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的貓溺
黑色的貓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4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SK]冷581~590

(2020-01-03 17:44:41)
标签:

sotus

一年生

分类: [SK]冷

------

581

疼,很疼。

忘了有多久沒這疼了。

但怨的了誰。

在他進這房間,吻上去時就知道了。

Krist顫抖的手抓著枕頭,一隻手把他頭壓下,臉深深埋進診頭裡,感覺自己快窒息。

在這痛苦語快感交織下,他射了,可他這骯髒的身體早被調教得對情欲極為敏感,很快欲望隨著體內得抽動和身上的肆虐又挺起。

再多點,再把他弄更慘,更髒。

是你讓我知道身分不同會有不同的待遇,那我就用這身份讓你放不開。

這樣你就會越愧疚,越不捨,越痛苦。

你也就不會再丟下我了。


582

太陽升起,但僅有一絲絲的陽光穿過木窗的縫細,給與這昏暗的房間帶來一絲溫暖。

Singto因準點的生理時鐘,主要是因為它隱隱記得今日有事,所以輾轉好聞的味道在鼻間縈繞,戀戀不捨地翻身坐起來,身體感到久違得渾身舒暢,做個伸展,卻突然頓住,他聽到了聲,似不滿難受地哼唧聲。

Krist的聲音。

回想起昨晚喝醉的一場‘夢’,本闔上的雙眼立刻瞪大,一看還真是Krist捲縮在他旁邊,似還在做不什麼美好的夢,他沒空去管為什麼Krist怎麼突然跑到他房間,只趕緊檢查Krist的狀況。

若那夢是真的,他真沒手軟,所以Krist鐵定受傷了。

果然,赤裸得身體裡外都滿是結痂和青黑的瘀血,而大腿至臀辦更一個個血手印重疊微腫著,最嚴重的莫過於那本就紅腫的小穴,因未清潔,乾枯的粉紅色濁水得痕跡,他小心查看,聽到痛苦難忍的悲鳴,那潺潺流出的那已乾枯同樣的粉紅色。

他把Krist打橫抱起進浴室,還留在Krist體內的自己的那些東西得先清出來。

Krist得眼皮重的睜不開,混沌的大腦感覺到有某東西在體內,撕裂密密麻麻得傷口,很疼,還一個勁地來回摳弄,終於撐開一咪線的雙眼,生理淚水不受控的落下,他只能咬唇低吟。

他以為自己還在那一次次,痛苦、難堪,百受折磨的地域當中,無聲求饒著。

‘不要了…放了我…’

Singto發現Krist臉上都是淚而牙齒死死咬著無血色的下唇,心疼又懊悔地吻住,安撫般輕舔那微顫的的貝齒和已乾澀到脫皮的唇。

"弄出來就好受點了,Kit,再忍忍,沒事的。"

等結束時,Krist也已經忍到虛脫攀趴在浴缸的邊緣,半撐著眼皮地望著眼前喘息低而重的男人,拿起泡在浴缸中熱水的毛巾擰到半乾幫他擦澡。

動作非常溫柔。

他似夢非夢地換了聲。

"P'Leo…"

聽到這聲低聲的呼喚得Singto,他剝開Krist額前被汗和水氣浸溼的碎髮,吻了下額頭,這吻不帶任何情欲,只有滿滿的內疚心疼和愛意。

我在。

餘生都會在。


583

Krist完全真正醒來卻是因喉嚨乾疼而難受醒來的,坐起身頭還有些暈。

開一邊的木窗,陽光照進而有著一道光。

似乎待在那光下,就能洗淨全身汙穢,得到救贖。

但若真有這麼簡單就好。

頂多也就給與他一點溫暖而已。

Krist回想自己怎麼會在Singto房間,而昨晚發生的,他跟Singto不同,沒喝酒,更是這一年來難得腦子清醒的性愛,自然清楚了。

他自嘲地笑了下。

為了讓Singto留在身邊,連這種下賤的事都做了呢。

Krist撩起身上的白T輕碰了下腰側的一處紅腫並結痂得傷口,吃痛地到抽口氣。

真疼呀。

但他沒資格委屈,這一場暴力近虐待的性愛是他自找的。

可眼淚還是模糊的雙眼,他仰起頭,來不及咽回去的淚從眼角滑下。


584

此時房門被推開,Singto進來就與雙眼濕漉的Krist對上面,擔心Krist是哪不舒服了,還是哪疼了,闔上門後就端著鹹粥立刻到床邊放下,關心擔憂地問道。

"哪難受了?"

Krist垂下臉,微鼓著嘴邊肉,把滑到自己腿上的棉被拉高。

哪難受了?

哪都難受哪都疼!

但這似撒嬌討拍的話,他什麼可能說出口,而且喉嚨也疼得讓人不願說話,只是眼睛水霧更重。

Singto手撫順Krist得頭髮,愛憐地親了下Krist得泛紅濕潤的眼角,"先吃粥吧,剛剛幫你量體溫,溫度偏高。"

說完他就轉身開廚櫃拿個枕頭放在椅子上後,Krist看那無情扯開棉被並穿過他雙膝窩和橫過他後背的手,連忙制止。

"我自己走。"

連自己用走得都不行,那他跟丟臉丟到家了。

Singto簇起眉,但還是改扶Krist下床,就算被拍開閃避依舊護著Krist背後。

Krist身體一動,身體各處傳來的抗議,那難忍的痠痛讓他猛然抓緊棉被,臉也白了幾個色調,下床腳落地後更痛苦萬分,頭也一陣陣暈眩,在快跌在地時驀然地被攔腰抱起,恐高地破嗓沙啞叫了聲,緩過神對方已經正要放下自己,讓自己坐在放了厚實柔軟的枕頭。

不可控地從雙耳紅到臉更蔓延到脖頸。

來不及抗議,那粥就恰巧進入了他的視線,氣到說不出話,脹紅著臉,咬碎牙根。

這人是故意的是嗎?!

Singto把莫名成熟蝦子的Krist放在位子上,依舊是坐在Krist對面,見Krist絲毫不動板著臉,看來又鬧彆扭生悶氣了,於是他伸手攪了下粥,舀了勺吹涼後遞到Krist嘴邊。

"吃吧。"

還特地連同舀起小肉片。

希望肉食系的Krist能開吃了。

Krist清楚,自己除了張口迎接外別無選擇,磨了好一會兒牙後不乾不願地把那勺給吃進嘴。

這粥根本沒味道,肉也顯然只是加進去一起和這無味的粥煮熟。

在這不大的旅館中,只有一個人會煮這樣的粥。

Singto瞧見Krist吃了口,心裡滿足,想繼續餵,但手中的粥和勺子被‘搶’了回去,他笑著柔柔Krist那似狗啃得瀏海。


585

這時Singto口戴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他看了下名稱便接起並走到Krist背後床坐下。

Krist只能聽到Singto簡單的應聲,他緊緊握緊湯勺把柄。

一隻手覆上他緊握湯勺的手,帶動他的手攪了下,回過神的他抽回自己的手。

冷著臉不甘不願地自己吃了口。

Singto見狀輕笑了下,親了下那被粥弄得水亮的嘴角,並吃走遺漏在嘴角的米粒。

"乖,好好地吃完粥。"

那語氣像哄兩三歲的小朋友,乖乖的完成就會有獎勵。

Krist冷臉有些崩,耳朵發燙,但神情保持不變,嘟嚷了句。

"我又不是三歲孩童。"

他今年也二十有五了,才不會相信什麼做好做對就會有獎勵這種事。

尤其這話還是出於一位惡魔。

Singto摸了下Krist的額頭,嘆氣轉身坐回床,回應那被冷落的手機。

"嗯,幫我去看看,確保事安全的再看要不要讓他來吧,嗯,先這樣,掛了。"

電話一掛,他也只是默默地坐著,他對於那突然出現的家人不感興趣,他在想Krist昨晚突然出現在他房內的事。

床單、枕頭,棉被此時都換過了,但卻改不了昨晚發生的事。

心疼得厲害。


586

Singto坐回位子,看到Krist臉上有紅腫,嘴角也被咬破,便忍不住伸出手去碰,Krist立刻吃痛地倒吸口氣躲開,他問道。

"Krist,你怎麼了?"

Krist當沒聽到,埋頭吃粥。

Singto知Krist看似什麼話都說,沒心沒肺,十分外向的人,但其實不想說的話,就是撬開嘴也不會說。

他也就不糾結這問題了,轉移話題。

"吃完休息下,晚上帶你去逛逛。"

聲音平靜的…命令。

Krist聽了也只點頭應聲。

既然是命令,他拒絕也沒用。

而且這樣也好,他不用去想,接受還是拒絕。

吃完粥,Krist也不想待在這,但Singto不讓,他把Krist抱上床就人翻過身,直接卸下Krist身上的四腳褲,Krist本能恐懼地掙了下,但很快就沒動。

現在才掙扎,多難看。

手指違反生理探入時他悶了聲,但隨後感到有些涼還有淡淡的藥味。

知道只是純粹上藥,反而更讓人害羞,就上完藥也一動都不動地裝死。

Singto覺得Krist這樣很可愛,不管Krist怎樣,都可愛。

他像服侍行動不便的看護把Krist褲子套回去,並把棉被拉至肩膀下,柔聲道:"休息吧,Krist。"


587

門外傳來敲門聲,在書桌前用筆電跟Mook開視訊會議的Singto望了眼在他床上熟睡的人,嘆氣對Mook道等一下,便關掉鏡頭,去應門,看門見Krist的妹妹兩手端著麵,接過道了聲謝便把門輕輕關上。

不給與進一步,反正Krist還在睡呢。

他對Krist的家人實在沒什麼好感,雖來心裡清楚,自己才造成Krist現在精神狀況最大原因,但他還是忍不住牽怒道Krist得一家人。

長年下來竟沒有一個人察覺Krst內心的脆弱,那一粒危險的種子。

Singto看了眼時間,決定叫醒Krist。

"Krist,吃午飯了,醒醒。"

"唔…不餓…"Krist拍開那遙著他肩膀擾他清夢的手。

"不醒來我就親你,親到你醒。"

Singto說完直接爬上床,把人壓平跨坐在其身上,親著啃咬著眼簾,耳垂,鼻尖和嘴,並有往下的趨勢,衣服已經被撩起,Krist嚇的連忙睜開眼,偏過臉躲開那啃咬他嘴唇的唇齒,雙手推著那跨坐在他肚子上的人,用沙啞的聲音道。

"我醒了,不要!"

見Krist被他欺負的雙眼蓄滿淚水,Singto心疼之餘還有惡劣的壞心思。

真得好可愛,讓人想狠狠的,將他弄壞。

但Singto想歸想,還是翻身離開Krist的肚子。

"吃午飯了。"

Krist撐著痠痛的身體坐起身,頭頂著鳥窩頭,一臉不甚開心。

"我要在床上吃!"

身為嚴重潔癖患者的Singto眉心一皺,直接否決。

"不行。"

但又看Krist身體因昨晚和前天而嚴重受創,於是他依舊彎下身就把Krist的一隻手著搭在他肩上,手穿過Krist膝蓋,Krist沒反應過來時就被他給抱離開床,而椅子上的枕頭他也還沒收走,就很直接就把人放在椅子上。

Krist真心覺得自己是個殘廢的人。

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


588

Singto帶著筆電移到Krist對面,吃了口麵,戴起耳麥開視屏,那頭Mook立刻問到是不是她偶像怎麼了,聽著他太陽穴直抽動,咽下麵冷怒地道。

"說正事。"

Mook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跟他繼續匯報。

半小時後,會議結束,Singto要栽下耳機前,聽到可憐兮兮地壓地聲音央求。

‘我想見我偶像,就問個好就行了。’

Mook於他們而言就像妹妹,雖然Jane比Mook小一歲,但給人的感覺Mook總讓人覺得最小,可能跟Mook家本身有個寵她的哥哥有關。

最後Singto鬆口:"不准太久。"說完就把耳麥拔掉筆電螢幕轉向Krist。

‘偶像~最近好嗎?P'Singto有沒有欺負你?再吃什麼?’

Krist看著螢幕上的女孩子的臉,露出個笑容。

"就這樣吧,吃什麼呀…"Krist用差子捲了幾圈後拉起一小團麵,"Emma煮的意大利麵。"

Mook曾到這住過幾次,知道Emma,也嚐過她的廚藝,看到那面直流口水,那饞嘴樣逗樂了Krist。

倆人聊了十分多鐘,直到Mook發現自己背後有自家男友的身影連忙道再見關了視屏。

像偷腥怕被抓,但大家都知道,Mook的男友Toy是個大醋罈子。

Krist陰鬱的內心雖沒晴朗但也因Mook而好過多少,笑著無奈搖頭。

這才是Singto會鬆口的主要原因。

但再多,他可是會吃醋了,對他可都沒這樣,像以前對他一樣。

他手壓下合上筆電,咬住Krist嘴刁的麵,順勢探入口中,捲走其餘的,那麵在兩人舌齒間流竄,抵抗不滿羞憤如麵條一樣被咬的破碎,他分了一半流在Krist口中,另一半自己咽下,退開後就與怒目的雙眼對上,他輕輕捏著Krist下唇。

"吞下去,Kit。"

Krist很不想服從,但也知道若這口吐了馬上又會再來一次,只能忍著噁心把那在兩人口中流連許久的碎麵咽下。

Singto見Krist聽話地咽下便鬆開手,但仍望著Krist,深深的。

"Krist,我愛你,所以別讓我忌妒。"


589

晚上,Singto帶著Krist去兜風,不是第一次,通常都是Krist發作後。

這晚他們到一處河堤,車停下,Krist下車後帶上口罩,Singto從另一邊駕駛座下車,他走到Krist身邊,牽住Krist的手。

聖誕節快到,路上滿滿是聖誕節的氣氛,十分歡樂。

但身心的感受此時卻是分開的,Krist身體不適,走幾步臉上就都是冷汗了,最後是被迫地半扶回到車上,就趴在車窗上,望著有一家人的,有三五好友的,歡笑不斷,街道上十分溫馨。

他喜歡聖誕節,因為十分歡樂,就像小時候……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Singto的手輕揉著Krist的大腿,不帶情欲地安撫,靜靜地凝望著Krist望著窗外的側臉,輕哼著人人皆知的聖誕兒歌。

似渴望在天空翱翔的籠中雀。

許久許久。


590

"有什麼願望嗎?"

聞言,Krist轉過身望著Singto,那眼神告訴他。

願望嗎?他只有想死。

死了,就解脫了,就什麼都不用去想,不會再痛,不會再受傷,不用掙扎,活的這麼噁心,死了也乾淨。

Singto把Krist那邊的車窗弄上,也把前面擋風玻璃在拉下的深色遮簾,但天窗打開,把因車門打不開套不了而害怕捲縮的人壓下,車椅也打平,他跨坐在上面不讓人逃走。

"惹人生氣得壞孩子。"

Krist對於這直戳他心窩的評價,眼睛紅了,反抗得更厲害。

他不是個好孩子這件事他從小心裡就明白,他是非常惡劣懷有最壞心私且善忌的人,尤其在知道自己不是爸媽親生孩子後。

所以,他才被拋棄的,對嗎?

Singto有心要給Krist懲罰,他怎麼都能容忍,Krist任何願望他都會去實現他,但唯二絕對不能得其一就是,心懷死念。

他把Krist推他的雙手抓住,強迫張開攤平,就直接手掌打了下去。

"啪!啪!啪!",十足力,打人的自己手會疼,而被打得也兩手心紅了。

Krist本以為會被怎樣,卻被打手心,像老師家長教訓不聽話的孩子,頓時懵圈,但第二下倆手心就火辣辣的,回過神想抽回手而收龍手指,卻下ㄧ秒直接一半都打在十指上,疼的他鬆開手,但這時停下,剛念一想以為沒了,卻被翻過身,那變態還把他的褲子脫到屁股下,驚慌地想爬到後坐,但本就受傷慘重的部位,再次被打,而且毫不留行。

羞憤得哭了。

他不敢出聲,怕外面的人聽到,只能咬著同樣炙熱發疼的手忍著沒出聲。

Singto也沒打多下,就往那紅腫的臀瓣打了三四下就結束,把Krist的褲子套回去,坐回駕駛座。

"委屈了?Kit,若不甘就好好活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會放手的。"

Krist沒動,又趴在坦平椅坐上,怒瞪著Singto。

鮮活火光在Krist眼中,Singto望著笑了,也把駕駛座給弄平躺下,手指按下車頂的個按鈕,小小車窗闔上,但車頂慢慢變成透明玻璃,可以看到星空,放著外語歌。

Krist撇了眼車頂外的星空,冷哼了聲,臉轉向另一遍,獨自生悶氣。

為自己抵抗不了而生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