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2016-07-23 08:31:11)
标签:

转载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一生只为那一刻,我们一起去望月、赏雪:在樱花和枫叶下饮酒,唱歌,在浮世漂着多么快乐;就像漂在水中的葫芦,让我们把尘世的烦忧忘却。”

 

日语的读法“浮世”与“忧世”同音。“忧世”一词来自佛教用语,本意指人的生死轮回和人世的虚无缥缈。

日本人身处茫茫大海中一个孤零零的小岛,像脚踏颠簸飘摇的小船,时时刻刻生活于不安之中,骨子里有种不同寻常的危机意识。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自然环境对日本文化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他们偏爱樱花,既欣赏花开枝头烂漫的绽放之美,也能够从容地欣赏樱花凋零之时遍地落英的毁灭之美,有此感叹生命之短暂,世事之无常。这种隐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悲哀、伤感、愁苦和郁闷的情绪,即为逐渐植根于日本民族文化之中的大和民族的审美意识“物哀”

“日本人生性好斗又谦恭温和,崇奉军国主义的穷兵黩武却又同时具有耽美特征,桀骜不驯而又彬彬有礼,冥顽不灵又顺从灵活,忠诚守信时又出尔反尔,勇敢而又怯弱,保守而尚新,如此这般。”这是本尼迪克在《菊与刀—日本文化类型》中对日本人的矛盾性格和日本文化的双重性的揭示。

兴起于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所描绘的正是当时日本社会的人情世态和习俗风物,表现的多是歌舞伎与茶社的生活场景,与出世超脱相对,处处流露出“人生苦短,需及时行乐”的思想。

其实,我们应该认识到,浮世绘的内涵并非只停留在歌舞伎演员、艺妓、茶社、春宫画和色情业等名词的层面上。它扎根于平民之壤,由江户时代特有的社会环境与民俗风情催生、绽放,具有纯正的日本血统。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上野花见之体 花见之宴1680-1690 菱川师宣

菱川师宣被学界公认为浮世绘版画的创始人,因此亦称“浮世绘鼻祖”。

菱川师宣所作绘本的特点是大画面,基本跨页对开,文字被压缩到上方五分之一左右的位置,形成了与传统版画截然不同的风格。有史以来插图从属于文字的传统形式被颠倒过来,版画成为出版物的主要内容。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图片美女集合(源氏王子参观皇后古稀殿)1683

到了1680年左右,菱川师宣将画面从册装图书的形式中彻底独立出来,创造了单幅版画,日语成为“一枚摺”(“摺”意即“拓印”),这是浮世绘的典型式样。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吉原之体 扬屋大寄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 Procession of High-Ranking Courtesans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Viewing Cherry Blossoms in Ueno (Ueno hanami no tei), Sheet 101680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Viewing Cherry Blossoms in Ueno (Ueno hanami no tei), Sheet 1681-1684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青楼十二时 丑之刻 喜多川歌磨

“深宵的女人换上家用的木屐,一只手捉住胸前的轻花衣服,防它滑下肩来,一只手握着一炷香,香头飘出细细的烟……她立在那里,像是太高,低垂的颈子太细、太长,还没踏到木屐上的小白脚又小的不合适。然而她确实知道她是被爱着的,虽然那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因为心定,夜显得更静了,也更悠久。”

这是张爱玲对日本美人画《青楼十二时》之丑时画面的描绘。

美人画在浮世绘中占有最大的比重,可以分为江户初期与中期之后两大阶段。初期以民间风俗为主的美人画注重表现生命活力,中期之后逐渐趋于类型化,表现出某种色情的媚态。浮世绘香艳、浮华、雅致、暧昧、世俗的特点,在美人画中得到了集中体现。

 

继菱川师宣之后,以鸟居清信为始祖的鸟居派脱颖而出。鸟居清信塑造美人不想菱川师宣那样讲求柔和的样式,而是用流利的线描与夸张的构图去捕捉和表现富有魅力的瞬间,造型上最明显的特征是以富有弹性的弧线勾勒赋予人物丰满的形态。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Man, Woman, Girl171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Ushiwakamaru and Jôruri-hime,171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Ichikawa Monnosuke as a Sarumawashi or Monkey Showman,1720-172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s Sanjô Kantarô II as Yaoya Oshichi and Ichimura Takenojô as Koshô Kichisaburô,171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Ukiyo Tsurezure1725

浮世绘发展中期,铃木春信开创了“锦绘”技术,是对浮世绘版画作出里程碑式贡献的画师,也是第一位以美人画著称的大师。他笔下的美人有着清新脱俗的气质,或流连于山水间,或漫步于街头,或怡然居家,不像是搔首弄姿的吉原艺妓。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 Young Woman in a Summer Shower,176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Bijins viewing Plum Blossoms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Persimmon Gatherers1767-176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1724-1770 (floruit)大英博物馆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wo Women Washing Their Hair, Edo period, circa, 1767-176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Wisdom (Chi), from the series The Five Virtues (Gojô)1767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雨夜宫诣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wo Beauties Picking Lotuses176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Couple in Bed1768-1769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出自《坐铺八景》1 铃木春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出自《坐铺八景》2 铃木春信

铃木春信制作的表现江户女性日常生活的《坐铺八景》系列,既反映了锦绘诞生初期的面貌,也是铃木春信确立他个人样式的代表作,堪称经典。

春信的第二个贡献是发展了“见立绘”,他以中国古诗的“用事”方法,在画中暗藏典故。(“见立”原是日语中的俳谐用语,意为将原有事物引申为另一类完全不同的事物,用以吟词填句。)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Poem by the Monk Sosei (act. 850-97)1767-176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Sanju rokkasen,1724-1770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无题,176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No. 20 from the erotic series The Amorous Adventures of Mane'emon (Fûryû enshoku Mane'emon)1769-1770

 

18世纪后半叶,鸟居清长接替春信取得了美人画的翘楚地位。

如果说铃木春信长于渲染“梦幻美”,鸟居清长则表现了女性的“现实美”,他的画作多取材于江户市井百姓的日常生活。他笔下的美人身材颀长,柳腰盈盈,流露出健康甜美的气质。明丽畅快的线条、绮丽华美的色彩,使他的画作浸染着水灵灵的韵味。透过清长特有的真实客观的审视视角,一个崇尚物质、追逐享受同时又活力充沛的社会中的万千气象就活脱脱地呈现在观者眼前。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雨中三美人,鸟居清长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Brine Maidens1778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wo Young Men and a Woman Dressed as Komusô1782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Southeast (Tatsumi), from the series Contest of Contemporary Beauties of the Pleasure Quarters (Tôsei yûri bijin awase)1783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Enjoying the Cool of Evening on the Riverbed at Shijô (Shijô-gawara yûsuzumi no tei), from a triptych (Sanmaitsuzuki)1784

鸟居清长也是最早尝试将单幅锦绘发展成为由两幅连接起来的大画面,开启了“续绘”时代。(续绘的最大特点就是几幅图为一组,每幅既相对独立,又拥有连续公共的背景,既可单幅欣赏,又可以连成一幅完整的画面,衔接自然流畅,是借鉴屏风画的成功尝试。)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Playing Games in the Garden of the Kankanrô in the Yoshiwara1794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Washday1752-181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Picnic in a Daimyô's Garden1786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Eighth Month, from the series Twelve Months in the South (Minami jûni kô)1784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Women Disembarking from a Pleasure Boat1785

继鸟居清长之后,喜多川歌磨听信自己锐利的目光,走自己独特的路,讲美人画推向空前绝后的顶峰,是浮世绘美人画成就最高的大师。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喜多川歌磨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On Top of and beneath Ryôgoku Bridge1795-96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 Yoshiwara Triptych (Seirô sanpukutsui)1793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无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Mother Nursing Baby under Mosquito Net1794-95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wo Ladies, Each with a Portion of a Lacquered Mirror1790

1790年前后,歌磨创造了自己的美人画风格——大首绘。

日本学者中井宗太郎曾说喜多川歌磨的美人画“并非单纯表现形态的均衡与轮廓美,而是进一步追求人性真实和内在的心灵”。

大首绘的开创将美人画推向了顶峰,这也是喜多川歌磨对浮世绘版画最伟大的贡献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歌撰恋之部 之物思恋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BUST PORTRAIT OF WOMAN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Beauty in Front of Mirror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1789-1801年是浮世绘版画的高峰期。被喜多川歌磨推向了顶峰之后,美人画便逐渐开始走向衰退。江户时代末期,大众的审美趣味趋向低俗,虽有一代名师佳作迭出,却也混杂着大量水平低下的庸作,影响了浮世绘的整体水平。但是,江户末年忧世浮世绘在版画样式、题材和数量上最活跃与繁荣的时代,雕刻与拓印技术的成熟赋予浮世绘版画更加精致的工艺感。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Hanaôgi of the Ôgiya, from the series Contest of Beauties of the Pleasure Quarters (Kakuchû bijin kurabe)1795-97 鳥高斎栄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大英博物馆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Courtesans of the Ôgiya Hanaôgi, kamuro Yoshino and Tatsuta; 1796-1797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ree beauties in the rain.1786-1790勝川春潮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1789,勝川春潮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eahouse scene,1780-1800 勝川春潮 

随着需求量的增加,浮世绘版画各种题材的制作量剧增。数量的泛滥难免导致质量的低落,颓废的色相表现则为美人画敲响了丧钟。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Interior of the House called Ogiya1800 鳥高斎栄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今様名家自筆鑑」1860 渓斉英泉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Chapter 35- Wakana-No-Ge,1852 渓斉英泉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Tale of Genji ,1849-1853 歌川国貞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みうら屋のけいせいしら玉」1858 歌川国貞

但是我们不可否认,浮世绘美人画是日本绘画史上一抹最靓丽的艳影,它的出现迎合了当时的社会环境,符合市民阶层的审美情趣,那些可爱的美人不仅使浮世绘作品在历史上流传甚广,其艺术成就更是连西方艺术家们都为之感叹。江户浮世绘版画中的美人画至今被认为是现代美人画的根源,在日本的艺术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艺术地位。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枕歌》第十图 喜多川歌磨

江户时代经济发达,在新兴的江户城,掌管商业资本的市民却被稳如泰山的封建制度压在社会最底层,只有放纵情欲来宣泄心中的无奈。于是沉醉青楼、耽溺欢场正是这个时代第一销魂快事。由妓院、茶楼、剧院等欢场组成的吉原游廓,就是一个由娇媚迷人的艺伎、花街柳巷的爱情、风花雪月的吟咏构建起来的色恋感官王国。

日本学者白川敬彦说:“如果说浮世绘是江户文化的精华,那么春画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从木版画的技术而言也体现了其精髓。因此,若不论及春画,浮世绘史将无法成立……对画师的论述也是不完整的。”

另一方面,浮世绘画师几乎人人都是春画高手,甚至将其作为主要制作题材。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Erotic Print,1680 菱川師宣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ree lovers, 1700 鸟居清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Mistress in the Evening at Ueno (Ueno no banshô, pun on Evening Bell at Ueno), from the series Fashionable Eight Views of Edo (Fûryû Edo hakkei)1765-1770 铃木春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 Mature Man Preparing to Make Love to a Young Girl1780-1790 鸟居清长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胜川春章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喜多川歌磨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喜多川歌磨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Fumi no kiyogaki 文の清書き (Clean Draft of a Letter),1800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Fumi no kiyogaki 文の清書き (Clean Draft of a Letter),1800 大英博物馆 鳥高斎栄昌

在日本历史上,幕府曾先后三次发布春画禁令,最严厉也是最后的一次是在 18411229,没收了已经制作完成准备次年春季销售的全部艳本及刻板。这不仅沉重打击了春画的制作,也使出版商们噤若寒蝉。此后,春画制作便一蹶不振,江户末期的春画在出版规模和版本上渐趋简陋和小型化并逐渐走向衰落。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Ichikawa Danjûrô II in the Scene Wait a Moment (Shibaraku),1715 鸟居清忠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 Ichikawa Ebizô II as Kagekiyo (Nise Gorô),1752 鸟居清倍

值得一提的是,鸟居派自始就与江户歌舞界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直承担着从演员像到节目单的绘制,这一传统居然延续到了21世纪。今天位于东京银座的“歌舞伎座”剧场的招贴画依然由鸟居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鸟居青光负责制作,她还身兼舞台美术既服装道具的设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s Onoe Kikugorô as Kudô Suketsune and Segawa Kikunojô II as the Courtesan Maizuru,1772 鳥居清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 Iwai Hanshiro IV as a Shirabyôshi Dancer,1769  鳥居清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Gion Odori1763 鳥居清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DEATH OF PRINCE SUZUKA, Late Edo period, 1815 鸟居清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Actor Kakimura Kichisaburo as a Dancing Girl1705 鸟居清信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Actors Ichikawa Yaozo III and Nakamura Sukegoro II, 1791勝川春章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s Nakajima Kanzaemon [right] and Anekawa Shinshirô [left], Edo period, circa,1775-1792 勝川春章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1781,勝川春章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 as Teraoka Heiemon,1795勝川春英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Dancing Girl勝川春英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1790勝川春英

18世纪末叶,与喜多川歌磨同一时期出现的东洲斋写乐,可以说是横空出世的天才浮世绘画师。如果说喜多川歌磨是美人画的顶峰,那么役者绘的巨挚则非东洲斋写乐莫属。

东洲斋写乐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传奇人物。她的处女座一鸣惊人,一组二十八幅的役者大首绘系列,手法奇特,造型新颖,描绘对象除了著名演员,还有许多新人。他史无前例地在眼角和嘴角使用多套版印技法,以强调人物的神态。他笔下的人物常常被赋予惊愕、犹疑、淡漠的神情,经由有意的夸张处理,成为画面中最妙趣横生的构成元素,产生异常强烈的视觉效果。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三代大谷鬼次的奴江户兵卫 东洲斋写乐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三代大谷鬼次的奴江户兵卫 眼部细节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he Actor Bando Mitsugoro II, plate 8 from the portfolio Sharaku, Vol. 1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 Iwai Hanshirô IV as the Wet Nurse Shigenoi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Actor Nakamura Nakazô II, also called Sakaiya Shûkaku, as the Farmer Tsuchizô, actually Prince Koretaka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Two Samurai – Kabuki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Bando Hikosaburō III in the role of Obi-ya Chōeimon and Iwai Hanshirō IV in the role of Shinano-ya Ohan.1795

然而,东洲斋写乐作品的最大争议之处也正在于他不是将演员美化,而是以近乎漫画的手法产生某种夸张丑化的异样趣味,其实这正是他作品的魅力所在。

日本学者铃木重三指出,东洲斋写乐作品的最大魅力莫过于对人生本质上的寂寥与哀愁的表现,这也应对了江户市民在浮华世风之下感叹人生苦短的心理潜流。东洲斋写乐的作品不仅在浮世绘历史中显示出鲜明的个性特征,而且在日本美术史中也具有重要地位。只有从这个角度才能超越“似颜绘”的局限,进一步认识它对于日本绘画的历史意义。

 

浮世绘发展末期,以市井风俗为题材的创作已近枯竭,内容低俗。这时,画坛上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 ——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开创的风景画为浮世绘增添了新亮点。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凱風快晴 葛饰北斋

葛饰北斋是风景绘中最重要的浮世绘画师,活跃在18世纪到19世纪中叶。

葛饰北斋用写生技法创作浮世绘,并且加入了西洋绘画的透视感,他将准确合理的空简、细致入微的阴影等西方绘画元素移植到浮世绘版画上来,并发展出了渐变、羽化等新的拓印技法,形成个性鲜明的画风。

葛饰北斋在19世纪30年代才达到他绘画生涯的巅峰,此时他已年逾古稀,其中最著名的是《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为此他花费了五年的时间,倾注全部精力与心血,以不同位置、不同角度、不同时间、不同季节全方位地表现同一主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神奈川沖浪裏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常州牛堀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江戸日本橋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甲州石班沢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東都浅草本願寺

北斋艺术是在扎实的修养的基础上筑起来的,给人的感觉是热烈的、带刺激性的、明快的,但其内在的精神是深刻的、充实的。他的画幅中的自我意识、自我精神体现明显,是形成和完善理想化的北斋风的重要因素。他的风景画笔法简洁,色彩纯净,日本的风景画至今保持着这种风格。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Fukagawa Susaki and Jûmantsubo ,1857 歌川广重

歌川广重与葛饰北斋同为浮世绘史上最重要的两大风景画家,人们时常将葛饰北斋与歌川广重作为风景画师相提并论,但两人显然存在精神气度上的区别。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东海道五十三景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No 3 Kyumu hirakete Fuji gen-zu  Honcho Nenreki Zue,1847-51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歌川广重擅长运用近似卡通的形象来表现景物中的人,熟练地几笔就能勾勒出人物的形态和情感,为景物增添了灵气。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通过歌川广重的作品可以发现,他擅长用诗一般的意境渲染平凡的生活,画面上没有混杂的人群、华丽的神社寺院和繁荣的驿站,而代之以绵绵春雨、林间月影和平野孤烟,衬托出旅途的孤寂,唤起人们对传统的还念和浓郁的乡愁。他由此被称为“乡愁广重”。

从歌川广重的作品中更能领略到典型的日本风情和纯粹的乡土感觉。他不像当时的欧美人那样一味纯客观的模拟自然,而是追求人与自然地和谐,整个符合日本人的审美意趣。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藤原保昌月下弄笛图

月冈芳年是浮世绘后期重量级的画师,他擅长将东西方绘画的长处完美结合在一起,使作品呈现出人物结构精准,动态跳宕,构图灵动的美感。1872年前后,芳年开始以以西方绘画的理性写实手法想更具合理主义风格的“物语绘”方向发展。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风俗三十二相 之一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风俗三十二相 之二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风俗三十二相 之三

晚年的芳年经过严肃认真的思考后,重新回归到浮世绘的传统当中。与前期鬼怪作品不同的是,与鬼怪同处一处的其他人物并未显示出惊怖、不安的神情,反而是安详、平和的等待,好像死亡本身就应与生存同在。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茂林寺の文福茶釜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葛の葉きつね童子にわかるるの図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節婦の霊滝に掛る図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小町樱之情

纵观月冈芳年的画作,可以发现,对生死的思考一直是他最为关注的主题。

 

永井荷风认为:“最耐人寻味的东西,身上可能具备两种品质:邪与媚。浮世绘就有这样的品质。邪与媚的统一,让感官享乐的世界有了丰富的质感,沉甸甸,如晚熟的高粱,所有的惠子都垂下来了,富足、殷实、直达天边。”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用简单、倔强,记述一种温度。


[转载]亦邪亦媚的浮世绘

微信公众账号:Jane-story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