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色的貓溺
黑色的貓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86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SK]冷541~550

(2019-11-28 09:15:11)
标签:

sotus

一年生


541

外面天色黑暗,Krist弄了吃得給Singto後回自己房間,洗簌完躺在床上,右手手背蓋住雙眼,對自己生氣。

我到底在幹嘛呀?!

但又做不到放任他在病中自生自滅。

明明對方曾把自己當工具,捨棄的乾淨。

可Krist也就睡了三四個小時後就被設的鬧鐘叫醒,到隔壁房看看Singto的情況,量溫度發現溫度降低了,但還未到正常體溫,在低燒著。

於是只能換條在Singto額頭上的濕毛巾,留守觀察。

就當上輩子欠的,此時還一還吧,別把這孽緣留到下輩子。


542

隔天,Singto醒來,瞧見趴在他床邊睡著的人,他小心地翻下床,拿過櫃子上的相機對Krist的睡顏拍了幾張照。

這些日子,他都會偷偷地拍下Krist的樣子。

但似乎弄醒Krist,動了下,他從鏡頭瞧見,懵懵的,半瞇著眼,視線對上鏡頭,瞪大眼。

眼中瞬間佈滿恐懼。

Krist本能想逃離鏡頭,但剛醒四肢的力氣跟不上身體反應,於是椅子翻了,跌跪在地上,拍開朝他伸來得手,握緊拳頭深呼吸,數秒後站起,瞧見Singto有些沮喪地放下相機,他也神情無異,除了微啞顫抖的聲音,生硬的語氣和緊握的雙手。

”既然你好了,那我走了。”

說完便轉身就走。

Singto立刻抓住Krist得手腕。

”別走,Kit…”

KitKitKit。

睡眠不足,再加上因鏡頭而想起那糟糕的回憶,Krist火大地甩開抓著自己手腕得手,咬牙喝道。

”我不是Kit!”

他剛轉身就被從後抱住,緊緊地,不讓他移動半分,聲音也都被摀住他嘴得手掌給弄糊,害怕忍不住顫鈄。

Singto克制自己想施虐的衝動,感覺上一秒在天堂,下一秒就掉到地獄,那感覺會把人逼瘋,且這段時間隱忍的時間過長,遲遲未疏壓掉那些負面的危險的,但他不想傷了Krist,只能忍。

摀著Krist的口,不再想聽到會把他逼瘋的話,吸取Krist身上的清香,壓下快衝破胸口的怪物。

雖忍得難受,但絕比不上失去還痛苦。

”我愛你,別離開我,好不好?求你,別走。”

卑微的拜託,只求別離開他。

但曾幾何時,Krist也曾想這麼拜託‘別拋下他’。

可未說出口,便再也沒機會說出口了。


543

無法動彈也放棄掙扎的Krist,朦朧間見到了櫃子最上層的內側的角落有隻眼熟的紙鶴。

一眼可認出,那是出自他手的成品。

他以為早丟了。

是所愛的人,便可受到溫柔呵護和重視。

但若不愛,便如塵埃,拍拍染塵的肩袖轉身就走。

他還得上哪找一顆心再去賭?

”放開我吧,好嗎?Singto,我們沒有好開頭,那至少給彼此好的結束,我不想再糾纏了,若你跟別人在一起,我會祝福你的。”

其實他說假的,他做不到祝福,要不然就不會連夜匆忙地逃離泰國,逃離P'Bas為他可安頓的房子,連手機等任何可接獲國際訊息的東西都不要,因為他不想有天看到Singto跟任何人在一起的消息。

但他真的不想再繼續糾纏了。

所以唯有這麼說,才能讓對方相信他不愛了,放棄了。

或許,他真的應該再去談場戀愛,這樣時間久了,就會忘了,像第一次失戀後遇到Praew,若不是前陣子遇到Wennie,他都快遺忘了那短暫數月的初戀。

青澀美好,就算大半時間都再爭吵冷顫,但此時回味也覺得甜。

因為那時還不知苦,不知道愛情也會讓人這麼苦,當時分手就覺得那樣已經就是最痛苦的。

明明那時哭鬧的次數的比現在還多。


544

但Krist說的這一段話狠狠撕裂Singto溫柔的外表,赤目猙獰。

他此生唯一渴望的只有Kit你呀,為何你不願意留下,他不求愛,也不求原諒,只求待在你身邊,只求你別走而已。

要怎樣你才不會離開?

是不是把你融入骨血你才不會離他而去?

櫃子紙鶴不慎跌落,一隻潔白得手抓住,驚呼到怒罵再到呻吟低啜。

"…不…呀…"

"…別走,別離開我…Kit…"


545

半小時後才結束這場性事,片地被撕毀的衣褲,鄰亂的床單,被單蓋在趴在床上喘氣的Krist身上,雙眼空洞淚也早乾了,握緊手中的異物,紙團的菱角陷入肉中。

許久後,撐起渾身滿事痕跡的身體,身後有潺潺流出的觸覺,臉紅了又轉白,把臉埋進雙手間。

穿著浴袍的Singto把浴缸的水放水,望著慢慢上升的水中自己的倒影,想起Krist那如殘破娃娃般的樣子,拳頭猛地砸向水泥刷成米白色的牆。

他是落荒而逃地跑進浴室的,放水只是藉口,只是不敢看。

明明想好好地去愛他,呵護他,可每一次都在傷害他。

水放到八分滿時,Singto關水,出浴室就瞧見裹著棉被扶著床尾杆下床的Krist,倆人視線對上,Krist瞪大雙眼,跌坐在床尾,嗚了聲。

他走過去抱起Krist,當然Krist馬上掙扎,這是應該的。

被抱進浴室前,掙扎的Krist望向方才被突然抱起驚的鬆開手而落地的紙團。

他摺的紙鶴。

那段短短的幾天,是這幾年最開心,最無憂無慮的時光,是無論過多久,他都會懷念的那些數日。

可唯一留下來的東西此時也不成原形。


546

浴室裡,Krist坐在裝滿適溫水的浴缸中,Singto把浴袍脫去,剛一腳踏入,Krist立刻縮緊雙腿,背抵著浴缸,無一不透露恐懼,Singto坐進浴缸掛保證地道。

"我幫你弄出來就出去,那不弄乾淨會拉肚子的。"

"不用,你出去。"Krist雖冷聲回道,但肩膀微顫著。

拉肚子什麼的都無所謂,但讓他保留點臉面好嗎?

盡管這臉面早被踩在地上無數次了。

而且他不信Singto保證。

不大的浴缸,兩個成年男子坐在其中,十分擁擠。

這份擁擠,對Singto而言很新奇也很燥熱,尤其Krist為了避開他而捲縮著。

私密處因無措下雙腿微蹭時而若隱若現,白皙的皮膚有著方才落下的點點痕跡點綴著,如小貓般瞪大著雙眼。

片刻為眼前春色恍神,Singto為剛剛自己掛的保證感到堪憂,但那些東西還是得弄出來,Krist的身體不好,又剛出院,要小心照顧才行。

他挪近,手摸上Krist的後頸,溫柔地道:"Krist,你自己能弄得乾淨嗎?還是希望我的東西在你體內?"

Krist感覺自己遭到極大羞辱,攢緊拳頭,剛開口要喝道時,頭被托上前,所有聲音都消失在兩人唇舌中。

在Singto剛探入時,被迫跨坐在他身上的Krist,把臉埋在他頸窩低聲地哭泣,攀著他的雙手拳頭緊握。


547

Singto清出那些濁液後就幫哭到靠在他身上睡著的Krist擦洗了下澡,裹著浴巾抱回床上蓋上棉被,他簡單沖完澡後就開始善後。

地上的衣褲拾起,他的衣褲都進送洗籃,而Krist的裝袋,Krist那已無法再穿的衣褲無一告示著,他強暴了Krist。

還有那被擰成不成型的‘紙鶴’,他嘆氣,把它理好,恢復紙鶴的樣子,但也成不了最初的樣子。

他心裡知道,不論怎麼彌補,就算Krist原諒了,選擇忘記那些,也回不到以前那個愛哭但也愛笑,無憂無慮的Kit。

那是他的太陽,溫暖且耀眼。

但最讓他心疼的是,連哭都是壓抑隱忍的,只敢蒙著被窩躲在黑暗中哭泣的Krist。

Singto在Krist哭的紅腫的眼皮上落下個吻。

"我愛你,Krist。"


548

隔天下午Krist醒來,望著床尾折疊好的衣褲和內褲,他衣服不多,所以他一眼便可認出,那衣褲原不在他行李廂裡的任何一套,他抓過衣服一眼就認出是光普通T恤襯衫就要上千上萬的奢侈品牌。

他捏緊那布料。

這次做一回賺到一套昂貴的衣褲,也是值呀。

哪像自己那幾件便宜貨。

既然給那他就穿,免得浪費。

畢竟是用他身體賺來的。


549

洗簌完衣服穿好就離開吧,正要開門時,門開了。

Singto手提兩碗粥,空得手摸上Krist的額頭,感覺體溫恢復正常溫度便舒展眉頭。

"要是知道你燒退了就不買粥了。"

Krist在看到Singto的瞬間變轉身又走回床邊坐下,聽到這話挑眉,原來他還發燒呀,但還是垂著臉不搭理。

Singto把粥裝進碗中放在窗邊的小桌上,對還坐在床邊的人喚道。

"Krist。"

Krist聽到呼喚,便起身坐到其中個椅子上。

Singto咧嘴笑地坐在Krist對面。

吃飯間的兩人寂靜,一個用餐時本就不太會講話,一個無話可說,吃完後,Krist起身對Singto問起自己的東西,還未吃完的Singto咽下抿嘴後回道。

"Krist,就在這住下吧。"

Krist笑了下,先不說他願不願意,他房早退了。

但下一秒聽到了句讓他直接變臉的話。

"這裡原老闆已經賣給我了。"

……

Krist真得很想一拳打向眼前這張臉。

是要把他逼到無路可退嗎?卻又不准他死。

Singto緊緊握住Krist得手,解釋:"你不用在到處流浪,畢竟你身體不好,而且歐洲這並不安全,再說這裡夠隱蔽,他們到這也多個地方可以待著,你沒手機也不看新聞所以不知道,那幾個現在是國際新聞的紅人。"

"無所謂,這些都不重要!Singto,我求你,去找呀…"

別人愛,好嗎?

但話沒說完就被猛一拉跌趴在Singto身上,驚呼一聲唇就被噙住。

這粗暴的吻結束後,Singto抱著喘氣的Krist,在其耳邊暗啞地道。

"別再說什麼讓我去找別人的話,那比任何一切都還慘忍。"

Krist聞言,雙眼彎了起來。

最慘忍的是,生不如死,想死卻又不能死。

P'Leo,這可是你告訴我的。


550

一年後,畢業典禮,Kat在跟朋友和趕來的前輩和後輩合影留念,突然一位不熟的學妹遞了束花給他。

"P'Kat,恭喜你畢業。"

Kat笑著接過,瞧見花束上的小卡片上面熟悉的字跡,從小看到大,絕不會認錯,驚花失色,連忙上前拉住那學妹,一旁的家人也看出筆跡,都環顧四周,但都沒見到該看到的人。

"Nong,託你送我花的人,在哪?!"

但顯然學妹是受過交代,支嗚了聲回Kat:"那是,沒人託我的。"

Kat放棄追問學妹,在人滿為患的校園尋找,突然被人從後拍了下,以為是,但轉身看到來人面露失望。

男子是上一屆畢業生,所以穿著便服,看到Kat一看到他面露失望,有點難過。

畢竟他主要是為了Kat回來的。

但Kat突然撲進他懷裡,不愛哭的Kat似乎是哭了,又感到心疼地安慰。

遠遠角落,帶著墨鏡的Krist看到自家妹妹被個男子呵護地抱在懷裡,有些吃醋,但更多的是開心,自家妹妹有人照顧了,而且感覺是個不錯也很疼惜Kat的人,他笑地轉身離開。

他還有地方要去。

對於身後那臉上毫無裝備的某人,真的非常像路人,完全不用擔心會被認出來,因為一不注意轉眼就忽略過去了,毫不起眼。

這就能明白,照理說那幾位在國際新聞常出現,這人自然更常在報導上面,但為何沒人知道此人在那普通的小旅館內,而且時常到外面閒晃,因為尾隨他,他到哪,這人就到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