆(周冬雨饰)、刀捕头(李治廷饰),四个人的感情戏,更准确地说是画风清奇、充满谐谑的。整部影片的故事、人物塑造、各种细节也都如是。

35年前的《奇门遁甲》与2017年的徐克+袁和平

2017年的《奇门遁甲》和1982年的港片《奇门遁甲》有多大关系?

嗯,除了名字没换、导演都是袁和平,剧情和人物层面基本没有多大关系。

1982年老版《奇门遁甲》讲的是孤儿树根在两位师父的帮助下,打倒恶人蝙蝠大师的故事。

徐克是新版的监制,也是编剧。新《奇门遁甲》讲的是天象大乱、外星妖物侵袭的时代,神秘组织“雾隐门”的老大、诸葛青云、铁蜻蜓、雾隐七子,以及被卷进来的捕头刀宜长、少女小圆等为解决危机,展开的奇幻冒险。

老版《奇门遁甲》中的“奇门遁甲”首先指代两位师父,一位老头叫奇门,一位老太婆叫遁甲(由袁和平弟弟袁仁祥反串的)。片中也展现了一些粗糙的易容、变身等奇门遁甲的武功。

老版《奇门遁甲》

2017年版中,“奇门遁甲”是雾隐门弟子门掌握的绝技,隐形、易容、变身、奇门暗语、飞天遁地。影片中设置了一种叫“御神机”的法器,可以用来打开遁甲之门,从而打败外星妖物。

影片中有个别设置是从82老版中拿过来的。比如画上的道具可以变成活的实物,人易容之后难辨真假的桥段,从细节区分人物真假等等。其实老版也是充满奇思妙想,现在看来虽然粗糙、恶趣味,但依然是很有趣的。



老版《奇门遁甲》

袁和平曾在访谈中说1982年旧版《奇门遁甲》拍摄170多天,受技术限制不断用土办法反复尝试。这的确算精耕细作了,当时的香港电影是极其高速生产的。曾经的刘伟强导演,一年可以拍4部电影。

众所周知,徐克的创作班子经常换,比如摄影、武术指导,合作的人很多。而袁和平导演,是在好莱坞都很知名的动作指导,作品有《黑客帝国》系列、《杀死比尔》前两部、《卧虎藏龙》、《叶问》、《一代宗师》等等。

香港的动作指导或者说武术指导,分南北两派,南派以硬马硬桥、真功实打著称,代表人物为刘家良、刘湛父子。北派动作以技巧为主,舞台化痕迹浓,浪漫惊异,代表人物为袁和平、袁小田、唐佳等。

袁和平、徐克

徐克和袁和平的联手,曾经最有历史影响力的巅峰作品是《黄飞鸿2》,整个《黄飞鸿》系列,当时重启了清末民初功夫片潮流。

现在两人推出的新《奇门遁甲》,塑造了一个充满豪情、奇思妙想、既有东方奇幻又有西方元素的世界,最大限度地展现出新奇的视觉冲击。

东方文化与西方元素

整部影片分为“六回”,字幕的这种结构,跟传统武侠小说一样。

片中有很多古代文明的元素。“天降赤目,白虎出土”是对苍生岌岌可危的暗喻。

影片中的很多道具,如雾隐门监测气场的地动仪,是中国古代领先的发明。

雾隐门弟子掌的灯,形状像骰子;大战中出现的很多油纸伞,在82老版《奇门遁甲》中奇门师父也用过;铁蜻蜓披的蓑衣,给刀捕头盖的茅草;幽冥山庄、三生阁、不老阎王、八臂猿等名字,很多都充满东方特点。

身怀绝技的雾隐门弟子,什么千里眼、顺风耳等等都是平时隐于市井的普通人,他们有的是街边卖小玩意的,有的是算卦的,有的卖烧饼等等,是大隐隐于市的中国传统武侠精神。

倪妮饰演的铁蜻蜓,出场简直丑得不忍直视,完全没想到。

像铁蜻蜓的易容、变身,像个床单一样飘来飘去的,这些造型或者桥段等都是以本土文化为底的怪力乱神、“蛊术”式的各种“神秘次文化”(其实这也是电影“狄仁杰”系列的亮点。)

《奇门遁甲》的整个概念都是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但又明显撷取了好莱坞超级英雄科幻片的元素。按照袁和平的说法,是他与徐克设想“将世界观打破三界,结合外星文明来个更大的,内容囊括古代、现代和外星元素,又对应了当代人的情感需求。”

因此,影片中出现了两个设定极其好莱坞化的颇具现代感的反派外星妖物。

这两个外星妖物,已经完全不像中国民间文化中的鬼狐仙怪之流,偏西方重工业,并且能进行语言对话。当然这里的语言对话,完全不同于老版中“水缸小孩”、鱼等明显恶搞式呆萌的后期配音。

中国电影诞生了一群超级英雄?

李治廷饰演的刀捕头,人物设定上非常契合好莱坞电影中超级英雄的成长路线。片中,甚至给他安排了钢铁手臂、钢铁腿。

他是从最底层无能的、呆傻的、被嫌弃的新捕头,到后期武功突飞猛进,他也一直保持着一颗最单纯、真诚、善良的初心。虽然在这一部中,受篇幅限制,刀捕头不算是唯一主角,但就目前内容和结尾看,《奇门遁甲》明显是有续集的。

根据制片人魏君子在杭州新力量论坛的发言上,创造中国的超级英雄本就是影片的一个初衷。

仔细想想,其实不止刀捕头,雾隐门的弟子们、少女小圆,都是超级英雄。

他们都具有非常明显的超级英雄特质:无论怎么打都打不死,这一秒打死了下一秒就能复活。

看到最后,我也是惊呆了,居然连一个配角都死不了……

女性人物设定的新鲜感

倪妮饰演的铁蜻蜓,非常具有英气,有一些林青霞经典造型的味道,又跟《西游降魔篇》里的段小姐、《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悟空传》里的阿紫都有不同。

周冬雨饰演的小圆,真的非常贴合周冬雨的形象,但又有变化。小圆的角色承载了女性的拯救功能,这也是蛮少见的,再多说怕剧透了。

柳岩在影片中的角色叫“大鼻毛”,最初的角色名字是“花想容”,一听就是性感女性的代言,“大鼻毛”的设定还是有些颠覆性的新意,柳岩的部分承载了很多反差萌的笑点。

从《捉妖记》、《九层妖塔》、《寻龙诀》到《奇门遁甲》

中国的魔幻电影、奇幻电影,在《捉妖记》时达到了商业上的一个高峰。

在《捉妖记》之前,我们能掰着手指头数出来的魔幻/奇幻类电影是《画皮》系列,再往前数,是2005年陈凯歌导演的《无极》。

在西方文化中,恶魔是人性恶的化身,好莱坞魔幻大片往往是善恶二元对立的主题,恶魔必定会被正义的力量消灭,正邪势不两立。如《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系列。

在东方文明中,我们没有强烈的宗教信仰,由于道教本土宗教的影响,我们讲究“万物有灵”。“妖”可能是动物也可以是植物,是“吸收天地之精华”修炼而成人形的。

《画皮》系列讲究妖也有人的感情,尤其是《画皮2》本质上是在讲爱情。《捉妖记》讲人妖共存,并非善恶简单的二元对立。

《捉妖记》

《西游降魔篇》中陈玄奘降服鱼妖、猪妖和孙悟空,念叨着“人间大爱”将他们改造成于社会有益的善良之人。

《九层妖塔》中试图将胡八一塑造成一个超级英雄,但是更多的力量用在了仿生生物的特效上,拍出来中国第一部有怪兽的电影。

《寻龙诀》是整体上完成度最高的一部。叙事清晰,是好莱坞类型中明显的“夺宝探险”类,叙事重点就是如何一步步度过关卡,并且也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如片中两大机关“八卦迷魂阵”和“磷石奈何桥”。

《寻龙诀》磷石奈何桥

到了《奇门遁甲》,形式上力求多变,革新特效,创新动作设计;内容上故事新编,重建和扩大世界观,这些都是能明显感觉到徐克、袁和平两位导演想做的。所以,片中三目怪鱼、九天玄鸟,江湖几大掌门跟西方科幻片中、重工业化的外星妖物融在了一个故事里。

特效上的视觉冲击力还是不容置疑的,毕竟,运用高科技手段在银幕上再造奇幻的武侠世界,一直都是徐克导演提升电影美学、电影工业的宏大理想。

但在叙事上,存在一些缺憾和不足,有时在展示奇思妙想的技巧、场面的过程中,忘掉了故事。塑造了好莱坞电影中的外星妖物,高潮大战中能力值太鸡肋。人物塑造上,虽然连配角都很活泼很可爱很搞笑,但还是缺乏深度。

总体上,瑕不掩瑜吧,是一部充满想象力、有趣好笑的合家欢电影,做到这一点在当下的电影中已经很难得了。

【文/洛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