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晋韵诗词
晋韵诗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31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间诗话第91期

(2017-11-10 13:51:29)
标签:

晋韵诗词网刊

文化

选诗

分类: 人间诗话
人间诗话第91期

人间诗话:

诗星推荐---十鼔诗歌十首

推荐理由:十鼔老师的诗歌,简洁凝练,委婉含蓄,形象传神,诗语灵动,善于从

日常生活里,挖掘出诗意,张力十足,耐嚼耐品,情感撼人心魄。



○上坟
───致逝去多年的母亲


又来了,当我走近时听见你说
又来了,亲切地问候
熟悉的气息象暮晚的家园
让我甘愿归来

真想看你的脸
是否还带着那年白雪的村庄
目送亲人远去
风一遍遍传递你喊了再喊的叮嘱
年幼的儿女
是你永远也过不去的一条河

又来了,满山黄土不语
小雨簌簌里放一盏不灭的心灯
你记忆里的小油灯
一只鹰飞起时留下的羽
常在夜晚划开思念的泪光

小鸟不飞,在暗里念叨果实
一棵小草推醒大地
又来了,站在你面前
多想自己就是一根钎子
凿开那道门领你出来
去看看行走的他们,沉甸甸的大道
通向高速

○孕妇


让我回忆一下,我的影子似乎被什么覆盖过
啊,想起来了,是那楼道的一面漆墙
它鼓出来,大口的喘气,大口的望外走
它是一个孕妇,已全然不顾
粉红色的桃子掉出来,羞涩从缠绕里出来不再扭捏
一定是走了很远的路领回来魔术
是的她已全然不顾了,只有一个立场
她渴望着涌出,她加快脚步越来越紧的走
我看着她想到祖国的航空母舰
可感的呼吸让我想到蜻蜓,在冲向水面的一刻
已经准备好了抵抗,就象我此时写下的每一个字
都是大地的飞跃。都是一粒粒芝麻
祖国,当我再一次供出自我喃喃的念着时
她却对祖国一字未吐,只是仰头向上,数着台阶
好象她的婴儿一点点长高!



●父亲的背影
我看着那个背影
此时他正在用一根木棍敲打着野草
为坟茔前腾出一块空地
好把祭奠摆上去
把思念点起来
 
看着他黑色的衣衫
突然的内心涌起一阵悲哀
我想起黑夜的蝙蝠
它们甘愿把白日让出
舍弃森林美丽的床和梦境的沐浴
他们放弃成为鸟
 
父亲,何时野草终将也会埋过你的头顶
那时我又在哪
还是这野草路径
还是如你一样的凝视
而幽灵就在旁边看着我们哭泣
放下必经的台阶
 




●错觉

黄昏经过老龙头天色稍阴
老桥依旧默默哈腰
抚弄水中一片瓷片
上面昨夜的月光总也擦不净
不见飞鸟
只有几件碎衣服
被一根根棍子穿过
站在田里舞动衣袖
仿佛对摆布已经默许
我突然发生奇想
来到另一个星球
同样这样一片田地
而那几个假人
就像几只披蓑衣的鸵鸟提着灯笼
刚从远方回来
指着这一地绿色说:看这大雪
似生命欲再次经历最后一刻

●孩子


三十七岁,我依然还是孩子
穿越一片树林
黑暗里,似有幽蓝的眼喊你
风象沙沙的蛇
在身后蹑足走近
和父亲走在夜晚
我几次扯他的衣角
这时,父亲就会高声咳嗽一嗓子
然后问我工作的事情
问孩子和我的媳妇
走出树林时
父亲指指灯光的路口──
“回家吧!”

然后,父亲转身往回走
远远地,又传来他高声一嗓子
象被油炸的獾
我相信躲在云里的星朵
使劲噙着一滴泪,在积攒光亮

●秋天的玉米地


这是我的青春,还是我的坟场
雾幔宁静,树抱着梦站在河边
看大地最后梳理着发辫
时间会将它盘结
留给春天走来的人洗亮内心

现在我看不见一个人
把这荒芜抱回家
这些黄色的脸,一根根骨抱紧
这么多灰色青蛙排列成阵
一起准备对天鸣叫

这么多询问来路的被遗弃的肉身
一起等另一片季节
我承认我的青春正和他们一起拒绝
等待更大的死和喊出

生命太急,我愿意承认
我存在,我就是黑暗
等待被光领走,留下一盘棋的遗嘱:
一个人,就是田地里的黑衣遥远的抽泣
一个国家,就是一场场季节撕杀过河
在这路上,看这大片沙黄的天地
我忽然想听到马的孤独和凄凉的歌声


●烟灰记


烟在嘴里,火山一样喷发
落下一小堆灰,谁被埋在下面
一小堆灰
是一个儿童的身体,柔软到不敢抚摸

是被弄脏的雪。越想抚弄出洁白
越是沾上黑
像星被夜浸染到深处
有时整个村落,灯光齐闭

一小堆灰
是被火烧掉的名单
太久了,我们找不到孩子的脸
就用雪造一个孩子,叫他看羞耻的世界
很俊的孩子,看着看着就没了

一小堆灰
这小小叛徒,他表达出海的愤怒
裹着风,向另一个世界喊话和流去




湖水(三首)

○椰树林


灯光照在那里
静静的椰树林像一群外星人
他们彼此不说话
也没有拥抱
齐齐望着天空的星际
他们的故乡在那里
光滑的草地
我看着灯光的倒影
像一个人走在上面
低低地呼吸
我知道那是我
此时不知道如何抚慰这些离乡人
在徘徊
并想起故乡山脚下
那些依次灭了灯光的夜晚

阿尔卑斯山草地


没有去过那里
只在图片上闻到它的香气
像是一匹绿色野兽的脊背
在风里起伏
云在远处涌动
高高的阿尔卑斯山盔甲沉重
在它粗矿的山石里面
流着和人类相同的血
滋养着这鲜绿的草地
一年一年书写着过往的生命
或许某一天绿草依旧在
但高空却永久失去了鹰的叫声
还有回归故乡的群鹤
他们都被埋葬在无耻争夺的战争中


湖水


如一片巨大荷叶
托着捕鱼人还有飞虫
我的眼睛湿润了
多么让人沉醉
但我又突然害怕
飓风来了呢,暴雨来了呢
如何逃跑啊

充满绿的人间
我不愿离去,有我蚀骨的爱
想到地球,高空里看它
被多少巨大的荷叶覆盖
才如此金光闪闪

我爱的人间
用顽固的胶水将我粘起吧
我要永远留在这里
假如某天命运之神抽走荷叶
我的人类就会掉下去
再没有谁能看到
原野冲破黑夜的枝头上
小鸟弹枝而起的寂寞




     十鼓简介(1971~),又笔名的蓝,原名宋文军,字准阳,辽宁庄河人,祖籍山东省乳山市夏村镇南江村(旧称山东登州府海阳县)。诗歌爱好者,不加入任何写作协会。著有长诗《高不可攀的蝴蝶》。有诗歌作品见《晋韵诗词》《诗刊》、《诗林》、《诗歌月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青年作家》等多家报刊。有诗作入选《21世纪中国最佳诗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人间诗话92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人间诗话92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