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素人萌娃成为荧屏“新宠”,全面起底童星产业链

2016-11-23 11:38:55评论 杂谈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陆玖

随着《爸爸去哪儿4》的热播,荧屏上再掀起了一股萌娃热,但令人颇为意外的是,节目中最红的不是“星二代”,而是新加入的素人萌娃“阿拉蕾”。不久前,网络口碑爆棚的《小戏骨》也让节目中扮演“白娘子”、“许仙”的一众素人小演员走红。

“限娃令”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亲子节目的泛滥,却无法限制市场对萌娃们的渴望,从综艺节目到影视剧中频频走出“小明星”,观众们对于“萌娃”的追捧并未消减,以“萌娃”为卖点的节目仍层出不穷。尽管“星二代”们受限了,素人却取而代之成为荧幕“新宠”。随着“萌娃”走红,类似“董力阿拉蕾cp被指炒作过火”这样的道德话题又随之伴生。

无论如何在这背后,是娱乐圈“童星梦”热度不减,是无数抱持着“望子成龙”家长们的牺牲和热望。记者发现,以推出“萌娃”为核心的童星产业链早已初见成型,从培训到经纪,再到输送进演艺圈拍戏商演的造星模式自成体系,同时也有着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市场阴影,以及这个“以时间为赌注”的行业的残酷一面。

童星制造:三百万方能培养一个童星?

《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依旧打出童星牌

《爸爸4》捧红的童星“阿拉蕾”是为素人嘉宾

经纪人千里早前做的是常规演员经纪。在频繁和剧组接触中,他发现了童星经纪市场的前景和商机,“做成人演员经纪的公司已经差不多饱和,几家大的经纪公司早就有了规模,再怎么也竞争不过他们,而且现在明星们基本上都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而另一方面,在影视行业的规模化和专门化趋势下,细分市场逐渐形成,小孩、老人、动物…特殊“演员”的需求一直不衰,细分市场的专门经纪人应运而生。于是,他成了一名专门从事童星经纪的经纪人。

童星经纪人和普通的明星经纪大体相似,负责旗下艺人的工作接洽、包装和推广。但也有着微妙不同——他的艺人是一群年龄介乎于7岁到12岁不等的小朋友。目前在他的手下经营着十个左右的小童星。除了日常通告,他要负责给孩子们安排培训和练习,“你要了解他,你们俩既像朋友又像兄弟又像同学,又像父子或者父女。”

据千里介绍,其所属的公司在童星经纪行业里“颇具规模”,已有14年的从业资质,目前拥有上百位的签约童星。旗下的麒麟baby曾登过春晚,程可儿出演过多部电视剧。目前人气火爆的偶像组合tfboys中的一名成员和上过春晚名声大噪的童星小宝,都曾在他的公司接受培训。

这些“准童星们”来源不同。有时,童星经纪人甚至需要“上街”去物色合适的素人小朋友们,递上来自“娱乐圈的邀请函”,如今这种情况现已并不常见,因为仅仅是主动报名应选,想要让自己的小孩进入娱乐圈的家长就足够让童星经纪公司们挑花眼。

据千里介绍,每次公司选拔新人都会接到数百名的小孩资料,他们一般会安排四到五轮的面试,才能最终挑选出适合的小朋友。“选择的标准第一当然是颜值,帅的、漂亮的或者是可爱的、招人喜欢的,第二个就是心理素质。”

儿童特摄剧导演董艳萍同样感受到来自家长和孩子们的热情。因为题材特殊,她执导的作品多以儿童演员为主,面向的也主要是儿童市场,之前由她执导的儿童特摄剧《舞法天女》曾在微博引发热议。“以前找小朋友还是挺难找的,因为家长不太愿意。有一些家长认为这个圈子是一个大染缸。”现在来应征小演员的数量激增,每次试镜都有上百个报名者。“这五六年可能是自媒体的缘故吧,80后的家长自己都想成网红、想被关注,这可能是一个全民心态。他们看到同龄的小朋友都很好,被关注被喜欢,他们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董艳萍将这个现象归结为“市场细分后带来的需求”。

与此同时,为了让孩子成为小明星,家长们往往不计成本和投入,只为了让自己的小孩成为小明星。而童星经纪公司的出现则给这些家长们的期望找到了出口。

麒麟baby(资料图片)

有媒体统计,目前北京有涉及“童星培训”大大小小多达到几十家,而其中拥有正规培训资质的公司并不多(据资料,一般培训类机构至少要具备经教育部门审核、批准的培训资质,以及工商部门审批的营业资质,由物价部门核定收费标准,相关教师、导师也要具备相关职业资格证书),具备娱乐圈资源的更是少之又少。而其中也存在不少以牟利为目的的“黑心经纪公司”。此前曾有不少家长花巨资却遭遇骗局的报道,“家长斥资40万只得到一张唱片”、“家长带孩子参加童星训练班,却被各种以培训为名义要求上缴费用”等新闻屡见报端。

经纪人千里承认这个行业确实“鱼龙混杂”:“可能正儿八经的童星经纪公司,连十家,不,连五家都不到。”而这些“假经纪公司”通常只是从孩子们身上榨取经济利益,对于所谓“造星”只字未提。“说白了,(家长)只是花高价报了一个培训班,对方根本不可能给你接到通告和活动”,有业内人士透露表示。

另一方面,这些不正规的培训机构往往会设立名目巧立的收费项目,甚至为了能向家长收取高额费用,故意在选拔中淘汰一些小朋友,紧接着以“培训后可以推成小明星”的名目,诱惑家长砸钱参加课程培训,这些课程价格动辄上千上万。

如何分辨这些真假混杂的童星经纪公司?千里表示,正规的童星经纪公司,对于有潜力的小朋友,通常会主动承担培训的费用。有时候也会向家长收取一些培训费用,这种情况发生在“那些已经在选拔中被淘汰了,但家长们又抱着强烈的一定要孩子入行的愿望”,他们可以继续留下孩子,但培训的费用需要家长自理。千里将自己的公司区别于那些“不良”公司,并一再强调并不靠家长的钱盈利,甚至公司还会赔钱进去。据他介绍,将一个素人小孩成功推成小明星,通常需要投入几百万的培养成本,而公司基本上承担了三分之二的费用,相比之下,家长们的投入已经相当划算。

在相关某吧中,来自网友的发言(图片截自网络)

而现下的童星经纪公司的造星流水线模式大抵有如下几个步骤:

第一阶段为培养。孩子们根据公司的规划参加声乐、乐器、表演等课程,以达到“艺人”的基础要求,千里透露,“光培养声台形表都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除了日常的校园课程之外,这些小朋友们面临密密麻麻的培训课程和通告行程。“童星这条路真的是不好走,也是比较辛苦比较累的。”

接下来则是包装阶段,推送孩子们上活动,制造标签和话题。等培训和包装完,经纪公司就开始给小童星们接活动做宣传和推广。“包装和宣传加后期的市场推广才是最重要的”,经纪公司会为这些小童星们进行形象包装和策划,并有专业的通稿渠道来对小童星们进行宣传,而这方面才是最大的开支部分。千里举了一个例子:倘若培养一个小童星需要花费三百万,公司可能就会承担200到250万。而按照这样的算法,这对一个拥有近百位小童星的经纪公司来说,光包装投入就是笔巨大的开支。

当然,并非每个小童星都可以得到公司这样的力捧,资源总是会倾斜给条件更好的“艺人”。但总的来说,这仍是一项耗资不菲的投资,并且可能大部分小童星的收入根本无法填补这项投入。

程可儿(资料图片)

童星经纪公司真正赚钱的部分可能并非来自于童星们的片酬收入,而是通过将这些艺人资源进行变卖或者套现,“比如,我们自己也会投资和制作这种以儿童为主导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那我们就有了天然的艺人资源,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千里介绍。在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火热,但演员片酬动辄天价的当下,自己拥有艺人资源无疑可以节省大量成本。而且,面向儿童的市场本身具有无限可能,细分市场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潜能似乎也值得期待,更有业内人士这样形容“每天多少广告,就像奶粉、尿不湿、服装……好多赞助。”

另一种形式不常见,却更具有“商业交易的味道”:在童星经纪公司通过选拔培训和操盘推动下,一些小童星们有了一定知名度后,往往会经历“被挖角”和“类似于转会形式”的挪腾。某童星经纪公司曾经一手培养和挖掘了知名童星Y和X,前者后来几经辗转被某以偶像养成著称的国内经纪公司挖走,并成为目前国内最热的人气偶像组合成员。而后者在该经纪公司的操作下登上了春晚,成为了名气不小的童星后,自立了门户。目前,这两位“小童星”的身价不可同日而语,但该经纪人对放走这些潜力股却并不觉得可惜。“他在之前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公司给他的,包括他的培养,他的舞蹈,包括前期的那些活动和铺垫,不然(后来)的公司怎么选中他呢?”他说,“就像运动员转会一样,我们当时也收取了一些转会费。”

而一个童星为了更多的获得机会,会挂靠在多个童星经纪旗下的情况也是有发生,“就像一套房子可能有好几个房产中介,我们碰到过好几个经纪人都有同一个小孩的资料。”温若寒说,“不像普通的演员,一个经纪人就负责一个艺人。”

跑组、拍戏、商演:花50万上戏?走红后片酬翻数番

《小戏骨-白蛇传》剧照(资料图片)

培训仅仅只是基础,能否真正推动这些小演员们上戏,才是决定这些孩子最终能否成为明星的关键一环。而这一环被千里认为是专业的童星机构相比那些“骗钱公司”的最大不同。

据他介绍,正规童星经纪公司百分之百可以推荐孩子们拍戏和参加通告。“我们公司每一个小童星都能被推到戏中去,因为我们每年对于小朋友都会有活动量的考核,你不参加活动的话,那培养你干吗呢?那不是白投入了吗?白培养了吗?”在另一位童星经纪人小L的朋友圈中,充斥着自己旗下小朋友们在拍戏时和明星们的合影,可以被看作是其业务能力的高调展示。

因为专业童星经纪公司兴起,剧组挑选小演员的途径已从过去的“少年宫、专门的舞蹈表演类艺术院校去搜罗”的挑选模式,逐渐进化成在经纪人主动推荐中进行选拔的模式。“往往我们刚发出组讯,就会有不少的童星经纪人向我们发来好多位小朋友们的资料”,曾替不少影视剧招募过演员的制片人温若寒表示。而负责剧组casting工作的一位业内人士也曾见过这种现象,“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常去一些剧组筹备的宾馆和公寓,一栋楼跑下来以后能够跑五六个组。”

前不久大热的《小戏骨》节目剧组,在选角时收到了数千份面试资料。最为走红的“小樱桃”则是在经纪人的带领下参与甄选,最终从数千个孩子中脱颖而出。

能够参与影视作品的拍摄,仅仅只是开始。由于电视剧题材的限制,小演员们参演的大多都是剧中主演的童年戏,注定了他们的戏份不多,难成焦点。很少有童星能像小樱桃、小芈月那样通过一部作品快速获得外界关注。而红与不红,对大多数只能依赖于客串而获得零星出演机会的小演员来说,有着巨大的差距。

小樱桃陶奕希白娘子造型(资料图片)

为了能让孩子们进入演艺圈,家长们的开销往往不菲,但普通童星们的片酬其实并不太高,“每个月能有个5000块就算相当不错了,”某不愿透露名字的业内人士表示,“拍一个广告的话可能几千块钱,接一部戏,好一点的角色,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的,可能最后的打包价也只有几万块钱,而这些钱还要和经纪公司分成,最后真正到家长手中的其实并不多。”据《小戏骨》总导演潘礼平透露,除了几位来自于农村的家庭困难的小演员,会得到象征性的补贴,参演节目的小演员几乎都是零片酬出演。

一旦走红,这种情形则会大有不同,商演和演出机会将大大增加,身价水涨船高。尽管和成年演员动辄近亿的天价片酬相比,小朋友的片酬不值一提。在童星这个闭合生态圈中,同样也有着成年演员那般的咖位差异。“同样的孩子,我们肯定也会优先考虑有一定知名度的。当然也得看片酬,如果这个家长狮子大开口,以及这个角色又不是重要到只有他能完成的情况下,有优秀的其他演员我们也会用其他演员的。”那位负责剧组casting工作的业内人士透露。

小宝王一鸣(资料图片)

更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虽然大多数的童星工作酬劳并不算高,但一些已经“小有名气”的小明星,完全能够通过工作维持家庭的开支甚至赚到钱。“不红的拍广告几千,红的拍广告就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中间差距翻了好多倍。”该业内人士还透露,此前凭借着“小光头”形象走红的某位小童星,他的父母用他赚的钱已经在当地买了好几套房子。而此前通过登上春晚走红的童星“小宝”,他的父母干脆自立门户,开了一家专门童星培训公司。凭借着“小宝”的活体招牌,这家公司在无数望子成龙的家长中颇负盛名。

成名之后巨大诱惑也动摇着孩子们和家长,潘礼平透露,节目组正试图和节目中的小演员们签约,而这个“合约”将严格规定其不能接演商业活动,但并不限制出演影视作品,这合约也意味着将切断这些已经小有名气的小童星们可以想见的捞金和露脸机会。在潘礼平看来这都是为了保护孩子们不要过早的被商业化。他承认,有部分的家长对于这个合约仍然还有抵触。

据《小戏骨》的执行导演梅子介绍,节目和小演员们红了之后,曾有人捧着五十万来找到节目组只为小孩求一个角色,甚至还有明星“递话”表示自己的孩子想要参演《小戏骨》,但这些都被节目组婉拒,“还是要看合适不合适”,她说。她透露,除了早有经纪合约在身的小樱桃之外,其他小演员的签约工作开展的很顺利。

面对小演员们走红后外界开出的诱惑,梅子对《小戏骨》的吸引力很有信心,“在《小戏骨》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的,演技、生活、学习……我们一样都不落下。”她说,“现在白娘子火了,好多大的剧、电影都来找小樱桃拍,但是她还是愿意自费来长沙,竞选我们的下一部剧。”

残酷童星梦:与时间赛跑的孩子和被绑架的家长

刘楚恬凭借小芈月一角走红(资料图片)

支撑家长们带着孩子追逐明星梦的理由各有不同,有的为了让孩子们实现自己的明星梦,有的则是为了让向往娱乐圈的孩子的童年没有遗憾,而有的可能纯粹只是因为这是一门“生意”。

经纪人千里接触过大量的孩子家长,“我觉得20%的家长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名成星,80%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体验一下,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能够得到一些历练和成长。能成名最好,不成名的话也不会急于求成。”他也碰到过来自家长的无形压力,“会有家长跟我说,老师我就拜托你了,我的孩子以后就仰仗着你了,我的孩子火了以后又怎么怎么样。”

据董艳萍导演透露,几乎所有小朋友演戏时,家长都会待在片场随时候场。一大群“妈妈帮”,成了拍摄现场一道特殊风景线,“有时候为了孩子兼顾学习,父母拿着书本就在片场教他,在拍摄的过程当中,父母会时刻督促,只要有间隙就会让他写作业。”温若寒也在片场见过类似场景,有时候为了孩子不落下学习,片场还会随时待命一个辅导功课的家庭老师。

在大多数家长对娱乐圈怀着疯狂的希望时,他们的人生在某种程度上也被娱乐圈所捆绑。“我见过山西的、福建的、青岛的、四川的、贵州的家长带着孩子来北京,有的甚至辞了职专心北漂”,有业内童星经纪人表示。而在新闻报道中,张子枫、小宝等童星也正是这种模式之下的典型:母亲为了孩子辞去体面的工作,在北京住着地下室带着孩子辗转各个片场,最终捧出了个小明星。

张一山成功靠《余罪》再次走红成为榜样(资料图片)

这份家长们的“童星梦”,对孩子们来说,却远比想象中的更复杂和残酷。

过早进入影视圈这个充斥着“成人游戏”的环境,在某种程度上势必是要以折损“天真”、“孩子气”为代价的。董艳萍拍摄了大量以孩子为主角的影视剧,见过不少迷失的案例,“一个剧播出后,这些小演员的粉丝一般都会成倍成倍上升,她们就会变成圈子里的小明星,接广告接剧组的机会多了。我也会看到一些负面的事情,比如她们之间的友谊可能不如以前,比如说互相之间会开始有比较了,也会比较急地想去争取更多机会。虽然是小孩子的世界,但还是很现实的。”

温若寒同样在剧组见到过小演员们“成人化”一面:“有时候他们撒娇的举动,还有他们无意中表露出的阶级化意识,会让你觉得他们在那个瞬间不像是个孩子了。家长好多时候都主观地开始来给孩子灌输成人思想,比如说你在剧组里面见到谁要怎么样……”,他对此表示担忧。

尽管流行的影视剧中对“孩童”角色的需求在增多,以及儿童剧、萌娃综艺等细分市场的兴起,但面对大量想要进入演艺圈的“孩子们”,这些需求远远无法消化“供给”。这也意味着,对于孩子们来说,能够走红出名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尽管有专业经纪人打理负责推戏,机会对孩子们来说依旧不易。“现在这个产业基数大,可能70%的戏都需要小孩。经纪人手握着70%大的产业,但是70%里每一个要的小孩又不一样,那垂直细分以后对于每一个小孩来说,你的机会其实已经被稀释得很少了”,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

宣称旗下小童星百分百会被推上通告的千里也承认,“成名成星还是要靠机遇,每个小朋友的活动通告量都非常多,可能每个人所抓的机会不一样,也许这部戏你拍了,另一个人也拍了,可能另一个人火了,你就没有火。”

竞争是演艺圈常态,留给这些孩子们的时间并不宽容。据业内不少童星经纪人介绍,一般童星的合约都会在3-5年,这是因为童星这个行业的特殊性。“4岁到12岁之间的小孩被称为童星的。比如说我签了一个4岁的孩子,在三年到五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八岁了,如果没有潜质的话,就会被淘汰。如果在这个时间中,有很大的作为,还在没到12岁,是可以有机会红的。而如果我签了一个六岁的孩子,五年合约满的时候,已经12岁不是童星了。成人的时间是比较长的,而对于童星来说,时间是非常短的,要在有限的时间里面把自己的本能和闪光点去发出来让别人去认识你喜欢你。”

是继续留在行业挣扎还是回归普通生活,对一些孩子和家长来说,无疑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选择前者,投身演艺活动会影响小孩子越来越吃紧的学习生活。而选择后者,则意味着要完全放下对演艺圈的迷恋和期待。

时间另一个残酷性在于,孩子不得不面临青春期的严峻考验,外形、身材的自然变化终会优胜劣汰掉一大批“长大的童星”,而这种自然客观的差距可能很难通过“努力”、“刻苦”等主观因素去弥补。“刚刚拍完戏时还不错,但是过了一两年,有新人替代他了,或者青春期到了,自己的外形变了,就会没有机会了”,董艳萍导演感慨到。

吴磊完成了从童星向成年偶像的转型(资料图片)

在我们的走访中,张一山、吴磊等演员的名字被屡屡提及,而这也恰恰代表了童星们的两个励志方向。

张一山通过《家有儿女》成为家喻户晓的小明星,但在他漫长的青春期生涯中,一度遭到了“颜值不够,没戏可拍”的尴尬,直到凭借《余罪》再走红。吴磊则是另一个“令人羡慕”的案例,从4岁开始一直在圈里拍戏,并长时间在这个圈子内保持高频次曝光,凭借颜值和人气,最终顺利完成从童星到知名演员的长大升级。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幸运,更多的小童星们面临的大多都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尴尬现实。“像吴磊这样的,毕竟是金字塔上的少数”,温若寒如此感慨。

“也许小的时候可能不是那么火,但有很多演戏的经历,对以后考电影学院也会有一定帮助。打个比方张一山,你觉得以他的颜值来说,北京电影学院能录取他吗?小的时候不拍戏,你到之后能这么火吗?很难的。”而来自于童星经纪人千里的这番话或许能够代表一部分家长目前微妙的心态:尽管投资巨大、未来渺渺、行业残酷,但为了哪怕有一丝可能成功的未来,他们仍不想放弃。

版权声明: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影视独舌】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请回复“转载”,了解具体要求!)

微信号:dusheme

有观点、有态度、有温度的行业交流平台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